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52 2004-6-17

 

 

诉讼潮黑云压城 德隆命系金融企业重组


本报记者 莫 菲

累卵已倾,善后成了唯一的问题。德隆危机之后,如今遍布各地的债权人正如热锅上的蚂蚁,讨债的行伍在全国鱼贯穿梭。德隆旗下的资产基本都已被反复冻结,大规模的诉讼潮势难避免。窟窿究竟有多大?A计划还是B计划?破产还是不破产?围绕着善后,又衍生出了一系列的问号……
诉讼潮黑云压城 德隆命系金融企业重组
本报记者 莫 菲
上海报道

6月9日,工商银行上海浦东分行状告德隆国际开庭,业内人士认为,这仅仅是一个开端,它预示着德隆即将面临空前规模的诉讼潮,目前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华夏银行、民生银行及受累上市公司正在纷纷抢夺冻结德隆资产。
而德隆的核心人物之一唐万里也在分秒必争地与银行抢时间、与客户熬时间,力争在银行和企业的诉讼高潮来临之前,完成德隆旗下的金融企业股权转让,以主动还钱方式缓解逼债风波,为德隆生存争取空间。
诉讼潮将至
如今,上海、四川、重庆、山东、南昌、深圳等各地正掀起一股“逼宫”德隆的追债潮。追债队伍中不仅有着江浙地下钱庄、信托公司以及亚星客车等企业,更有庞大的“正规部队”——各地商业银行。
据一位上海律师表示,几乎各地的法院都动手了,德隆国际名下的昆明商业银行、南昌市商业银行、山东济南德恒超市、深圳明思克航母广场、上海德隆大厦等资产与股权都被查封了。
不少资产被重复冻结,譬如,上海德隆大厦已被数十家债权银行反复抵押与冻结;据该律师亲眼所见,在南昌市商业银行的材料上搁置着五六份法院裁定书;此外,屯河集团和新疆德隆分别持有的新疆屯河的12205.87万股、5924.02万股也被代表中国银行新疆分行的新疆法院与代表深发展盐田支行的广东法院重复冻结。
“对于德隆的资产可以冻结的几乎全冻结了。”这位知情律师说:“我们上两周刚从深圳、南昌等地回来,原想去那边查询德隆有什么可以冻结的资产,结果是空手而归。”
据现有公开披露的资料统计,涉及德隆国际与子公司的起诉就有二十多起,其中还不包括大量没有公布或者已经公布但尚未起诉的潜在官司,例如茉织华5000万元资金被德恒证券挪用;合金投资1.44亿元国债为德恒证券挪用;苏州美瑞机械制造有限公司国债投资余额7000万元被恒信证券挪用,渝开发在德恒证券开设资金账户并存入的4000万元保证金被挪用;上工股份也有3000万元购买国债已被德恒证券质押等。
“由于德隆系规模庞杂,旗下有177家子公司,每一家公司都存在惹上借钱、担保、挪用等官司的可能,因此,现在没有人可以清楚地知道德隆将面对多么大规模的起诉风波。”上述人士表示。
更可怕的是,德隆诉讼风波不仅拖累了银行与企业,而且还可能会使不少老百姓血本无归,引起社会问题。
2003年6月,德隆重要金融企业之一金新信托推出“乳品行业战略并购资金信托计划”,信托计划书显示:规模计划为8000万元人民币,信托计划项下的信托合同不超过200份包括200份,期限为一年;受托人将利用本信托计划资金先收购一到两家效益较好的乳制品公司进行战略管理,一年后,即本信托计划结束时德隆国际按受托人当期收购价的106.5%的价格全额回购受托人所持有的这一到两家公司股权,扣除信托计划的运营费用及信托计划承担的费用,预计投资者可获得5.2%的年收益率。
知情人士透露,不少投资者千方百计地托关系才买到了几十万元的信托计划,而事实上,金新信托没有把这8000万资金投入至乳制品公司收购的项目中,而是私下把资金挪用给德隆。
7月10日合同即将到期,面对德隆国际与金新信托几乎无力偿还的局面,很可能再次引发一起上百名投资者共同诉讼金新信托与德隆的巨大风潮。据悉,上海市银监局与市公安局已密切关注此事件的发展,防止投资者与金新信托的矛盾升级恶化。
