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 融  第 251 2004-6-14

 

 

“琼胶总裁失踪事件”再调查


见习记者 谭 野 
本报记者 谢 飞 

海口报道 

5月14日,海口,子夜。 
“钟总跑了?开玩笑!”尹家纷说:“在公安的眼皮底下跑了,这可能吗?” 
尹家纷不相信黄波浩的消息,黄波浩也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晚上十点多钟,黄波浩去钟武剑家谈事情,多次敲门,都无人应声,负责监视钟的公安赶紧把门撬开,发现钟已经不见了。但就在两个小时之前,两个员工还向他汇报过工作。 
黄波浩是海南省橡胶中心批发市场(以下简称琼胶市场)的办公室主任,尹家纷是琼胶市场的总裁助理,而钟武剑是该市场的总裁。
“钟总住在14楼顶层,13楼就有公安把守着,他要跑只能从阳台翻下去,弄不好会出人命的。”黄波浩困惑地说。 
琼胶市场总裁钟武剑5月14日在被海口市公安局监视居住期间突然失踪,迄今为止,琼胶市场以及交易商都未能找到他。
是什么原因逼迫钟武剑冒着“出人命”的危险逃离的呢? 
5亿元巨资不翼而飞 
钟武剑的神秘失踪使众多琼胶市场的交易商陷入恐慌。 
“如果不是出了什么大问题,钟武剑为啥要跑?”海南的一位交易商说。 
5月下旬,琼胶市场30多家中小交易商决定联合聘请北京建元律师事务所律师郝进忠,调查钟武剑失踪事件的幕后真相,并向琼胶市场交涉讨要自己已经支付的交易保证金。
但是,调查的结果让他们异常震惊:琼胶市场的银行帐户上竟然没有资金了。 
“这个数目是惊人的。仅200多家交易商的保证金就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郝进忠告诉记者:“我们是根据去年10月15日市场当天的交易量计算出了当天琼胶市场银行帐户上应有的资金量。根据当天其网站公布的数字琼胶市场当天总交易量接近4万手,每手为5吨,所以总量已接近20万吨,每吨的保证金是4000元,同时琼胶市场采取的是双边交易保证金制(即买卖双方都需支付保证金),所以再乘以2,仅保证金这一块就应该有16亿元左右。另一方面,琼胶市场实行每日无负债结算制度,并宣布从当天开始不再转出资金,除去因兰生股份起诉原因而被法院冻结的6.2亿元,琼胶市场的帐户上应该还有约10亿元。虽然后来琼胶市场按50%的比例,给部分交易商退还了资金,但还是有5亿元左右的窟窿。”
5亿元资金到底去了哪里?与钟武剑失踪是否有关系? 
一位琼胶市场的人士推测说:“钟的失踪与巨额资金的不翼而飞肯定有关系,或者钟携款潜逃,或者另有内幕。” 
黄波浩表示不清楚资金的去向,“资金去向只能问钟武剑,因为他是总裁,公司的事情他最了解。”并透露:“我们和兰生打官司的诉讼费和律师费都是向几个董事借的,我上个月只领了200多元的工资。”
这成了一桩无头案。
案中案 
与此同时,兰生案在随后开庭。 
6月3日上午9时,业界瞩目的兰生股份(600826)诉海南橡胶中心批发市场案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大法庭开庭。 
法庭上,兰生股份和琼胶市场分别陈述了自己的观点,兰生股份依旧坚持认为琼胶市场是违法经营期货业务,自己和众多交易商纯粹是上当受骗,而琼胶市场则坚持认为自己的业务都是经过国家相关部门审批后的合法经营,兰生股份是恶意诉讼,同时对兰生股份的诉讼主题资格提出质疑,认为其下属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兰生股份有限公司浦东公司才是合法的诉讼主体。 
三个小时的法庭陈述和法庭辩论没有多少新的观点和证据提出,上午12点,法官宣布暂时休庭,择日再审。 
去年9月23日,兰生股份一纸公告,称其深陷海南胶市,巨额资金遭遇损失,随后向法院提出民事诉讼,要求琼股市场赔偿损失。
当时琼胶市场连续4个交易日跌停,机构投资者损失惨重。兰生在琼胶市场是作为多头,进行跨市场套利,但兰生遭遇神秘空头的打击,同时批发市场突然通知“暂停订立新的电子交易合同”,新措施直击兰生股份多头的要害,使其没有了转败为胜的可能。由于不能开新仓,只能平仓,导致兰生最后损失6亿元巨资。 
而钟武剑正是当时市场的总裁,他是洞悉整个事件的核心人物。知情人透露,在该事件发生之后,市场电脑交易资料的负责人随即辞职。 
6个月之后,也就是兰生案开庭前半个月,钟武剑也消失了。
琼胶市场下一步?
钟失踪后,琼胶市场董事会召开了紧急会议,决定由尹家纷、黄波浩及罗辉成立三人领导小组,共同接手钟留下的“烂摊子”:一方面应对上海兰生股份的诉讼,一方面应对200多家交易商讨要交易资金的压力。 
郝进忠律师表示,接受30多家身受其害的交易商的委托,已经向海口市公安局举报了琼胶市场。
在举报信中,众多交易商愤怒地指出:“橡胶市场在没有卖方的情况下虚构事实撮合众多的交易商签订买进合同,大肆骗取全国200多家橡胶生产和流通企业的10多亿元资金,然后转移藏匿,不但造成了国内橡胶行业的混乱,而且严重影响众多企业的正常生产经营,属于性质极其恶劣的扰乱市场秩序的犯罪行为。” 
对于交易商们的愤怒,琼胶市场的一位高层表示理解,并表示公安机关已经派人来查帐:“帐会慢慢查清楚的。” 
但是交易商门对琼胶市场的答复并不满意。一位交易商说:“琼胶市场实行的是电子交易,所有的资金必须通过银行才能进出,所以资金的去向应该很容易查出来,他们就是在拖延。” 
在交易商的反问下,黄波浩无奈地承认:“在之前退还交易商交易资金的时候,除了违规给部分交易商退了全部交易资金(超过50%),另外一些资金没有通过该市场的原有帐户,而从其它帐户转移了出去。”
而交易商又陷入投诉无门的困境。海南省证券管理办公室的人士再次表示:“批发市场不是期货市场,不属于我们的监管范围。”
大宗商品批发市场再次陷入信任危机之中。
作为改革开放的产物,国家对批发市场的政策一直较为宽松,目前我国已经建立了包括橡胶、食糖、淀粉、粮食、有色金属等在内的多个大宗商品批发交易市场。
“但大宗商品市场大量借鉴期货市场的交易机制,如对冲制度、保证金制度,但同时这些机制引入时又不够完整,漏洞很多,其中的风险已经被放大了。”一位期货公司负责人说。 
大宗商品批发市场已经到了生死边缘。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