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 活  第 234 2004-4-12

 

 

传统是我们的凝聚剂——郭广昌访谈


本报记者 陈海萍

西安报道

在甲申年的黄帝陵公祭活动中,最受瞩目的人物无疑是首次通过公祭组委会遴选出的民间主祭人。在首次官民共祭中作为民间代表参加公祭,其中的意义并不寻常,获选人郭广昌表示颇感意外和压力。年仅37岁的郭广昌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现任上海复星集团总裁。在清明公祭的前夕,郭广昌接受了本报记者的专访。€
《21世纪》:当知道自己被选中的时候,最特别的感受是什么?
郭:我用了四个字,“诚惶诚恐”。因为这是第一次官民同祭,很特别。而且我们是作为一个企业来参与,我想这体现了政府的信任,无论是对你个人、还是对你的企业。
《21世纪》:你在获选后接受采访时一直提到压力很大,最大的压力来自哪些方面呢?
郭:你要代表这么多的人和企业来做这个事情,你自己做人、做事、做企业都应该相当出色,你自己要真正有这种代表性,不能辜负大家的期望。
《21世纪》:这次获选,你的哪些特点或背景最有帮助呢?
郭:我感觉,可能一个我们是民营企业,第二我们是上海的企业,第三我们还比较年轻,也讲求团队创业,第四我们还读了点书,也一直强调对社会的责任感,另外我们的经营理念也是从传统文化里吸收过来的,这些可能是被看重的元素吧。但我压力还是很大,因为无论从规模和优秀程度来说,比我们好的企业多的是,愿意参加的人也多的是。
《21世纪》:您向来行事作风低调,但这次却选择或者被选择作为一个焦点,会有顾虑吗?
郭:首先,我们选择去做,因为觉得这是一件有意义的事情,我们就会全力以赴去做。所以这首先是一个自我选择的结果。其次,如你所说,这也是一个被选择的结果,因为当初我们选择去做的时候也没有想到会被选上。
其实做企业,对于我个人来说很矛盾的一点就是,我希望做事越低调越好,认识你的人越少越好。我希望过那种最平常人的、自由的生活。当然你是上市公司的法人代表,你应该承担某些公众人物的责任。但企业家毕竟不是明星那样的公众人物,所以媒体和社会可以给他更多的自由空间。从我个人来说,肯定不愿意去破坏这种自由。但是,如果你觉得你现在要做的这件事对社会很有价值,对你的企业很有价值,那么作一点牺牲也是应该的。
《21世纪》:你会觉得有牺牲的成分吗?
郭:这个事情本身很有意义,当然不是牺牲,而是很大的荣誉。但把自己变成一个曝光率很高的公众人物,这对于个人生活而言会是某种程度的牺牲。这两者之间要分开来看。
《21世纪》:除了考虑这件事的社会价值和意义,是否也包括商业上的考量呢?
郭:商业方面,其实一开始我们倒很少考虑,很多事情都是水到渠成的结果。作为复星,我们也没有必要通过这个来达到商业上的目的。
可能我本科是读哲学的原因。我记得韦伯有一本书,是阐述宗教伦理和资本主义发展的关系。它主要说,资本主义、或者市场经济为什么能够发展到今天,它跟宗教伦理精神有相通的地方。
市场经济是一种很讲求效率的经济,完全是效率优先。所以它需要某种精神性的东西把大家联结起来,使这个社会更柔和,而不要变得很离散。它需要一种有机的结合,这种有机的东西、我们过去相信过的许多东西,都被破坏、被质疑了。但我们还是需要找到一些共同的东西把大家凝聚起来。这个非常重要,也是我始终关心的问题。
《21世纪》:你认为黄帝陵的祭祖活动可以起到这方面的作用吗?
