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35 2004-4-15

 

 

宏观经济形势可控 宜警惕不宜打压
社科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袁钢明访谈


本报记者 胡 莹

北京报道

4月9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强调继续加强宏观调控控制投资过快增长。12日,央行应声而动,宣布从4月25日起提高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当前,对宏观经济形势进行深入的分析,从而得出正确的判断,已经不仅仅是宏观调控部门的重任,更与每一个人的钱包息息相关。为此,本报记者专访了中国社科院经济所宏观室主任袁钢明。
钢铁房地产投资还在可控范围
《21世纪》:统计显示,今年前两个月,全国城镇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53%,特别是钢铁、房地产等行业的投资增长,已经到了叫人担心的地步。国家有关部门也对此表示了足够的警惕并出台相关政策。请问你怎么看当前的投资过热?
袁钢明:我们先来看两个当前最热的行业:钢铁和房地产,只有先把这两个行业弄清楚,对过热的问题才会有深入的理解,而宏观调控也才会找到着力点。
首先看钢材方面,去年进口了3000万吨,出现了需求大于生产能力的情况,尤其是建筑钢材,钢材成为很少的几种需求超过供给的产品。钢铁的生产能力在今后的一段时间可能一直无法跟上钢铁的需求,但也不是这样就不会过热了,因为也许是钢铁的需求过度了,使得社会投资的热度都集中在这里。我们可以看看对钢铁的需求,目前国内60%都集中在建筑钢材上,而国际上这个比重是40%,因为我们现在快速发展时期,这个比例还是比较合理的。关键在于,房地产的投资一定要合理,只要我们把房地产的投资控制在比较合理的状态,钢材就不会过热。
接下来看看房地产。我们现在房地产的增长主要是住宅增长,房地产的供给也是受到需求制约的,近几年人均增长2平米,还是处于需求不足。所以我们现在仍然在金融上对居民的购买力采取一些支持措施,比如贷款购房、住房公积金、居民适用房等政策,以培育和支持房地产需求的形成。老百姓在买房子时就受到了一套严格的金融还款约束,所以从房地产的金融体系来看,贷款形成的房地产需求没有过热。
当然,这种贷款形成的需求是一种超前的需求,但是在贷款总额一定的前提下,这部分的支出需要其他方面的让度,这就需要金融部门来协调。银行认为住房贷款是优质贷款,愿意转移其他贷款,这是一种好的贷款转移,而不是危险现象。
贷款所形成的需求我们非常有把握控制,银行现在对住房消费贷款的控制力是最强的。住房消费贷款现在在总贷款中占了18%,比前几年增长快很多,但其他国家住房贷款在总贷款中达到50%-80%。当然这需要一个过程,在这一过程中,可能出现未来一两年大家都觉得这部分贷款优质,加大投资力度,但因此形成的住房需求引起钢铁需求过大是可能的,因为总量不变,如果它过大的话,造成结构上过于集中,当然我们不排除这种可能性,但是即使这样,我们认为还是处于可控制范围内的。
总结起来,我们现在看房地产的投资,应该说还是在可控范围内的:一方面是贷款可控;另外,房地产价格受到央行和其他宏观调控部门的高度重视,尤其央行时刻保持警惕,防止房地产价格脱离人们居住性需求的上涨,出现投机炒作。我担心的是,这些年房地产的投资,很多人是到银行借款,房地产升值超过贷款利率升高,对此需要要高度注意。
房地产的需求我们不可以轻易压制,现在经济无法再找到其他经济的增长点。这个增长点在多年的政策鼓励和引导下总算形成了一定热度,如果你想压制却很容易。
宏观部门有足够的调控能力
《21世纪》:你如何判断一个行业或者说整体经济是否处在可控范围?
