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37 2004-4-22

 

 

托普甩卖炎黄物流


本报记者 翁海华

上海报道

4月19日,炎黄物流(000805.SZ)挂出风险提示性公告,称公司存在重大违规担保,涉及金额2.86亿元,而且涉及诉讼有17件之多,涉诉金额2.45亿,由是公司股票有被ST的风险。
公告一出,令市场对炎黄物流大跌眼镜,当日其股票即告跌停。自4月7日以来,其股价已经开始阴跌不止,由13.51元跌至4月19日的10元,9个交易日损失了26%。
对于突如其来的公告,负责炎黄物流公司业绩审计的江苏公证会计师事务所人士称,“我们也是刚刚得知,它会有这么多的贷款和官司,实在出乎意料”;“公司已经不正常。”
与此同时,记者试图联系采访炎黄在线CEO田京元先生时,被以“出差”为由连续第四次拒绝。
记者了解到,公司董秘刘虹梅已在两个月前离开公司,董秘由原证券事务代表卢珊接任但公司公开的联系电话一直无人接听。
而此前,记者在常州实地采访时,在常州市新区河海路96号的托普常州软件园,也没有看到上市公司炎黄物流的任何招牌。尽管当时的公司高层称,炎黄物流董秘办公室就设立在园区内。
19日下午,记者从常州市方面了解到,托普开始“准备卖掉炎黄物流”。
卖壳行动
消息人士称,托普正在考虑卖壳,而且常州市政府也开始“介入指导”,为其积极物色下家,而江阴的一家公司已经开始与之进行实质性谈判。
地方政府的迫切性已经溢于言表,在记者致电常州市体改办时,一位官员表示,参与炎黄物流的重组是政府的一项工作,并称如果记者能联系到买家,可以帮忙推荐。
这几年,炎黄物流的表现一直差强人意,当地人士介绍,公司2003年业绩大幅度下降,主要是集团的问题很多。资料显示,2002年公司的业绩是每股收益为0.214元,2003年则下降到0.013元。
炎黄物流原为常州金狮股份有限公司,1998年5月29日挂牌上市。2000年9月8日常州东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通过司法裁定方式获得1535.33万股权,价格为每股1.067元,仅耗资1638.20万元就成功借壳。2000年9月15日,东普再以160万的价格获得金苑公司持有的150万股,东普最终以1800万的总金额取得了29.45%股权。
东普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注册资本1亿元,控股股东是宋如华,占有70%的股权。
同时成为第二大股东的是银通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占有10.81%股份。据悉,银通和东普是战略伙伴关系,宋如华和银通的老板王浩是很好的朋友。
“当时的收购代价并不仅仅是公司公布的1800万”,4月20日,东普科技的一位高层告诉记者,2000年9月的股权转让是一次政府指导下的转让行为,上市公司重组脱离不了当地政府的支持。当时,重组的附加条件是,东普必须解决公司员工的就业问题,以及员工的养老金和安置费等等,所以东普的收购代价远远不止1800万。
查找当时的公告,2000年9月15日,在东普公司与金苑公司签订了股权转让合同的同时,嘉迅公司也以每股1.067元受让金苑公司持有的另外370万股占总股本的6.466%,转让价款为5548400元。
嘉迅公司的投资方是常州新区发展集团总公司和常州新区嘉新发展总公司。而常州新区发展集团总公司为常州市开发区的直属企业。2002年,成都托普咨询有限公司以每股1.80元的价格受让嘉迅公司持有的300万股(占总股本的5.243%)。至今,嘉迅公司还握有炎黄物流1.22%的股权,在董事会中,朱建忠董事正是由常州开发区委派的代表。
据悉,常州市政府也有意出售嘉迅公司持有的股权。并积极指导开展炎黄物流的相关重组工作。
上述这位东普科技的高层并不否认公司卖壳的说法,称:个人认为重组是可能的,具体价格需要双方谈判。
“但价格是肯定上不去了,”常州市体改办的官员认为,4月19日的公告揭示了炎黄物流存在相当大的风险,有2.86亿元的或有负债,重组的负担增加,壳的价值肯定要打折。
宋如华病了?托普病了
