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再造海南· 专题  第 234 2004-4-12

 

 

海南资本市场
前世宿命与今生挣扎


本报记者 徐恺

海口报道

2004年2月18日,浙江海越股份有限公司(600387)在上海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成为猴年第一家上市公司。
这是海南省迄今为止第一家大股东在海南,却拐道外地上市的股份制企业。
该公司的第一大股东海口海越经济开发有限公司,拥有上市公司25.39%的股份。根据上市公司招股公告,浙江海越股份于1993年5月经当地相关部门批准,由海口海越经济开发公司、浙江省经济协作公司、诸暨市银达经济贸易公司三家共同发起,以定向募集方式设立。
一位海口海越的内部员工说,如果当时是在海南设立股份公司,估计到现在还没有轮到上市。
这种说法可能过于偏执。但有一种事实是毫无疑问的:由上世纪90年代初期的海南企业上市如火如荼的局面,到后来纷纷南雁北飞,从审查机关到企业对海南资本市场环境的抱怨和不信任感,早已无声蔓延。
从琼民源到“琼民怨”
从神话到垃圾,再到彻底消失,琼民源的这段历史,浓缩了生于“疯狂年代”的海南板块的某种宿命。
对于这支曾经在股市上如海浪般汹涌升腾的股票,如今不得不从故纸堆里和苍老者的回忆中来查找它曾经的痕迹。琼民源(0508),全称“海南民源现代农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这家在公开资料上主业囊括种植、地产甚至百货等若干个行业,宽大得有点漫无边际的公司,在1993年4月30日在深交所上市的当天,其收盘价稳稳地落在了25.8元。
市场给予了这支当年的“绩优股”以热烈的掌声,毫不吝啬。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从第二年开始,它的业绩却一路下跌。1994年每股收益从前年度的0.68元跌到了不到2毛钱,1995年更是一落千丈到了亏损的边缘,每股收益不到一分钱。
而股价也随着股市的低迷一路走低,到1995年的年末,已经跌到了2元左右。
就像一个调情高手,就在市场对琼民源日渐看淡,几乎绝望的时候,一夜之间,它再次以中国最大黑马的面目重新回来,市场上立即激起热情如天,一片尖叫和惊呼。
1997年1月22日,琼民源率先公布了1996年的年报,每股收益0.87元,净利润同比增长1290多倍。
虽然有过投资者的质疑和争议,但依然没能挡住市场的热捧和掌声。当时的股评家们提出的1997年的选股口号听起来就好象股市上只有一支股票:“买民源,捂民源,全年跟踪琼民源。”
对于股评家们一相情愿的好意,1997年2月28日,琼民源以一种固执的姿态作了无情的回应。
3月21日,一位曾经投资琼民源的海口市民在海口的阳光下对记者回忆了当时的情景。他说,那一天过得真是提心吊胆。
但是没想到的是,当天上午刚一开盘,股价就跳空低开,中间虽然有过周折,但最后终于以23.51元收盘,全日跌幅6.86%。这一天,琼民源创下了5636万股的天量记录。
“当天下午开盘的时候,营业厅一片混乱,各种传言谁也搞不清是真是假。”这位当年的投资者说。
置身其中的散户们永远不可能搞清楚正在发生什么。据后来媒体报道,琼民源的这个最后的交易日,全国有多达11万散户股东身陷其中。
琼民源以一个巨大的圈套,完成了它的绝唱,同时重创了海南上市公司的信誉。
好时代与坏时代
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我们在走向天堂,我们正在向地狱奔去。只有150年前狄更斯在《双城记》中这个著名的开篇,可以描述海南的那段历史境遇。
