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32 2004-4-5

 

 

中国焦炭“冰火两重天”


本报记者 陈 挺

北京报道

     中国的焦炭生产商一觉醒来,突然发觉自己成了香饽饽。
     3月30日,一年前拼命对其进行反倾销调查的欧盟声称,中国政府限制炼焦煤出口的行为违反了世贸规则,甚至不惜将中国告上世贸组织。
    印度说,中国若不增加焦炭出口,将控制本国铁矿石出口。
    中国焦炭生产商本有些郁郁不欢,因为在3月22日和23日,国务院总理温家宝和副总理曾培炎先后做出批示,要求对焦炭行业加强宏观调控,制止目前行业中存在的低水平、盲目扩张等重复建设现象。
    一边是国际上骤增的需求,一边是国内“投资过热”预警,中国焦炭生产商俨然“冰火两重天”。
商务部会议激辩 反对派占上风
    海外媒体称,欧洲的抱怨在于迫使中国出口更多焦炭而不是减少,显得不同寻常。 
    2003年,中国由于钢铁等产品的快速增长,对原材料的需求也快速增长。焦炭是钢铁
生产中的重要燃料,2003年,中国焦炭产量同比增长了21%,但是在生铁产量也同比增长21.92%的背景下,这些增加的焦炭产量基本上都被国内市场吸收。
    为此,许多专家开始质疑国家1999年实施的鼓励煤炭(包括焦炭)出口政策,尤其今年以来,业界多次提到中国的煤炭将会产生缺口。中国煤炭工业协会副会长乌荣康曾在多个场合公开表示,“到2005年,我国煤炭需求大约缺口1亿吨,而到2020年要缺7亿吨。”据介绍,焦炭也面临同样问题。
    在去年7月份,因为国际市场价格狂涨,许多出口商纷纷提出来要求增加焦炭出口配额。为此,商务部专门组织会议进行讨论。
    据知情人士介绍,赞成和反对的交锋激烈,赞成增加出口配额的中国五矿商会认为,要“利用国际价格比较好的机会,多多出口,增加效益,为国家赚外汇”,反对的一方中国炼焦行业协会则从产业的角度持反对态度。尤其是反对把焦炭的出口配额给土焦、改良土焦或者是完全以出口为目的的商品焦。
     最后反对意见占了上风,会议最终决定不增加配额。
    4月1日,中国炼焦行业协会名誉理事长徐广成在接受本报采访时说:“现在各国都在削减焦炭的产量,因为污染太厉害了。这些年来,日本的焦炭产量已经由原来的7000万吨减到3700万吨,美国也由5000多万吨减到1600万吨。所以要出口焦炭赚钱,涨到1000美元/吨那才好(在2000年焦炭的国际价格最低时为56美元/吨)。”
    据介绍,以目前焦炭生产方式计算,每生产1吨焦炭要产生煤气400立方米左右,按5000万吨焦炭产量,全国每年都要有200亿立方米煤气排放。而“西气东输”的一期工程,每年也只能输送120亿立方米天然气。
     据接近消息源的一位权威人士透露,在发改委与商务部讨论今年的出口许可配额时,当时的基调是要“保国内就要控制出口——必须保证国内有足够数量的焦炭和原煤,以防止国内供应短缺造成钢铁生产价格上涨,不能允许煤炭和焦炭价格引发全国性的通货膨胀。”为此,原来的方案是想把出口配额直接减到300万吨。但出于平缓过渡的设想,所以最终决定减少300万吨——从2003年的1200万吨削减到900万吨。 
    据山西省乡镇企业焦炭供销集团的一位负责人介绍,中国的焦炭许可证每年分二期发放,1月发上半年,大概为全年的70%;7月份再发放一次,为30%。
    但因为商务部在今年1月初只发出了233万吨出口许可,虽然在2月底中国又增发了60万吨出口许可。但出口许可突然间如此大幅减少,致使焦炭出口市场处于惶恐中,价格开始快速上涨——2月份,中国冶金级焦炭出口价格在2月底涨到400美元/吨(FOB,Free On Board——离岸价格),3月份价格又涨至450美元/吨(FOB)——在两年前每吨为79美元。
