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35 2004-4-15

 

 

兰生股份6.2亿身陷琼胶
“赌徒”常中“双规”调查


本报记者 杨瑞法
实习记者 朱 宇 

上海报道

“常中3月25日被上海市国有资产管理委员会纪检委双规。”这一消息在上海兰生集团和兰生股份公司(股票代码600826)内部不胫而走。4月13日,兰生股份公告终于姗姗来迟,称“公司副董事长、总经理常中自3月25日起接受调查目前调查尚在进行中。”
与此同时,本报也收到反映常中问题的举报材料。
虽然目前兰生股份2003年度财务报告尚未公布,但据知情者透露,该公司去年的亏损额将达约2亿元人民币。按公司总股本2.8亿股计算,每股收益约为-0.9元,将创下兰生股份改制上市十年来的最差纪录。
这一切都源于那场“琼胶风波”。
祸起琼胶
成立于1994年的兰生集团是上海市国资委的直管企业,兰生股份则是国内外经贸系统第一家上市公司。十多年来,进出口业务一直是兰生赖以生存和发展的主业。但近两年,由于外贸体制改革和激烈的国际市场竞争,在传统外贸体制下长大的兰生开始变得步履艰难。2002年,兰生股份的利润比1999年下降了90%。
常中的前任曾企图通过走捷径——委托证券公司炒股的办法来使公司渡过难关,但由于动用2亿资金进入股票市场的行为既未获公司董事会批准,又未公告,虽然赚了上千万元,仍然受到了中国证监委查处。
2002年8月,常中接任后,人们原以为他会吸取其前任的教训,带领大家做大做强主业,重振公司雄风。殊料,他却变本加厉,比其前任走得更远。
“靠外贸赚这点钱搞不好了。”常中在多个场合表态。
常中把一夜暴富的希望寄托在“资本运作”上——炒作橡胶期货。他不但在公司里成立了资本运作部,兼任总经理,还将原已名存实亡、负债累累的全资子公司上海兰生股份有限公司浦东公司(下称“浦东公司”)重新恢复,作为“资本运作”的平台,并兼任浦东公司的董事长。
2003年7、8月间,兰生股份在海南橡胶批发中心市场(简称“琼胶市场”)进行的期货操作中初战告捷,获利7000万元,这令常中等人兴奋不已。“我们一次就赚了2000多万元。”兰生的一位琼胶期货操盘手当时炫耀说。在兰生股份2003年上半年度工作会议上,常中也宣称,公司找到了新的经济增长点。
为了获取更大的利润,去年9月上旬,常中怀揣巨额现金支票飞赴海南,在9月10日、11日、12日短短三个交易日内,兰生股份不惜以连拉涨停板的形式,一下子建立了50余万吨的多头仓位,这一数量甚至超过我国天然橡胶40万吨的年总产量。
兰生股份为此投入真金白银5.79亿元,其中5亿元是向中信、兴业等银行的借款,其余则是向下属子公司兰生鞋业和文体进出口公司筹措而来。如果加上与青岛某公司共同建立的仓位,兰生在琼胶事件中共投入资金6.2亿元。而当时兰生股份的净资产仅8.38亿元。
但令常中始料不及的是,以兰生为代表的多头的进攻,却遭到了空方的“镇压”,9月12日,琼胶以全周最低价报收。
9月15日,兰生再遭致命一击,海南橡胶批发市场突然发布通知:决定自即日起“暂停订立新的电子交易合同”。这意味着以兰生为代表的多方将没有转败为胜的可能,只能在超低价位平仓出局。
此一役,兰生股份的亏损高达约2亿元。
谁来买单?
为扭转败局,2003年10月15日,兰生股份以存在舞弊行为为由,将琼胶市场及自己的子公司浦东公司告上了法庭,要求琼胶市场返还资金6.1889亿元,并赔偿相应的利息。随后,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应兰生股份的申请,冻结了含兰生股份订货保证金在内的琼胶市场交易商保证金逾6.2亿元。
琼胶市场则针锋相对,向受理法院提起了管辖权和查封异议,并表示“保留通过司法途径追究兰生股份的法律责任,以挽回兰生股份恶意诉讼给本市场造成的经济和名誉损失”的权利。
“上海市高院已驳回琼胶市场对管辖权问题的诉讼。”2004年4月8日,兰生股份证券事务代表杨敏告诉记者。
尽管如此,市场人士普遍认为,兰生和琼胶市场之间的官司将会是一场马拉松式的战争,这会使目前已陷入困境的兰生股份雪上加霜。
据知情者透露,由于兰生炒琼胶的资金大多为银行借款,目前一天支付的利息就有7万元。“若官司旷日持久打下去,兰生股份一年的利息支出就将高达2400万元,而整个公司一年的外贸盈利又能有多少?”
据这位知情者介绍,今年9月份以后,兰生股份将进入还债高峰期。目前,兰生股份投资海通证券的2.5亿元债权和兰生鞋业、兰生文体公司的部分资产已被中信实业银行、中国银行等债权单位质押,届时,兰生股份若与琼胶市场的官司仍无结果,其处境将更加艰难。
