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49 2004-6-7

 

 

股权收购战哈啤、AB遂愿 东三省啤酒业山雨欲来


本报记者 刘 欣

北京报道

香槟酒再次开启,在红地毯上庆祝的已是新欢,而非旧爱。
6月1日,AB提出每股5.58港元的全面收购价格,比之前SABmiller4.3港元的报价高出30%,市场大跌眼镜;
6月3日,SABmiller迅速宣布,接受这一反收购价格,放弃争夺,退守哈啤。
但哈啤收购战中的一连串疑问至今仍然没有大白于天下。
谜中谜
AB集团提出的反收购价格让所有人大吃一惊。
由于AB集团获得了哈尔滨市政府的大力支持,且5月25日AB集团更是宣布,出资800万美元在哈尔滨设立城市发展基金,因此市场猜测,AB集团毋需提出一个比SABmille4.3港元高出太多的反收购价格。
分析师认为,长远来看,哈啤的价值在6元港币左右,因此SABmiller提出的4.3港元的价格已经是比较高的。此前SABmiller曾经对媒体表示,不相信AB能够提出比4.3港元更高的反收购价格。因此在5.58港元的价格面前,SABmille仅仅犹豫了2天。
促使SABmiller作出退场决定的原因还有,5月31日,AB集团从美资基金公司Capital International Inc.手中以5.58港元的价格购入6956万股哈啤股份后,6月1日AB再次购入了2175万股哈啤股份。交易完成后,AB已间接持有38282万股哈啤股份,占哈啤已发行股本的37.4%。
但是,无论是赢家AB集团还是输家SABmiller,是喜是悲尚难猜测。
对SABmiller来说,与哈啤签订城下之盟不满一年,言犹在耳,便被赶出哈啤;另一方面,11个月的时间里,SABmiller投资的这笔股权增值9亿港币。
对AB而言,未来的日子里如何运作哈啤,使其价值与5.58港元这一外界普遍认为过高的价格相符,整个市场都在疑惑中观望。
AB为什么会提出这样一个价格,目前还没有一个合理的解释。但笑容最为灿烂的当属哈啤的管理层,以及大股东摩根大通和美资基金公司Capital International Inc.。
按照每股5.58港元的收购价格,哈啤持股的6名高管将获得1.2亿港元的现金,较SABmiller提出的收购价高出了2784万港元。
摩根大通和基金公司Capital International Inc.在哈啤2003年的年报中就已经进入哈啤,并且在三四月份陆续增持。5月7日至14日,摩根大通连续减持哈啤股份3942.2万股,减持价格在4.54港元-4.75港元之间,较股权争夺战前的3.2港元飙升近50%。5月31日以每股5.58港元价格出售6.9%股权给AB集团的基金公司Capital International Inc.,在5月21日还以每股5港元的价格减持了260.2万股哈啤股份。
此前在AB集团收购哈啤股权中起到关键的“二传手”作用的神秘基金公司Global Conduit,有关它的一切重要细节,现在仍然是迷雾重重。
三重怨
哈啤为什么置老股东SABmiller于不顾,引进新的战略投资者?哈啤管理层在这次收购战中为什么旗帜鲜明地支持AB集团,一反“管理层不干涉股东行为”的常规?有权威人士认为,哈啤与华润之间由来已久的宿怨或可作解释。
1999年底2000年初,华润啤酒意图收购哈啤,已经获得了当地省、市政府的同意,但由于哈啤董事长李文涛的坚决抵制未能成功。消息人士分析,管理层的稳定是李文涛的顾虑之一。这是华润与哈啤初次结仇。此次黑龙江省国资委对哈啤股权转让放行,理由之一也是认为华润入主哈啤后很可能会对管理层有所动作。
2000年华润想要收购长春银瀑啤酒,在已经接近成功时,李文涛插手进来,强行将银瀑啤酒据为己有,随后双方在长春展开激烈战斗,再次结怨。