在海南,有一个传言,说琼民源的老总马玉和曾经有一个理想:创立一家一流的企业,超过中信,成为中国首屈一指的大公司。而在1993年9月出版的《中国投资系列丛书——海南股份制企业》一书中,排在海国投和海南中兴实业发展股份有限公司之后的,就是这个轰动一时的琼民源。该书中关于琼民源的介绍和规划,依稀可以让人相信马的这种雄心不是一种虚构。
在多幅彩色图片之中,一幅“868大厦”的模拟照片特别引人注目。根据文字介绍,琼民源计划投资的这栋大厦包括86层、高330米的五星级酒店、写字间及68层、高260米的高级公寓、六层裙楼,内设商场、餐厅、文化娱乐、商务、宗教设施及五层地下车库。计划投资33亿元。
这是一幢富有想象力的建筑。但是,马玉和注定无法看到它的实现。
据琼民源停牌后有关部门的调查,琼民源1996年年报中所称5.71亿元利润中,有5.66亿元来自虚构,并且,该公司还虚增了6.57亿元资本公积金。
因为涉嫌犯罪,1998年11月12日,琼民源董事长兼总经理马玉和等主要责任人员锒铛入狱。
“其实当时大多数海南上市公司的主业都是房地产,”一位曾经在政府相关部门工作的政府官员分析说,“房地产火的时候,公司业绩看起来就不错,而泡沫消散以后,很多公司就不行了。”
海南的经济泡沫淹没了企业的生存。而在此之前,环境的狂热氛围又加重了企业的投机冲动。纠缠不清的宿命,从一开始就和海南的上市公司如影随形。
在琼民源之后,是一连串的海南上市公司违规事件:琼华侨股本长期不到位,制造了虚假账目;琼南洋原总裁和原总裁助理利用职务之便违规操作,致使公司巨额资金去向不明,涉嫌金融诈骗;欣龙无纺借股权转让逃废金融债务;罗牛山上市资料不实等等。
而据业内人士透露,除了这些违规事实外,海南还有一些上市公司存在着未被“吹哨”的违规行为,如相当多的公司在募集资金使用方面存在严重违规行为:有的用募集资金偿还银行贷款,有的挪用资金用于非募集资金使用项目,甚至有的把募集资金委托他人炒股以致收不回资金等,还有个别上市公司高管肆意侵吞公司财产。
海南资本市场的信誉遭到沉重打击。
1999年,海南被中国证监会定性为“高风险地区”。2001年的《海南证券市场年报》评述海南省上市公司经营特点时这样写道:到目前为止,海南上市公司存在的众多问题仍未彻底解决,少数公司高风险状况依然未能消除。
据海口海越公司的内部人士透露,直到浙江海越上市前夕,由于其第一大股东的海南背景,审批机关格外严格。“二三十公分高的材料铺满了200多平方米的房间。”当地的媒体如此报道说。
信誉的丧失,经济泡沫的破灭,反过来又让当地的上市公司发展缓慢,融资艰难。
海南板块“空壳化”、南雁北飞等现象引起了当地政府的焦虑。据了解,1992年前后在深圳上市的海南企业共有5家,时至今日,这号称“老五家”的公司,有两家“移民”北京,更名换姓,琼港澳改为赛迪传媒,琼民源变成了中关村,其他三家琼能源、琼海虹、琼珠江也都经历了资产重组。至于1994年上市的“新五家”——琼海德、琼海药、琼南洋、新大洲、琼金盘,琼南洋已经退市,其余全都经历了重组。
一位证券业人士形象地概括:“一段时间看海南板块上市公司,一溜下来头上全是英文字母。”不是ST,就是PT。
据统计,到目前为止在深沪两地的上市公司中,注册地依然在海南的一共有22家,其中12家公司的第一大股东已然易主为外地企业,占总数54.5%。先后迁出海南的上市公司总计有4家。
大面积的亏损使得海南的大部分上市公司也已经失去了再融资的能力。截至3月17日,上报的2003年有送转股和再融资预案的只有椰树和赛迪传媒两家。而去年海南板块的再融资只有区区2亿元。
这并不是最终。3月22日,海南省一位官员向记者证实,海南航空正准备将核心业务移师北京,只把集团总部留在海南。“也就是说,海南上市公司又多一个空壳。”他无奈地说。
海南资本市场该如何逃出它的前世,在它艰难的今生?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