郭:我觉得这是一种很重要的润滑剂、或者凝聚剂,它可以润滑市场经济所带来的极为经济化的价值取向。也就是说,当大家都在做商业、都在讲效率优先的时候,我们知道我们还有其他很多共同的价值取向。比如我们有共同的祖先,他们曾经创造过足以自豪的文明。我们应该以自己的民族精神为主导价值,以市场经济的原则为基础,加强民族资本自身的考量和团结。把传统本身固有的好的方面,比如诚信精神、勇于开拓的精神,充分挖掘出来。加入WTO以后,我们要充分地国际化,但同时千万别忘了我们的根在中国。越是在国际化的今天,这个越有意义。
《21世纪》:您一直强调商业真理,能否阐述一下这个理念?您觉得传统在这个理念里可以扮演怎样的角色?
郭:商业,其实它的目标很简单。就像奥运会,它的标杆是非常简单的,跳高就看谁跳得更高,跑步就看谁跑得更快。商业应该是非常直线、非常简单的。比如做同样一个东西,就是看性能价格比。做同一个产业,就看谁能做得更好,同时花更少的社会成本。这个标杆一定要非常简单,一复杂的话,很多东西就会难以考量。
在一个产业里面,谁是最好的,这个要非常清楚,只有一种衡量标准。我们就是要找到谁做得最强,然后就跟谁合作,永远跟做得最好的人在一起。追求商业真理就是追求做得最好的人,因为它是发现商业真理的人,他用最少的资源创造了最大的社会价值和财富。
《21世纪》:找到一个行业里做得最好的人作为合作伙伴,这也是你的一个经营理念吗?
郭:对,我们要找到最好的人,然后让他变得更好。但所谓最好也是个相对的概念,也就是说,要么他已经是最好的,要么他可能变得最好,我们可以通过我们的支持和平台,让它变成最好,前提是他要具备这种变成最好的可能性。
商业本身的标杆一定要非常统一、非常清楚。为什么资本主义在有很多固有矛盾的情况下还能够发展?原因有两条,第一、它恪守效率优先的原则,这是一个铁则。但另一方面,它也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资本的批判,对资本所带来的效率优先原则的批判和润滑。
《21世纪》:也就是说用另一种价值观来平衡?
郭:对。在一次分配的时候它讲求效率,但在二次分配的时候它更讲求公平。尤其是现在,我们开始提倡第三次分配,也就是说企业家在掌握个人财富以后,会把钱回馈给社会做慈善事业。它注重第一次分配的铁则,同时用第二次分配来平衡在一次分配原则下带来的某些负面因素,并且积极鼓励第三次分配。
我的意思是,我们现在搞市场经济,不要把这两者混淆起来。在效率优先的原则上,绝不动摇。但在另一方面,我们又要去融合这个社会,使它更有凝聚力。
《21世纪》:你刚才说的这些可以解释传统在你的商业真理中扮演的角色吗?
郭:对,这是一种平衡和润滑的作用。
《21世纪》:历史上很多维新都会以复古的名义进行,你是否觉得黄帝陵的公祭也有这样的意味呢?
郭:我理解,祭祖一不是迷信,二不是复古。复星的理念是“修身,齐家,立业,助天下”,这显然是从“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那句话过来的。中国过去的知识分子只有一条路,就是不断提高自己,然后唯一目标就是治国平天下。因为当时的社会结构就是家庭和国家,它中间没有企业。
而现代的社会结构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就是企业的出现。在现代工业社会,企业在整个社会结构里起着中流砥柱的作用。家庭变成一个消费单位而不是一个生产单位,政府则负责社会平衡和公平分配的角色。最主要的社会生产都移到了企业。在这种改变的影响下,怎么嫁接传统知识分子的价值呢?你不一定要去做官去治国平天下,你还可以通过一个企业来支持社会的发展,可以通过做好一个企业来为国效劳。
