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 活  第 255 2004-6-28

 

 

“首席垃圾官”的世界


见习记者 雷中辉

“狼旗今犹在,无处觅匈奴”,这是陈诗峰的QQ上的自我说明,他说,这是好几年前做学生时写的,本意是让自己“狠”一点,但没想到把它套用在现在的工作上却是如此的相似。
陈诗峰,典型的广东仔模样,个头不高,白净而精神,爱好文学却读了计算机专业,大学毕业后,他跟随网易创始人之一的陈磊化做邮件系统开发,聊起垃圾邮件来滔滔不绝,而且感慨良多。他目前的身份是提供企业级专业邮箱服务的尚易科技公司运营经理、中国互联网协会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成员单位代表,今后他还可能是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国际联络小组的发起人和负责人。
第一次见到陈诗峰,是在两个月前由互联网协会举办的第二届中国反垃圾邮件高峰论坛上。我们在北京友谊宾馆内的一个贵宾房外面的过道上聊起了反垃圾邮件。陈说话的语调总是带着忧虑和思考,“这场反垃圾邮件的战争很大程度上是一场无国界的、难以找到对手的、没有固定战场的战斗。但我们不可以四顾茫然,反垃圾邮件从技术上不可能彻底做到,其实更多的需要一种联合,而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加强中国反垃圾邮件组织同国外组织之间的联系,从而做到反垃圾邮件的无国界。虽然还很难,但我们不能因为难而放弃融入国际间反垃圾邮件合作。这关系到我们中国的国际形象和大国地位。”
就在那场反垃圾邮件高峰论坛上,陈做了题为《垃圾邮件对我国外贸业的影响》的报告,报告提到,目前国际上来自中国的垃圾邮件数量过多,许多反垃圾邮件组织已经注意到了中国可能会成为国际垃圾邮件制造的泛滥灾区。欧美国家在投诉无效的情况下,封杀了许多属于中国的经常性发送大量垃圾邮件的IP地址和邮件地址,这其中包括了国内一些著名的门户网站和邮件服务提供商的邮件地址,虽然可能这个邮件地址的真实所有人并没那么做过,但狡猾的垃圾邮件发送者会伪装成这些邮件地址,从而使别人难以发觉自己真实的身份。这就使得许多依赖电子邮件同国外客户进行业务联系的进出口贸易公司,因为邮件或者订单发送不到客户的手中,损失了大量生意。
会后,国际反垃圾邮件组织专家Richard Cox和e-mail的发明人大卫·H·克罗克到尚易公司考察,陈诗峰因口语较好从而全程陪同,并取得了Richard Cox先生的信任。Cox先生向他透露,现在他们在怀疑有两名中国人同美国臭名昭著的垃圾邮件大王Alan Ralsky有业务间的联系。Cox希望陈能够帮助他把这两个人的真实身份查证,并由中国政府对其采取限制措施,减少从中国发送出去的垃圾邮件数量。而据了解,近期由他们发往国外的垃圾邮件占从中国邮件服务器发出的垃圾邮件三分之一以上。
经过一个多月的连续追踪后,陈诗峰确定这两人在辽宁的丹东和抚顺,技术上的追查到此结束,但此事已经引起了中央到地方的重视。目前辽宁省正在对此事当事人进行身份的最终查实,从而在全省范围内进行网络大检查。
最近的陈诗峰非常地繁忙,一是要负责国际联络小组的“招兵买马”工作,二是要准备去美国参加微软举办的全球垃圾邮件峰会。
“中国代表团受邀,其实也反映出中国垃圾邮件问题的严重性。这场无国界的战斗中,每个国家都要负起自己的责任。而在全球日益严重的垃圾邮件问题上,中国应当承担起大国的责任,”陈诗峰说,“虽然,我不能够像我写的诗一样狼烟呼号、奋勇杀敌、血溅疆场,但在这场垃圾邮件的战斗中,我们仍然需要热情和勇气,更重要的是,要有疆场杀敌的气概。”
