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54 2004-6-24

 

 

前进,波兰
从瓦文萨到克瓦希涅夫斯基


见习记者 段德峰 

·编者按·

当我们重新审视15年来东欧国家转型的种种,波兰无疑是一个独特而有趣的样本。
1989年,波兰以破釜沉舟的决心接受了以美国教授萨克斯为代表的学者的意见,采取经济改革的“休克疗法”,全面开放价格,开始了彻底的试验。
有人得到了利益,有人付出了成本。“经济纲领对波兰经济或许是有效的,但是对波兰社会来说,可能难以接受。”波兰前副总理巴尔采诺维奇意识到,“休克”对于波兰普通民众可能意味着一段苦难。
15年后的今天,波兰的经济结构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私有经济占据主导地位,国有经济占GDP的比重从1990年的69.1%下降为2002年的26%左右,自1992年以来波兰已持续13年保持增长,2003年经济增长3.7%,预计2004年经济增长5%-6%。但是繁荣的宏观数据并不能简化波兰人面临的困境:失业率居高不下,财政和贸易赤字严重,灰色经济活动猖獗。
经历了漫长的改革阵痛的波兰人在“回归欧洲大家庭”后面临着新一轮的考验,在意识融合与利益冲突之下,他们有着怎样的困惑与迷惘、焦虑与希望?我们行走于“欧洲的十字路口”,记录下那个国度里一些个人和企业的故事,思考这个时代里一些国家的命运和选择。


