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35 2004-4-15

 

 

外交应急机制再次启动 营救伊拉克“中国人质”始末


见习记者 陈宜飚

北京报道

4月11日凌晨被伊拉克武装分子扣押的7名中国人在伊拉克时间12日晚获释,他们当天夜里在中国驻伊拉克大使馆复馆小组人员的护送下抵达位于巴格达的临时住处。据报道,目前这7人的精神状态非常好,除两人因车祸意外受伤外,其余健康状况均良好。中国驻伊拉克复馆小组孙必干大使确认所有人员“已经安全”。
据了解,这7名中国人是当地时间当晚9点由劫持者移交给长老会的。劫持者说,在看到长老会呼吁伊拉克武装分子释放平民人质之后,他们决定通过长老会向中国方面移交被扣押的中国人。
外交应急机制再次启动
有分析家指出,没有任何迹象和理由表明,伊拉克武装分子绑架中国人的目的是为了指向中国政府,但是不排除绑架目标针对所有在伊领土上的外国人。因为伊拉克武装分子想传递一个信息:伊拉克是不安全的,不要帮助美国人,以此动摇国际社会与美英联军合作的信心。
可以确定的是,此次事件将极大地考验中国外交。以前,中国几乎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特别是在4月13日美国副总统切尼访华前夕,这一问题更是变得十分敏感。
4月11日危机发生后,胡锦涛主席亲自指示外交部及驻伊使馆复馆小组,要采取多方面的措施,确保我被绑架人员的安全,尽最大的努力进行营救,外交部再次迅速启动了应急机制。
12日深夜,仍坚守岗位的外交部应急小组成员钟先生向记者介绍了应急机制的情况。该机制专门针对紧急的外交事件而设,一旦发生紧急情况,外交部会自动启动相关应急小组。这个小组由相关司领导牵头,由主管处负责派人加入该小组,全天24小时轮流值班,而且驻外使馆也会相应成立应急小组,同国内随时保持联系,直到事件处理完毕。“此次人质事件主要就是由外交部领事司亚非领事处负责的。其实这种机制很早就有了,只不过最早不这么称呼而已。”钟先生介绍说。
近几年,中家对在外公民的领事保护越来越重视,加上近年中国公民出国增多(去年出境有2000多万人),外交部的应急机制更多地开始处理领事业务。前段时间莫斯科大火、伊朗空难事件以及去年伊战争后撤侨等,外交部在国内都成立了应急小组。钟先生说,这种机制会长期存在下去,而且会不断完善。
应急机制在这次营救被扣押中国人方面发挥了非常积极的作用。据约旦使馆的李参赞介绍,在危机发生后,伊拉克复馆小组迅速采取行动,调查人质的位置,被谁扣押等等,在极短时间内确定了被扣押者的身份,并制定了营救策略。
记者在与前方复馆小组工作人员的交流中,颇能感受到营救工作的紧张气氛。工作人员在简要回答记者提问后便匆匆结束了谈话,说使馆希望将更多的时间和精力放在营救人质方面。
记者提出,有没有可能这7名中国人被误认为是日本人或韩国人而遭到扣押时,中国驻约旦大使馆李参赞说:“按理说应该不会,因为他们都有护照。但究竟是不是被误认了,还不得而知。”李参赞说,伊拉克人对当地中国人的态度还是很友好的,因为中国政府的政策一直是支持伊拉克人民,所以中国人在这一带口碑很不错。
尽管这些中国人都有护照,护照上也有英文,但记者从海外媒体了解到,由于这几个中国人不会英语,伊拉克武装分子很有可能也不会英语(伊拉克人讲阿拉伯语),因此特意“劫持”了另外一批外国人对7个人的身份进行确认。从现有的线索来看,仍然不排除这几个中国人是被误当作亚洲其他国家的人给扣押起来。
来自中国的建筑工人
根据外交部公布的调查结果,被武装分子扣押的7个中国人均来自中国福建省平潭市,他们是:薛由贵、林金萍、李桂武、李桂平、魏为龙、陈孝金、林孔明。记者通过有关途径了解到,年龄最小的林孔明上个月刚刚度过18岁生日,最年长的是陈孝金,49岁。
有媒体报道,平潭县敖东镇华东村村干部魏武介绍,此次事件中的7个人全部都是到伊拉克去从事建筑装修工作。除了林金萍和李桂武之外,其余5人均是4月9日从厦门出发前往伊拉克的,没有想到刚刚踏上伊拉克的土地就遭此“劫”难。其中,陈孝金、薛由贵的家人直到有媒体来访才知道他们出事了。
