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管 理  第 250 2004-6-10

 

 

数据集中、一窗式服务、容灾系统之后——
接口企业系统:广州国税的数字新构想


本报记者 汪若菡 

广州报道

“你对税务部门使用容灾系统有点奇怪是吗?”广州市国家税务局(以下简称广州国税)计算机信息中心副主任石锦洪问,“因为这是全国税务部门的第一次尝试。”
他所提及的容灾,指的是广州国税2004年5月通过验收正式启用的异地容灾系统。简单地说,广州国税所有的关键数据都存储在市内的生产运行中心里,这些数据一旦产生,就可以通过网络在临近的从化市的灾难恢复中心里做好备份。一旦有故障或者灾难发生,市内的系统无法正常运行,或者数据丢失,容灾系统会在灾难恢复中心重新启动、继续运行,这样保证了国税的业务不受太大的影响。
这是广州国税近年来在电子政务领域的又一革新。此前,他们先后进行了数据集中和一窗式管理;此后,接口企业系统将是一个充满挑战的电子政务新步骤。
备灾
对于税务部门是否需要容灾系统这个问题,石锦洪说,按照他们的计算,在节假日的报税高峰期,国税一天要通过网络、电话和营业厅处理上万笔业务。系统停顿24小时,会造成几十万数据量的损失。
“现在如果系统故障,因为有实时备份,至少在发生故障3秒前的数据是保留完整的。”石说,“之后的那3秒钟,充其量同时发生近10笔业务,这些数据的损失我们还承受得起。”税务系统越来越依赖于计算机,无论硬件还是软件故障都会给用户带来不便,等待系统恢复浪费的时间也就罢了,交纳税款后数据丢失会是企业的噩梦。但是对于广州国税来说,建造容灾系统的直接动因却有可能是2003年席卷全国的SARS,因为一旦出现税务系统中有人感染,信息中心被封闭的状况,整体业务就相当于完全瘫痪了。
尽管上述事件没有发生,但是之前国税所设计的通过电话、网络报税和大厅中的“一窗式”服务等方便客户的手段,显然需要一个24小时运行正常的后台系统支撑。即便如此,广州国税的容灾系统也并非像银行容灾系统那样要求严格——系统之间并没有实现不间断的切换。这是业务的性质不同所致,银行的业务几乎是无法承受数据丢失的损失的,而对税务局来说,再紧急的事物,也还有缓冲的时间。
“在这之前,我们详细策划了流程,”石锦洪说,“从系统中断到使用灾难恢复中心的系统,从技术上来看,需要的时间很短。”但是关键在于前面对灾难的判别,因此整个流程和管理上的优化尤其重要。
一旦出现火灾、地震或者电力故障,根据灾难的种类和严重程度,因为事先有详细的描述和规定,领导必须根据实际情况和规则来决定国税部门究竟是否要启用灾备系统。举例来说,一个短暂的3分钟或者20分钟的停电,是否要启用灾备系统几乎无须考虑。因为从性价比方面考虑,税务局的数据中心有备用电源,未必需要切换到放在从化的备用系统上去。但是长达数个小时的停电就需要慎重考虑了。关于这些灾难的程度判别和启用的程序,事先他们做了详细的定义,因此所谓的人为判断,也并非是一时兴起。
“这里面主要考虑的是性价比的问题。”一位国税工作人员说,专线租赁费用、系统维护费用都在考虑之内。但是显然前提是为了不给用户造成麻烦,于是我们又回到一开头的问题上来,税务机关真的有必要花一笔钱让自己的系统如此可靠?“我们的数据柱状图有显示,”石锦洪说,“大年初一晚上2点钟都有人通过网络和电话报税。”
数据集中
顺藤摸瓜,这个容灾系统的兴建显然是基于广州国税的不断成长。广州国税收入规模位居广东省榜首,2001年他们税收收入过400亿,2002年突破了500亿,到了2003就到达了630多亿,几乎每年100亿的增长。
这样大量的增长带来票据和业务量的疯长。尽管他们2001年就已经开始使用自己的征管软件,但是每年采集高达几百万份的申报数据和税票数据,这些业务数据分散在不同管辖范围的国税局的应用系统中,数据共享度低且格式不统一。举例来说,越秀区国税局的数据只有统购上传报表的形式才能让市局看到。既不利于管理,也很难监管。对于用户来说,他们所直接体会到的就是手续繁琐,操作极为不透明。一个涉外企业要求申请所得税优惠,依照程序填表、申请后只能坐等税务局照章办事。如果一旦出现延迟,不但企业也根本无从查证,税务局本身也要花上几个回合的公文流转才能查清楚事实真相。
这就是2002年6月,广州国税在市内试行“数据集中”的初衷。和所有银行的数据集中的目的一样,这个集中想打破各个分局和市局之间业务割裂、信息孤岛的状态,并且让信息透明便于监管。
因此对于广州国税来说,2002年的数据集中也是征管制度大框架上的改革,至少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他们把原来的按财政体系划分的征管方式变成了按照属地征管,除了广州地区的一些大企业,比如南方航空等10个公司被归入一个直属征收分局外,其他的都按照地域来划分。这些地方的征收税款则遵循了“集中征收”原则,区一级的全部集中到了征收大厅。包括后来他们对于税收稽查所做的调整也如此,过去分布在各个区局中不利于监督和管理的稽查部门被集中到一起按照区域划分成东、南、西、中4个大区,便于监管,增加了透明度。
这样就形成了数据集中和统一的基础和前提,可想而知,集中征收使数据更加准确和直接,行政体系划分标准简单明了,冗余的机构被调整掉了,结构上看更加扁平化。这时候再把数据进行集中。统一了数据标准后,各分区的征收税款数据实时动态地呈现在市局的服务器上。
未来
这个数据的集中成为后来2003年6月广州国税“一窗式”服务的基础,凭借这个动作,他们甚至吸引了国家税务总局局长谢旭人的注意。
这个“一窗式”模式,实际上就是在数据集中和无纸办公基础上,把抄税、认证、申报、入库等环节的工作进行了整合。原来办税大厅中各自独立的抵扣联认证、防伪税控抄税和纳税申报两个窗口合并为一个申报纳税窗口,每个申报纳税窗口在认证期可以进行抵扣联认证,在申报期可以进行抄税和纳税申报,并可以运用他们2002年采用的税银库系统将缴纳税款直接划缴入国库。这个方法把认证、抄报、申报、缴库这一系列活动和相互独立的两个系统整合为一体。而且除去发票领购以外,纳税人的所有涉税事项都可以在办税服务厅的任何一个窗口办理。
“一窗式”管理并非征收大厅窗口的简单合并,而是数据整合和利用计算机系统做到的业务间的无缝连接。有了这个基础,可以想象,广州国税的服务品种只会更多——2003年下半年,广州国税开通12366手机短信服务,通过向纳税人手机发送和接收短信进行税务事项通知、税务催报催缴。
“之后广州国税要做的事情难度可能要大些。”石说。在这个系统运行良好的前提下,他们正尝试和一些企业内部的财务或者管理系统做接口,动态实时地接收他们的财务报表和数据。这样做,其中显然对企业经营状况进行监控的意图要更大于让财务数据及时呈报的意图,因此不难想象其中的阻力。对这一尝试,阻力一大部分必将来自于企业自身,也会因为国家目前并没有制定统一接口标准而显得有些混乱。
“很多情况下,技术问题并不是难题。”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