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 活  第 232 2004-4-5

 

 

国家的敌人,还是总统自己的敌人


刘 波

像历届美国总统一样,布什在就职演说中曾宣誓,拥护和捍卫宪法,“反对一切敌人,不论来自国外还是国内”。4年任期里,他在国外树敌无数。然而,这一次,他的国内“敌人”既不来自民主党阵营,也不是左派激进人士,而是一位曾在白宫为他效力的人——国家安全委员会前反恐事务负责人、共和党人理查德·克拉克(Richard Clarke)。
克拉克在3月22日出版的新书的名字恰恰就是《反对一切敌人:美国反恐战争内幕》(Against All Enemies:Inside America's War on Terror)。该书不但在亚马逊购书网上成为排名第一的畅销书,而且作者本人也一跃成为美国“情报门事件”漩涡中的焦点人物。
在《反对一切敌人》中,克拉克指责布什政府在9·11恐怖袭击之前对基地组织的威胁重视不够,行动迟缓,其后又孜孜以求地发动酝酿许久的伊拉克战争,转移了在阿富汗的力量,失去了根除基地组织的机会。
出版商Simon & Schuster公司对这本书的推荐词是这样写的:“本书作者在20年的职业生涯中致力于打击恐怖主义,是国内最了解本·拉登和基地组织的人。他比任何人都了解克林顿时代的成功和失败、我们没能阻止9·11事件的原因、布什对9·11的反应以及其后几天政府中发生的内幕。他知道伊拉克是否对美国构成恐怖威胁,在伊拉克战争中是否有被隐瞒的代价。……本书是一部对20年反恐斗争的具有说服力的历史,是对现政府的激烈指控。”
“政府辜负了你们”
3月24日,克拉克在国会9·11事件调查委员会的听证会上作证。在宣誓之后,面对共和党和民主党的代表和坐在观众席的9·11遇难者家属,他以这样的发言做开头:
“我很荣幸能够参加听证,它给美国人民一个机会更好地了解9·11事件发生的原因,以及为了防止恐怖袭击重演我们应该做什么。我很荣幸,通过这个讲坛,我向9·11事件的遇难者们所爱的人表示道歉,包括现在坐在这个房间里面的人和那些正在收看电视的人,因为你们的政府辜负了你们。那些被委托保护你们的人辜负了你们。我辜负了你们。我们的努力最后没有什么用处,因为它们失败了。”
虽然克拉克也批评克林顿政府在对阿富汗的恐怖分子使用武力时不够果断,但他赞同克林顿政府“反恐高于一切”的思路。他在书中认为,在9·11事件之前最初的8个月里,布什政府视反恐事务为一个重要的、但并非迫切的任务。布什政府的行事方式可以简称为“ABC”(Anything but Clinton)——“每与克林顿相反,事乃可成”。克拉克说,在国家安全方面,“2001年1月,布什政府认为,克林顿曾发出的铲除基地组织是当务之急的警告,是过时的观点。”
在听证会上克拉克说,他曾经建议过,为防备恐怖袭击,应在华盛顿建立空中防御系统。但政府内的很多人认为他杞人忧天。他们说,克林顿任总统的8年时间里,基地组织的三次袭击——1993年世贸中心地下停车场爆炸、1998年美国驻东非两国大使馆爆炸和2000年在也门的“科尔”号军舰遇袭——只不过造成35个美国人死亡,所以没有必要为此大费周章。
克拉克称,他在2001年1月24日曾写信给时任国家安全委员会主席的赖斯,要求召开政府各部门的紧急会议,讨论“基地组织日渐临近的威胁”。然而7月,各个部长的日程安排得很满,8月很多部长又在休假。最后的部长会议拖到了9月4日才召开。
