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52 2004-6-17

 

 

彻查恒信证券:巨额资金去向不明


本报记者 夏晓柏

长沙报道

“我们现在是24小时开机,随时准备接受调查。公司上面通知调查那个帐户,这个帐户的资金进出情况就要报上去。”电话那端,恒信证券一位中层干部的声音有些嘶哑。 
继新疆、上海之后,湖南也成了德隆事件的重灾区。来自权威渠道的消息表明,德隆在湖南牵涉资产资金高达120亿元,而这其中,湘火炬、恒信证券是两个最主要平台。
在德隆旗舰上市公司之一的湘火炬股价暴跌,股权被强行冻结后,德隆的另一个主要融资器皿——恒信证券如今正在接受最严厉的调查。
调查由长沙市政府某位领导亲自牵头,恒信证券董事长周兆达亲力而为。“我们讨债去”的喊声秘密地回荡在三湘大地:湖南省证监局,湖南省银监局,长沙市公安局经侦大队等相关单位戮力同心,誓将德隆从恒信证券“拿”走的钱最大限度地追回。
6月2日,长沙公安检察系统30余人分10个小组浩浩荡荡开赴上海浦东——德隆大厦所在地——追讨债务。而此前,长沙法院系统早已陆续有法官奔波在新疆及上海等地。
潜入恒信
恒信证券,在全国120多家券商中只能算是不折不扣的小字辈。但由于德隆的悄然潜入,使得其名声大噪。
2001年11月28日,恒信证券在原长沙证券的基础上,注册资本金增资扩股到5.8亿元,正式挂牌营业。
自从1998年上旬以来,恒信证券的控股股东就一直是长沙通程控股股份有限公司(000419.SZ,简称“通程控股”)。是年4月,通程控股出资4000万元从母公司长沙通程实业集团有限公司手中买下长沙证券76.92%的股权,从而顺利入主长沙证券。 
2001年底,通程控股于恒信证券的增资扩股中,追加投资6940.4万元,累计出资额1.16亿元,占增资扩股后恒信证券总股本的20.01%,成为其当仁不让的第一大股东。
身兼母公司通程集团和上市公司通程控股董事长职位的周兆达,于是成为恒信证券的法人代表。53岁的周兆达,因其在长沙商界巨大而持久的影响力,人皆尊称“达老板”。
达老板纵横“江湖”三十余载,几无失手。不料,在争夺恒信证券控股权一役中,德隆暗渡陈仓,通程大意失了荆州。 
截至2002年,通程控股与母公司通程实业合计持有恒信证券股份达40%。但就是这40%的大比例持股,也不能确保通程的大股东地位。
“究竟是派出了董事长的通程控股做老大,还是派人出任总裁的德隆方面说了算。”这在2002年下半年以来,一直是恒信证券员工们的疑惑与心结。
同恒信证券董事长周兆达搭班子的总裁,是湘火炬的第一任董秘郑悦。这个瘦小精干的郑总裁的莅临,使得恒信证券逐渐换上德隆的新装。
德隆究竟凭什么掌控恒信证券?接近通程的人士向记者透露,恒信证券的股权已经大裂变,长沙的一些大股东将股权拱手让人了,而且还是通程牵的线搭的桥,只不过谁也没料到,买家竟是不速之客德隆。
5月25日,记者再次从长沙市工商局查看到恒信证券的最新股本结构:长沙通程控股有限公司,出资1.16058亿元;长沙通程实业集团公司,出资1.16亿元;长沙合银实业公司,出资500万元;长沙万利房地产公司,出资206.6万元;长沙蔬菜食品集团公司,出资1500万元;云南广基科技投资公司,出资1.1368亿元;博弘国际投资控股公司,出资1.16亿元;北京裕佳置业投资公司,出资4848.8万元;北京惠泽智业投资公司,出资4770.8万元。
“云南广基、博弘国际、北京裕佳、北京惠泽这四家公司应该是代表德隆出资。”知情人士一语道破天机。“注册资本5.8亿元没变,但持有人变了,德隆总出资达到3.259亿元,占比56%,远远超过了通程40%的持股比例。这就是资本说话。”
逼走通程?
自从德隆进入恒信证券之后,就将其笃定为一个融资平台,疏于业务打理,这对通程而言,绝对是个噩耗。
周兆达通过上市公司及其母公司斥巨资2.32亿砸进恒信证券之后,2002和2003年,恒信证券连续亏损,净利润分别为-3669.40万元,-4457.55万元。
截至2003年年底,净资产不到6个亿,净利润没有2300万元的通程控股如何经得起恒信证券如此的折腾?
2003年12月31日,通程控股发布公告称,2003年12月29日,通程控股与湖南湘晖资产经营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湘晖资产”)签署协议,通程控股将持有的恒信证券1.1605.8亿元股权(占其总股本的20.01%)按每股1.11元的价格全部转让给后者,转让总价款为1.288244亿元。