但对于托普,炎黄物流已经是一块相当不错的资产,至少在帐面上,公司还是盈利的。炎黄物流2003年年报显示,公司的净利润有74.7万元。
而托普软件(000583.SZ)在4月19日公布的年报表明,公司2003年度巨亏3.89亿,每股收益为-1.68元。
与此同时,各种诉讼蜂拥而至,4月16日,托普软件的公告表明,公司尚未披露的诉讼还有5项,涉及金额6125万。截至2003年4月12日,公司对外担保余额为7.87亿,其中仅2003年5月至今,担保金额就合计6亿余元。其中为子公司提供贷款担保的金额为1.83亿,为关联方提供担保4.448亿。
4月19日,炎黄物流抖出了多起未披露的诉讼和违规担保,2002年11月至2004年1月期间公司为托普集团下属6家企业提供银行借款担保,涉及金额2.86亿。并且有17起涉诉案件,涉诉总额为24573万元,超过公司净资产的1.41倍。
炎黄物流表示,上述事项对该公司财务状况产生重大不利影响,公司股票可能被实行特别处理。在披露的担保对象中,包括上海东部软件园有限公司、上海托普软件园有限公司、托普集团科技发展有限责任公司、成都西部生态有限责任公司、上海托普资讯有限公司、成都西部软件园股份有限公司等6家托普集团下属企业。
而炎黄物流的盈利还是在得到托普集团的支持下才取得的,2003年与托普集团成员企业的采购和销售业务,形成毛利833.92万元,占合并会计报表毛利总额的52.17%,截止到2003年12月31日,托普集团成员企业占用炎黄物流公司资金净额4945.52万元,占合并会计报表净资产的48.12%。“由于本公司自身主营业务过多依赖托普集团成员企业,目前可供经营支配的货币资金日益短缺,导致本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
面对托普系出现的问题,宋如华始终告病不出。
4月20日,东普的上述高层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应该汇报的工作还是在向宋总汇报,但她没有透露宋如华的行踪。
常州市的一位官员戏称:宋如华病了,托普也病了。
监管问题
在采访中,不止一位托普集团的员工告诉记者,对最近发生的事自己也是“云深不知处”。
4月19日,记者致电托普集团的董事局办公室副主任詹俊武先生时,詹告之,自己已经不是董事局办公室副主任,而是在炎黄集团下属的一个信息公司工作,对上层的事情不清楚。
此前,记者在常州采访时了解到,托普集团下面划分五大集团60多家控股子公司,分别是托普投资控股集团、成都托普集团、炎黄在线集团、迈托普集团(北京)和托普教育集团,上市公司炎黄物流和上海东部软件园隶属于炎黄在线集团。在2003年6月末,托普集团的员工总数为3991人,其中管理人员741人。
而半年多之后,托普的员工开始“树倒猢狲散”。
4月12日,炎黄物流称,匡克江已经辞去公司首席财务官职务,刘洪梅辞去董事会秘书职务。据介绍,匡克江和刘洪梅都是成都人,刘洪梅早在两个月前就已经离职,而公司的信息披露晚了整整两个月。
而面对炎黄物流的高度关联交易,2003年底的《中国证监会长沙特派办巡回检查的整改报告》中已经提出,“公司在信息披露中存在将关联交易非关联化,回避关联交易信息披露的问题”和“公司主营业务不突出,部分业务依赖托普集团内部企业”的问题,但最终没有提出解决措施。
根据2003年的年报,在2004年4月8日的《独立董事意见》中,有一句“截止在本报告期末,未发现公司为控股股东及其他关联方提供担保的情况”,会计师事务所也连续两年出具了无保留带解释性说明。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仅在10天之后,炎黄物流就公布了违规的担保。
“我们只能这样做,该披露的都披露出来了,问题如报告上说的。”江苏公证会计师事务所的人士表示。
兴业证券的一位分析师认为,作为独立董事都没有办法及时了解公司的运作,作为普通的投资者又怎能清楚上市公司的操作,又怎能进行风险防范。
而就在发稿前,有消息称,上海托普也已经有了接盘者。
(本报记者莫菲对本文亦有贡献)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