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49 2004-6-7

 

 

沱江污染
四川省人大问责到底


本报记者 何忠平

成都、仁寿报道

5月31日,沱江的二度污染把四川省政府再一次推到了聚光灯下。
“我代表省政府和张中伟省长,向受灾群众深表歉意和慰问。”四川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上,刘晓峰副省长深刻检讨,“我们工作没有做好。”
在一周前的沱江污染现场会上,当着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的面,四川省委书记张学忠和省长张中伟也向受损群众表达了歉意。
在四川历史上,省委书记和省长一起道歉,这还是第一次。
人大首次质问沱江污染
因为沱江污染事件导致省政府公开致歉,四川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刘永顺直言“没有预料到”。
今年2月下旬,因川化集团违法排污,发生沱江特大污染事故,造成沱江死鱼50万公斤,沿岸内江、简阳、资中三地上百万群众生产生活用水困难,直接经济损失上亿元。
3月下旬,刘主管的人大城环资委主动给主任会议请示报告,要求听取省政府关于沱江特大污染事故的报告。
“如果请示得到主任会议同意,那政府就来做报告;如果被否了,人大也就听不成了。”刘永顺告诉记者。
事情的进展非常顺利。刘永顺透露,从动议请示到委员会通过再到人大主任会议同意,“前前后后也就是十来天,在主任会议上也没有哪个人说没必要请示”。
一不愿透露姓名的政界人士告诉记者,如果没有城环资委的请示,省政府还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来人大作报告,“很可能是在事件处理完毕,毕竟有些涉案人员还在走司法程序”。
值得一提的是,早在1992年,四川省第八届人大常委会就作出了决议,要求到2000年底,还沱江一江清水——结局充满了喜剧性,但还远不止于此。
4月13日,四川省第十届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在原定17项会议议程外,增加了一项“特别”议题——就沱江特大污染事故情况,分管环保的刘晓峰副省长代表省政府做报告。
刘晓峰首先表示事故处理工作取得了“阶段性成效”,沱江污染目前已基本消除,沿江市县已全部恢复在沱江抽取饮用水。事故原因也“已查明”:一是川化股份公司擅自强行违规进行试生产;二是基层环保部门责任心不强、监管不力;三是枯水季节,沱江水体自净能力差,致使危害加重。
与三大原因“相映成痛”的数据是,直接经济损失约2.2亿元、沱江生态环境需要5年才能恢复事故前水平、沿江地区近百万群众饮水中断达26天……
有媒体报道,除唐山大地震外,这是共和国史上唯一的一次大面积停水。
为了吸取事故教训,刘晓峰表示,省政府将对环保系统进行集中学习整顿;制定有关规定,对违法排污企业实行严厉制裁;在大中城市建立应急水源和备用水源等。
省环保局一不愿透露姓名的人士告诉记者,与3月28日刘晓峰在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比起来,“4月13日的报告已经很深刻、很客观、很全面了”。
“3·28”讲话,刘首先也总结了成绩:2003年,沱江水污染治理取得重大突破,“应关的32家造纸企业全部关闭,应治的30家企业基本完成了任务”。
但“4·13”报告并没有让绝大多数的人大代表们满意。
“不光是我个人不满意,大多数委员都不满意。”刘永顺告诉记者,“首先,不追究责任人就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就对不起沿江几百万人民!其次,报告中的解决措施不得力,谁能保证下次不会出现类似事故?”
4月15日,省人大常委会第八次会议第三组分组审议会。
在审议会上,刘永顺发言指出,报告对事故的善后处理表扬多,处罚部分写得太少。他建议人大成立特别调查委员会,追究相关责任人的刑事责任。
人大常委会副主任牟绪珩也认为,报告中只对川化股份处罚100万元,并未提到对相关责任人查处,仅仅用“责任心不强,监管不力”就一笔带过,这不行。
人大代表张世昌直接表示,省政府应公开向全省人民道歉。
问责到底与二度污染
要求省政府在人大常委会上重新作报告,63岁的刘永顺坦承次数不多,“之所以要追究处理责任人,主要是‘守法成本高,违法成本低’,一定程度上助长了违法排污。”
四川省环保局宣教处张处长告诉记者,按川化厂去年的生产能力计算,一年下来治污费至少需要500万元。但川化厂如果违法排污,如果没有出现像沱江污染这样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事故,一年下来的罚款总额还不到500万元的一半。
按照我国《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第43条第2款规定,“对造成水污染事故的企业事业单位,按照直接损失的20%计算罚款,但是最高不得超过20万元”。
“就是每个月罚它川化厂20万,一年也不过240万元。”张处长无奈地表示,“川化股份总资产约18亿元,2003年销售收入约10亿元,利润达8800多万元,240万元简直就是‘毛毛雨’。”
