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富  第 232 2004-4-5

 

 

“上实风投操盘手”
破解中国网络游戏“致命诱惑”


本报记者 余 明

上海报道

“我们成功退出了讯龙。”在耀阳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装修一新的办公室里,龙科创业投资管理公司副总裁朱大铭向记者介绍。显然,在朱大铭看来,困扰中国风投业已久的“退出”问题,对龙科创业而言,已经不再是什么“头疼问题”。
朱大铭曾任移动通信技术公司Inforwise的创始人及首席执行官,伦敦普华永道资本市场顾问。
而广州讯龙科技有限公司(Meme Star)是龙科创业在2001年投资的公司,经过两年多的发展,在无线领域,已经在国内占有一席之地。2003年初,讯龙被新浪网看中,以2080万美元的价格收购,其中三分之一为现金,三分之二为股票。从而,龙科得以成功退出,所获收益为当初投资额的数倍。
2000年4月,龙科创业基金由上海实业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发起并联合香港实业、华懋香港、捷成贸易公司、三星、LG、大宇等公司共同注资设立。主要投资方向为:信息技术、医学与生物技术、工业技术产业。目前管理的龙科基金规模为6000多万美元。龙科成立几年来已经投资了北京港湾网络有限公司等七家高科技公司。据称,港湾网络今年将会在NASDAQ进行IPO,龙科到时又可以全身而退了。
而耀阳网络,是龙科最近投资的一间互联网游戏公司。朱大铭兼任耀阳网络的CEO。
2003年,龙科公司又开始管理一个新的基金——中韩移动基金。该基金由上海实业和韩国信息产业部一起发起设立,“将主要投资在移动和无线网络等领域。”
70%的成功率
《21世纪》:龙科创业基金这几年好像到了收获期,最近龙科有一些退出的很好案例,那么龙科未来的投资风格会改变吗?
朱大铭:龙科的步伐会放慢一点。因为做到一定程度,步伐自然会放慢一些。今年龙科基金会有很好的收益。从目前的情况看,龙科基金的投资成功率在70%以上,这在风险投资里面是比较高的。
龙科基金是一个比较灵活的基金,也是一个相对比较大的基金。龙科基金会投一些比较大的项目,在投资的阶段上,也会选择比较成熟的公司来进行投资。对已经有比较成熟的营业模式,销售规模也已经达到一定程度的公司会关注得比较多一些。
《21世纪》:但是困扰风险投资的是退出问题,对此龙科是怎么来做的呢?
朱大铭:确实,中国风险投资的主要问题就是在退出上。我们已经退出了讯龙,另外投的几家公司里,也有两家马上要上市。我们也可以很快实现自己的回报。对于龙科基金来说,退出已经做得非常好了。
在我们投资时,一般都会要求公司在海外设计相关的股权结构,这样利于我们选择退出的方式。而在昂科项目上,我们和清华创业投资公司也进行了一些协调,实现了美元和人民币双重投资,为我们以后的投资提供了可以借鉴的经验。
《21世纪》:龙科创业的投资方向是那些?
朱大铭:对于风险投资商来说,首先要有良好的观察力。很多时候,对于一个行业是否有一定的发展前景,是很难看清楚的。所以需要风险投资要有比较好的前瞻性。
另外是经验。要对公司的运作有一定的经验。在投资初创期公司的时候,没有什么财务报表可以查看,这个时候就是投资团队,这样就需要风险投资商有自己的经验。
第三,在风险投资行业里面,还是需要比较专业的知识。我们对于电信、IT方比较熟悉,但是例如对于生物工程啊,我们接触得就比较少。我认为风险投资也需要进行分工。
此外,风险投资之间也要有合作。这样我们就可以和别的风险投资一起进行投资。例如我们可能也会去投一些别的行业,但是并不会作为我们主导的投资行业。如果有别的风险投资主导,我们联合进行一些投资的话,也不是不可能的。因为有了专业分工以后,就有了合作的基础,而且这样的合作也使得各家风险投资商可以互相分享调查的成果。
左右手基金