通程控股2003年年报显示,恒信证券该项长期投资帐面余额仅剩9423.25万元(这其中包括2001年恒信证券被责令清查处理以往年度客户透支保证金而计提的1500万元减值准备),而转让款达到1.288244亿元,溢价3459.19万元。 
因此转让,通程控股2003年年报“扣除的非经常性损益项目和涉及金额”一栏“投资收益”增加了1500万元。其2003年净利润由此增加到2294万元。对此,湖南省某知名会计师评价曰,“在股权转让收益没有实质确认之前,过早把计提转回的做法不够稳健。”
事实上,通程控股与湘晖资产签的只是意向性协议,并且业已成为一张废纸。这一点,记者得到了通程控股和湘晖资产的双双认可。
对于终止协议的缘由,湘晖资产副总经理王辉似有难言之隐。外界一说“周兆达不同意,证监会不同意”,又说“湘晖主动退出”。孰真孰假,记者不得而知。
掏空恒信
“公司规定员工不得向外披露任何有关信息,否则开除。”记者打听消息时,这名恒信证券员工无奈地表示,“我们半年没发奖金了,只发工资,2000块左右。3月份以来,营业部开了五六次会稳定军心,说一般员工不会动,动也是只会动中层以上。”
5月份以来,公司总裁郑悦开始“休息”,恒信证券创业元老温伟以总工程师之职临危复出,主持日常工作。
5月26日下午,记者来到位于通程国际大酒店20楼的恒信证券总部,止于前台,未能见到温伟。
记者随后前往湖南省证券大厦,遍访湖南证券业协会,湖南证监局综合处、机构监管处,得到的答复除了“不知道,不知道”以外,就是“正在调查中,不方便披露”。 
临走时,记者问“现在对德隆怎么办?”湖南证监局某官员忿忿的说:“还能怎么办,讨债啦!”
德隆进入恒信证券以后,究竟做了什么?
据恒信员工反映,德隆进来后,看得见的变化确有一些。首先是抓了延揽机构资金方面,承诺给予揽到大资金的员工1%的奖励,由于“仅有第一批兑现了,所以后来大家就没什么积极性了。”一位曾经的恒信证券员工回忆道。“从表面上看,你看不到任何违规的地方。就经纪业务来说,营业部这块都是正常的,没什么乱子。问题应该是出在德隆最擅长的资本运作上,它这些都是撇开公司做的。” 
湖南证券业协会的相关资料表明,2003年湖南营业部代理资产额前20名,恒信证券仅有两家营业部上榜,分列在16、18名,总计代理金额11.78亿元。
“正规统计的代理资产额不大,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那就是委托理财脱离公司财务在运作。”参与是次调查的一位工作人员评价说。
“今天有一个上海的公司居然打电话到我们公司来,问我们要回1000万的委托理财资金。这不是搞笑吗?我们根本不是恒信的股东。”王辉无可奈何的笑着说。
据王辉回忆,2003年底湘晖资产准备进入恒信证券时,公司提供的数据显示,恒信其时正在运作的股票市值足有110多亿元。
当然,时至今日,这些股票市值可能只有可怜的四五十亿元了。因为,在最近几个月德隆“老三股”(湘火炬、合金投资、新疆屯河)市值缩水上百亿元的过程中,恒信证券的好几家营业部榜上有名。
毫无疑问,德隆的这些资金大部分来源于委托理财。
据来自可靠渠道但官方拒绝证实的消息披露:恒信证券已经严重亏空,恒信证券挪用客户保证金、委托理财资金并使之不明去向高达数十亿元。
目前,这些恒信证券的大客户都在竭尽全力追讨债务。
天山股份(000877.SZ)以乌鲁木齐瑞天科技开发有限责任公司名义委托恒信证券的5000万元理财资金、4000万元购买国债,现仅获取现值约为2000万元的有价证券保全;合金投资(000633.SZ)已披露公司控股子公司苏州美瑞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国债投资的7000万元已经被恒信证券挪用;上海市农村合作信用社下属的上海银行也状告恒信证券挪用其国债投资。
另有尚未公开的消息称,湖南利税大户长沙卷烟厂托付给恒信证券的5个亿国债投资,还有2个亿没有追回;曾被德隆苦恋的长沙商业银行也有2个多亿资金被辗转用来买卖国债;而出自德隆控股的株洲商业银行2个亿,如今也只讨回1个亿。
当记者就上述数额向三单位电话求证时,其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一概忙不迭地以“不知道,不知道”匆匆结束谈话。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