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金 融  第 232 2004-4-5

 

 

职工互助险十年潜行
第三大保险组织身家41亿双向监视文件


本报记者 俞 山 

上海报道

      1月15日,美国第二大国际性财产险和意外险保险公司——美国利宝互助保险集团(简称利宝)设在重庆的分公司正式开业。在竞相登陆中国的外资保险巨头中,利宝的企业组织形式颇为独特:该集团不是常见的公司制组织,而是采取了互助保险组织的形式。
      其实,中国也有自己的互助保险组织。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简称“互助会”),这家中国最大的互助保险组织,实际上已经在保险市场上生存了十年。但是这十年来,对互助保险的监管一直处于一种“短缺”状态。
十年潜行
       全国总工会社会保障部一负责人说,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成立于1993年,由全国总工会创办。其章程第二条规定:“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是由全国总工会创办,经国家劳动部同意,国家民政部批准注册的具有法人资格的全国性社团互助合作制保险组织。”
      据他介绍,互助会是全国总工会下属的事业单位。由于全国总工会大楼正在改建,目前的办公地点暂时迁到北京“新时代大酒店”。
      该人士还称,1995年前后,中国人民保险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保险法》起草委员会主席秦道夫曾担任互助会名誉会长,会长是当时的全国总工会副主席方嘉德,时任全国总工会事业发展部部长的石忠信为互助会秘书长。
      上海财经大学金融学院的谢志刚教授介绍,国际上,保险组织可以分为两大类:公司制和非公司制。互助保险是非公司制的一种,该类型保险组织不以盈利为目的。因此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也应该是一个非盈利组织。 
      十年来,互助会一直刻意保持低调。面对记者的采访要求,该组织负责人连称,“目前还不方便”。
      不过,低调的态度并不能掩藏其高速的成长。成立两年后,1995年,互助会开始了大规模的扩张。
       1995年7月5日,全国总工会事业发展部下发《关于加快全国职工互助保险事业发展的意见》,7月14日,全国总工会办公厅专门给省级工会组织下发通知(总工办发199536号),要求“各地执行情况及时报全国总工会事业发展部”。
       1995年以后,互助会在沈阳、成都、青岛等地先后成立办事处。而根据成都办事处提供的数据,互助会已经在“全国48个大中城市设立了办事处”。截至2002年,互助会“参保金额达到41多亿元”,“已成为我国除社会保险和商业保险之外的第三大保险组织”。
       根据去年9月召开的中国工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公布的统计数据,“到2002年9月底,全国共有2.3万个已建工会基层单位开办了职工互助合作保险,共有876.8万职工参加保险,其中,参加医疗互助保险的480.8万人,参加养老互助保险的近169.8万人,参加工伤互助保险的227.6万人,共有275.7万职工享受到了保险待遇,涉及金额达6.1亿元。累计赔付6.9万人次,支付赔付金6235万元,为会员分红2.82亿元。”
      但是,工会的互助会并未完全统一。互助会的人士称,上海和天津互助会就是完全独立的。他说,上海和天津开办互助保险的机构分别为上海市职工保障互助会和天津市职工保险合作社。另外,东北一地方的工会甚至抛开当地的互助会办事处,准备自己开展补充医疗保险计划。
偿付能力监管悬疑
       互助会的发展远非一帆风顺。高速扩张四年后,互助会遭遇了保险业内最猛烈的一次大整顿,时间长达一年。
       1999年7月2日,国务院批复了保险业工作小组提交的《保险业整顿与改革方案》,要求各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国务院各部委、各直属机构,积极配合整顿保险业工作小组(办事机构设在保监会)的整顿工作。
