首页 --财 经  第 255 2004-6-28

 

 

德隆自救:10亿元套现方案与“毒丸策略”


本报记者 朱 江

北京报道

短短两个月内,德隆帝国的资本脉络和债务链条先后浮出水面,在阳光下,变得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晰而脆弱。
两个月的时间,资本市场已经经历了无数失败和成功的故事,而德隆这艘被冰山划开的巨轮仍在惯性的驱使下颠簸前行。
6月22日,一位熟悉德隆的人士告诉记者,既然在4月14日“老三股”的轰然倒地之际,没有猝然而倒,那么在舒缓过后,“资本市场的风风雨雨,德隆处理起来仍会像先前那样游刃有余”。
这位人士认为,从目前的发展态势分析,德隆在两个方面的做法出人意料,一是部分控股子公司的优良资产已经逐步变现,集中资金帮助旗舰公司渡过难关;一是通过关联公司,已经将主要控股公司的股权完全冻结,确保控制权不被转移,如此,在债务危机逐渐化解之后,“不排除德隆很快站稳脚跟并重新崛起的可能。”
记者掌握的资料显示,到目前,通过重庆实业、湘火炬、新疆屯河等德隆掌控的公司,德隆系已经和即将套现的资金,已经接近10亿元;而历经两月狂风暴雨,新疆屯河、湘火炬以及合金投资这“三驾马车”的控股权仍牢牢掌握在德隆手中。
先前,有媒体报道称,德隆在上海的资产已经全部遭到冻结,对此,上述熟悉德隆的人士认为,上海发生的事情估计只是德隆留给外界的一个缺口,也是德隆的一个姿态,其实德隆数百亿资产中,大部分都在新疆,只要新疆得保,纵然其他地方伤筋动骨,也无大碍。
紧急套现
德隆系的套现行为,自4月下旬开始,在下属上市公司里全面展开。
事发之初,唐万里曾称,现在进入德隆合并报表的公司总资产是240多亿元,净资产大约50亿至60亿元。德隆国际资产224亿,实际债务8亿元,因为子公司都是独立法人,德隆国际不会受到收缩战线和资金危机的影响。
事实上,德隆下属各家上市公司,经过套现后的资金达近10亿元之多,这些资金均被认为,最终流向了德隆国际,用于其自身的债务安排。
如2004年4月27日,重庆实业发布公告称,公司与中极控股有限公司、内蒙古达林哈尔投资有限公司、云南特丰民工贸有限公司、自然人洪强和白帆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人民币1.31亿元的价格受让德农种业科技发展有限公司83%的股权。
同日,重庆实业又与德隆国际、德农超市有限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协议》,以人民币1.36亿元的价格受让山东德农农资超市有限公司99.34%的股权。
此举,重庆实业慷慨解囊2.67亿元。重庆实业的第一大股东为北京中经四通信息技术有限公司,知情人士指出,虽然这家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亦为新疆德隆,但此前并不为外人所知。在此德隆危难之际,重庆实业率先挺身而出。
重庆实业的一位人士在接受记者电话采访时认为,公司收购德隆资产,只是处于业务战略发展的考虑,并且履行了相关程序。他否认了为德隆临时输血的说法。
随后,新疆屯河也于5月14日发布公告称,收购德隆旗下四宗资产,收购资金合计达2.7亿元左右。湘火炬也于此前不久,相继将中国航天火炬汽车有限公司和另一家合资公司的股权全部变现,分别收回资金3.9亿元和2亿元。
渤海证券研究部的一位人士认为,从德隆套现的方式来看,主要采取的是下属上市公司收购其资产的方式,从这种方式来看,由于被收购方属于非上市资产,资产质量、效益情况等信息投资者无从了解,因此对于该部分与资产是否高估等现象一时无法作出判断。
此外,他认为,从收购时机上来看,德隆国际丢卒保帅的意图非常明显。由于大宗资产购进以后,会对上市的主营业务产生重要影响,如果整合不力或者资产质量本身不佳,无疑又对投资者利益造成了伤害。
“毒丸策略”
熟悉德隆的人士向记者分析指出,德隆在还债的同时,还采取“毒丸策略”,力保属下几家重要公司的股权不失,目前看来,这种策略起到了很好的作用。
“毒丸”是上个世纪80年代产生的反收购手段,正式名称为“股权摊薄反收购措施”,毒丸计划迫使敌意收购者必须以高昂成本收购主要股份,从而达到抵制收购的目的。
这位人士指出,在德隆的实际运作中,利用实际控制的第三方或者具有相当影响的关联公司,对属下重要公司进行诉讼保全,先行冻结部分公司股权,达到其他方面无法插手的局面,其实也是并购行为中的毒丸策略。
