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富  第 251 2004-6-14

 

 

祭起“孔夫子” 凯捷谋求“中国话语权”


本报记者 康 健

上海报道

外包成为主要业务来源
《21世纪》:你此次来中国的目的是什么?
皮埃尔·赫斯勒:来促进和宣导CBE,来看CBE能不能跟中国文化有机融合,互相促进;其次,找到好的方式,把CBE跟中国客户互相应用起来。
《21世纪》:CBE算不算你们下一阶段主要市场竞争策略,或者说业务重点吗?
皮埃尔·赫斯勒:是的,我们不仅仅注重在我们所咨询的工作的内容,如何执行也会成为我们竞争的重点。
《21世纪》:每个咨询公司有自己的特色和业务重点,比如某些公司宣称自己只做跟IT相关的业务。你们全球主要咨询业务领域有哪些?哪些是重点?
皮埃尔·赫斯勒:我们作为一个咨询公司,我们结合管理咨询和科技咨询,我们把两种不同的人才汇集起来,这是我们和其他咨询公司最大的不同。行业来说:政府——英国政府是我们最大的客户;医疗产业、电信、媒体、零售和分销、制造、财务、金融领域、生命科学——在生命科学方面我们有全球客户,这些是我们的重点行业。
《21世纪》:未来几年内凯捷的收入目标怎样?
皮埃尔·赫斯勒:最重要的是正确的组合,很难说一个具体的数据,因为这是全球的业务,我们会增加外包的客户,我们会进入行业利润毛利比较好的行业,协助找到最适当的位置,不停地外包,最适当的位置符合市场经济的运作。
除了外包,我们会选择未来非常有生命力的产业,如生命产业和金融,还有政府行业。去年英国税务总局签订的为期十年的BPO(业务流程外包)单子就价值43亿欧元,有这样的单子和没有差别会非常大。两周以前我们还赢了一个40多亿美元、为期8年的德州电器的单子。
《21世纪》:在咨询市场,IBM和HP这种传统的IT企业利用自己的优势迅速发展,这样对凯捷这种传统的咨询公司会不会造成非常大的挑战?
皮埃尔·赫斯勒:IBM和HP的产品非常完整,硬件、软件和服务都有,而我们凯捷完全集中在服务。我们非常独立,不像这些公司,有时为了卖硬件而卖服务,或者卖服务将软件捆绑。我们完全从客户利益考虑,选择对客户最有利的方案,跟别人配合实现。
《21世纪》:当初为什么要收购安永?收购之后给凯捷带来了什么?
皮埃尔·赫斯勒:最主要是因为市场的原因。尤其是在美国、中国和德国等地方安永的表现不错,收购安永以后使凯捷全球市场的布局更完整、更有竞争力;其次,安永在规模上做得很好,比如流程方面、大型企业的套装软件方面,达到一定优势。在这些方面达到一定优势,就有竞争优势,在这方面我们可以做一定的补充和增强。
非常正面的影响是让我们在北美市场的定位和覆盖率达到领先的位置。最困难的是并购遇上2000年全球经济不景气的情况,特别是IT行业的泡沫,造成整合的困难。
《21世纪》:凯捷是欧洲公司,安永是美国公司,文化的整合有没有遇上困难?
皮埃尔·赫斯勒:主要的问题不在于北美或者欧洲,而是如何让合伙人制进入上市公司的体制中。
《21世纪》:凯捷目前的业务收入,包括咨询和技术在内的项目占2/3,外包占1/3,将来凯捷维持这样的比例还是改变这样的比例,或者说哪方面会加强?
皮埃尔·赫斯勒:是的,这个比例会调整。首先我们强调咨询,因为咨询在价值链的上游,它会处于战略位置,影响下游。为什么会调整?因为IT这些年面临着价格和成本的压力,IT已经不容易成为集团最重要的驱动力,外包相反,因为有价格的压力,外包会找上门来,成为我们主要的业务来源。所以我们要达到200%的增长,会加强外包业务。
《21世纪》:政府和生命科学等行业,在你们的业务中非常重要,你们会如何来加强他们?
