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 经   第 254 2004-6-24

 

 

伊利风波里的“一小撮人”


本报记者 包 正

北京、呼和浩特报道

赤勒川,阴山下。
金川开发区——伊利集团的厂房数处绵延,办公楼同样有人来,有人往,并不见有何不同寻常处。
然而,暗流激涌,一场“罢免独董风波”突然让伊利的员工“一觉醒来,对企业有些陌生”。
“企业并没有大的问题,有问题的只是一小撮人。”一内部员工说。
神秘公司影现
一家神秘公司在风波中逐渐被撩开面纱。
呼和浩特市华世商贸有限公司,据伊利股份年报显示,截至去年12月31日,以占总股本2.16%的比例位列公司第五大股东,目前持有股票市值5000多万元。
然而,这个一度是伊利集团的第二大股东却充满了谜团,据一位董事说,华世商贸既不参与企业的经营,也从不派代表参加伊利集团的股东大会。
随着今年3月“国债事件”被曝光,其后的两次董事会,华世商贸在独立董事、审计委员会主任王斌的质疑下,成为关注焦点。
据记者手头的资料显示,华世商贸成立于1999年12月30日,注册资本为50万元,其中李永平出资30万,张显著出资20万。
李永平,现任公司证券事务代表;张显著,现任伊利股份董秘兼财务负责人;此二人并没有出现在1996年的《上市公告书》“公司董事、监事及高级管理人员”中,“1999年时的伊利,让任何一个伊利高管拿出20万或30万,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何况是当时的张、李两人,这钱从哪儿来?”一伊利高层说。
2002年11月,华世商贸申请增资415万元,其中郑海燕出资230万,马庆出资175万,李凤兰出资10万元。同时,张显著将其20万元转让给儿子张翔宇,李永平将30万出资转给郝银花,华世商贸注册资本因此增至465万,郑海燕以占49.47%的比例为其第一大股东,公司法人代表也由张显著变更为李凤兰。
在这批增资人员中,郑海燕,生于1977年,郑俊怀女儿;马庆,杨桂琴之夫;李凤兰,李永平之母;郝银花,伊利董事会办公室赵海南的嫂子。“这如何解释?”董事会上,这个问题直接摔到了董事长郑俊怀的桌上。
其后不久的2002年12月20日,华世商贸的经营范围增加了“资本运作、对外股权投资、代购代销、重组咨询”——99年注册时的经营范围仅是“化工产品、建材、五金交电、日用百货、汽车配件、旅游产品销售”。“这是典型的‘壳’公司。”一人士评价。
据文件显示,增加公司经营范围的决定是在华世商贸“公司207会议室”,但记者遍寻其注册地金川开发区,根本找不到公司的影子。呼和浩特工商管理局查不到公司详细办公地点,开发区税务局一官员表示,未曾听说过这家公司。
一董事认为,“股权量化后,5000多万元的国有资产便落入了少数伊利集团高层管理人员手中”。
郑杨分合:首席知识运营官诞生
副董事长杨桂琴就是“少数伊利集团高层管理人员”中的“要员”。
杨桂琴,现年44岁,大专学历,会计师。一员工评价,杨年轻时容貌姣好,生性强硬,给人一种咄咄逼人的感觉。
1993年前,杨历任呼市回民奶食品加工厂供应科长、呼市回民奶食品总厂财务科长,其时,郑俊怀为厂长。
呼市回民奶食品厂为伊利前身,93年进行股份制改造后,成立“内蒙古伊利实业股份有限公司”。
改制后,也就是1994年,郑俊怀任伊利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杨任总经理助理。其时,郑44岁,杨34岁。
1996年3月12日,伊利股票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交易,杨桂琴被任命为董事兼总经理助理。郑俊怀为董事长兼总经理,据其《上市公告书》,郑持有股票9366股,杨持有股票6901股。