在《反对一切敌人》中,克拉克也批评政府各部门互相推诿。他披露,在部长会议上,中情局因为担心遭到基地组织在全球范围内的报复,拒绝使用无人驾驶的“捕食者”直升机伺机杀死本·拉登。2002年6月,有报道说,在9·11之前的几个月,布什的国家安全负责人开了近100次高层会议,但只有两次的主题和恐怖主义有关,其中一次就是9月4日的会议。会上他们审查了一项新的国家安全政策。9月11日,在审查结束等待总统批准时,恐怖分子劫持的第一架飞机就撞上了世贸中心。
克拉克总结道:“布什总统告诉选民,反恐工作做得出色是他应当连任的一个主要理由,这是令人无法容忍的。他对恐怖主义视而不见长达好几个月,而当时我们完全可以采取措施阻止袭击的发生。”
没有必要的战争
3月21日,克拉克说,他觉得布什政府新成立时,其成员就像是“从他们8年前离开白宫到现在,都一直被密封在琥珀里似的。”他指的是,布什政府中许多其父的旧臣仍然固守着他们当时的思维,一直对老布什没有在海湾战争中推翻萨达姆耿耿于怀,必欲除之而后快。
克拉克披露,9·11事件刚刚发生,布什和其他政府官员就急切地想找到其与伊拉克的联系。在9月12日的会议上,布什“带着有些胁迫性的口吻”给时任白宫反恐协调员的克拉克下了命令,“查一下是不是萨达姆干的!”尽管中情局、联邦调查局和克拉克本人都不断强调已有的情报显示袭击事件与伊拉克没有任何联系,布什还是急躁地命令,继续寻找和伊拉克有关的“任何蛛丝马迹”。
在会议上,对于用巡航导弹打击阿富汗的决定,国防部长拉姆斯菲尔德抱怨说,“阿富汗没有合适的轰炸目标,但伊拉克有。”
克拉克称,阿富汗战争之后不久,布什就开始为攻打伊拉克做准备。2002年1月布什在联合国的演讲中将伊拉克归入所谓的“邪恶轴心”国家名单,当年4月又与布莱尔在Crawford总统农场秘密会谈,筹备伊拉克战事。
克拉克认为,“入侵伊拉克,对反恐战争起了极大的破坏作用。”而且伊拉克战争是“一场没有必要、花费巨大的战争”,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没有任何联系。他还认为伊拉克战争提升了基地组织在穆斯林世界的号召力。在一个电视新闻节目中,克拉克说,“本·拉登多年前就已经宣称,美国想入侵和占领一个盛产石油的阿拉伯国家,这是他宣传鼓动活动的一部分。而9·11之后,我们恰恰就是这么做的。”他认为,阿富汗战争后,基地组织变形为松散网络,在不同国家独立运行,而且9·11后其恐怖活动比之前明显增多。
《反对一切敌人》并不仅仅讨论布什的反恐政策,而是对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的反美恐怖活动和美国政府整个反恐历史的述评,里根、老布什和克林顿政府都无一漏网,但克拉克对现政府的批评是最猛烈的。
共和党的“恶毒言辞”
在克拉克的书中被批评为“反恐努力主要阻挠者”的赖斯,在一段时间几乎利用所有的公开露面机会为自己辩解。她说,她不明白把反恐当作一项“迫切的”而不仅仅是“重要的”任务,事情会有什么改变,而且她从未见过布什总统用一种“胁迫性的口吻”和别人讲话。副总统切尼也在广播和电视节目中说,克拉克的指责没有根据,或者是出于政治目的,或者是为了推销自己的书,或者是因为人事变动心怀不满。
援引白宫职员不向国会透露其与总统私语的惯例,赖斯最初拒绝在9·11调查委员会上宣誓作证。但在3月31日,为了平息争议,布什决定授权赖斯公开作证。同时白宫官员也宣布,布什和切尼将不公开地接受9·11委员会的询问,而且问题只能由委员会的主席和副主席提出。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共和党人弗里斯特(Frist)在参议院会议上公开抨击说,克拉克为了使他的书有一个好销路而编造谎言,是“骇人听闻地牟取暴利”。也有美国媒体评论说,这是大选年中政界迄今为止“最恶毒的言辞”。