皮埃尔·赫斯勒:比如在政府方面,政府方面我们没有一个全球统一的战略,因为每一个政府都靠国家来区分,我们会根据中国的特色来开展我们的业务,对于政府的开发,我们针对每个国家国情和每个政府的组织开发给政府的案子和单子。至于其他的如生命科学,我们找全球大客户,针对他们做全球服务。
中国增长术
《21世纪》:这几年咨询公司的收购很多,相对来说凯捷喜欢在横向上和其他咨询公司合作,还是喜欢进行收购?收购是凯捷在中国的主要增长策略吗?
皮埃尔·赫斯勒:在中国进行增长,主要有五个方法,首先利用全球客户在中国站稳脚跟;第二,自然性地成长;第三,并购;第四,形成联盟关系,而且是全球性的联盟关系;第五,寻找或者创造外包的机会或条件。五个交替利用,达成最大的效果。
《21世纪》:提到凯捷比较擅长的行业,在中国是继续发展这些行业还是另外找,或者它们的重要程度会有所调整?
皮埃尔·赫斯勒:答案是肯定的。我们全球客户或者产业,很多也是中国需要发展的行业。对于那些有中国特色却不在全球范围内的行业,我们也愿意开发投资。
比如在北欧,国家纸浆业非常大,我们会让全球专家通过知识管理在那里服务、生根。
中国的船舶制造在欧洲没有,在全球也不是很重要,但是我会让其他国家专家一起来交流。
《21世纪》:感觉凯捷和传统的四大咨询公司相比声音一直比较小,为什么?
皮埃尔·赫斯勒:哪些是四大?毕博、德勤、埃森哲?对于我们来说的四大是IBM、埃森哲和EDS。传统上我们是低调,尤其在中国我们规模比较小,我们正在调整和改变,我们意识到,广告、公关各方面的传媒活动非常重要,我们将以CBE为契机,通过新的名字来改变我们的形象。
《21世纪》:据我的观察,凯捷在中国要有很大的动作发展中国市场,为什么选择这个时机?
皮埃尔·赫斯勒:是为了我们发展的需要,之前我们关注在与安永的整合,之后我们把策略调整为咨询服务、IT服务和外包,现在我们非常关注在全球市场的地理布局。在这一点上,中国非常需要强力经营。第二,我们全球客户来到中国,我们需要更好地服务于这些客户,那些还没有来到中国的,也将要来。所以我们必须经营好中国。中国一直在发展,机会很多。
《21世纪》:凯捷对中国市场有什么样的期望,这里面有三个层次,中国业务占到你们全球业务中的比重,苏启明先生说在2007年达到美国的水平;营业收入在中国的具体目标;与其他咨询公司相比,你们准备达到什么样的名次?
皮埃尔·赫斯勒:我很支持苏的远大理想。不一定能达到,但是应该有这样的雄心壮志。那么在全球集团的角度来看,中国应该是未来最有增长潜力的地区,至于说会加倍增长到什么程度很难说。原因有二:自然增长,靠招聘、培训,内部的提升,最多增长达到5倍。如果是靠并购的话,20倍都有可能。但并购有时成功有时不成功。在中国要达到制胜的规模,个人的观点,中国这么大的市场,3000名顾问都没有达到制胜规模。我们在法国有18000人,英国9000人,荷兰8000人,荷兰才1500万人口。重点不是只有目标,在于我们如何达到,各方面都要搭配。
《21世纪》:你会不会把更多的BPO业务引入中国,现在不光印度会是中国的竞争者,东欧国家也在发展外包服务,你们怎样来看待这个市场?
皮埃尔·赫斯勒:确实印度是竞争者。因为语言的优势,我们在中国的外包主要有两个方面,由于中国的价格成本优势,我们会把其他地区的业务外包过来,但更重要的,我们关注的是中国市场本身的外包需求,比如政府有一部分工作会慢慢外包出来,小政府是趋势。或者大企业会关注它的核心竞争领域,将一些非核心业务外包,这个才是我们认为要特别去争取的,因为中国在语言方面也不容易对外输出这样的外包服务。至于东欧,他们主要适合一些欧洲国家,如服务于意大利等。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