鲜为人知的是,在常中执掌之下的兰生股份不但借用银行资金炒橡胶期货,在同一时期,兰生股份还参与了炒外汇。为此,常中还高薪从民生银行挖来一个“炒汇高手”。据知情者透露,兰生炒外汇也是一桩赔本的买卖。“炒外汇也输了,但动用多少资金,输了多少,只有财务清楚”,知情者说。
现在的问题是,兰生股份的巨大损失该由谁来买单?
毋庸置疑,作为上市公司的总经理,铤而走险,动用相当于公司三分之二净资产的资金进行期货炒作,常中具有不可推卸的重要责任,然而作为兰生股份母公司的兰生集团,在此期间的作为却也耐人寻味。
据悉,琼胶事件发生时,正值兰生集团领导班子变动交接之际,处于“权力真空期”,客观上为常中疯狂炒期货提供了便利。
而本报收到的举报材料显示,早在2003年8月12日,在由兰生集团董事长兼兰生股份董事长赵效定主持召开的董事会上,就已讨论了向银行借款5亿元事宜。“只是未来得及形成决议,常中就开始行动了。”举报材料称这次董事会的内容,当时均有记录。
知情者提供的另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是,2003年10月12日深夜,在兰生集团高层召开的决定与琼胶市场打官司的会议上,既没有分析琼胶事件产生的原因,也没有追究常中和相关人员的责任,相反,有关负责人“居然还寄希望于让常中再赴海南去平息风波”。
常中其人
“常中曾有一份不错的履历,因此他刚来公司时,我们大家都对他刮目相看,并寄予厚望。”兰生股份的一位干部回忆说。
资料显示,常中,1960年出生,高级工商管理硕士,高级工程师职称,曾任上海远洋实业总公司总经理、上海远洋陆上产业总公司第一副总经理,党委委员。
据知情者介绍兰生集团董事长赵效定与2001年底上任的兰生集团总裁蒋耀曾同在美国参加过短期培训班,而蒋耀与常中不但曾是上海远洋公司系统的同事,还是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的同学。因此,2002年8月,常中被兰生集团以“引进人才”的方式招聘为兰生股份总经理,后又被提名担任公司副董事长。
据知情者介绍,琼胶事件中的另外两个重要人物——兰生股份浦东公司总经理和一位参与其事的浦东公司操盘手,均是常中在中欧的同学,常中到任后,分别聘请了上述两人加入兰生。不过常中被“双规”之后,当初请来炒期货和炒外汇的骨干已各奔东西。
常中被“双规”近20天之后消息曝光,兰生才作出公告,而兰生集团董事长赵效定和总裁蒋耀调离兰生已半年之久,却一直没有公告,目前仍挂着兰生股份董事长和副董事长的头衔;兰生的内部员工对此种作为也相当不满。
迄今为止,上海市国资委和兰生方面都不愿透露常中被双规的具体原因。但琼胶事件对兰生带来的巨大冲击显然已引起上海市高层的关注。就在常中被双规前几天,上海市国资委下发了一份对归口企业投资行为进行严格管理的《上海市国有资产营运机构投资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宣布从今年7月1日起,将严格限制国企投资期货、股票。当地媒体称:“上海国企的投资行为要受更严格的约束。”
事实上,琼胶事件仅是导致常中断送自己前程的一个重要因素,他生活的奢侈和挥霍无度也早已在兰生内部引发强烈不满。
举报材料称:“常中一个人手中的各类信用卡、会员卡、贵宾卡就有十来张,而且卡中的余额大都在十万元以上。泡桑拿、玩飙车、打高尔夫……一夜消费上万元是司空见惯的。常中一年的工资、奖金,加上应酬等开销,在360万元以上。”
兰生股份的一位中层证实:“常中个人的开销,一年360万只多不少。”他提供的一个例子是,常中在杭州买两听茶叶就花去两万多元。
常中进入兰生公司不久就接连到欧美和日本“考察”业务,但令财务人员费解的是,2003年1月,常中在国外出差期间,竟然有人用他的信用卡在上海签单消费。
常中爱飙车,为此他到兰生才一年多时间,就用公司名义添置了几辆好车,而其中一辆价值168万元的奥迪A8轿车,一直停在他家车库,直到琼胶事件发生后,他才上缴集团。
“常中还通过中信实业银行,为在股份公司兼职的集团公司人士办理了数张价值30余万元的某高尔夫球场会员卡”,有兰生内部人士向本报透露,“此笔款项由兰生股份的全资子公司浦东公司支付,列入了咨询费项目”。
沸沸扬扬的“琼胶事件”使常中“一夜成名”,也令他的锦绣前程走到了尽头。“企图通过炒期货一夜暴富,是他在琼胶市场翻船的根源所在。”一位兰生的内部人士说。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