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52 2004-6-17

 

 

江浙猛着陆


本报记者 吴雨珊

上海报道

  江浙经济高速旋转的车轮正在经受银行贷款突然收紧的考验。
  6月10日,央行发布的5月金融运行形势报告表明,金融机构各项贷款增长偏快的态势明显减缓,当月人民币新增贷款1132亿元,同比少增1404亿元。
  这一落差体现在2003年信贷第二大省——江苏省的贷款数据上,变成一条更清晰的迅速跌落的曲线:今年一季度,江苏平均每月新增贷款300多亿元,4月份骤降为158.99亿元,5月更探至54.59亿元的低谷……
  “一季度江苏新增贷款是全国第一,现在下降的速度也在全国名列前茅。”江苏银监局一位人士说。
  浙江与江苏几乎比肩而行。这个去年以全年3000多亿新增贷款居全国第一的省份,今年一季度新增贷款980亿元,至5月底新增贷款1194亿元,意即在4、5两个月里,仅新增了214亿元,相当于去年一个月的增长量。
  没有人知道,这是不是最后的底部,就像没有人确知脚下是软泥还是硬地一样。“调控已发挥积极作用,需要注意研究可能出现的负面作用。”在关于宏观调控的最新表述里,中国人民银行行长周小川显露了他的担忧。
银监局紧急调研
  在江苏,这已是去年以来的第二次贷款增速急速下降。
  来自人民银行南京分行的数据表明,2001年江苏全年新增贷款640亿,2002年为1530亿,2003年为3057亿,去年贷款年增长率接近30%。
  不过30%只是个笼统的反映:去年1到3季度,江苏新增贷款平均每月约为300亿元,第4季度受国家信贷控制政策影响,下降到100多亿元——是为第一次回落。
  数月之后,今年4、5月份,新增贷款再度从一季度的月均300多亿分别下降至四月份的158.99亿元和五月份54.59亿元,如换算成年增长率,已猛然低至12%左右。
  “30%肯定高了,有虚的成分,不一定是有效需求,但12%明显偏少,一些虚的成分被挤出去了,但一些有效需求也被遏制了。”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一位人士说。
  他认为,江苏新增贷款的急速下降是宏观调控效应的集中体现,但让人担心的是,“我们用了6年的时间和努力才走出紧缩,会不会一下子又被打压下去”?
  类似的疑虑也出现在一些学者身上,北京大学中国经济研究中心博士赵晓评价说:“(新增贷款骤降)实际上表明,宏观调控已经有些过头了,继续下去,信贷收缩可能会造成通货紧缩。”
  这已经引起了监管部门的警惕。
  6月14日上午,记者采访江苏银监局时,该局刚刚完成对国家开发银行江苏分行和农业银行江苏分行的贷款情况调研。农行江苏分行是江苏5月份贷款增速回落最大的银行之一,有关人士解释说:“农行反映,那是因为他们一季度就把上半年的贷款指标用完了,早放早收益。另一个因素是,银行的贷款手续更规范了,不再在完成手续前提前发放贷款,所以贷款投放速度就慢了下来。”
  据有关部门介绍,江苏省近期减少的主要是短期贷款和票据融资,特别是过去以流动资金名义贷给房地产等固定资产投资项目的,在国家宏观调控措施出台后纷纷收敛。票据融资则从去年5月的增长40多亿,变成今年5月的下降50多亿,同比下降近100亿元。
  由于中长期贷款有一定惯性,多数授信都在年初一次完成,然后按项目进度提款(这也属新增贷款);此外,过去一些以短期贷款垫付固定资产投资的违规行为被规范后,也相应地置换成了中长期贷款。因此,中长期贷款仍有少量增长。
  这与全国的形势基本一致:央行报告表明,5月份全国新增短期贷款及票据融资290亿元,同比少增1253亿元;新增中长期贷款850亿元,同比少增54亿元。
  江苏银监局另一位人士分析,目前从数字上看,个人贷款是唯一不受宏观调控影响的,但个人贷款大多是按揭贷款,随着房地产开发贷款的戛然而止,个人贷款以后也会受到相应的影响。居估计,6月份江苏的贷款仍将保持较低水平,7月会略有反弹。
商业银行“不贷不错”?
  暂时没有人知道这是好是坏——贷款收缩迅速波及实业层面,一些城建项目因为“断粮”而停顿下来。
  “平湖的房地产开发贷款4月末就停了,能贷的也不贷了。”人民银行浙江平湖支行一位人士说,“现在很多银行私下的观点是,多做多错,少做少错,不做不错,避免政策风险。”
  浙江省耀江集团是一家有政府背景的房地产开发公司,在平湖市政府的支持下进行城南路改造,起初的计划是利用银行贷款进行滚动开发。今年年初,他们与工行和建行签订了银企协议,两家银行向耀江集团授信7亿元。现在,该拆的都拆了,道路已经封死,该项目却因为两家银行停止贷款而不得不暂停下来。企业和地方政府面临骑虎难下之势。
“实际上,平湖的金融环境一直比较好,比如建行平湖支行的不良率就只有0.025%。”上述人民银行人士说,“但是,银行对严厉的行政调控手段还不太适应,有些无所适从,因为没有人告诉它这个项目合规与否,合乎信贷政策和产业政策的导向与否。” 
  “这是一件值得担心的事情,在现有的宏观调控压力下,有可能造成很强的负激励效果。银行‘不贷不错’恰恰是大错。”赵晓认为。
  江苏方面试图解决这个难题。有关人士说,上个星期,江苏银监局专门请来国家发改委的领导给一些银行讲解产业政策,指导银行的贷款投向。
  “不贷不错”带来的另一重担忧是,在贷款大幅缩减的情况下,银行的当期利润如何实现?