国会里的共和党议员同时宣布,将寻求对克拉克在2002年7月对参众两院9·11联合情报调查委员会所作的证词解密,以证明他说话前后矛盾。弗里斯特说,当时克拉克“对布什政府的赞誉之情溢于言表”。3月23日,白宫也煞有介事地把去年3月克拉克写给布什的辞职信抖了出来。克拉克在信中说,“为您服务是我极大的荣幸。我将始终记得您在9·11那一天表现出来的勇敢、果断、沉稳和领导力。”但有媒体指出,克拉克的话值得玩味,因为他说的只是9·11“那一天”。
但也有读者评论,在克拉克的叙述中不免有一些“世人皆醉我独醒”的自鸣得意腔调。他称,1984年是他第一个建议美国给阿富汗游击队配备“毒刺”导弹以击落前苏联直升机,并最终改变了战局。而一名前里根政府高官说,克拉克讲的故事“非常虚假”。
克拉克在书中说,1999年一批恐怖分子藏在一艘阿尔及利亚的液化天然气运输船上进入波士顿,其中一名后来企图在洛杉矶国际机场制造爆炸事件。而联邦调查局驻波士顿办公室明知此事,却没有通知市长。但今年3月26日,波士顿有关人士称,他们当时只知道那些人是偷渡者,并将其移交给移民与归化局。
克拉克确实有些说法明显夸大其词。比如书中写道,当他第一次和赖斯提到“基地”时,“她的面部表情给我的印象是她之前从未听过这个名字。”实际上赖斯对基地组织始终挂念于心。进入白宫前她曾是雪佛龙石油公司的董事,公司把一艘油轮命名为“赖斯”号。她进入白宫几个月后,因为害怕招致基地组织的袭击,曾请求公司给这艘油轮改个别的名字。
有美国媒体还隐晦地谈到了克拉克的“心理问题”。据称,克林顿时期的白宫比较自由,而且不很信任中情局的克林顿经常听取克拉克的情报,克拉克也经常参加在总统椭圆办公室举行的高层会议。而布什任内的白宫则等级森严,克拉克的活动范围受到限制,他对新上司赖斯也有诸多不满。
大选年的变数
克拉克新书的杀伤力不仅在于内容,也在于大选年的特殊气氛。本来反恐和国家安全被认为是布什的强项,民主党主要在经济和就业上问题上展开攻势,但克拉克新书披露的内容使布什的竞选班子乱了阵脚。不过克拉克在听证会上发誓说,他并非为克里阵营服务,假使克里当选也决不会在新政府中任职。
对于克拉克新书引来的风波,克里依然置身事外。《反对一切敌人》出版的那天,克里正在休假。但民主党已经开始为白宫的“内乱”感到高兴,曾任克林顿助手的哈斯(Haas)评论道:“白宫将在这场争斗中失败,因为他们毫无听取别人意见的诚意。”
这不是布什政府成员的第一次“反水”,人们应当还记得前不久出版的前财政部长奥尼尔揭露布什政府内幕的书——《忠诚的代价》。再过几个月,选战更加激烈的时候,前外交官威尔逊(Wilson)也将出版他名为《政治真相》(Politics of truth)的新书,题材同样是叙述布什政府如何炮制伊拉克战争。
这样,在伊拉克战争一周年的时候,美国人越来越迷惑了——不但军事行动的结束显得遥遥无期,战争是如何开始的问题也更加昏暗不明。同样,在大选年,美国人也将越来越犹豫——投票给哪位候选人能使国家更安全?克拉克的新书虽然不免带有一定的主观倾向和不实之处,但也令人们有机会窥探到政府运作的内幕:看看总统如何保护国家安全,“反对一切敌人”——究竟是国家的敌人,还是总统自己的敌人?






白宫上空的鹰

刘易斯,现年87岁,普林斯顿大学历史学家,著有20余本中东伊斯兰国家历史著作。他的思想在9·11之后为布什政府所采用,称为“刘易斯主义”,主张美国必须介入“陷入崩溃”的中东国家,帮助其实现民主化和消除恐怖主义。占领伊拉克就遵循了这一主义。刘易斯是布什政府的非正式顾问、许多现任政府高官的老师或朋友。他著于1990年的《穆斯林愤怒的根源》一书认为穆斯林世界和西方的矛盾根源于文明的差异,受到这一观点影响的亨廷顿后来提出“文明冲突论”。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