收购哈啤不成,华润转而收购黑龙江省第二大啤酒厂,尚志市的新三星啤酒厂,其后哈啤与华润在黑龙江打起了赤膊战。
三重恩怨之下,不难理解哈啤对华润的排斥。
2003年华润直接收购哈啤不成,由SABmiller出场。其时AB虽也与哈啤有所接触,但由于与青啤的关系还没有理顺,态度并不积极;而SABmiller又传出想要单干的消息,疲于战争的哈啤于是与SABmiller结下盟约,并实现MBO。
接近哈啤的人士分析,与SABmiller联姻,不排除哈啤管理层想将SABmiller从华润手中争取过来,给自己更大力度支持的想法。但华润与SABmiller毕竟是10年的合作伙伴,而且SABmiller在中国没有一兵一将,离开华润难成气候。在哈啤与SABmiller结盟的11个月中,华润与哈啤仍然冲突不断,丝毫没有停歇的迹象。
这都促使哈啤重新考虑战略合作伙伴。
此时AB已将在青啤的股份从4.5%上升到9.9%,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已经稳固,将来还可以增持到27%,向外拓展时机成熟。
风满楼
业内人士分析,纵观整个啤酒行业,以品牌为目标的整合才刚刚开始,AB集团进入哈啤,东北地区已经存在着激烈竞争的啤酒战将更加白热化。
啤酒行业的收购兼并大致可以分为三个阶段,第一阶段被兼并的是第三集团军的企业;第二阶段是第一、第二集团军之间相互兼并;第三阶段就是目前进行的以品牌为目标、相互渗透的全国性整合。
在前两个阶段,几家全国性品牌还处于“划区经营、相安无事”的状态。但目前的竞争已经表现出在各自的区域内抢占制高点的特点。在这一阶段中,外资逐渐与本土企业构建组合,除了AB与青啤、SABmiller与华润和哈啤的合作之外,还有珠江啤酒与比利时英特布鲁联姻、重庆啤酒与纽卡斯尔结盟等等。
东北地区是华润的大本营,华润啤酒占据32%的市场份额,哈啤占据30%市场,青岛啤酒所占份额很小。业内人士分析,为青啤开路是AB进入哈啤更合理的解释。
AB集团在国内唯一的生产厂家百威啤酒明确定位于高端市场,其能力不足以支撑AB全面覆盖高、中、低端市场。另外关键的一点是,中、低端市场的毛利率非常低,这是不争的事实。但青啤发展壮大之后,AB集团通过其在青啤的持股一样可以获利。
收购哈啤之后,AB及青啤最重要的收获不在于产能的增加,也不在于获得了哈啤这个业内历史最悠久、且在中、低端市场非常强势的全国第四大品牌,而是得到了哈啤在东北地区的销售渠道。
如此一来,东北地区啤酒大战的惨烈程度,将不忍卒睹。业内人士认为,青啤在白山黑水之间拓展江山并非顺理成章,它将遭遇华润的顽强抵抗,最后华润与青啤都将元气大伤。
今天的华润啤酒已经远非当年青啤前任老总彭作义的评价:一个除了资金外,没有人才、没有营销、没有技术什么都没有的公司。
青啤在东北的扩张不能一帆风顺的原因还在于,华润在东北地区的布局比哈啤相对合理。华润在长春、哈尔滨、大连等地拥有6个生产厂家,员工3500名,其据点主要分布在东北一二线城市。而哈啤在东北的布局除在长春拥有银瀑啤酒外,主要分布在佳木斯、牡丹江、大庆、鹤岗等中小城市,市场半径较小,并且在这些地方华润也有自己的据点。
SABmiller在收购战刚刚爆发时接受本报记者采访表示,由于华润与哈啤在东北地区高度的重合性,双方增加合作后可以消化过度产能、优化营销和生产网络。但AB及青啤的情况正好与之相反,因此AB进入哈啤后不会减轻当地过度竞争的状态。
哈尔滨市政府和哈啤管理层引入AB集团之后,哈啤以及整个东北地区的啤酒市场将迎来怎样的未来,可以说是祸福难料。当然,在哈啤股权收购战这样一个交易中,对公司未来的长远的考虑也许并非是哈啤管理层唯一的、甚至是最重要的砝码。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