前进,波兰
从瓦文萨到克瓦希涅夫斯基


见习记者 段德峰 
华沙、上海报道

一只幼鹿漫不经心地在路边游弋。沿着一路的森林,没有扬起一丝灰尘,汽车静静地驶进了与德国法兰克福仅一条小河相隔的苏士比分特区,这时我们离开华沙已有500公里了。
“1989年之前我们的森林还要多。”不知是年届五旬的司机还是刚30出头的翻译忽然冒出了一句。和波兰14个经济特区下属的许多分经济特区一样,苏士比仅有为数不多的几家工厂。由于当天是星期天,除了47岁的工人斯摩斯基的装载机还在工作以外,几乎听不到什么机器的声响。
就在波兰的政治家们为加入欧盟而欢欣鼓舞的5月份,斯摩斯基为每小时7个兹罗提(约1.9美元)的微薄酬劳,工作了整整300个小时。在记者为其拍照的时候,斯摩斯基努力使自己的眼睛保持着睁开的状态。“昨天,我从早上5点干到晚上10点(按波兰的地理位置正好是从天黑到天亮)。”斯摩斯基一脸疲惫,“如果可能,我愿意回到社会主义时代,至少我不用常常每天工作13个小时。”斯摩斯基语调悲戚地说,“因为工作太累,昨天摔了一跤。下个星期我要到别的地方去干了。”
有人得到了利益,有人付出了成本。或许这就是波兰改革15年的另一个注脚。曾经在国外打工六年的斯摩斯基有一个女儿已经结婚了住在挪威,有一个儿子在波兰,他还是两个孩子的爷爷。47岁的斯摩斯基见证了那个激情荡漾的时代留给波兰的痕迹。 
“休克疗法”功过
1989年6月,一心一意向西方寻求经济危机解决之道的马佐维耶茨基政府,得到了美国著名经济学家萨克斯的一剂猛药——“休克疗法”。萨克斯告诉波兰人,“你们必须一步到位地进入市场经济时代,而不是左顾右盼”。波兰政府迅速接受了这剂在未来数年里让波兰人忍受了剧痛的“良药”。
1989年10月,在时年42岁的波兰副总理兼财政部长巴尔采诺维奇的领导下,由马佐维耶茨基总理的顾问库钦斯基和副财长董布罗夫斯基等人组成了一个专家小组。在听取了美国、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意见后,政府制定了改造波兰的“经济纲领”,主要内容包括:开放物价、取消补贴、紧缩银根、提高利率、冻结工资、限制消费、扩大出口、货币汇率调整、削减行政开支,等等。
议会于当年12月通过了这一经济纲领和政府提出的12项经济法案,“休克疗法”的实施在法律上得到了支持。经济纲领的首要目标是通过减少货币流通量、限制购买力以达到遏制过高的通货膨胀和平衡市场的目的,为波兰转向自由市场开辟道路。为此,政府专门于1990年9月建立了所有制改造部,专门负责国民经济私有化事务。
最初几年的私有化计划是大胆的,行动果断,但效果不佳。1993年之前三年的私有化总收入不过14亿兹罗提(合约3.8亿美元)。“这些收入仅够建一个大工厂。”1994年时任波兰总理的帕夫拉夫说。 
休克疗法原定实行期限只有半年,事实上却实行了三年之久。1990-1993年这一时期一般被称为“休克治疗阶段”,实际上更多地被认为是“休克但无治疗阶段”,缺乏稳定性政策相配套的激进改革导致了许多无谓的损失。“转轨过程我们确实剥夺了许多工人权益。”许多年以后,当一切都成为回忆的时候,巴尔采诺维奇说。
不过幸运的是波兰转轨初期的衰退仅持续了3年。从1989年中期到1992年中期,波兰GDP降低了20%,这与当时东欧其他转型国家以及俄罗斯的情况相比已经相当不错了。
从1993年开始,政府重新认识到即使实行市场经济仍然需要发挥政府的作用,同时开始更多地关注制度建设,包括重新定位政府角色、制定产业政策与贸易政策、改进微观经济管理机制,也包括继续实施一些20世纪80年代就开始的改革措施。相对于其他东欧转轨国家甚至整个欧洲,波兰这一阶段的经济发展速度是比较快的,GDP的累积增长达到了28%。1996年波兰经济的增长率6%,通货膨胀率为20%,该年国内生产水平已超过了改革前的最高水平,这在东欧国家中还是首例。当时英国《经济学人》撰文指出,波兰将可能成为欧洲的“经济小龙”。
但是随着经济的高速发展,通货膨胀问题日趋严峻。因此从1998年开始,决策者实行了严厉的紧缩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给经济过度降温。于是经济增速减缓,到了2001年波兰的GDP增长率甚至降到了1%。不过,2002年的经济增长再次开始加快,2004年的GDP增长预计会达到5%。但波兰经济部的一位官员表示,由于新一代年轻人开始大量涌入劳动力市场,预计失业率还将会有所增加。