1997年,杨桂琴升至副总裁兼董秘,2001年12月,几乎是当年最后一天,杨被任命为总裁。
此前,杨郑工作关系紧密,杨亦一帆风顺,伊利一高层回忆。
然而,“杨任总裁后,行事冲动,对郑颇多不敬”,是以,2002年7月底,杨桂琴辞去总裁一职。
“其后三个月,杨桂琴很少来公司,几乎失踪。”
2002年11月,经董事会讨论,杨被任命为CKO(首席知识运营官),液态奶事业部总经理潘刚升至总裁。
当时,罗兰·贝格咨询公司刚好在伊利做项目,于是为CKO设计了一套方案,包括具体负责业务。“基本上是个虚衔,但郑留了个尾巴——其中有一项是‘董事长所赋予的权限’”。
但是,“杨并不满足CKO的角色,仍然到处活动”。
2003年非典之后,杨成为副董事长,“但基本上仍然是个虚衔”。
据伊利员工讲述,在郑杨闹翻之前,杨桂琴常常越权发言,言谈无忌,有一次郑俊怀刚发言完毕,杨直斥其错误,郑淡然笑之,说仅代表个人观点,让杨来补充。
一高层说,牛根生出走的很大原因并不是跟郑不和,而是杨设置的障碍,当时,牛负责生产、销售,需要资金时,杨百般阻挠,牛根生遂找到郑,寻求郑的支持,但效果不佳。
“郑俊怀对财务、资金运作并不擅长,是其倚重杨桂琴的原因之一。”一人士评价说。
“伊利员工不怕郑,但没有一个不怕杨,包括当时的牛根生。”他说。
风波真相:偶然中的必然
2004年6月18日的临时董事会上,当第一轮表决时,同意免去俞伯伟独立董事的只有郑俊怀与杨桂琴。
两只手悬在空中,会场死一般地寂静。
经过三次表决,两次休会,会议审议同意《公司监事会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免去俞伯伟独立董事的议案》,“其间,杨桂琴一言不发,面无表情。”一与会董事说。
由此产生的“罢免独董风波”将郑俊怀与俞伯伟卷入漩涡中,6月21日的伊利公司尽管人来人往依旧,但公司高层都已不在办公室。
据悉,内蒙古证管办6月21日在外地开了一个秘密会议,6月22日,进驻伊利公司。
“其实,早在‘独董事件’之前,关于今年4月份与5月份的董事会内容已被公司员工有所闻,公司上下充满了怀疑,以及各种猜测。”伊利一员工说。
“独立董事们只是尽了他们的职责,其实这两次董事会上主要质疑的是独立董事王斌,作为审计委员会主任,王斌此举只不过尽了他的职责,并无恶意,但郑俊怀迟迟不给答复,于是独立董事们向董事会发出《独立董事声明》,这恰好触怒了郑,而俞伯伟由于有所谓的‘关联交易’,遂被推到峰头浪尖。”一知情人士说。
6月19日,俞伯伟匆匆赶回上海蓝程咨询公司,为证监会发过来的质询做答复准。6月21日,俞在电话中说:“签署独立声明等事实证明我并没有失去独立性,而且咨询业务关联交易的受益人是公司本身,关于《声明》所提的问题,伊利仍没有作出合适解答,我希望有关部门能早日调查清楚。”
俞言语沉稳,短短几天带来的巨大压力,随着事情的常规进展,正在逐渐缓解。
俞伯伟反省,作为做咨询业务出身的独立董事,需要加强相关法律意识。
6月21日,董秘张显著接受采访时言称:“一切以公告为准。”——伊利在3天的时间,共发了4个公告。17日关于免去俞伯伟独立董事的公告,18日针对《声明》里提出的“国债”、“华世商贸”等问题的澄清公告,21日发的“关于购买国债事宜的补充公告”及对临时董事会合法性的说明。但“公告内容似乎有些紊乱”,一业内人士说。
“伊利发展到今天这一步,是偶然中的必然。”一位高层黯然伤神,“伊利各事业部都是以年轻人为主,他们埋头干活,但‘国债事件’,华世商贸等已有的或更多未挖掘出来的东西,却让他们心生颓意,这里面的是是非非,真真假假,虽然目前尚未水落石出,但至少让郑俊怀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受损。”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