沱江特大污染损失2.2亿元罚款100万元,刘永顺们自然很难接受,但根据《水污染防治法实施细则》第43条第1款规定,对造成重大经济损失的,按照直接损失的30%计算罚款,但是最高不得超过100万元。“只罚款而不追求直接责任人显然不足以惩前毖后。”
人大代表们坚决的问责要求得到政府认可,是在27天后。4月30日,四川省委、省政府召开乡以上干部参加的全省电视电话会议,公布了对12名事故责任人的处理决定。
但省政府对人大常委会再次报告,却推迟到5月31日。其间故事又是颇多曲折。
5月2日,数十公里沱江再次遭到严重污染,震惊了省委、省政府和国务院。
据省环保局调查认定,污染主要是由位于沱江支流球溪河上游的眉山市仁寿县东方红纸业公司偷排、超标排放废水造成——直接经济损失近90万元。
刘永顺把省政府的致歉与沱江二度污染看作是一种“巧合”。但不可否认,短短两个月内,两次水污染事故“看似偶然,实则必然”,它彻底暴露了四川省环保工作中的软肋。
6月3日,记者在东方红纸业公司看到:偌大的厂区早已没有了往日的生气。一个大门被刚砌起来的一堵墙封住,侧墙上“再创新功”的红字格外刺眼;另一个大门,门卫坐在长条凳上静静地抠着脚指甲,不远处空旷的厂区里,停着两辆装满麦草的大卡车……
如果不是撞在枪口上,谁能想到这个从几十个人发展到目前的650多人、由年产量500吨发展到2万吨、活了27年的乡镇企业会在一夜之间“寿终正寝”?
让我们来看看它曾经“辉煌”的历史——
2003年,东方红纸业的销售收入在四川30家造纸公司中排第18位,公司曾多次被县、市、省评为“先进企业”、“明星企业”、“科技先进企业”、“省乡镇企业造纸行业20强”;甚至还被评为“全国科技成果交流会名优产品”、“全国先进乡镇企业”等。
然而就是这样的一个企业,用国家环保总局一位高层的话说,却是“公然挑衅国家环保法律法规的一个典型”。
自2003年以来,省环保局局长曾3次亲自带队赴东方红纸业督察,要求对现场查处的问题立即停产整改;省环境监察总队也曾6次赴该公司现场检查,对其偷排问题作出了罚款。
“看,这是啥?张文艺(东方红纸业总经理)说能喝,让他来喝啊!”顺着仁寿县宝马乡村民杨锋手中的竹竿拨开去,白森森的泡沫底下暗绿色的河水恶臭一片——50米外,正是东方红纸厂的一条小水沟。
球溪河是沱江的一条主要支流,一位承包东方红纸业基建工程的包工头告诉记者,仁寿县的一些造纸厂、肉联厂、石材厂、水电设备厂、氮肥厂等,每年向该河上游的主要支流直接排放各种超标废水多达2000多万方,各种污染物2万多吨。
“其实,东方红纸业也有点冤。”据该包工头了解,“整个球溪河流域有4家纸厂,另3家都在资阳市,搞的是机械制浆,比蒸球制浆污染严重得多。”
5月11日,眉山市政府、仁寿县委对8名相关责任人作出了处理决定。
政府考验
东方红纸业之后,事情似乎正悄悄起着变化。
5月24日,曾培炎副总理来到了沱江特大污染事故现场。据知情人士透露,他告诉受损群众代表,“看到生态环境遭到破坏,你们辛勤劳动的成果被毁,我和你们一样感到十分痛心。”
也正是在事故现场,四川省委书记和省长一同向受损群众表达了歉意。
5月31日,手执《关于沱江污染事故情况的再次报告》,刘晓峰再度走上省人大常委会会议报告席。此时,他的报告长达16页,其中关于事故发生原因及反思的篇幅近半——而在“4·13”报告中,这部分内容不足一页纸。
在报告中,刘晓峰代表省政府首次公开表示道歉,并提出“五大反思、四大措施”。
在“五大反思”中的“认识不够”上,刘表示,没有像抓经济发展那样抓环保工作,“有的地方政府制定一些与环保法律法规相违背的土政策;有的以降低招商引资条件,使一些外地污染企业向我省转移”。
在“四大措施”中,刘提出了工作重点,还提出如何落实责任和强化监管等。
对再次报告,刘永顺表示“还算满意”:“对政府而言,道歉也不是什么坏事。加上环保是块块管理,分管环保的刘副省长一个人也处分不了人。现在好了,刘副省长以后工作将更容易开展。”
“用惨痛的教训,我们换来了环保部门即将来临的春天。”省环保局张处长告诉记者,“因为地方环保部门下属于地方政府,在环保系统内有这么一句话——有的顶得住坐不住,有的坐得住顶不住——现在地方政府对环保高度重视了,对我们基层工作有好处。”
6月2日,省十届人大常委会第九次会议联组审议“5·31”报告。作为联组审议的主持人,刘永顺称在他的记忆中,这应是四川省人大历史上的第一次。
根据省人大常委会的议事规则,联组审议要求省政府至少来一位副省长,省高法和省高检也至少来一位副职。如果是分组审议,要求就没有这样高。
在近3个小时的联组审议过程中,9位常委会委员分别作了发言:有满意,也有不满意;有肯定,也有质疑。
省人大城环资委主任周登全对能否在2005年还沱江一江清水提出质疑,“沿江的53个污水处理厂、垃圾处理厂(场)才仅仅列入规划,能否在一两年内建成尚难确定。”
陈恩美常委谈到,“4·13”报告中有一段讲“把握宣传舆论导向”——政府失职给人民带来灾难,还强调控制媒体,这是不明智的。“5·31”报告删去了这个段落,令人满意。
刘永顺则希望政府说到做到,“‘五大反思、四大措施’的提出,只是完成了工作的1%;反思到什么程度、措施落实到什么样子,还要靠99%来说话。”
路,显然还很长。据有关部门调查,流域面积占全省面积34%、流域人口占全省人口54%的沱江、岷江,接受的污染物排放量占四川省的2/3。
在此背后,一个令省环保局尴尬的数据是:全省181个县(区)中,其中58个压根就没有环保局。而这些县(区),绝大多数恰恰就处在金沙江、岷江等流域。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