所以你既可以说我们的理念很传统,因为它就是从儒家理论传过来的,但你也可以说它很现代,因为我们是在现代环境下把传统的东西消化和吸收了。
《21世纪》:在目前的经济背景下,这样隆重公祭的意义在哪里?
郭:这次是官和民一起来祭祖,而且有几百个企业的老总一起参与,它代表的是,企业在我们社会当中的地位和作用得到了重视。这次由企业代表民方参与,这是我们社会结构发生变化的体现。
《21世纪》:你对“富人谋政”的说法有什么独到见解吗?
郭:我觉得不要强调这个方面。我们整个社会越来越多元,所以各种利益之间会有一个平衡的过程,让各方面的代表都有一个说话的地方,这是好事。我还是前面那句话,一次分配时要效率优先,但在二次和三次分配的时候,就一定要讲求平衡和润滑。
一个多元社会里,有矛盾是正常的,但这个矛盾不是你死我活的,我们以前走这条路走得太长了。所谓参政也好,不参政也好,其实是让各个多元的主体都能找到申诉的地方,找到一个合理的、和平的方式表达他的意见,这是社会进步的表现。这种进步体现在,矛盾可以在沟通当中得到解决。
《21世纪》:那么中国的企业和企业家开始进入一个可以谋求更多说话空间的时期了吗?
郭:我们国家现在的主要任务是现代化,是发展经济,这是主线,而企业肯定是这条主线当中的主要成员。大家越来越意识到,要现代化就要靠企业去发展和竞争。所以政府也好,社会各界也好,都越来越尊重企业,或者把企业的发展作为一种主要的推动力。我想这是一个社会的自觉选择。
《21世纪》:你希望复星企业给外界一个什么样的形象呢?
郭:年轻有活力的,负责任的,有竞争力、有实力的,能够代表民族企业去参与世界竞争的,同时又非常全球化的一家企业。
《21世纪》:你觉得自己是一个企业家还是一个知识分子?
郭:我觉得我是一个企业工作者。知识分子我觉得我谈不上,当然一般意义上我们是读了点书,有一定的知识。至于什么“家”的话我更不敢妄称。我还是一个企业工作者比较合适。
《21世纪》:接下来复星在西部会有几十个亿的投资是吗?
郭:会有一些比较大的投资吧,包括医药、化工、制造业,有些具体项目已在落实。这里是中华文明的一个主要发源地,我也到一些地方看过,这边有些地方沙漠化挺严重,那些沙漠以前也曾经是很肥沃的地方。所以我有两种感受,一个是,我们以前那种农业文明为基础的耕作模式肯定是有问题的,人拼命耕作,人口拼命增加,然后对大自然的索取越来越多,然后土地荒漠化,然后饥饿、贫穷、战争,死了很多人以后又重新来一轮。封建皇朝的更迭,看上去好像是你打倒我我打倒你,但很重要的一点是它可能跟生态规律有关系。这也是我一直在思考的问题。
第二是,看到那茫茫沙漠,有时都有要掉泪的感觉。我们什么时候才能把它恢复过去?我们欠了多大的帐?我们什么时候能把这些地方恢复到像黄帝陵周围那样好的植被?但你不能说现在就拿很多钱来解决这个问题,这不现实,只有发展经济、创造财富,你才能拿出财力来回馈这片土地。
《21世纪》:这次你带来的500人方阵是根据什么原则选出来的呢?
郭:这完全是一个巧合,因为有这个机会,我们要组成一个500人的方队,想不到很多人都非常愿意来,而西安也有很多企业家踊跃参加。我觉得这很好啊,能够有几百个企业老总们共同来做这个事情,非常有意义。所以也不是刻意的,一切都是水到渠成。
我想这已经超过复星作为民间主祭人本身的意义了,它的意义是,一批中国企业的老总,他们一起来做这件事情。它代表的是中国社会结构的变化,代表这些企业家、这些企业工作者想对社会表达的意念,就是他们不仅要为个人创造财富,他们还注重回馈社会,他们是尊重文化、尊重历史的,他们也愿意站在中国这片黄土地上,创造出世界上优秀的企业。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