陈孝金的父亲已经78岁,老人对儿子出国的事从一开始就耿耿于怀。“他直到出国的那天清早才来和我道别,告诉我要出国打工的事。”他说,当时是4月9日7时左右,儿子来到他家,对他说“我要出国了,你们多保重”,然后就走了。陈孝金的妻子李珠珠一想起当时的情景便泣不成声。她说,4月8日晚上,她和连夜赶来的亲友们一起做陈孝金的思想工作,试图劝他放弃出国的念头,可是他脾气非常固执,最终还是出去了。
陈家有三个孩子,大儿子考上新疆的一所大学,为了供他上学,家里借了很多钱,如今上有年迈的父母,下有两个还在上学的孩子,一家的生活陷入困境。李珠珠告诉记者,他们唯一的经济来源就是晒鱼料鱼粉,下雨的时候就没有收入了,经济十分拮据。正是这个原因,丈夫才想出国打工,去哪里无所谓,只要能出去就行。后来从“蛇头”那里知道,去伊拉克最便宜:一共只要3万元左右。所以明知道伊拉克不安全,还是去了。
薛由贵的家人还向记者透露了薛赴伊打工的路线。据薛母介绍,薛由贵与同村的李桂平一起从厦门出发,转道泰国后直奔约旦,经过危机四伏的约伊边境线,才到达伊拉克。由于穷得买不起电视,薛家人也是直到有媒体来采访才得知儿子在伊拉克被劫持。采访中,薛妈妈有些控制不住情绪,“我不让他出去,他硬是不听。”薛母哽咽着说。她现在特别担心,儿子是前年11月才结婚的,孙子才10个月大,万一儿子出事,今后的生活怎么办。
据悉,福建省对伊拉克没有任何投资项目,福建有30余家有办理出国劳务资格的正规公司,但均未开展办理前往伊拉克的劳务业务。目前只能确认,这7人并非通过福建省的劳务公司进入伊拉克。据中新社消息,这七个人均持旅游护照因私出境,目的地为东南亚国家,经辗转才抵达伊拉克。
伊拉克没有工作机会
李参赞认为伊拉克目前实际上没有什么工作机会:“伊拉克经过这么多年的制裁,自身发展很困难,工资也不会高很多,连伊拉克人自己的就业都成问题。”不过,他希望通过本报再次告诫国人,近期不要再来伊拉克,这里不仅危险,工作机会和工资水平比国内人民想象的要少得多。
林金萍的父亲林孙龙谈到儿子赴伊打工时,显得非常困惑:为什么儿子会想去伊拉克打工?林金萍早在去年10月20日就前往伊拉克,他的路线是福州-北京-莫斯科-约旦-伊拉克。“他到了10天后,打电话回来说被蛇头骗了,那里根本没有多少就业机会。”父亲林孙龙说,“他给家里打个电话还要跑70多公里的路程。”
林孙龙介绍,儿子是持约旦的签证到伊拉克的,在当地一家北京老板开的宾馆干杂活,一个月只有90美金。“他平均半个月打一个电话回来,有时连打电话的钱都不够。”不久前,林孙龙从儿子口中得知,有个平潭市北厝人在伊拉克被炸死。得到这个消息后,林孙龙曾劝儿子回来,可他就是不听。说到此,林孙龙也显得很无奈。
据了解,平潭不少出国打工的人都是借高利贷出去的。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拼了命借高利贷也要出国?魏为龙父亲的经历也许可以说明问题。他于2002年前往以色列,当时借了8万多元,到国外干的是粗活,但每个月的工资却能达到5000多元人民币。魏为龙的姐姐魏宝珠说,她父亲没办法像年轻人那么拼命。年轻人多打一份工,一个月可以拿1万多元,她父亲去了两年多后,欠下的几万元早就还清了。这种“成功案例”刺激了不少当地农民。
另一方面,一些居民也知道伊拉克正处于战乱,到那边去打工很危险,但受到一些“蛇头”的诱惑,以为战争后的伊拉克有很多地方需要重建,那边的工作会比较好找,而且待遇可能会更高。不少人正是抱着这种心理去伊拉克发“战争财”的。
福州公安局出入境管理处的一位官员说,福建人素有“赤脚下南洋”的传统,什么地方都敢去。外交部一位领事官员指出,正是由于这种打工现象的存在,对中国驻外使领馆的工作提出了巨大挑战,因为使领馆根本无法通过官方渠道统计这些人的数字,也无法对这些在国外务工的中国公民提供相应的领事保障。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