从瓦文萨到克瓦希涅夫斯基
在波兰经济改革跌宕起伏的背后,是波兰政治15年的惊心动魄。伴随前任总统瓦文萨的人生起落的是波兰团结工会的崛起和衰败,不过无论如何,波兰人在瓦文萨之后开始感受到另一种不同的生活方式。
1995年11月20日,41岁的克瓦希涅夫斯基以不足3个百分点的优势击败瓦文萨,赢得了总统选举,宣告了瓦文萨政治生涯的终结。瓦文萨于上世纪70年代以组织船厂工人罢工起家,后来他组织成立了“团结工会”,于1989年同政府签订了“圆桌会议”协议,并在1990年当选为波兰转型后的第一任总统。
3天后的11月23日,克瓦希涅夫斯基在国民议会大会上宣誓就任波兰共和国第三任总统。他号召所有波兰人一起建设“共同的波兰”,“战胜分裂,寻找能够把波兰人联合起来的东西,揭开历史新的一页,使波兰能够大胆地面向未来。”
克瓦希涅夫斯基说,波兰1989年选择的改革是正确的,其结果已经得到肯定,今天需要把这一变革推向前进,要确保经济的持续增长,使波兰继续成为一个稳定和开放的民主国家。
当时瓦文萨并没有出席克瓦希涅夫斯基的总统就职仪式,而是黯然地回到了他的发迹之地——格丹斯克造船厂。对于许多西方人来说,令他们不解的是,代表右派的瓦文萨为什么会输给克瓦希涅夫斯基——一个曾经的“左派”。
不过波兰人似乎并不觉得自己的选择有任何不妥。“我们以为瓦文萨是把我们带向西方,却没料到我们抵达的是南方。”一位波兰政治评论员如此解读瓦文萨统治下的波兰。
瓦文萨的波兰政府5年内5次更迭,22次否决议会通过的法令,“上层斗争”几乎从未停息。华沙人这样评价这个会翻栏杆的电工瓦文萨:他是一个好人,但是缺乏一个政治家应有的风度,过于好斗,他没有能力实施一个国家的振兴战略。
而1974年曾经在英国阿森纳球队主场海布里球场后面一个小酒吧非法打工,练就一口流利英语的克瓦希涅夫斯基,1978年毕业于格丹斯克大学主修经济学,年仅30就已出任部长。他显然比瓦文萨更适合把波兰带向西方。
所以当2002年瓦文萨试图再次竞选总统的时候,仅得到1.01%的选票。瓦文萨不得不承认,“这是一个重要标志,是我离开政治舞台的时候了。”后来,59岁的瓦文萨成了一家美国技术公司月薪1万美元的雇员。而此时普通波兰人的月薪不过450美元。“他们是冲着我的名字才给我这个工作的。”瓦文萨说。
无论如何,瓦文萨总统不会再回来了。克瓦希涅夫斯基在2002年的大选中再次获胜,成为波兰历史上第一位连选连任的总统。
波兰新时代
1995年,当选后的克瓦希涅夫斯基在接受法国《解放报》采访时说,他上任后将优先实施几件大事,首先会通过一部波兰新宪法(1989年之后波兰只有一部临时宪法);其次是进行福利改革,尤其是社会保险改革;最后就是推动波兰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进程。
现在的波兰议会中,工会议员占据了20%的席位,由于工会议员发挥的作用,瓦文萨时代常见于街头的示威和罢工已难觅踪迹。议会的辩论变得更为激烈,社会却变得更为安宁。
尽管到1999年,波兰转轨10年来更换了8届政府,撤换了10位总理,但是政局仍然相对稳定,因为这些斗争都在议会民主的大框架下进行。“总体来说,人事更迭无论对政局还是经济的发展影响都不大。各种政治势力都普遍遵守‘50%+1’的游戏规则,这说明议会民主机制已经基本得到确立。”中国国务院研究中心欧亚社会发展研究所研究员郭增麟分析。
“在过去起伏波动的15年里,波兰保持了发展市场经济和对私有化进程的忠诚。”波兰前副总理兼财政部长科勒德克(Grzegorz W. Kolodko)说。
1995年,波兰加入了WTO;次年,加入了经济合作发展组织OECD,并参与达成了中欧自由贸易协议。现在,波兰的外来投资占据地区之首。
1999年3月12日,波兰和捷克以及匈牙利一起成为了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的成员,“雅尔塔格局”成为历史。
1998年,波兰整体经济发展突然停顿,俄罗斯金融危机的冲击是影响因素之一。即便如此,1999年波兰的GDP增长也达到了4.1%,但随后的全球经济衰退使增长率下降到2%。与此同时,通货膨胀率从1991年的70%稳步下降到了2001年8月的5.1%。
