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专题·资本江苏  第 250 2004-6-10

 

 

宿迁:招商局长的一天


本报记者 姚 峰 

宿迁报道

如果你打114,查“宿迁市招商引资办公室”的电话,然后拨通这个号码,老凌就会在电话那头端起话筒:
“喂,你好,招商办公室……”
但这个电话显然打错了。老凌的名片上显示,他是宿迁市“交通局招商引资办公室”的主任。
“预则立,不预则废。”老凌笑着说:“我们这个办公室可是最早在电信局备案的,所以凡是打电话来查市招商处的,最后都要转到我这里来,我就可以中途拦截,如果谈成功了,就算我们交通局的业绩了。”
老凌的全名叫凌国兴。在宿迁,像交通局这样的招商引资办公室,十几个市直机关里每个都有一个,凌国兴这样的招商主任,在宿迁绝不下几十个。
招商引资考核办
实际上在整个宿迁市,并没有一个专门负责招商引资的单位,而对全市这些招商引资工作进行管理的主管机关,就是一个设在市委组织部下的“招商引资考核办”。
组织部考核招商引资,凌国兴说,如果招商引资完不成任务,那就惨了,不仅要扣工资,严重的单位领导还要离职,用凌国兴的话就是“夹着个小包去招商”。去年宿迁下面的泗阳县就对24个未按进度完成招商的县直机关“一把手”,实施了强制离岗专业招商。
在宿迁有一句顺口溜来描绘招商的重要性:“干部不易做,双肩担任务,年底未完成,会上挨批评,批评不算完,还得贴现钱。”
对于招商,凌国兴很骄傲,因为交通局年年都可以完成任务。而他自己也被评为2003年的宿迁招商引资“先进个人”,市里面给了两千块钱奖金。
凌国兴的办公室里挂着两张布告,一张是宿迁市交通局的招商任务分配表,另外一张是相关科室的招商项目负责人。运输管理处、行政执法处、货运管理科等各单位都有明确任务和责任人。宿迁市交通局今年的招商任务是1000万,但分配到下面的任务总数超过了4000万,“上面压交通局,我们只能压下面的各个科室,不然招商任务怎么完成。”
交通局下面一个科室的工作人员,见面第一句就是,你有招商项目介绍一下,我们奖金对半分,你多要点也行,我现在每个月都要扣上百块钱的工资,扣了一年多了。像他这样完不成招商任务的工作人员有很多,但幸好交通局每年的总体任务都能完成,因此除了扣点工资,倒也没有真的离职招商的。
老凌说,招商引资全国都在搞,自然也会遇到一些骗子客商。有一次一个退休的经委主任介绍,说是在长沙的一个德国财团的代表处,对宿迁到沭阳的一条公路项目很感兴趣,结果老凌和公路处一个科长马上飞过去。
“我一见到这个客商就感觉他是个骗子。”老凌认为,首先这个客商住在一个民航的招待所,“档次不高”,而且在谈的过程中,多次要求交通局给他报销来回宿迁的机票和住宿费,而且一谈到关键性的环节就闪烁其词,所以老凌他们第二天就走了。
宿迁规划
同其他人闻“招商引资”就色变不一样,凌国兴认为他对招商工作有一些研究,他还在当地的《宿迁日报》上发表了很多有关总结招商经验的文章。
“我15岁就工作了,工龄37年,下过乡,搞过商业,连计划生育也抓过。”凌国兴说招商引资是门艺术,讲究社会经历和综合素质,没有阅历,就很难和客商有共同语言。
正在这时,电话响了,原来是约好今天到开发区看工厂选址的客商来了。
客商来自青岛润邦化工有限公司,这是一家专门做建材的公司,产品是一种铺设道路用的防水材料。凌国兴说,以前修路时用过他们公司的材料,后来我对他们老板说,如果你到我们宿迁开发区来投资,那以后交通局修路就优先考虑用他们的东西,他们老板非常高兴这样来和我们合作。
客商看来和凌国兴很熟,寒暄几句,就直接往开发区管委会而来。
