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 经   第 254 2004-6-24

 

 

产业集群制造“运动”
江苏,再次转移


见习记者 米 飙

南京、无锡报道

“根据我们的初步规划,到2005年发展100个产业集群。”当记者求证江苏要力推产业集群的消息时,江苏省发改委主任钱志新这样回答。
他也表明这一战略的提出并非一时冲动,而是“一项长久的产业政策”。而一省如此大规模地推动产业集群的发展,在全国也实属罕见。
在东南大学集团组织与产业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胡汉辉教授看来这一举措的意义可以和沿江开发战略相比。“未来的江苏经济将会是两条腿走路,一条是沿江开发,另一条就是发展产业集群。”
一直以吸引外资为经济发展武器的江苏,怎么会捡起这件浙江的看家本领?浙江民本经济和江苏外来经济这两条迥然不同的道路能否融合在产业集群这一点?
布局手段
江苏省发改委在去年就提出了发展产业集群的想法,不过当时江苏还沉醉在外资的怀抱中,并未看到产业集群的意义。
2003年江苏发改委开始力推产业集群战略。2003年9月11日发布了《关于培育产业集群促进区域经济发展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11月在吴江召开了经验介绍会、研讨会,随后到浙江实地考察,到此“大家才真正认识这件事”。
实质性的内容今年才启动。在发改委刚出炉的对下级计委工作考核指标中,产业集群一项占到了100分中的8分。在此促动下,苏南、苏北各级计委各显神通,开始紧锣密鼓地制定本地区产业集群发展规划。
“我们的产业集群虽然不如浙江好,但是起点比浙江高。光昆山的IT产业集群就差不多500亿,吴江也有很不错的笔记本电脑集群。”钱志新如此看待江苏的优势。
但江苏要弄出100个产业集群来仍是多少有些出人意料。
不过钱志新看来却恰恰相反,“(数字上)肯定超过100个,其实我们是保守的。”这并非是一次产业集群的制造运动,而是发现。“我们要求原则上每个县(市、区)选择1-3个在未来几年内销售规模可以达到30亿元以上的产业集群,全省重点培育100个产业集群。
“富民”口号在GDP迅速攀升的江苏提出,被人们看作是“改革开放二十五年来的奇迹”。2003年长三角15城市中人均收入的后六位全部位于江苏的事实,也让江苏在浙江面前多少有些抬不起头来。
“沿江开发只能把GDP搞上去,而要实现真正的富民还要靠产业集群。”胡汉辉教授这样认为。
“浙江通过产业集群的发展加速县域经济的成长对我们很有启发。”钱志新如此坦言。
在他看来发展产业集群另一个好处在于产业配套的重要性。“一个县、一个市,从全球来讲是一个很小的单位,不能什么都搞,只能搞最有优势的产业,形成产业链、形成集群产业效应。”钱志新如是说。
现在竞争不仅存在于企业之间,更多的是产业链和产业链之间的竞争。在一定的地理范围之内,围绕单个产业的配套使得交易成本较低。由于同类产品集聚,企业多了,充分竞争以后技术创新加快,这种产业集群优势是单个企业无法比拟的。
从这个意义上,产业集群的发展便成了实现江苏三个产业带高新技术产业带、沿江的基础产业带和沿东陇海线的基础产业带生产力布局的手段。
人为制造?
“印度班加罗尔的经验表明产业集群有时可以人为地造出来,但是这不能让政府知道。”产业集群研究的权威、北京大学城环系王缉慈教授的调侃颇有深意,因为世界上更多的产业集群是自然生长的。政府在一省的范围内力推产业集群是福是祸仍是难以断言。