麦肯锡华沙公司在一份研究报告中指出,假如波兰想再次回到年增长5%的快速发展状态,必须全面整合国内的资源和国外资本,“波兰至少需要每年100亿欧元的外国资本”。但是随着私有化的减缓和投资领域的缩小,2002年在波兰的外国投资只有60亿美元,2003年也不过68亿美元。
近年来风行全球商界的“外包”(BPO)或许可以为波兰带来更多的投资活力。与过去把服务外包到成本低廉和高质量的劳动力国家相似,现在BPO开始包括一些财务会计、人力资源管理和办公后勤服务。现在,印度、中国和菲律宾已经成为BPO的最大客户,有分析人士认为,像波兰这样的中欧国家也有优势,这不仅来自于中欧国家稳定的政治局势、类似于西欧的文化特性,以及地缘上的优势,还有加入欧盟以后统一的法律制度。目前已经有20家著名国际公司在波兰开始了他们的BPO。
波兰的优势还在于它可以吸引其他类型的高科技服务,如医疗和研发服务。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假如在未来的几年中,波兰能成为欧洲的服务中心的话,将为波兰创造50万个就业机会。”麦肯锡在一份名为《波兰为成为欧洲的服务中心吗?》的分析报告中指出。
年轻人就是未来
在华沙的博士生贝莱卡放弃了一个可能去布鲁塞尔欧盟总部工作的机会。“我还是喜欢留在波兰,这里有我的生活。” 
在波兰1000年的历史上,受过最好教育的一代人正在迅速和急切地融入这个曾让他们父辈感到无所适从的新资本时代。出生于1980年代的年轻人,几乎代表了欧洲新一代的“婴儿潮”,因为那个年代正是德国和法国的出生率降低时期。
今天,这些成长起来的“波兰新一代”已然成为波兰民族自尊和国家自豪感的力量支撑,同时也是急切加入欧盟的波兰政府的坚定支持者。波兰的新一代和西欧国家的同代人有着不同的宗教信念,他们或许显得更保守,偶尔会让你感受有些特立独行;他们对工作更加卖力,尽管他们的报酬远低于西欧的同龄人。他们努力地想要寻找一份满意的工作,这可能意味着需要离开波兰到西欧,但是他们依然眷恋故土。
900万15岁到29岁的年轻人几乎构成了这个国家的四分之一。作为一个新阶层,他们正努力改变着这个国家的方方面面。“波兰的未来将由他们塑造。”华沙大学的社会学家瑞克夫斯基多年来一直专门从事着对这个国家青年人的研究。
“今天,年轻人极为认真地对待他们的职业,女性获得了愈来愈多的管理岗位,伏特加的消费在减少。”独立的波兰公共事务研究中心主任波宾斯卡说,人们对于工作的态度在过去的15年里已经发生了极大的改变。工人假装工作,国家假装付工薪。伏特加的消费很高,生产率很低。那些已经成为1989年之前的波兰故事了。
根据OECD的数据,在1995到2001年期间,波兰接受大学教育的人增长了134%。这个数字在OECD的30个成员国中排在第一位。而且他们中的65%都在接受更高层次的教育,这个数字远大于美国、德国和法国。
对教育的需求甚至超过了教育体系可以提供的能力,愈来愈多的青年人选择一边工作一边读书。“如果你想觅得200个精通一门外语、熟练掌握工作技巧的应届毕业生,你立刻就可以找到。”麦肯锡华沙公司合伙人托马斯·瑞德尔说。
阻力和碰撞
因为适逢周日,许多挂着德国车牌的汽车驶进了斯摩斯基生活的小镇。“越来越多的德国人过来买东西,我们在超市需要排很久的队。”一位看上去不过十八九岁的工人低声对记者嘀咕。
“在德国我每个月可以有1000欧元的收入。”尽管这个收入在德国已经不能再低,几近非法的低薪,却依然对每月收入只有2300兹罗提(约624美元)的斯摩斯基充满诱惑。
波兰在5月1日加入了欧盟,但是惧怕波兰廉价劳力的涌入,包括德国和奥地利在内的许多欧盟国家还是使满怀期望的波兰人感到失望。“德国人看不起我们波兰人。”对于梦想国家崛起的每个波兰人来说,他们都清楚地知道面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年轻一代的波兰人依然希望能够参加每周一次的礼拜,他们甚至被一些西欧人称做“保罗二世一代”。因此,你在华沙街头看不到在其他国家里司空见惯的夜总会,这还不是一个“随便的国家”。
瑞克夫斯基说,当欧盟成为一个试图强化法国、德国或者荷兰的价值观的途径时,波兰对于欧盟的不适应将不可避免。当波兰人执意要将“上帝”写进欧洲宪法的时候,他们所遇到的阻力和碰撞也一样可以预见。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