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再造海南· 专题  第 234 2004-4-12

 

 

洋浦十二年:起点再见起点


本报记者 杨 磊 
见习记者 刘涓涓

洋浦报道

“十二年啦!那年我才30岁,很多事情都想去干。”江子尧像回忆久远以前的故事。
1992年8月18日,海南省政府与熊谷组香港有限公司在北京签订了《海南省洋浦经济开发区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合同》,31平方公里的土地使用权一次性出让给外商,期限为70年,期满后还可续约,从而开创了新中国第一次由外商承让和开发经营大面积土地的历史。
作为一家中央级媒体的记者,江子尧在现场看到一场史诗般革命的序幕。
在工作完成后,江激动地向总编电话汇报:机遇,到处都是机遇,我不回来了,海南——那是我的天堂。那时他还很年轻,头发像松针一样茂密,用发蜡梳得光光的。
一周之后,他到达洋浦。此后的日子,他成了一个不成功的商人。
直到十二年之后翻看那一天的老皇历,他才发现老天早有论断:1992年8月18日,忌开市。
洋浦恰如江湖,十二年之后,起点再见起点。
“放羊的经济开发区”
他曾经以为这里遍地都是黄金。
当江子尧提着简单行李带着不到5万现金走进洋浦时,他一度以为自己走进了历史。那是一个激情澎湃的年代,他固执地说,对于渴望在经济大潮中搏杀的年轻人而言,洋浦是他们永远的圣城。
然而,那只是一个江湖。
于是,江子尧坚信自己将像很多成功的企业家那样,建立自己的秩序以及游戏规则。
十二年后的3月20日,他说,江湖就是童话,结果永远都是好的。问题是你想不想相信。
在那时候的洋浦,一场童话的序幕在狂热中拉开。
他们的目标是,总投资1300亿元,计划到20世纪末21世纪初,将只有3万人的洋浦建成40万人口、年产值200亿元的新兴海滨城市。
为此,他们甚至不惜以2000元每亩的价格转让30平方公里的土地,转让的对象不分国度。
然而,原深圳大学校长张维将海南特区有偿出让30平方公里土地使用权给熊谷组香港的商业行为,与清朝在英国武力威胁下割让香港的丧权辱国行为相提并论,指责海南省政府的行为是制造新的租界。此后,100多名政协委员联名上书国务院,要求制止海南省的做法。
张维等人的言行引起连锁反应,洋浦风波扩散全国。  
现在看来,当时的政策并没有什么出格之处。洋浦开发区管理局办公室范主任说,但对洋浦而言,这种压力最终导致这个“特区中的特区”就此沉寂下来。
范主任说,当全国各地都在搞发展时,洋浦却在耗费人力物力停止发展澄清思路,等到“思路理顺了,发展的黄金机遇已经消失了”。
1992年,熊谷组香港的规划是,用15年左右的时间,将洋浦开发区建成一个公用设施完善,以外向型工业和出口加工业为主,同时发展对外贸易和转口贸易、港口、仓储以及金融服务等行业的对外开放经济区。开发区全面建成后,规划常住人口为25万人,暂住人口为15万人。
开发区内的一切基础工程和公用设施全部由土地承让者负责,工业项目的招商、投资与建设经营,也基本上是以其为主体。洋浦出让土地面积之大,出让时间之长,而且全部由外商成片开发经营,这是我国改革开放以来所从未有过的特殊尝试。
熊谷组香港获得土地使用权后,随即与内地、香港、台湾的5家企业注册成立了海南洋浦土地开发有限公司。该公司法定股本30亿港元,注册资本10亿港元,是开发区投资开发的主体,计划15年内分3期投入180亿港元,进行基础设施建设。土地经开发后转让给国内外企业使用,使用期限亦为70年。
海南省政府同时成立了级别属厅局级的洋浦开发区管理局,作为省政府的派驻机构,统一行使开发区的行政管理权。
然而,熊谷组香港并没有足够的实力来承担如此大的项目。根据《海南省洋浦开发区规划》中的投资概算,整个开发区总投资约为1364亿港元,其中公共设施开发建设资金为180亿港元,生产性项目建设资金为913亿港元,生活服务设施建设资金为271亿港元,依靠其本身的力量是很难承担起规划建设任务的。
反反复复中,洋浦几无回天之力。江子尧说,那时候的洋浦似乎在一夜之间就安静下来,就连街道上轰鸣的发电机都变得有气无力。
洋浦成了“放羊的经济开发区”。
把脚放在地上
开发区管理局提供的数据显示,1999年洋浦的经济走入低谷,国内生产总值仅完成了9.4%的同比增长。
2000年,当洋浦管理局新局长朱选成上任时,他看到已经开发了将近十年的洋浦居然满地荒草,牛在路旁悠闲地吃草,丝毫没有“特区中的特区”风范。