  数位人民银行分支机构的人士都持有同样的观点:由于银行的利润大部分来自于存贷款利差,一定的贷款量是实现利润的前提,大幅缩减贷款,可能使一些银行完成不了今年的利润指标。
  前述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人士进一步指出,信贷风险也在暗中酝酿——由于许多企业对贷款的依赖程度很高,大约70%甚至更高比例的资金来自银行,银行突然停贷使一些项目成了半拉子工程,企业今后的还本付息就成了很大的问题,新的不良贷款将在一段时间后体现出来。
  一些银行开始在强力调控下寻求暗渡陈仓的机会。
  变通的手法之一是,一家有融资需求的房地产公司如果背靠一个集团公司,那么银行就向集团公司下的其他企业发放流动资金贷款,再由这些企业将资金周转调节到房地产公司。
  而房地产企业也在寻找新的融资途径。
  上海市一位专门从事房地产类事务的律师透露,最近几个月,房地产商寻求非银行融资的特别多,房地产信托一度特别火爆。后来,有监管官员提醒信托公司注意相关风险,许多信托公司都暂停了房地产项目,企业只好另想办法。
  此时,无奈中的房地产企业有三种融资途径:
  一种是企业间通过银行进行委托贷款,采取这种方式的较少。二是公司间私下进行高息借贷,一般利息在15%或更高。
  还有一种成本更高的借贷方式,就是通过地下渠道融入国外的资金,利息通常不高于22%就算正常。在浙江,甚至有一些中小房产开发商为了解决资金短缺问题,以高于银行五六倍的利息,将土地使用权或房产抵押给典当行,以获得资金。
  “这种借贷有很大的风险隐患,因为房地产公司的资金成本很高,但是为了保命必须去搞高额借贷,最后能不能还得上就很成问题。”这位律师说。
国有银行刹车
   一些迹象表明,在此次宏观调控中,国有商业银行受到的影响更大于股份制商业银行。
“部分国有商业银行的分支机构今年1~5月份的新增贷款同比下降50%以上,达到近年来的最低水平,而股份制商业银行不那么明显。”一位央行人士说,“目前还不清楚是否因为国有商业银行更严格地执行了宏观调控的政策,我们会进行调研。”
  这一趋势在更早的时候已经开始显现:5月11日,央行发布货币政策执行报告称,今年一季度,人民币新增贷款同比减少的主要是国有商业银行,其他各类金融机构贷款普遍增多。股份制银行增加1602亿元,同比多增273亿元,国有商业银行增加3999亿元,同比少增984亿元。
  5月18日,央行首次向以股份制银行为主的银行发行了500亿特种央行票据,以回笼部分股份制银行过多的流动资金。
  央行研究局一位人士认为,行政手段对国有商业银行非常管用,而股份制银行所受的影响要小一些,“这是加强对股份制商业银行调控的强烈信号”。
  接下来的5月下旬,股份制商业银行风险管理座谈会在南昌举行。会上,银监会副主席唐双宁特别强调,股份制银行同国有商业银行相比,由于缺少过去宏观调控的经历,对国家产业政策、信贷政策的研究薄弱,目前仍存在贷款盲目增长、盲目占领市场份额的倾向,容易发生新的风险。
  在调控面前,国有银行确实要比股份制银行“先知先觉”。
  “四大行对宏观调控政策执行比较严格,有的甚至超过了监管标准。”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一位人士说,“比如,今年2月国务院发出钢铁、电解铝、水泥三大行业过度投资预警,而工行早在去年四季度就已经制订了限制贷款的行业目录和企业目录,企业目录甚至详细到了近期要支持或不支持哪些企业。”
结构性问题是关键
  调控重手之下,过热行业的过热现象终于得到了初步遏制。“比较敏感的热点行业,比如钢铁、开发区等的贷款审批权已经上收到总行。其他行业的中长期贷款审批权集中在省级分行,下面的分支机构,基本上只继续发放那些已经签订了贷款协议或授信合同的贷款。”江苏银监局有关人士说。
  但刹车并非没有代价。
  “贷款在大起大落,也就存在经济大起大落的风险。”人民银行南京分行一位人士认为,“(信贷)控制的声音应该和支持的声音一样大,主要应当解决的是结构性问题。”6月1日至4日,央行行长周小川在人民银行济南、成都、南京分行调研时也承认,在区别对待地区结构和行业机构方面,央行发挥的作用有限。
  这种结构性的弊病,在此轮调控中益发凸显。
  在经济总量远低于江苏、浙江的江西省,近几个月的贷款增幅亦大大放缓。过去,钢铁、水泥、房地产等是江西贷款增长的主要方面,现在,银行除了继续发放原有协议的老企业的流动资金贷款外,几乎不再对新的项目发放中长期贷款。
  “多年来,每隔一段时间的清理整顿已经成了潜规则,为避免政策风险,很多人不敢放手干。”江西银监局一位人士说,“要注意调控力度的大小,不要矫枉过正,特别是有的地方和部门,不要过分强化和放大国家的调控力度。要分地区、行业(区别对待),毕竟欠发达地区本来已经落跑了,如果再踩刹车,就没法发展了。”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一位专家说:“此次加强宏观调控决策本身是非常正确的,但我们一些政府部门所采取的措施,不是利率、税率等可以预期、可以计算、可以选择、灵活可变的市场化调节手段,而大多是一些不可预期、不可计算、不可选择和不可变化的行政干预手段。”他认为,行政干预必然要求投资者齐步走、同步化,极易导致投资和整个经济的大起大落。
  赵晓也表达了他的担忧:中国经济可能没有完成全部的起飞动作,即掉头向下。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