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51 2004-6-14

 

 

不良资产商业剥离第一单:
信达“买”交行


本报记者 李振华

     北京报道

信达洽购交行469亿不良资产
  中国金融领域第一个按照商业原则进行的不良资产剥离计划,极有可能在近期完成。
  6月10日,信达资产管理公司两名高管飞抵上海,他们是信达副总裁田国利和债券部副总经理吴松云。在接下来的两天时间内,他们将拜访交通银行的新任高层和风险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林加群。
  这已不是他们第一次踏进位于陆家嘴金融贸易区交通银行的大门,此前田、吴二人已与交通银行进行了数度谈判和磋商,主题只有一个——继确定接收中国建设银行569亿损失类贷款后,信达还希望“吞”下交通银行一项数额庞大的不良资产。
  记者数度联系身在上海的信达两位高管,但皆未果。据信达债券部一位知情人透露,“这笔不良资产的账面价值大约为469亿。”
  该人士同时表示,最终信达接收的资产数额可能还有变化,因为这取决于交行最后提供给信达的不良资产界定情况。他还否认了此前关于信达要接收交行200亿可疑类不良资产的传言,并强调说,“这笔不良资产也不全是可疑类,包括损失类资产。” 
  交通银行2003年年报显示,截至2003年年底,该行不良资产共计695亿人民币,其中可疑类为396亿,损失类135亿。如果交通银行出售469亿不良资产,意味着交通银行不良资产将下降到230亿,不良贷款率可能相应下降到4.3%左右,这将使交通银行在上市进程中再次迈出关键一步。
  不过这项庞大的计划目前还没有尘埃落定。“谈判仍在继续,协议还没有签署。”信达的这位知情人表示,交通银行的高层更换使这一计划暂时搁置了几天,不过这并不会阻碍谈判进程,目前双方正就价格问题进行深度磋商。信达两位高管此次上海之行的使命,就是争取与交行在最终接收的价格取得一致,并讨论资产如何移交的问题。
  在他看来,信达接收这笔不良资产是迟早的事情,因为此前信达接收建行的569亿损失类贷款的价格,也在接收过程中再度进行了细微调整。
  乐观同样属于交通银行。
  交行方面负责此次资产转让的是风险资产管理部总经理林加群。林以正在谈判为由婉拒了记者的采访,不过他表示出售计划“很快就会定下来”。
在接收这笔不良资产之前,信达尚需进行尽职调查。“交通银行不良资产具体目录还没有交给信达。”前述信达知情人说,“交行此前并没有明确被人民银行要求参与资产的五级分类,不良资产情况还很复杂。”
  虽然如此,信达并没有聘请国外会计师事务所辅助这项工作。“对交行的不良资产从形成来源到最后的市场价值,信达心中有数,很快就可完成尽职调查。”该人士说。
这种说法在交行也得到了回应。应信达要求,交通银行对即将出售的不良资产进行了再次摸底。交行总行办公室刘先生称:“各分行、各支行目前正紧张地对可疑类资产和损失类资产进行重新界定。”
市场化:信达先行一步
  早在去年年底,信达即与交行就收购不良资产事宜开始了接触。
  事情的原动力在于信达资产管理公司自身的业务需求——2003年底,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处置不良资产棋到中盘,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已是不时之需,信达同样不例外。
  “投行业务成了共同选择,但资产管理公司显然不能只做投行一项业务,寻找新的不良资产源泉将成为重要的工作。”信达知情人士说。
  除了一衣带水的建设银行,工商银行、中国银行、农业银行和交通银行也逐渐进入了信达的视野。
  但必然往往寓于偶然之中,与交通银行的最初接触,便是一次意外之喜。“我们的一名高管与交通银行的某高层一次见面时谈到不良资产问题,便商议是否可以将交行的不良资产委托给信达进行处置。”该人士说。
  这一次“偶然”接触,使信达和交行都获得了意外的收获。
  2003年底到2004年初,交通银行正加速其上市计划。过去一年,交行经过努力处置了大约100亿的不良资产,然而存量不良资产还有近700亿。面对如此庞大的数字,交行显然无法在短期内将其处置完毕达到上市条件。快速处理不良资产的强烈需求,使其与信达一拍即合。
  “不过当时财政部尚没有对四大资产管理公司下达承包协议,资产管理公司的职能仅限于对存量的资产进行处置,没有再投资权。”信达人士说。
  这限制了信达收购新的不良资产的计划,然而这种状况在今年的3月发生了逆转。“财政部下达了新的考核标准,规定资产管理公司在未来三年之内处理完存量的不良资产,并运用市场化的方式自谋出路。”
  这意味着,财政部放开了资产管理公司的再投资权,资产管理公司对外收购新的不良资产的障碍就此扫清。
  很显然,在这条道路上,信达比其余三家早走了一步——于信达而言,此次洽购交行不良资产是一场没有对手的谈判,华融、东方和长城三家资产管理公司均未参与这笔数额巨大的不良资产购买计划。
  3月份之后,信达重新启动了与交通银行的谈判计划。同时进行的,还有工商银行吉林分行的不良资产收购,然而这却受制于种种障碍,无疾而终。
  突破的希望全部寄在了与交行的交易上。
放弃入股交行
  但谈判并非一帆风顺。
  最初,信达与交行的设想颇为简单,那就是确定信达接收多少数额的不良资产以及不良资产的种类,最终协商一个接收的底价。
  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创新的方式被摆上台面。
  “我们曾经与交行谈过一个方案,信达以50%的账面价值接收交行400多亿不良资产。”信达这位人士说。
  这个方案大体为:信达以50%的账面价格接收交通银行469亿不良资产,交通银行持有对信达大约230亿的债权,信达则将处置这笔不良资产最后的损失部分,转换成对交通银行的股权投资。
  “不过这个方案并没有最终形成协议的条款。”这位人士说。他没有详细解释这个方案最终没有被采纳的具体原因。
  目前无法知晓,究竟是交行还是信达最后否决了这一提议。
  进入今年5月,汇丰银行入股交行的谈判进行得如火如荼,信达收购交行不良资产的计划也因此平添了几分变数。
  5月底,汇丰银行与交行达成战略投资者协议,汇丰银行将出价100亿人民币左右,购买交行20%的股份。考虑到2003年底交通银行净资产额约为400亿左右,实际上每股出价大约为1元多。信达资产管理公司将参照这一价格最终入股。
  但这一方案无法回避一个问题:信达支付的230亿到底有多少算作是对交通银行的入股,又有多少算是信达收购交行这笔不良资产的费用?显然,交行必须为信达确定一个不良资产的收购底价,对信达来说这也同样重要——它关系到可以拿到交行多少股权的问题。
  有一种说法是,信达将按照不良资产账面价值的30%计作收购底价部分,另外的20%计作对交行的股权投资。不过这没有得到交行方面的确认。
  如果这一说法成立,信达将支付大约90亿元,收购交行百分之十几的股权。
  然而,这个方案涉及面众多,股权安排相当复杂,信达最后放弃了这种考虑。“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这位人士说,目前信达已经不再考虑入股问题,专心与交行进行最终价格谈判,“谈判仍然在进行当中,很难说最终的价钱是多少”。不过信达的另一位人士说,按照市场化原则,最终购买价钱不会超过交行账面价值的35%。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