朱选成后来说,海南洋浦开而不发的原因大致有四:其一,开发区建立之初,关于开发区的发展思路摇摆不定,影响了发展的方向;其二,连续三次失去了发展的机遇,正当全国各个开发区和各地掀起开放热潮的时候,海南洋浦却被人为地陷入了一场无谓的论争;其三,洋浦这块地方客观上远离城市干旱少雨,也影响了企业的投资;其四,在招商引资和开发上,初期虽然投资了不少钱,但是全部投入了水电路的基本建设上,没有实行发展效益滚动开发的战略。
然而,仅仅就是这些么?
一位学者的观点非常明确,洋浦依靠特殊政策打天下的时代已经一去不返,“洋浦有的,别人都有;而别人有成熟的经济腹地,洋浦没有。”
而随着多年土地泡沫,洋浦的地价一度暴涨至300万元/亩,即使在1999年的谷底土地成本仍然超过10万元/亩。而可用来成片开发的土地几乎都被“被圈养”。数字显示,当时已经有超过8平方公里的土地被平整,还有10平方公里等待资金开始平整。
这对于新领导班子所渴望的大型项目落户而言显然不是好消息。如果连常规的工业用地都无法保障,“企业凭什么落户洋浦”?
于是,拯救洋浦从土地回收开始:2000年8月,经海南省政府和光大集团(熊谷组香港的接手者)同意,洋浦经济开发区内的土地实行优惠地价,每亩7万元人民币,可分两期付款,首期付款一半。另外,进入开发区的温州民营工业园和深圳科技园的项目,土地价格还可以更优惠。 
而据范主任确认,此项措施收效甚大,2000年之后,洋浦开始有所起色。
用海南省委前任书记王岐山的话说(2002年12月28日讲话记录),最重要的是朱选成把脚站在了地上。他说,洋浦的稍有起色在于“把过去那种浮躁、一夜暴发的、完全不是市场经济规律的思想”给调整过来了。他说,不仅是洋浦,就连海南都在经历这个过程,有些还在这个过程之中,稍微清醒一点的人已经走出来了,“海南的发展要脚踏实地,要循序渐进”。
2002年,洋浦开始井喷:国内生产总值同比增长55.21%,这是自设立开发区以来最高的一年。
从特殊政策打天下,到把脚放在地上循序渐进,洋浦,起点再见起点。
拯救洋浦
有人将洋浦重新起步的过程称为治病。问题在于,该用缓药还是猛药。
洋浦开发区管理局开出的药方是,二者相结合。
对内,一场庞大的治理工作正在展开。据范主任透露,从2002年开始,洋浦开发区开始对园区内的环境进行大规模的治理,并且有针对性地对原先园区内的居民进行搬迁工作,为大型项目的进驻创造条件。
而对外,本身职能为开发区行政管理的洋浦开发区管理局,被推上了招商引资的前台。朱选成说:“开发洋浦的成败在于招商引资。”
其实从1995年开始,海南省政府就逐渐介入洋浦的招商工作,并敦促洋浦管理局主动负起招商的责任。招商不仅面向外商,也面向内商。
根据管理局提供的资料,最近两年内管理局成立了3个招商局,分别负责国内、境外和国外的招商引资工作。在北京、上海、深圳、温州等各大城市设立了招商联络处,“我们的目标是只要有可能就吸引他们进来”。
范主任介绍说,在温州招商引来了占地500亩的温州工业园,还兴建了温州商业街;在深圳招进了占地面积同样是500亩的深圳工业园;2003年5月,在海南举办了第10届海南国际椰子节暨洋浦招商周,签约15个项目,协议引资近22亿元;在同年6月于广州举办的招商活动中,签约7个项目,协议引资近10亿元。
“已经有项目在投产了。”范主任说。由印尼华裔APP投资12亿美元的纸浆厂已经动工,中法合作的镶木地板厂已经投产,另外还有橡胶加工厂、汽车发动机组装厂、化妆品厂、面粉加工厂正在开工建设或投产。
而记者在洋浦看到,APP项目区门口的倒计时牌上写明,此项目将于9月1日投产。而据该局人士透露,首期投资80亿元的中石化炼油项目亦将在本月动工。
而在海南省政府,亦有官员透露,目前该省已经确定将洋浦作为本省工业龙头带动全省工业发展的思路,由此各项政策将会更加向洋浦倾斜。
“仔细反思起来,洋浦的过去的失误在于指导思想的失误。作为政策优势扶植下的开发区,洋浦早已经具备了上大工业做产业的基础,现在要做的就是将资源整合起来,统一思路求发展。”这位官员说。
回想起开发区设立之初,国务院给出的指导意见“洋浦开发区应建设成为以先进工业为主导,第三产业相应发展的外向型工业区”,十二年,洋浦只不过是从起点再度走向起点。
用十二年的时间验证一个轮回,这个代价无论是谁都难以承受。
1999年,一本名叫《海南十年反思》的书在香港出版,里面详细地记录了洋浦的风风雨雨,还有那些曾经激动人心的岁月。
2004年,江子尧看到了这本书,他是洋浦港门口一家北方小吃店的老板,他说自己已经老了。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