《21世纪》:龙科新开始管理的中韩移动基金,今年好像非常活跃?
朱大铭:中韩移动基金是去年11月成立的,主要的投资人是上海实业和韩国信息产业部。韩国信息产业部在无线和宽频方面,做得非常好。
我们希望把韩国的新技术,特别是那些已经经过市场验证的技术带到中国来。我们也在寻找中国有技术能力的人员,对这些技术进行本地化的改造。这样可能就会有比较好的效果。中国在这方面的市场十分广大,这也是我们的合作伙伴看中的。
昂科是我们中韩移动基金投资的第一个项目,在无线局域网领域的前景应该是很不错的。
《21世纪》:现在龙科管理着两个基金,这两个基金在投资项目上,是不是会有一些互动呢?
朱大铭:我是希望两个基金之间的互动不要太多。如果一个基金投资的公司快要死了,由另外一个基金来投点钱,这样的互动最好少一点。
但是,对于一个企业来说,融资是一件非常耗费企业精力的事情。如果我们中韩移动基金投资的企业,确实发展得很不错,那么他们就不需要第二次找风险投资,可以由龙科基金来继续介入投资。这样对于企业来说,就会取得比较好的效果,对于我们来说,也充分利用了自己的资源。
《21世纪》:中韩移动基金现在在网络游戏市场上投入很大的精力,是出于什么样的考虑?
朱大铭:现在投资网络游戏的除了风险投资商以外,还有很多上市公司。市场的竞争开始激烈了。但从本质来说,国内的网络游戏还是两个模式:一个就是从韩国引进游戏,另外一个就是在国内开发。现在韩国引进的比例是90%到95%。
韩国的游戏开发市场竞争也很激烈,有些公司经营得也不大好,所以他们也愿意把一些游戏以很低廉的价格出让给中国的游戏运营商。但是从国外买一个游戏来做,其运作非常成功的可能性已经降低了很多。
游戏和电影的情况差不多,很多时候能否成功在事前并不能预测。有些大制作的电影也失败了,有些名不见经传的电影却一炮走红。
布局网游
《21世纪》:现在已经有很多公司投资网络游戏,你认为网络游戏市场会有怎么样的变化?
朱大铭:我们和韩国公司的合作已经有很长时间了,而且通过我们中韩移动基金的合作伙伴,在韩国寻找成功的游戏还是比较容易的。但对于一个网络游戏公司来说,其核心竞争力最后还是要依赖国产化游戏。
游戏行业也是一个金字塔。最上面的一层是创意,例如游戏的故事、背景、情节,下面一层是实现层,最下面一层是技术层面。现在中国在第二层和第三层的人才是足够的,但是在最上面一层,现在的人才还是非常缺乏的,和韩国的差距可能在2年到3年之间。
在这段时间内,如何能把把韩国的创意拿进来,或者建立一个合资企业,这样对一个游戏公司来说,就有了自己的竞争力。
《21世纪》:龙科投资耀阳的信心在哪里?
朱大铭:公司自己的定位要找好。我们可以和韩国进行比较好的合作,把韩国的创意拿过来。但是韩国游戏很少会开放源代码给我们,这样的话,如果要进行一些修改,就必须和韩国方面沟通,所需要的时间就比较漫长,对于游戏运营来说,会造成一些问题。
这是一个瓶颈,我们现在通过和韩国方面的良好沟通正在减少这个瓶颈,另外一方面,我们也在韩国寻找最好的创意团队,同时我们也在国内进行人才培养。
游戏的定位也很重要,我们希望更多的是那些健康、时尚、娱乐这样的游戏,现在太多的游戏都是暴力游戏。暴力游戏的玩家数量有限,而且新介入的游戏太多,市场份额的争夺很激烈。我们希望推出新型的游戏,这样就可以引入新的游戏玩家人群。例如一些益智类的游戏,可能就会受到学生的喜欢。
《21世纪》:从你的说法来看,好像对于网络游戏的行业并不是非常乐观,这是什么原因?
朱大铭:前几天联创投资投了一个网络游戏公司——欢乐数码。这个市场是很热闹的,但我们投是非常谨慎的,我们已经看了一年多,我们要冷静地想一想,到底要做什么。
我认为现在游戏市场已经过于拥挤,市场肯定要淘汰一部分。现在有500多家游戏运营商,过一年,我想大概有100多家存活下来就不错了。市场会进行选择的,特别是在这样一个快速发展的产业里面。
我们在这个产业里面有自己的优势和定位,应该说,我们的成功的机会是很大的。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