      根据《国务院批转整顿保险业工作小组保险业整顿与改革方案的通知》,本次整顿的几个重点为:“一是取缔非法保险机构;二是规范保险市场行为;三为严格界定商业保险和社会保险业务范围。各地区、各部门不得以社会保险的名义经营或变相经营商业保险业务;商业保险公司也不得擅自办理社会保险业务。已经办理的必须立即停止和纠正。”
       其中,对于互助保险的整顿也是重点之一。“整顿和规范互助合作保险。要停止批设新的互助合作保险机构,已设立的互助合作保险机构不得扩大业务范围,不得接受新的业务。”
       互助保险机构之繁杂,从全国总工会的一份统计资料中可见一斑:“截至1996年底,全国省市以下工会组织兴办的有关职工及其家属的生、老、病、死、伤残、失业、意外伤害、灾害等不同类型的互助合作保险组织87627个,参加职工2184万多人。”
       尽管遭遇了国务院的铁腕整顿,不过,互助会却幸免于难:“全国总工会兴办的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及各级工会兴办的职工互助合作保险组织,由全国总工会会同有关部门制定整改方案。”此后,该结论也成为互助会证明自己合法存在的“免死金牌”。
       中国职工保险互助会办公室的王女士称,目前该会保险产品设计报批已归口保监会监管,现在开办险种都需要得到保监会同意,而不像以前那样可以自主决定。
       不过,保监会财会部的人士透露,保监会监管保险公司最重要的手段——偿付能力监管并没有适用互助会。而谢志刚教授介绍,在英国,对互助保险组织同样有偿付能力要求,不过,其偿付能力不一定每年都上报,可以每隔几年向监管部门汇报一次。
       而工会的互助保险并非没有遭遇过偿付危机。
       2002年11月20日,上海市职工保障互助会通过工会系统下发《关于结束“终身养老年金保障计划”的通知》,要求投保该险种的会员于2003年3月31日之前办理结束手续。该通知称:“现根据中国保监会的整改意见和全国总工会有关精神,目前职工互助合作保险只能经营短期人身保险业务,不得经营长期储蓄性、投资性和养老保险业务。”
       不过,有坚决不愿意退保的会员称,1996年前后推出的该保险计划,预定的收益率为8%。但银行利率多次下调后,原来的收益率根本不可能实现,上海市职工保障互助会无法承受赔付压力,无奈之下不得不求助于行政力量来强制退保。
补充保险之争
       除了工会系统开办的互助保险外,邮政系统和中华全国体育基金会也先后推出了类似的保险计划。例如,山西省邮政工会就先后推行了“职工互助补充养老保险”和“住院、重病医疗互助保险”,截至2003年初,积累的保险基金累计达到3200余万元。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专家称,不管是养老保险还是医疗互助保险计划,实质都是一种基本社会保险以外的补充保险。例如,根据《优秀运动员伤残互助保险暂行办法》,“运动员伤残互助保险……是对国家职工工伤保险的一种补充”。而今年互助会和北京市总工会合作,计划在北京推行的“在职职工住院医疗互助合作保险”也是一种补充医疗保险计划。
       该专家称,实际上,关于谁有资格开办补充保险的争议一直存在,特别是关于补充养老和补充医疗保险,争论尤其激烈。商业保险公司、工会、某些地区的社会保障部门,甚至行业内部纷纷各施手段,争夺市场。
       泰康人寿保险公司上海分公司的一位业务经理抱怨说,由于行政力量的干预,好企业都购买社保部门或者工会的补充保险了,并且还能够避税。
      上海一大型国有企业的工会主席称,购买补充保险的费用可以从职工福利费用中支付一部分。而因为积极动员职工购买补充保险,上海交通大学工会还两次被上海市总工会职工保障互助会评为“先进单位”。行政激励的力量可见一斑。
      劳动和社会保障部的人士介绍,关于企业补充养老保险——即企业年金主办权的争议,今年上半年就会水落石出。该人士称,由劳动和社会保障、保监会、证监会等多个部门联合设计的方案中,有权开办企业年金的主体范围被极大地放开了——保险公司、信托公司,以及其他符合条件的机构都可以帮助企业设立企业年金。
       或许这样的“妥协”结果,仅仅是互助保险市场走向竞争的开始。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