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重庆复兴  第 252 2004-6-17

 

 

重庆三大金融机构改革进行时


本报记者 张 旭 

重庆报道

说到重庆就不能不提成都。
几年前重庆还是四川省辖市时两个城市就一直在暗中较劲。当时成都的红庙子聚集着一批未上市公司内部股票在此交易,火红一时,成为中国早期柜外交易市场之一。
对红庙子那些忙碌的成都人,重庆人嗤之以鼻,认为那些股票倒来倒去也只是价值转移,而不能像工业产品和农业产品那样创造新的财富。但重庆人没想到的是,正是红庙子现象,成都被国务院定位于西南的金融中心。这让上世纪80年代就被定位成长江上游经济中心的重庆有些坐不住了。
因而在成为直辖市后,重庆在报给国务院的规划方案中,将自己定位于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一个是西南的金融中心一个是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西南”是否就是“长江上游”?两市争夺金融中心的硝烟味已日渐浓厚。
成渝相争
“相比成都在地方金融管理机构上的空缺重庆这一举措向前跨越了10年。”四川党校教师漆昌国说。而在此以前成都市曾有个金融工委是党委的派出机构主要是对地方金融企业高管任命进行把关不参与运行管理。
重庆的“长江上游金融中心”定位,本就针对成都而来。
重庆经济开始起步始于19世纪末,重庆被开辟为长江沿岸通商口岸,大量的货物在这里运进运出及部分工厂的开办,重庆逐渐成为长江上游的经济中心。
即使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重庆依然向四川省提供了超过1/2的GDP。但此后重庆经济开始出现衰退迹象,由工业产值支撑的经济增长日益放缓,而成都取代重庆成了西南的商贸中心。
到上世纪90年代初,成都在四川的影响已超过重庆。当时,国内整个国企已呈现出不景气,以机械、炼钢、采媒、纺织工业为主的重庆更是首当其冲,重庆人第一次变得不自信起来。
与此相对,随着商贸业的高度发达,成都的金融业也开始崭露头角。在成都“红庙子”一带,由从上海炒股归来的股民在此形成了地下交易市场,1992年下半年至1993年上半年最鼎盛的时期,交易非上市公司的股票和股权证品种多达70余种,每天到场股民约3-5万人,最多时超过8万人,日成交金额达千万元以上。
成都的西南金融中心地位从此奠定。
看见成都在金融领域的迅猛发展,重庆有些坐不住了,希望国务院能将上海、深圳之后的第三家证券交易所设在重庆。西南证券董事长张引透露,1995年的时候,受重庆市政府委托,西南证券做了在重庆设立第三家证券交易所的研究报告。
西南证券的报告认为,要求国务院在沪、深两地之外再设立交易所的设想不现实。券商同时要满足深沪两套系统的硬件要求,提高了券商的交易成本,如果再设立第三家证券交易所,不但不利于监管,出于成本考虑,部分券商会抵触第三家交易所的股票交割。
此后重庆市基本放弃在重庆设立第三家证券交易所的努力。
为ST公司“摘帽”
注册地在重庆的证券公司除西南证券外就是德隆旗下的德衡证券。西南证券被珠海国力间接控股德衡证券因德隆丑闻处在风口浪尖让重庆对券商机构的培养失去了兴趣。因而在证券市场这块重庆市主要与当地上市公司进行重组。
重庆现共有上市公司28家股票29只,其中A股26只,B股1只,H股2只。2002年重庆上市公司每股盈利仅5分钱,在西部地区倒数第一。
重庆在去年对所属5家ST公司搞了个“摘帽行动”,到去年底,共有3家ST顺利摘帽。其中ST渝开发通过以股换债、债转股、剥离不实债务等方式对渝开发总计2.5亿元左右的债务进行重组,对债权进行盘活。把ST西南合成不良资产剥离出去,将资产净值由负值变为正值,再过通过股权重组引进北大方正让西南合作盈利。对ST东源以土地换钢铁的方式主业资产进行置换,让东源重生。
对剩余两家ST公司,重建摩B和渝汰白,重庆市计划在今年完成摘帽。通过一系列重组,2003年底,重庆上市公司每股盈利在西部居第一。
