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 经  第 232 2004-4-5

 

 

奥妮产权迷雾围困黄家齐


本报记者 程必忠
特约记者 刘定云

重庆报道

在国内日化界率先扛起民族品牌大旗的重庆奥妮正经受一场暴风雨的考验。
重庆坊间日前传言:奥妮董事长黄家齐的女儿女婿(二人原为奥妮中层)一家已移民国外,黄也在为“出国潜逃”做准备。
紧接着就发生了“3·17围困黄家齐事件”。由此事件,黄家齐与奥妮职工间持续了近3年的资产纠纷骤然升级,并进入公众视线。
黄家齐辞职
“尽管职工与黄家齐扯皮已有近3年,但这次形势不一般。”原重庆化妆品厂副书记陶益禄称。
而“扯皮”的根源则比较复杂,要从头说起。
奥妮的前身是重庆化妆品厂。1985年,37岁的黄家齐被任命为该厂厂长。1991年12月,重庆化妆品厂与香港新成丰贸易公司(以下简称老新成丰)组建中外合资企业——重庆奥妮化妆品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金60万美元,其中,化妆品厂出资45万美元,占股75%;老新成丰出资15万美元,占股25%。按照合资时双方的约定:奥妮租借重庆化妆品厂的全部固定资产,每年应支付的租金不低于240万元,同时还要按时分利,并支付工业产权费用等。
奥妮帅印由黄家齐执掌。在黄的带领下,奥妮扛起民族品牌的大旗,在日化界盛极一时。1997年,奥妮发展到顶峰,当年创下7.2亿元的年销售收入,利税超过1亿元。
但1998年之后,奥妮业绩开始大幅下滑,一直到2001年都在低谷徘徊。
而黄家齐与职工的“扯皮”也在此时开始。
具体的马拉松式的“扯皮”后文再说,这里先谈此次“不一般”的矛盾爆发。
据调查,此次的矛盾升级过程如下:
2月10日,黄家齐把陈华明、罗英凤、李显勃(3人均为奥妮中层管理人员,是黄家齐临时任命的化妆品厂清产核资小组成员)叫到办公室,拿出一张对账单和2枚公章,称重庆化妆品厂欠奥妮公司6700多万元,要求陈华明等人立即签字认可。
事出突然,3人不敢轻易做主,双方从下午5点一直僵持到晚上10点多,最终没签。清资小组一人士事后说,“这中间的事情不是这么简单”。
2月17日,黄家齐在公司食堂内贴出一纸辞职书,宣布他“自2004年2月18日始不再担任重庆化妆品厂厂长,并辞去厂长职务”,“对于重庆化妆品厂的经营以及管理不再负任何责任”。
3月4日,重庆化妆品厂收到香港一公司发来的“债权转让通知书”,说奥妮公司已将重庆化妆品厂的到期债权1500万元转让给它们,现在该公司要求重庆化妆品厂及时履行债务。
陶益禄对此提出质疑,他说:“按照当时双方签订的协议,合资公司(指奥妮)应该支付化妆品厂的钱近2个亿左右,就算奥妮公司把贷款6000多万买的第二、第三工场及设备记在化妆品厂的账户上,也不应该欠账呀。”
而且,让陶益禄等人生疑的是,该通知书只有奥妮的公章,无法定代表人签字,也无化妆品厂的公章和负责人签字。
三天后,即3月7日,黄家齐的大女儿(曾任奥妮对外贸易部部长)、女婿(曾任奥妮董事、销售部部长)一家移民加拿大。
虽然黄家齐坚称,女儿女婿出国是技术移民,是合理合法的。但众多事情接连发生,还是给职工留下了话柄空间。
接着就是3月17日“职工围堵黄家齐事件”。
据黄家齐说,围堵事件的导火索是“王庆球在17日的一次工作安排”。
3月17日,奥妮公司现任总裁王庆球宣布:从3月起不再给奥妮公司内退职工发工资,并解聘原重庆化妆品厂所有在奥妮上班的职工,解聘涉及职工大约80人左右。
奥妮“假合资”?
纷乱而含糊的事件背后,是奥妮同样纷乱而含糊的股权结构。
奥妮一人士透露:“奥妮纯属假合资公司,老新成丰当时仅仅是拿15万美元过一下。” 
该人士称,当时合资是因为重庆化妆品厂及黄家齐都需要“中外合资”的概念——合资企业有“3减2免”的税收优惠政策,以及灵活的用人、工资等机制。
但黄家齐认为没有“假合资”这回事。不过,他解释奥妮与老新成丰为何要在1992年8月26日签署一份私下的利润分配协议时,承认了以下事实:该协议规定“奥妮年销售收入总额不足2000万元时”,外方不分利润;当销售收入在2000万-5000万元之间,外方按销售收入的1%记提利润;销售收入在5000万-9000万元,按0.5%记提;超过9000万元,不记提。
中、外方为何不按75%和25%的出资比例分配利润?黄家齐的解释是“中方占的股份多”,且他当时要多顾中方的利益。
“这份利润分配协议其实反面证实了假合资的事实。”该人士说。
“前面的假合资还可以让人理解,毕竟是为了企业着想,但此后发生的事情却让人疑惑。”该人士直言。
2001年,黄家齐提出对重庆化妆品厂进行股份制改造。后因改制方案遭到多数职工反对而搁浅。
2001年12月15日,奥妮公司董事会在重庆出台了一份《关于纠正原利润分配协议,按出资比例进行利润分配的决定》。该决定认为,以前的私下协议不符合法律及合资合同的规定,应予以“纠正”。
该人士说:“让人不解的是,企业在效益好的时候,为什么不按出资比例分配利润,却在效益差的时候抛出此问题?对中方、外方来讲,这事都不正常。”
黄家齐也说,“事实上,合资公司一直都没按出资比例向老新成丰分配利润。”
黄家齐称,为了使奥妮“东山再起”,2001年起,他开始四处寻找合作伙伴,先后与北京凯利、浙江恒安、香港华润、和记黄埔、联合利华等接触过,但因为各种原因,最终都没谈成。后来,他找到老新成丰的关联企业——香港新成丰国际贸易控股公司(下称新新成丰)。
2003年5月12日,新新成丰以469.5万港币的代价受让老新成丰在奥妮的25%股权。新新成丰的法定代表人是王庆球,但据称他在新新成丰董事会的职务只是一名董事。
在外方股权转让合同中,有一款“保密”的规定,要求当事双方不得以任何形式向第三方泄露此次交易的背景、过程及相关文件等内容。
据工商部门的档案,新新成丰进入时,奥妮已亏损超过1000万元,老新成丰的股本金仅15万美元,折合人民币不到120万元。而新新成丰的出价是469.5万港币,合人民币500多万元,若按25%股权比例,新新成丰一接手将承担250多万元的亏损。但新新成丰是以高出老新成丰原股本金约630万元的高价,获得了奥妮25%的股权。
同在2003年5月12日,重庆化妆品厂向奥妮和新新成丰出具了一份盖有公章及黄家齐签字的《关于奥妮增资扩股的函》,由此,奥妮增加注册资本金163.5万美元,其中,新新成丰出资114.2085万美元占股51.1%;重庆化妆品厂出资109.2915万美元,占48.9%。双方以奥妮2002年12月31日的报表数据为基准。
增资后,奥妮的注册资金由60万美元提高到223.5万。而新新成丰就取代重庆化妆品厂成为奥妮第一大股东。
在这些交易之后,黄家齐的身份没有变,依旧是奥妮的董事长,但与前相比,其角色已经发生了转变。
黄称,如今他已不是中方的代表,而是新新成丰的代表,并受其聘任继续担任奥妮董事长。“我已辞去化妆品厂厂长职务。”黄家齐说。
王庆球成为奥妮的总经理(又称总裁)。据奥妮有关职工介绍,30多岁的王庆球以前是奥妮的原料供应商。
然而,对于委以重任的新东家情况,如新新成丰的股东构成,黄称“不知道”。
黄称,他已受聘为外方的代表,充其量算个“高级打工者”,是否继续长期任职,要看新新成丰能出多少薪水。
但工商局的资料表明:重庆化妆品厂、奥妮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以及化妆品厂的厂长,奥妮公司的董事长都还是黄家齐。