当发展产业集群被省发改委放到如此重要的位置时,江苏官员考察浙江产业集群的目的已经不仅仅是了解产业集群的作用,在各级官员心中急切想学到的是浙江政府可操作的经验。但是“问了他们(当地政府)好几次做了些什么,他们都说什么都没有做”。这位当初参加考察的官员一脸迷惑,也带着一丝失望。
就像董辅礻乃 在北京大学讲座时说的“温州模式是市场的成功”一样,浙江集群的根本在于政府无为,而完全以市场为向导自发形成。
尽管省发改委的《意见》表明江苏的做法将不给优惠政策也不给钱,规划仅是一种政策导向,不具备约束性。但政府的介入本身已经成了一种“有为”。这个以“无为”为本质的“有为”政策在执行中的把握则颇为微妙,而不解此中“风情”的市、县政府的强力推动不小心就会出轨。
按照江苏发改委在《意见》中的要求,各级计委要完成的第一步工作就是编制产业集群发展规划。“我们希望可以把(自己)这份规划做成一份在全省都有示范作用的东西。”无锡计委官员说。
但操作却并非这么容易。
供应链整合
《意见》表明江苏培育产业集群的重要措施就是“全力扶持和培育特色产业中的龙头企业,使之成为集群的核心主体”。
无锡开源机床集团就是无锡计委初步选定的一家龙头企业。它在全国机床行业中可谓是“泰山北斗”式的企业。集团原名“开源机器厂”,创办于1948年,创始人就是赫赫有名的荣氏家族的荣德生,荣毅仁的父亲。1952年经过公私合营更名为无锡机床厂,同时变成了一家国家定点专业生产磨床的国有企业。在计划经济时代,无锡机床厂生产的机床一度占有全国70%的份额,而在市场经济的今天,它也仍然生产了全国50%的机床。
“当初从计划走向市场的时候,由于垄断打破,不少人看到机床市场大就开始进来。” 开源机床集团副总经理卫其年介绍说,“而因为无锡机床厂在全国的影响力和一个国有老厂的技术人才溢出,无锡更突出。”
就是在这时,无锡以开源机床为中心出现了大批生产机床或从事与机床生产相关产业的中小企业。现在在开源集团门前的湖滨路上,就已经密布了大大小小各种与机床有关的店铺。
据专家介绍,国外产业集群形成最明显的就是从机床开始的。
但在无锡,尽管有了企业,有了地理上的集聚,但是产业集群的效应却并未形成。而本应成为集群榜样的开源集团却正在大力进行企业整合,控股相关企业,反其道而行。
“这实际是一种供应链整合,并不是产业集群。”王缉慈教授认为。
“现在的客户是‘点菜吃饭’,生产过大后,管理成本不经济。”卫其年坦言机床日益趋向数控化、个性化的发展趋势,使得标准化生产下注重企业内部垂直整合的刚性生产模式管理成本窜高、创新能力下降。
照常理说,在此情况下以企业垂直分离、形成地方生产系统为特点的柔性生产因为具有频繁的过程创新,能够满足客户多样化的产品需求,会渐渐取代大企业而行成产业集群。
卫其年明言自己也很羡慕日本机床业以企业间合作代替内部整合的高效、低成本方式,同样知道这是未来发展的方向。
“说穿了,我们的想法是怀疑没有资本的纽带,合作不牢靠。”卫其年表明开源“明知故犯”的苦衷。
因为在开源的实践中同样有整机外包,以及让其他企业加工零部件的经历,但最终导致工厂技术泄密、客户被挖。虽然曾对簿公堂,可结果却是政府以“大厂有大量,大家都有饭吃”为由的调解和不了了之的结果,这让开源交了一笔不小的学费。
而在开源目前正在着手控股的工厂就是一家曾在合作中“背叛”自己的企业。“原来我们的合作是完全平等的,但是现在上过当以后我们要求非控股不可。”卫其年说。
“这种事情发生的根源还是在于市场经济的不完善,社会法制不健全,很难防止合作中出现的问题。”卫其年认为制度是企业本能形成产业集群却形成产业集团的根本原因。
这或许表明集群的土壤还没有政府想像的那样肥沃。并非将企业放在一起,集群就万事大吉,企业间交流、合作、创新的良性循环的出现不仅是规划能够解决的问题,而是涉及制度、文化等多层面的东西。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