袁钢明:投资品价格是否可控,关键还是看形成贷款的需求、供给。
首先看一下需求,对投资者来说,有稳定需求的投资机会并不多,而现在更没有强到到处都是供不应求的状况。制造业仍是竞争极其激烈的,最终产品需求受到很强约束,投资再扩大就会受到制约,包括现在非常不足的电力,也会同样受到的需求制约。在这种压力下,不至于各种投资都冲上去,所以除钢铁、房地产几个热门产业外,要去寻找更多投资机会,还是不容易的。所以由货币贷款形成的总需求没有到很强的程度。
再看供给,现在我们的贷款和投资总量是接近的。这几年贷款增长是百分之十几,投资也就这样。因为现在的投资主要靠贷款决定。总结起来就是:贷款不失控,投资就不失控。
《21世纪》:你认为现在的投资没有失控,但似乎过热的危害已经在显现,如何控制这种风险?
袁钢明:本届政府对贷款保持适度控制,保持适当热度,我个人非常赞同。贷款增量提高到20%之后,央行是时刻保持警惕的。所以去年几次大的宏观调控,使得去年经济增长不出现回落。在消费需求没有太大变化的前提下,投资也不会出现根本性的过热。
究其原因在于,投资受到了需求的制约,以及政府对高点的限制。热度最危险的两个,房地产和钢材,他们是连动的。需要警惕的是投机性过热,1993年过热是钢材的过热,当时钢材和房地产成为投机的对象。现在每次上涨,宏观部门都采取针对投机性过热的措施,保持对高点的控制,比如去年的121文件,使得去年某些地方的房地产狂潮受到限制,吓退了很多投机者。
如果没有这些措施我肯定也会担心,但现在我们已经吸取了1993的经济过热教训,保证对这种扰乱性很强的行业的控制力。如果我们没有控制他们的能力,干脆就该控制整体。但是现在有了这种能力,我就不担心。去年已经验证,这几个行业被很好的控制,整体又不过热,所以整体来说是比较安全的。
不要打压当前的好势头
《21世纪》:但对宏观部门而言,他们也会遇到问题:如何判断贷款是否过度?
袁钢明:这的确是一个核心和基准的关键性问题。我觉得过去是稳为主,现在应该更加注重充分释放经济增长潜力。
去年,贷款增长超过了20%,达到23%。这个增长率算不算高?多少才算高?我们需要一个标准。
前几年贷款增长基本是15%左右,当时消费价格指数一直都在下降,经济很难保持增长状态,每年都要靠国家的投资来支持,市场的投资或者企业投资每年都持续低于国家投资,这种贷款状态下形成的市场投资非常弱,更不要说消费就业之类贷款根本支持不到的领域。这种不正常的低投资,造成了经济增长的潜力无法释放。
凯恩斯当年就提出充分就业标准,认为衡量增长潜力是否全面释放才是经济增长好坏的一个标志。前几年我们浪费了自己的潜力,压缩了生产能力,又同时存在投资无地可投。前些年长期抑制需求是有问题的,事实上扩大需求才最重要。前几年怕过热,其实那个时候连热都谈不上,经济完全求稳,不出乱就好,失去了经济增长调控的意义。
《21世纪》:那么你是否认为中小企业会盲目投资,从而造成低水平重复建设的危险?
袁钢明:现在热还是不热的讨论乱套了,已经不是讨论消费是否上涨、投资是不是过热,而是讨论低水平重复建设的问题,这不是个宏观调控的问题。低水平重复建设从理论上说根本就不成立,在短期内需求快速增长造成正常质量不能满足,可能造成大量低质量的建设,但是如果需求约束比较明显,质量是相对高的。低质量产品大量出现,不需要宏观考虑,而是让厂家自己竞争淘汰。宏观调控的重点应主要是对需求的控制,对供给的调控是在短缺的时候调控,而不是在供给旺盛的时候去考虑关掉哪家工厂!
《21世纪》:最后,对当前的宏观经济形势,我们应该怎么判断?
袁钢明:我认为,现在的宏观经济热度适当,更大的风险不是过热,而是过分、过早、过强的打压宏观经济而导致的经济下滑。我们已经错过了两次经济发展的好时机,不能再错过现在的增长时机了!
(相关报道见政经6版)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