还没进开发区规划局的门,一阵争吵声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这个项目为什么不能进开发区?”
“不是不能进,你这个项目是高耗能的,用电太厉害了!”
“我们招个商容易吗?好不容易把别人说动可以来投资了,你们又不要?”
“你的项目要进来了,用电那么厉害,我开发区其他单位就关门好了。”
争吵的两位,一位是开发区规划局的孙局长,一位是市统计局的一位招商主任,争吵的原因是这位招商主任好不容易招来的一个项目,因为耗能大,规划局不给批准。
孙局长认为不能批的原因是,开发区的电价已经比别的地方要优惠一毛了,这个项目不仅高耗能,而且要专门的35万千伏的输变线路,每公里线路的建设成本都要三四百万。而招商主任认为自己好不容易找到一个项目,又不能批准,自然很窝火。
凌国兴上去打了圆场,孙局长退了一步,对招商主任说,你去找领导,领导同意我就同意。招商主任也就作罢。
开发区规划局的墙壁上挂着一幅开发区地图,占了几乎整整一面墙。孙局长拿了个铅笔一指,然后划了个小圈说:“老凌,你们项目就用这块地,怎么样?”
地图很大,线很多、字很小,客商踮起脚看了一会,问现在这块地“四通一平”了没有?孙局长说,现在还没有,还是地(庄稼),你们要进来,这些马上可以好。客商不说话,看着凌国兴,凌国兴问孙局长,要不我们到实地看看?孙局长点头。
开发区很大,但似乎工厂并不是很多,除了开发区的一条主干道两侧有些许在建的车间以外,其他的目光所及之处大部分还都是绿油油的庄稼。
五分钟不到,到了目的地。孙局长下了车,用手划了个形状,对客商说,就是这块地。
这块地上还种着麦子,地的四周是农民的房屋,十几步外有一头水牛。
凌主任说,收完这季稻,就不种了,这条路马上也要拓宽,旁边的农民房都会拆掉。到时你们的货物运输就会更方便。客商来回看了看,显得还比较满意。
看完了地,老凌送走了孙局长,对客商说,别的单位的项目,孙局长怎么会亲自陪着看?我们和开发区的各个部门熟了,交通局的项目在用地上就比别人要占优势。
又说起了刚才和孙局长吵架的招商主任,凌国兴说,这个招商主任还是没有吃透政策,现在缺电这么厉害,怎么能引进来呢?你看我们招来的项目,都不是高污染、高耗能的,这样才符合开发区的规划。
招商引资是服务
但有一种说法和凌国兴讲的并不一致。宿迁外经局一位人士说,单位是否强势,和招商关系非常大。2003年宿迁市直单位的招商排名中,建设局和交通局分列一、二位,原因是在于建设局可以把很多的房地产项目投资算作招商业绩,交通局可以把公路项目的建设当作招商业绩。“而其他没有这种便利的机关,招商业绩自然也就很难看。”
凌国兴对这种说法笑笑,“不能说没有这回事,也不能全是这么回事。”
中午的时候,凌国兴要陪青岛的客商吃饭。宿迁市规定,机关人员中午一律不能喝酒,但特例是“为了招商引资喝酒可以除外”。凌国兴说他不会喝酒,果然,几杯啤酒下肚,他的脸色就红起来,当然,这时的凌国兴的话也多了起来。
老凌说他15岁参加工作,正规教育没受过多少,基本都是自学的,但他讲:“不是吹牛,交通局到我这个年龄,能用电脑,能写项目报告,还能说几句外语的没有几个。”
招商引资不容易,凌国兴说,你看我都已经53岁了,还要到处跑,老将当作小卒用。你看我这个月跑了多少地方,先是宁波、杭州、义乌、金华、绍兴这样一路跑来,回家没几天又要去上海。
吃完饭后,老凌说下午还要帮一个客商到发改委审批项目,“招商引资是服务,不把客商服务好,他们怎么回来投资?”
远远地,老凌的身影消失在宿迁的高速公路旁的巨幅标语下:“允许和扶持宿迁市在不违背国家政策法规的前提下,采取更灵活的政策和做法,探索加快发展的新路子。”显得有些疲惫。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