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37 2004-4-22

 

 

◎环球访谈
福山访谈:美国需要“软权力”


内森·加尔代尔

弗兰西斯·福山,著有《历史的终结》一书。他即将出版的新书将聚焦于美国政权建设的历史。近日,福山就其新书的内容接受了美国媒体的采访。
政权建设的重要性
记者:9·11之后我们都意识到恐怖组织来源于失败的政权,例如阿富汗的基地组织。这是你的新书关注政权建设——作为对抗恐怖主义的长远办法——的原因吗?
福山:对于我来说,问题不仅仅在于恐怖主义来源于失败的政权。在更大的层面上,问题在于除了东亚,从拉美到非洲到中东的第三世界国家一直没有得到发展。以前的答案是这些发展停滞的国家只要有一套新的自由市场政策,例如“华盛顿共识”,就会踏上发展的道路。这种说法只应验于印度,唯一一个有具备运行能力的自我管治体制的国家。但直到现在,这类经济政策一直是反效果的。随着市场的自由化,印度已做好了在20年内像中国一样腾飞的准备。
事实上,大多数第三世界的真正问题在于政治方面——不良的体制和蹩脚的管治。这点在发展理论里一直没有得到其应有的强调。发展首先要求管治。我指的是一个社会的核心功能,不能通过私有化和市场外部解决——这包括法治、财产权的保护、个人权利的保障、人身安全和基础建设。主导第三世界的问题不是太多的政府干预,而是太少或真空的政府管治。
要使“历史终结”的诺言成真,必须具备有力的自我管治体制。这就是为什么政权建设那么重要。 
记者:一个政体必须民主才可能发展,对吗?
福山:要发展民主,先要有政府,就是这样。你必须有一个有运行能力的并且首先能提供安全保障和经济基础的政权。这个政权可以是权威主义的,这无妨于它的发展。
从长期来看,从发展学的角度来说,当社会越来越繁荣,参与社会的要求越来越多,民主的不存在才成为问题。通常这个临界点大约是6,000美金的人均国民收入。在这一临界点上,一个国家通常已经实现了从农业、原材料出口为主到以城市、工业为主的转变。这个时候,人民对权威主义色彩的政府的容忍度就会降低。 
美国缺乏坚定决心
记者:美国正尝试在伊拉克建立政权。可行吗?
福山:伊拉克之所以有这么多的麻烦,是因为美国政府没有预料到在萨达姆倒台后,整个伊拉克会马上垮掉。伊拉克完全缺乏行政能力。那些能够连接电话,保证水和石油供应,以及最为重要的、能提供人身安全的人,根本就不在伊拉克。 
虽然在发生大规模冲突后的多数情况下,警察队伍会毫无例外地消失,布什政府却完全没有预计这个状况,尽管它应该做到。
记者:从政权建设来说,一个远离伊拉克本土的外国政府能做什么?如果美国尚不能把海地带上正轨,它又如何能把良好的治理和民主带给伊拉克乃至整个中东地区?
福山:我不认为美国可以做到这点。这就是为什么我从一开始对参与伊拉克战争不持乐观态度。历史表明,在政权建设成功的地方——德国、日本、韩国——美国军队派驻当地至少有两代人的时间,也就是说,40至50年。在美国驻兵5年或少于5年的国家——海地就是一个好例子——美国的干预并没有给这些国家带来任何持久的变化,也没有令时局变坏。
如果在伊拉克战争之初我们就明白参战将意味着决心,我们可能会做出一番成绩。但目前的情况并非如此,整场战争的参与缺乏坚定的决心,而这正是由于布什政府疏于计划。
但是,我们要意识到,在某些特殊时期,适当的负起政权建设的责任,有利于美国乃至全球的利益。
记者:美国把战争的合理性建立在摧毁不存在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之上,而非重建中东地区,难道美国这样做不会损害了它想通过派兵去实现的政治目标的合理性吗?
福山:完全正确。如果美国公众不相信,整个政权建设的计划是不可能延续的。 一般来讲,人们对军事干预发生兴趣,然后一两年后,兴趣就开始下降。真正发生问题的时候大约是军事干预的4到5年后,通常在另一个总统任期内,而这个总统来自其他的党派,而且对干预政策并不负责。
这就是尼加拉瓜的情况。美国首先在1927 年进入尼加拉瓜,但在1932年的美国选举后,于1934年撤出。 罗斯福认为他对这场战争没把握。现在,布什认为在海地的干预和政权建设是克林顿的政策,而不是他的。
发生在日本、德国和韩国的持久变化来自于两党(民主党和共和党)多年来在战略上的共识。伊拉克则不存在这点。
美国干预打仗,欧洲清理重建
记者:在西班牙恐怖袭击之后,德国总理施罗德、法国总统希拉克、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索拉纳都说,恐怖主义不可能通过军事手段单一解决,而要通过第三世界的发展。和美国“先发制人”的战争策略相比,欧盟的安全战略着眼于预防性的参与政策。这种“预防性的参与”和你的政权建设的想法一样吗?
福山:如果这个提法(“预防性的参与”政策)不只是一个口号,这个想法的方向是对的。但通常情况下,很难去预测一些产生巨大动荡的情况的爆发。然而,正是这些突发情况动员了采取行动所需的共识和资源。在政治上而言,民主政府很难按照民主理想严格地行动。
欧洲人对他们解决国际问题时采取的“软力”soft power方式感到自豪。政权建设和这种方式相符。美国则走在另外一条道路上,企图通过“硬力” hard power解决问题。结果是美国和欧盟之间形成了一个事实上的分工,美国去干预打仗,欧洲去清理重建。
这种情形对双方都有限制,因为权力最终还是需要互相组合的,缺一不可。因此,美国要修补它在单一使用“硬力”过程中所损害的所有盟友关系。同时,作为世界霸权,美国不能把所有“软力”的责任都放到欧洲或日本那里。我们必须把美国的意志和一种对政权建设的更严肃的态度结合起来。
(NEWSCOM授权,本报保留中文版权,许韵翻译。)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