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 经   第 254 2004-6-24

 

 

三年、100个产业集群
——访江苏省发展和改革委员会主任钱志新


见习记者 米 飙 
本报记者 李 磊

南京报道

《21世纪》:在发展产业集群方面,江苏是不是动作最快的一个省份呢?
钱志新:广东和浙江都比我们早,搞得也很好。我们从2002年底开始推进产业集群工作,出发点其实就是着眼于发展县域经济和富民。去年就这项工作开了专门的经验介绍会、研讨会,还专门去浙江进行了参观考察。
浙江的县域经济原来不如江苏,但这些年来发展得非常快。我们分析原因就是每个县集中搞两到三个产业,比如打火机、袜子什么的。有的产品很小,但是形成集群以后其竞争力很强,甚至具有国际竞争力。浙江现在已经形成了519个产业集群、八千多亿的资本,这就是术业有专攻,用特色去竞争的结果。以前那种一个县搞规划,就要发展十大产业的思路肯定是行不通的。归根到底,你有多少资源啊?
《21世纪》:说到资源问题,其实有学者表示,发展产业集群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要实现工业增长由粗放型向集约型转变,同时产业集群能够以专业配套协作的全球化来应对经济全球化,是专业化与全球化紧密结合。
钱志新:我非常赞同这种观点。产业集群的概念,其实就是指在某一产业领域相互关联的企业及其支撑体系在一定区域内大量集聚发展,并形成具有持续竞争优势的经济群落:如美国硅谷电子产业集群、德国索林根刀具产业集群等。国内外实践证明,培育产业集群是有效的区域发展战略,是提高区域经济竞争力的有效途径,也是工业化发展到一定阶段的必然趋势。
回顾一下产业集群在江苏发展的两个阶段可以发现,产业组织形式呈现了两次比较明确的跃升:第一阶段是由分散办乡镇企业到建立开发区集中办企业,这是企业在空间布局上由分散走向集中的阶段。乡村工业分散布局的出现与当时经济发展水平、特定的历史和制度条件相联系,随着乡镇企业的进一步发展,布局分散带来的规模不经济、城镇化滞后、土地浪费、环境污染和竞争力不强等一系列问题逐步暴露,企业开始向开发区集中,这是一个很大的进步。
第二阶段是开发区由集中办企业到集中做产业,这是由企业集聚走向产业集群的阶段。不少地区还出现了产业集群的雏形,如专业园区、专业镇、专业村。通过产业链将企业紧密有机地集聚在一起,增强了企业间的产业关联和协作效应,同时,很多企业加强了与跨国公司的分工合作,进入了其全球分工协作的产业链。
《21世纪》:在产业集群形成上,江苏有没有比较代表性的案例呢?
钱志新:比如邳州市,已经是全国四大板材加工基地之一。有板材加工企业2800多家,板材深加工企业150家,年加工各类板材300万立方米,约占全国总量的1/5,出口占全国总量的44%。板材市场成为当地工业发展的引擎,促进了化工、运输、制胶、加工机械及交通、热电等行业的发展。去年,两家外商投资5亿元建办两个热电厂;同时还带动了农业的产业升级和转型。全市已建成杨树成片林8万亩,农林网142万亩,农户共植树1750万株。统计表明,全市人均收入中有两成来自板材加工业。
再比如占国内彩钢板市场一半以上的吴江彩钢板产业集群。原来只有几家单一的彩钢板生产企业,现已向上下游逐步分化为泡沫、胶水、钢板、钢结构等生产企业180多家,这些企业都是由当初的彩钢板企业裂变出来的。当然,这些特色经济板块无论数量还是规模都只是初步的,我们期待在不远的将来江苏能出现一批在国内领先、有国际竞争力,在同行业中具有较大影响的产业集群。而这些产业集群能建成“7个中心”:即成为同行业的信息中心、生产加工中心、市场贸易中心、价格中心、研发中心、检测中心、标准制定中心。