5月19日,新疆屯河称,公司接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通知,因深圳发展银行深圳市盐田支行申请诉前财产保全一案,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将屯河集团持有的公司社会法人股122058720股、新疆德隆持有的公司社会法人股59240160股冻结,冻结期限自2004年5月18日至2005年5月17日 。
  5月20日,公司又接到新疆高级人民法院协助执行通知书。因新疆金融租赁申请诉前保全,新疆高院也将上述股份实施冻结。至此,新疆高院和广东高院对屯河集团和新疆德隆持有的新疆屯河股份实施了双重冻结。
另外,新疆屯河5月21日接到中国证券登记结算有限责任公司上海分公司通知,因金新信托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诉前财产保全一案,新疆高院将上海创基投资发展有限公司持有的公司社会法人股5880万股冻结,冻结期限自2004年5月20日至2005年5月19日。
上述提出诉前财产保全的当事人全部是德隆的关联方。其中,德隆国际持有深发展(000001)法人股2500万股(占总股本的1.28%),为第八大股东;而新疆金融租赁和金新信托更是德隆的两家最主要的金融企业,其与德隆的关系远比深发展要密切。资料显示,新疆屯河最初持有新疆金融租赁1.35%股权,后经不断增持最终持有3.13%的股份;金新信托成立于1993年6月,新疆屯河持有其24.93%股份,为第一大股东。
2003年初,新疆屯河将新疆金融租赁3.13%的股权转让给北京润智投资,将金新信托7%的股份分别转让给中极控股有限公司和陕西恒业投资有限公司。至今,新疆屯河以17.93%的持股为金新信托第一大股东,而德隆通过合金投资仍持有新疆金融租赁的股份。
另外,在合金投资中,德隆所持股权尚未冻结,但大部分已被质押。4月7日,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将其持有湘火炬股权中的11.33%的股权质押给中国银行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分行,随后又将 3580万股质押给中国工商银行乌鲁木齐市明德路支行,4月29日,又将最后650万股质押给建设银行乌鲁木齐明园支行。这些股权质押银行均为新疆当地银行。
5月9日,由于湘火炬汽车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生生投资有限公司与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欠款纠纷,湖南省株洲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04年5月9日做出裁定如下:冻结被告新疆德隆(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所持有的公司20520万股法人股。
分析人士指出,无论德隆通过关联公司冻结股权的真实意图何在,有一点可以肯定,即外界染指德隆三驾马车控股权的难度很大,除非德隆自己主动放弃。
德隆内部人士透露,日前已经有华晨汽车和宇通汽车等多家公司表示对收购湘火炬有兴趣,“但不知因为什么原因,目前仍未有进一步的行动”。
不和谐的音符
“但德隆内部并不是铁板一块,利益之争,派别之争,在目前德隆困境之下,大都暴露了出来。”一位人士向记者说道。
这位内部人士指出,内部的分歧一不小心将使德隆走上歧途,甚至可能一招不慎,满盘皆输。他在谈到德隆内部的分歧时,甚至用“反水”一词来形容湘火炬目前的董事长聂新勇。
据悉,湘火炬早在德隆危机初始之时,就率先欲脱离德隆王国。目前,虽然德隆仍为其第一大股东,但公司已经与地方政府取得了很大的默契,“超过10万元的现金支出,都要经过当地银监局的同意。”上述人士说。
6月24日,ST中燕发布公告称,公司停止购买新疆德隆和新疆三维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有的天一实业70%的股权。并解除与上述两方签订的《股权转让协议书》等文件。同时免去原天一实业总经理杨咏在公司所任的常务副总经理职务。
业内人士分析认为,随着监管的收紧、信息透明度的增强以及投资者觉悟的提高,德隆仅仅依靠内部“拆东墙补西墙”和关联交易套现已经越来越受到外界的质疑。推行的难度也越来越大。
连日来,新疆屯河、天山股份等公司及董事会成员已经遭到交易所的严厉谴责,多名独立董事辞职,而先前新疆屯河拟购买的德隆国际下面的一系列资产,因为独立董事的反对,也于近日终止。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