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51 2004-6-14

 

 

中国现在应该改革汇率制度吗?
专访诺贝尔奖得主罗伯特·A·蒙代尔


本报记者 陈宜飚 

北京报道

罗伯特·A·蒙代尔(Robert Mundell)教授是最优货币区域理论的首创者,他因倡议并直接设计了欧元而获被誉为“欧元之父”。1999年,瑞典皇家科学院将当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授予了蒙代尔,以表彰他对“不同汇率体制下的货币和财政政策以及最优货币区域的分析”所做的伟大贡献——这些正是蒙代尔经济思想的精华。 
今年5月21日,蒙代尔教授再次受邀访华,并再次在第七届“中国经济高峰会”上就中国宏观经济和人民币汇率政策等问题作了精彩演讲。会后,蒙代尔接受了本报的专访。
物价上涨缘于货币问题
《21世纪》:中国经济已经经历了从紧缩向物价上涨的转变,这也引发中国经济增长过热的担忧,中国经济真的热过头了吗?
蒙代尔:前一时期物价水平上涨的原因与美元的汇率下跌有关。中国的通货膨胀或是紧缩会反映在与美元的汇率上。如果美元兑欧元产生波动,美元上涨强劲,中国就会面临通货紧缩的威胁。在亚洲金融危机时期,1个美元只能兑78日元,而在三年以后,1个美元升到148日元。美元大幅上涨,这就意味着中国的人民币兑日元有同幅的上涨,人民币的币值上扬在经济上也造成了一定的反映,中国前几年的通货紧缩问题就是这一问题的反映。
但在去年,这个问题又走到另一面去了,去年以来美元兑日元、欧元等外币汇率一路下跌,一直到现在,美元的币值疲软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物价有一定的上涨,但我认为它部分是缘于人民币对去年以来美元贬值的低估,所以不要把这个问题和经济过热混为一谈,这是货币汇率的问题。当然,中国最终也必须使人民币自由流动,要不然就应解除跟进美元汇率的制度。
就物价上涨这个问题来看,我认为,其中还有一个原因是全球经济也开始了复苏,中国经济增长和这种复苏也有关系。事实上,中国当前供应充足,劳动力还没有实现完全就业,在这种条件下,和过去的经济增长水平相比,它的经济增长速度是不够高的。刚才的演讲中我也提到,经济过热不是问题,现在中国不需要对人民币重新估价,浮动汇率对中国来说是不利的。
《21世纪》:您在演讲中提到中国现时还不用实行浮动汇率制度,那么究竟为什么日本和美国一直对中国施压希望中国改变汇制呢?
蒙代尔:我也不知道日本为什么要这么做。其实日本经济自身正是在美国压力下遭受了重创,他们在1980年代经济受到了重大打击(在20世纪80年代初,日本曾被以美国为首的一些主要发达国家联合起来“逼着”签了一个“广场协议”,要求日元升值。此后日元兑美元从340元一直升值到120多、130多,升值了一倍,这也是造成日本经济低迷的重要原因之一),它们自己也是受害者,我不知道它们为什么现在要敦促中国(改变汇率)。我不希望看到中国重蹈日本的覆辙。
至于说为什么这些国家一直想让中国改变汇制,我想也许不是所有的国家都对中国经济的高速发展感到高兴,或许有些国家正抱着忌妒的心态来看中国的高速增长。中国将注定领导全球的制造业市场,所以有些国家正为此感到担心,它们担心中国会像当年的日本制造业冲击美国市场一样冲击本国,它们同时也担心会产生一个竞争对手。
《21世纪》:那么中国现在应该改革它的汇率制度吗?随着欧元的壮大,中国是不是应该在汇制中更多考虑欧元因素?
蒙代尔:中国不应该改变它的政策,中国现在所实行的政策很正确,但有一些重要的事件发生时,中国的政策也不应一成不变。如果中国现在是绑定美元的,在美元不稳定的情况下,就应该对美元浮动。
美元现在仍是全球最重要的货币,它的稳定性还是有保障的,只是美国可能会要求人民币的汇率进行贬值或者升值,但总体上,美元目前比欧元要好。我认为中国应该保持现有的政策,而且这个政策执行得也非常成功。
如果说中国要改变汇率,它不要忽略以下几个事实:1.中国在过去10年来,一直实行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2.中国的这种汇率制度成功地使中国渡过了东南亚金融危机;3.自1997年东南亚金融危机以来,中国的固定锚(fix anchor)所带来的货币政策的稳定程度比西方七国采用IFB(Inflation-forecast Based,以通货膨胀预期为基础的)法则下的稳定性效果更佳;4.中国应该警惕不要像日本那样产生经济泡沫。
亚洲货币一体化仍遥远
《21世纪》:您觉得亚洲货币的一体化趋势会给中国带来什么样的好处?如果说建立“亚元”需要亚洲国家钉住美元,那么中国应该注意什么问题?
蒙代尔:的确,这是中国应该考虑的问题!到目前为止,亚洲货币一体化给中国带来的好处还不明显。如果说中国能从中获得什么收益的话,也许是体现在这种货币一体化有助于人民币从某种程度上摆脱美元的影响。因为在亚洲货币一体化的情况下,中国可以不再需要以现在这样的方式钉住美元。
如果美国提出中国不能再像现在这样钉住美元的话,从要钉住的货币来看,中国可以有两种选择:首先,它可以以欧元区作为选择,这将使欧元成为全球最大的一个货币区域;其次,当然也可以把钉住日元作为一种选择,但从其自身看日元不是个比较好的选择。
所以,我认为只有当日本开始采取钉住美元的固定汇率制度时,中国才可以开始谈论亚洲货币一体化问题,而现在显然不是时候——现在日元是对美元自由浮动的,如果中国要在日元或是美元中选择作为钉住的对象,则美元当然是一种更佳的选择——这也是我所担心的(因为现在美国不希望中国钉住美元)。
《21世纪》:您认为亚洲国家有可能向欧洲国家那样建立一种共同货币吗?如果有可能,亚洲国家应该怎么做?
蒙代尔:有可能吧,但我认为在亚洲,不会是一种单一的货币,因为目前在亚洲国家之间还没有形成足够的政治一体化。亚洲还不可能实现像欧元那样的单一货币,但是亚洲国家可以先建立一种共同货币。
当然,这需要很长的时间,而且需要亚洲各国进行长期的谈判,包括为共同货币开始着手建立钉住机制。而我认为当前唯一能建立“亚元”的办法是通过建立和美元之间的钉住关系来实现,这种钉住关系也应该包括日元在内(日本目前采用的是浮动汇率制度)。亚洲各国可以先通过钉住美元建立一种固定汇率制,再逐步过渡到实现最终独立于美元。
但在刚开始时,日元和人民币还不可能实现对美元的共同浮动,因为日本希望主导形势,另外,日本的货币政策对中国来说显得太严厉。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