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35 2004-4-15

 

 

◎环球视点
温和派到哪里去了﹖


查尔斯·克赖恩(Charles Crain)

几个月来,美国领导的联军临时管理机构和美军发言人一直重复着一个说法,即他们在伊拉克的逊尼派心脏地带面对的反抗分子只代表这个国家的一小部分人,而其余大多数都希望有一个和平、繁荣和民主的伊拉克。
上周,当美军与激进的什叶派领导人萨德尔的冲突激化为萨德尔领导的“迈赫迪军”的全面战斗的时候,美国官员仍不改口。他们进而把萨德尔描述成一个边缘人物,并认为他领导的民兵在占伊拉克人口大多数的什叶派里缺乏支持。
这可能全对,也可能全错。
这是因为,在上周,那些原本估计伊拉克将会走向自由民主的人看到了非常麻烦的前景:在伊拉克几乎听不到任何温和或自由的声音——而美国领导的倒萨战争的目的正是使这些声音自由表达。
美国和它的盟国无力独自平息反抗活动。他们作为一支解放力量的合法性很大程度上来自于,他们被认为代表长期受压迫的伊拉克民众行事。但伊拉克现在的领导人并不是在每一次暴力活动爆发时都会进行谴责。为什么?这意味着在6月30日——布什总统确定的将更大的控制权移交给伊拉克人自己的日期——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事情?
上周的事件说明,如果多数人不愿意明确表态,少数人就会填补真空。布什政府在发动战争时说,它希望建设一个大多数人做主的伊拉克。一年后的今天,我们没有任何信心说这样的社会已经建立,即使说了也不能让人信服。
现在,伊拉克的战斗已经归结为一个简单的问题:哪一方更有能力和决心通过暴力执行自己的意志?上周,美国和伊拉克反抗力量在费卢杰、巴格达郊区萨德尔城的贫民窟和伊拉克其他城市试探彼此的决心。由伊临管会训练和发饷的安全部队作壁上观,逃避冲突。
他们的逃避使美国成为伊拉克人发泄不满的主要对象。在自战争爆发以来最血腥的巷战中,美军在萨德尔城向平民开火,在费卢杰轰炸了反抗分子躲藏其中射击美军的清真寺,迫使萨德尔到位于纳杰夫一个什叶派重要圣地附近的办公室避难。
在费卢杰冲突和什叶派暴动爆发之前,这里的美军指挥官就明白,美国对伊各城市进行的笨拙的军事行动可能会疏远当地的温和派。他们执行的计划是,从城市中心撤到郊区的基地,让新建立的伊拉克警察和民防部队负责日常的安全事务。他们想让新的安全部队保证社会稳定,使普通伊拉克人安居乐业,并最终脱离恐惧、加入到民主政治中。
但这些部队装备简陋、缺乏训练,其中一些军官的忠诚度缺乏保证。最近几天这些问题都暴露出来了。当反抗分子在费卢杰伏击四名为美国私人保安公司工作的美国人,并把尸体肢解时,伊民防部队毫无动作。
上周黑水保安咨询公司的人员说,实际上它的雇员是被护卫他们的民防人员诱入埋伏的。那天在他们的总部,一个便衣的民防军官向我建议,是否有兴趣沿着一条公路去看发生的事情。当我到达幼发拉底河上的那座桥时,看到两具破碎的尸体悬挂在桥大梁的那一边。民防前哨的一个军官解释说,他的职责范围只限于河的这一边。
最麻烦的事是,从更广泛的角度讲,新伊拉克安全部队的无动于衷反映了大多数伊拉克人的状态,他们依然不愿为一个新型的伊拉克战斗。他们可能既不喜欢被美国占领,也不愿意和杀人的反抗分子或像萨德尔那样痴迷于神权主义的人同道,但他们不愿或者不能肩负起在这个关键时刻急需他们担负的领导责任。
伊拉克最受人尊敬的什叶派教士西斯塔尼呼吁直选和迅速移交政权,他对临管会和临时宪法合法性的反对让联军临管机构头疼。但联军临管机构已经开始将西斯塔尼看作一个可接受的合作者和与伊什叶派的沟通渠道。他愿意谈判,无意使自己成为政治领导人,并且迅速建议他的追随者反对暴力。
但现在,当美国试图镇压什叶派民兵时,西斯塔尼一面形式上呼吁安静,一面批评美国的策略。传言他非常厌恶萨德尔(萨德尔也不喜欢他),但在抗议活动转向暴力前他明确支持他们的要求。西斯塔尼真正有多大权力令人怀疑。在这里他是一个受人尊敬的人物,但也是一个非常谨慎的领导人,在萨达姆统治的几十年里生存了下来。
3月31日,我和要去联军临管机构总部前联合抗议的身穿黑衣的迈赫迪军士兵一起吸烟,他们告诉我萨德尔和西斯塔尼没有分歧。
在向民主转移的过程中,临管会本应代表伊民众利益,而不是在美国试图镇压反抗力量的时候担当警察。像西斯塔尼一样,临管会的许多成员避免采取大胆立场。
有可能温和派是骑墙的,他们希望美国干脏活,击败他们的敌人,而他们不被视为和美国勾结。这解释了在费卢杰发生暴力活动后, Pachachi保持平静,美国摧毁萨德尔——西斯塔尼的主要对手——的民兵的时候,西斯塔尼保持平静。如果这样,就说明了美国和它在伊拉克的伙伴没有创造一种伊拉克人能够为他们自己的安全和社会负责的政治环境。
当美国6月30日移交权力、明年举行大选的时候,平静的温和派可能代表了伊拉克人的真正情绪,他们珍惜自由、反对占领。但上周的情况是这样的:当伊新安全部队被反抗者压倒和恐吓,煽风点火的教士比温和力量积蓄了更强大支持时,要说在主权转移或美军撤出后会出现稳定是要冒很大风险的。伊拉克人会认可他们新政府的合法性吗?即使他们愿意,他们是否敢?
同时,联军临时政权现在需要朋友。在南部城市库特,据称受够了萨德尔暴力的部族长老和美国合作,与迈赫迪军争夺城市的控制权。这可能是一种战术胜利,那些认为联邦自由民主制可以在伊扎根的人应当暂停这种想法。宗教机构和部族长老,而非尚未选出来的西方式议会成员,是大多数伊拉克人会关注的领导人。
我担心联邦自由民主制的结构对伊拉克人来说不是令人鼓舞的前景,他们非常重视宗教、家庭和部族关系。绝不能预先做出这样的结论:只要反抗活动平息,伊拉克人就会支持给他们提供的带有特殊标签的民选政府。
作者系巴格达自由撰稿人,LATWP授权,有删节,本报保留中文版权。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