据了解,通常法院从立案至开庭审理,一般需要一个月左右时间,如此推算,德隆留下的可以到处周旋的时间并不多了。
命系金融重组
6月7日,唐万里公开表示,德隆管理层本着对投资者和社会负责的态度,把最优质资产拿出来全面进行重组,目前已拟出债务重组一揽子方案。
唐所说的这套方案是以德隆融资规模比较大的四个金融机构作平台,这四个金融机构恰好关联到四个地方政府,重组旗下机构,清理债务,称之为“打碎卖”。资料显示,德隆直接或间接控股参股的金融企业有:金新信托(持股17.93%)、新疆金融租赁(持股10.3%)、新世纪金融租赁(持股51.2%)、中泰信托(持股28.4%)、伊斯兰国际信托(实际控股40.35%)、德恒证券、恒信证券、中富证券、西北证券、深发展、昆明市商业银行、南昌市商业银行。
德隆国际新闻发言人王先生告诉记者:“目前,这套市场化重组工作已经进入实质阶段,德隆系几个金融企业股权转让的商业行为已经完成,目前进入有关政府部门的审批阶段。”
尽管唐万里对这套方案寄予厚望,但德隆系某些人士却并不看好这套方案。
这位德隆人士在深思后表示:“德隆再要恢复过来非常困难,金融企业的问题更加严重。”
他认为金融企业都不干净,最大的问题在于为大股东德隆大量挪用客户资金,“只有在处理好下属金融企业大量违规融资的前提下,这些金融企业股权的价值才能真正体现,否则它们几乎资不抵债,有何价值可言?”
他表示,德隆的计划是把沉重的融资负债从金融企业肩头卸下,由德隆国际出面承担一切债务,再逐步转让金融企业,最后还债,这样的股权转让是清晰的,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该计划关键在于德隆必须取得监管层、政府部门与债权人的谅解和认可,由德隆与地方政府共同进行。
这一观点也得到了另一位德隆高层人士向宏的印证。
向宏曾向媒体表示他不看好这一计划,因为德隆的债权债务关系极其复杂,地域跨度大,协调不易,虽然各地可以保全地方政府资产,尽量减少自家损失,“但等诉讼一起来后,发现产权是搅在一起的,自己其实拿不到资产,我告你,你告他,他告我,最后这场官司就可能无休止地打下去了。”
破产危机
没有人可以保证德隆能够逃过此劫。数年孕育的巨大风险正在集中爆发。
上述德隆人士感慨地说:“无论是诉讼拍卖德隆资产,还是德隆主动转让绩优的金融资产,均很难还清所有债权人的债务。”
因为德隆占用的至少75%的资金已经随着三驾马车股价的暴跌而灰飞烟灭,事实上,德隆旗下的不少公司已经濒临破产,明显资不抵债。
新疆屯河为德隆再次抵押13.7亿资产,用尽所有家当;德隆控制的重庆实业净资产3亿多却受德隆牵连资金达5亿多;坊间流传,注册资本5亿的中富证券在德隆的控制下引发数亿资金窟窿。
而以民营企业的身份,德隆很难获得中国人民银行的再贷款扶持。一旦德隆颓势扭转不过来,破产危机近在咫尺。
对于德隆准备申请破产的传言,德隆国际新闻发言人王先生断然否认。但不少市场人士认为破产是把双刃剑,一方面是最后无奈的打算,另一方面破产未必是大祸临头,也许是重组失利后的第二条道路。
“申请破产对德隆是一个妙招,因为德隆已经把部分资产转移到法律上根本没有关系的暗公司中去,随着破产、清算,德隆对以前的债务以现有的资产一笔勾销。”某著名律师表示,“尽管资不抵债与债务人申请是企业破产的前提之一,但对于这类牵扯范围广的特殊案件,法院首肯的最关键问题是德隆破产后众多员工的安置问题与国有债权人的利益问题。在这两大问题基本解决之后,才会考虑同意破产。”
“因此,即使德隆有此打算,也不会轻易成功。”
那么,德隆选择宣布破产、成功重组,还是无限期地把问题拖延下去,现在看来一切还是扑朔迷离。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