《21世纪》:您前面提到,产业集群不仅是发展县域经济的抓手,也是实现富民的手段。
钱志新:江苏的两个率先目标,其实可以分解为强省和富民两面,当然这两面有很大的相关性。而产业集群在县、市发展起来后,不仅创造大量的就业机会,还使当地人口的富裕程度得到提高。比如吴江有个横扇镇,4000户人家有3000户搞羊毛衫,每家都有小洋房,50%家庭有轿车。每家的年存款少的也有10多万,多的超过20万。
《21世纪》:现在政府的工作是什么呢?
钱志新:苏南、苏中、苏北发展程度差距很大,各地的产业集群也有不同,反映到各地政府的工作上也会有不同。发达地区的产业集群多来自于国际转移,比如昆山的IT产业,而欠发达地区的产业集群相对低层,多是当地民营经济靠自身并不强大的力量发展起来的。
经济发达地区,应该以建设专业化开发园区为载体,促进产业集群向高端发展,促进产业集群升级。而欠发达地区,应当以发展“一地一品”特色产业为突破口,围绕特色产业,集聚一批以特色产业为品牌的企业,强化专业市场功能,延伸产业链,逐步形成产业集群。但无论区域为何,吸引和培育龙头骨干企业都至为关键,“领头羊”必须要足够强。
《21世纪》:能否举例说明。
钱志新:比如徐州丰县,那里生产的水果很好,有几十万亩的苹果园,原来一直是卖原料——苹果、梨什么的。但只是卖原料是发不起来的,因为没有形成产业链。我们帮他们引进了战略投资者,把苹果加工成苹果汁、苹果酱,还有加工成香精。这种新产业的出现又会衍生出其它产业,比如最近的情况是出现企业把苹果加工以后剩下的渣做饲料养奶牛,卖奶制品。
这种起领头羊作用的战略投资者,很多情况下对于技术和资金规模有着相当高的要求。然后围绕着这个产业就会出现配套企业如包装、运输、设计、检测、标准,整个交易成本就降低下来了。
《21世纪》:现在有一种声音认为国际上产业集群的出现都是自生自发出来的,并不是政府规划的结果。而且我们还发现在规划里,有部分产业是和浙江的产业是重合的。对这两个问题您怎么看?
钱志新:首先我们不给优惠政策,也不给钱,并没有破坏WTO的规则。说到规划,我们的做法是要求每个市县自己报1-2个有比较优势的产业,然后经过专家论证后进行确认的。规划不是约束性的,只是一种信息导向,但的确是发展成功概率较高的一种方向。
至于重复,从某种程度上我们不要害怕重复。浙江搞了不等于说我们江苏不能搞,只要确信自己有更大优势或者还有更大市场需求的存在。而且只有重复才会有竞争,只有竞争才能出现优秀的企业、产生扎实的产业集群。去年我到意大利考察,一个大区360万人,有9万个企业,只有3个产业——皮革、服装、五金,95%的产品都是出口的。难道那里搞了服装我们就不能搞了?分工太明确了就变成计划经济了:比如浙江只搞服装,江苏只搞五金,哪有这种说法。关键看你怎么搞法,浙江很多后起产业集群不是照样把日本、欧洲企业都打跨了?!
《21世纪》:江苏以往是离土不离乡的搞乡镇企业,现在则是苏北500万劳动力离土离乡的向苏南转移,这是否与发展苏北的产业集群矛盾?
钱志新:不矛盾,我认为农村的劳动力转移主要是在当地转移,不可能是大批的到外面去转移,这种方式(外地转移)只是暂时的,是一种阶段性。如果劳动力都转移到苏南了,那么苏北就会永远不能工业化和城市化了。苏北的人到苏南打工,把市场经济的机制学会了,交了很多朋友,将来还是要回到苏北去创业,因为他根还在那里。
《21世纪》:国家现在正在进行宏观调控,这会不会影响到江苏几年内打造100个产业集群的规划。或者说,这两者间会不会有冲突的地方?
钱志新:宏观调控的目的就是把粗放型的、低层次的重复投资调掉,而产业集群这样一种发展应该是鼓励的。这是一种结构优化的发展,而不是天女散花一样铺开发展。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