·记者手记·
集体企业的制度缺陷
重庆大学工商管理学院蒲勇健教授认为,集体企业面临制度缺陷,当一个企业做大做强后,企业领导人的分配问题如解决不好,领导人就极有可能走向另一利益的极端。
奥妮一内部人士分析:“从奥妮公司的发展路径上看,所有的不解或者疑惑,都能看到黄家齐运作的影子。”
黄家齐也称,他很羡慕那些与他同期起步的摩帮、房地产富豪。
而黄家齐则不得不受制于体制问题。
从1992年国家有过《集体企业条例》之外,10多年来,对集体企业的资产归属、发展、监管等成长过程中的新问题,无任何新的政策出台。
据说,黄家齐很“赞扬”重庆南岸区2000年出台的《重庆市南岸区人民政府批转区政府集体经济管理办公室关于南岸区城镇集体所有制企业解散关闭实施意见(试行)的通知》。然而,奥妮所在的重庆江北区则没有类似政策。
一业内人士称,这些都或多或少会对黄家齐产生影响。
奥妮一接近消息源的人士透露:“当初的合资是一种形式,可这种形式为后来的运作搭建了平台。应该说,黄家齐的意图很明显:通过资本运作,把奥妮变成自己的企业。”
“在制度有缺陷的情况下,双方的做法都有其充分的理由。”一学者说。
从这个意义上说,奥妮事件考问的不止是奥妮和黄家齐。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