陈诗峰说他最大的理想是,慧剑一挥,匈奴无觅!
无助“警察”和无忌“歹徒”的游戏
在中国,反垃圾邮件者面临的最大困难是无法可依,这让他们尴尬无比。实际上,还不止是没有法律,更多还是苦闷。一场猫鼠游戏,只有鼠的表演,而猫被困住了手脚。
警匪片中经常有这样的镜头:在闹市的街头,逃窜的歹徒毫不顾忌地向人群以及后面追捕的警察射击,尾随的警察却害怕误伤人命迟迟不敢开枪。结果往往是,歹徒在警察的注目下成功逃跑,警察望而兴叹。
“从事反垃圾邮件这个行业,多少跟警匪片的这个情节相似。我们更可悲的是自己根本就还不像是警察,顶多就是一个保安,因为我们没有武器,甚至没有抓捕罪犯的权利。”李博达,搜狐公司邮件服务部经理、中国互联网协会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成员、邮件技术专家,他做了以上这么一个较为形象的比喻。
1998年,李博达从浙江大学毕业后的第二年进入搜狐公司,开始参与和负责搜狐公司邮件系统的开发和营运管理,互联网协会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成立后,他以成员单位搜狐公司的代表身份加入,是小组会议每次必到的人员之一。因为垃圾邮件的问题,搜狐接到的用户投诉同其他门户网站一样多如牛毛。
“2000年以前,公司的邮件服务很清静,大家都在享受着免费邮箱带来的方便和快捷。但是2000年以后却不同了,垃圾邮件开始泛滥,作为公司邮件系统的开发者之一,如何防止垃圾邮件就成为了我们工作的一部分。我们估计不足的是,垃圾邮件问题越来越严重,现在我们在邮箱系统上的投入,很大一部分都是为阻挡垃圾邮件而花费的,”电话那头的李博达声音轻缓且略显无奈,“这是一场永远也无法结束的不平等战争。”
李博达说的不平等,指的是发送垃圾邮件和防止垃圾邮件双方成本的不平等。对于发送者来说,成本仅限于已经联网的电脑;但邮件服务商则必须面对无数个可能存在的垃圾邮件发送者以及他们发送的无数垃圾邮件,它的成本则高于发送者成百上千倍。目前,全球每天垃圾邮件的发送量在全部邮件当中占到了一半以上的比例,每年在清理垃圾邮件上的花费达到了邮件使用者人均800美元,而每位邮件使用者平均每天花费了10分钟时间在处理垃圾邮件上——发送者却不需要支付这些成本。
“首席垃圾官”的尴尬
“如果不从源头阻止垃圾邮件发送者的行为,任何技术产品都不能保证百分之百地有效拦截垃圾邮件。” 
一个技术专家,互联网协会反垃圾邮件协调小组倡导者、263网络集团邮件服务部负责人,在263内部被称为“首席垃圾官”的赵江波同样面临类似的尴尬。
赵江波在网络聊天室聊天时,有个网友在里面称自己使用的263邮箱每天都要接收大量的垃圾邮件,然后引来了其他网友同情的共鸣。他们在其中对263邮件服务破口大骂,而一个同赵相识的网友悄悄地问赵:“你们邮件服务做得真的有那么差吗?”赵不得不站出来给社区的网友进行解释,告诉他们:你们接收到一封垃圾邮件时,我们已经为你挡住了至少10封,请你们理解我们的工作……
在赵江波的履历中,记者同样发现一个特点,2000年进入263网络集团邮件服务部门后,反垃圾邮件逐步成为了他的工作主项,作为互联网协会垃圾邮件协调小组发起人之一,赵同李博达一样是不可缺席的。