一系列剥离性重组,重庆市前期投入的都是财政资金。因而在与成都的金融中心争夺战中,重庆更希望大型经营性金融机构进入,这样不会给地方政府带来任何财政负担。
外资金融机构受宠
金融办副主任王军介绍,重庆要建成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首先需要完成金融资源的积累,再对周边地区进行辐射,金融中心也就自然而然建成了。对于经营性金融机构资金来源,王军认为主要是三个方向,一是银行业,二是保险业,三是信托业。
策略之一,便是大力引进外来金融机构。根据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的一份资料,截至去年年底,除中国进出口银行和广东发展银行外,国内其它全国性银行均已进入重庆。与中资银行相比,外资银行重点还放在上海、北京、深圳三地,对深处西部的重庆并没有给予特别关注。
按照入世承诺,外资银行从去年12月1日起可以在重庆经营人民币业务,这将极大推动重庆的金融中心建设计划。但现实情况可能让重庆有些沮丧:只有营业性机构(分行等)才能开展业务,而目前外资银行在重庆设立营业性机构的仅两家:加拿大丰业银行和菲律宾新联银行。在重庆设立代表处共四家,分别是香港宝生银行、日本住友银行、香港东亚银行、香港上海汇丰银行,按规定,代表处是不能开展经营性活动的。因而,如何让外资银行设立经营性机构让金融办为之心急。
金融办采取的方式一是引入代表处,二是游说外资银行将代表处升格为分行。银监会有关资料表明,现总共有62家外资银行在华开展业务,除掉现有的6家外资银行机构,重庆市需要引进外资银行的至少还有56家。要将这么多金融寡头引入重庆,金融办感到压力巨大。移木随舟,不仅仅是引入外资银行,在引入外资保险上,金融办采取了同样的引入方式。目前已有美国利宝集团、加拿大永明人寿保险公司、日本安田海上保险公司三家外资保险在重庆设立办事处。
本地三大金融机构改革进行时
任何一个金融中心,都有当地的大金融机构存在,香港、纽约等地莫不如此。重庆要成为长江上游的金融中心,同样也需要地方所属各类型大型金融机构来衬托其金融地位。在重庆,地方所属金融机构主要有重庆市商业银行、重庆市万州商业银行、重庆市农村信用社三家。
最令人瞩目的就是农村信用社改革,重庆的改革经验得到银监会高度认同。认为农村信用社改革以市(省)级政府牵头,理顺了管理体系,解决了长期存在的农村金融隐患。崔坚说,重庆市还在对农信社进行深化改革,在县级机构建立独立法人选举。
谈及对地方金融机构的管理和监督,重庆市银监局局长洪虹认为,股份制商业银行要完善公司治理结构,解决内部风险控制。
农信社改革初步体现了这一主张。如果说农信社将农民请到了股东会,那么重庆市商业银行的改革则是将老外请进董事会。
重庆市商业银行前身为重庆市合作银行,由重庆市区全部37家城市信用社以及重庆市城市信用联社改组而成,1998年5月才改成现名。董事长汪崇义的目标是在三年内将重庆商业银行办成一家跨区域的银行并上市。但在2002年底,重庆市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仅为2.58%,远低于巴塞尔协议的8%最低要求。为此,重庆市商业银行将资本金由于3亿元扩充到15亿元,并对不良资产进行了剥离,不良资产率从22%降到15%。今年初,重庆市商业银行再次进行增资扩股,并把外资作为募集对象之一。汪崇义透露,重庆市商业银行拟拿出20%股份向外资转让。
此外,重庆市对万州商业银行的重组设想则是一步到位,将万州商业银行改名为“重庆发展银行”,改制为全国性股份制银行。
但这也面临着巨大困难,人民银行重庆营业管理部一位人士说,成立全国性的商业银行必须经国务院批准,但五年来除民生为特例外,国务院就没有批复过全国性商业银行。
因而对于记者的垂问,万州商业银行办公室人员只能说现在一切都还处在迷雾中。
处在迷雾中的同样还有拟成立的重庆地方保险公司,重庆市金融办官员虽与保监会沟通过,但批复至今还没下。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