“其实,我们一直觉得自己在打一场很奇怪的战争。我们的对手打不死也消耗不死,反倒我们自己防不胜防,从精神、体力到财力无穷无尽地消耗。即使我们知道对手是谁,也没办法阻止他发垃圾邮件。只有防,好像没有人觉得进攻才是最好的防御,不是不想进攻,而是没有进攻的合法借口。”赵江波为此感觉很不好。发送垃圾邮件这个行为没政策风险,所作所为可以毫不顾忌。但作为邮件服务提供商来说,任何一封邮件都必须占用和消耗自己的资源,“从法律角度上讲,没有法律承认我们劳动的有效性,在现实中,这种有效性也是无法实现的。即使找到了一个发垃圾邮件者,又能对他怎样?”
在中国,为反垃圾邮件立法的呼吁也已经响了很久,但为反垃圾邮件立法的进程还刚刚开始。另一个尴尬是,什么才是垃圾邮件的定义至今没有定论,而与此相关的标准制定也无法开展,立法的进程大受影响。
“我们的工作肯定是最有意义、最有成效的,但普通人并不了解我们的付出和努力。对他们来说,只需要享受最好的服务,一旦自己的邮箱里面出现了垃圾邮件,抱怨甚至是辱骂性的攻击就开始袭来。我们做反垃圾邮件,有时候觉得自己就像一个人在场上在踢球,既没有裁判,也没有喝彩的观众,而对手可以用任何手段抢球,然后射门,我们在只有努力扑球护门的同时,也没有控诉对手不择手段行为的标准和法庭。而且,这场球赛永远也不会停止……”
矛利还是盾强?
“国内的反垃圾邮件技术还是很落后的,国外的许多反垃圾邮件组织使用的先进技术,在国内无法实行。”经过几个月与著名反垃圾邮件组织Spamhous的合作后,陈诗峰感慨良多。
在国内,反垃圾邮件基本停留在技术层面,也就是关键字设置和流量设置两条可行手段。
Iceburg,亚信驻广州的一名邮件技术专家,真名叫罗睿君,是陈诗峰的大学同班同学,曾为中华网和21cn网站开发邮件系统,在反垃圾邮件事业中同样具有发言权。他说:“作为反垃圾邮件事业的从业者,我们注定要比对手付出更多的心血。当然,这件事情不能简单说是矛厉害还是盾厉害,打个比方,散布污染总比搞卫生要容易吧?所以,我们现在面临的困难就是如何从非技术手段下手,从而提高反垃圾邮件的有效性。”
“其实反垃圾邮件需要的各方面投入是很多的。比如说立法规定犯罪量刑,舆论监督宣传和造势,甚至改变邮件收发体系标准或者像微软倡导的那样邮件付费;建立业界联合组织同国内外反垃圾邮件的政府和组织进行沟通与合作。而我要做得便是在自己的产品中从技术上作针对性的防范。”
罗说,一个水桶能装多少水,是由最短的那块板决定的。而这个最短的板就是非技术方面。垃圾邮件的共性有两方面:量大、相似。只发10多个邮件那不算是散布垃圾,垃圾发送者一定有其广泛散布邮件的商业目的或政治目的,所以不管他们怎样伪装,大批量的发送是他们难以掩盖的特征。一批垃圾邮件都是为了传达同一信息。我们在技术上的主攻方向就是用一些技术手段抓住垃圾邮件的上述两个特征,从而达到识别进而拦截的目的。
在他研制开发的反垃圾邮件系统中,已经取得了90%以上的识别率和成功率。换句话说,如果一个门户网站完全没有采用反垃圾技术方案的话,它会受到10倍于正常业务量的负载压力。而且这是最好的情况,考虑到不同系统的具体情况不同比如管理员的投入程度,实际效果会有一些分别,平均情况是识别率为88%,而有3%的垃圾邮件随同9%的正常邮件一起进入系统。换句话说,用户感觉到的垃圾数量大约是每4封邮件就有1封垃圾邮件。
但是,罗个人也同样关注同行们在其它方向的探索,例如通过舆论导向唤起各界互联网电子邮件服务商的重视。技术和软件产品再好也只是一个工具,需要有人去意识到其效果和重要性并且实施这些有用的工具。 
罗称,下一阶段他将在这方面关注业界的最新动向,并且与一些业界同行保持沟通。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