    同时,从今年1月1日起,中国焦炭或半焦炭的出口退税税率从15%降至5%。
欧盟贸易委员致信薄熙来
    为了斡旋,欧盟动用了贸易委员帕斯卡尔·拉米。
    今年1月底,意大利最大的钢铁公司Riva因严重缺乏焦炭炼钢,开始向政府求援——Riva公司Cornigliano工厂如果不能如期解决焦炭供应困难,则将在今年3月底被迫关停。而除了中国外,其他焦炭供应商的供应量也非常紧缺。埃及和日本焦炭出口商今年上半年的供货已经告罄,而波兰出口商的订单已满。
    为此,意大利政府要求欧盟出面与中国进行交涉,放宽焦炭出口。2月份,欧盟曾专门就此事致函中国商务部。
    3月15日,欧盟贸易委员帕斯卡尔·拉米亲自访华。在与商务部部长薄熙来会谈时,拉米正式提到了放宽中国在焦炭和废钢等原料出口的限制方面的要求。
    在当天签署的意大利对中国的288万欧元畜牧业的无偿捐助,也被业内人士视为让中国政府对欧盟尤其是意大利的焦炭出口控制适度放宽的一种交换。
    但拉米似乎是有点等不及了,在回国不到半个月的时间里,拉米又给薄熙来写了一封信,正式对中国的限制焦炭出口做法提出申诉。据英国媒体报道,拉米在信中表示,中国的出口许可制度“显然违背了”中国入世时的承诺。
    据其报道,虽然拉米并没有威胁向世贸组织提出法律挑战,但一位接近拉米的官员透露,来自欧洲产业界的“压力巨大”,要求把中国告上世界贸易组织,而欧盟也无法长时间抵抗这种压力——在世界10大钢厂中,欧盟占了4席。其中年产量达到4280万吨的阿塞洛公司名列世界第一;产量为3110万吨的英国LNM集团为第三位。
    这种对中国焦炭商宠爱有加的,除了欧盟,还有美国、印度等国。今年2月24日,印度政府将冶金焦炭的进口关税从原来的10%削减为5%。 
    3月初,印政府钢材部和商工部门开始讨论派代表团到中国磋商以铁矿砂换焦炭的易货贸易协议。印度本国焦炭灰分含量高,不适合铸造业。早期印度从澳大利亚进口焦炭,但近来澳大利亚因环保原因关闭了两个主要厂矿,印度只有严重依赖中国焦炭。
    为此,印政府易货贸易方案是按4:1的比例——也就是印度每卖中国四船铁矿砂,中国应提供印度一船焦炭;但印度冶金铸造部门则要求以2:1的比例进行。
中国底牌不硬?
政府对中国焦炭行业的预警事出有因。
    3月22日,新华社一媒体刊登出一篇《重复建设笼罩山西焦炭》的文章。文中历数了山西省在焦炭产业中存在的种种问题(山西的焦炭产量约占全国的50%以上)。
    文章发表的当天,国务院副总理曾培炎亲自做出批示,要求加强调控。
    翌日,温家宝总理也做出批示,要求山西省委、省政府和国家发改委拿出具体处理意见。
   24日,发改委主任马凯指示由发改委产业政策司牵头,组织能源局等部门尽快研究出台一个相关的整顿政策。
    4月1日,发改委产业政策司等部门专门召开会议讨论整顿事项。但发改委官员认为:“我们现在是两难。对于目前所谓存在的投资过热现象,是中央说的。但地方就不这么认为,尤其那些欠发达地区,他们说国内经济发展的第一波、第二波我们都没有赶上,现在我们好不容易赶上了,你们又要控制。”
    据消息人士介绍,对于今年1月1日执行的焦炭出口退税改革政策。“实际上各部门之间意见还是很大的,有的认为是‘我们出口了清洁能源,把污染留给我们自己,而且我们焦煤资源都跑到国外去了,所以出口退税就根本不应该给他们’。应该完全取消,现在保留了5%,主要是考虑炼焦行业主要是集中在中西部地区,相对贫困的省份,除了焦炭没有什么经济支柱。”
   “比如山西省,除了煤,还有什么东西?”他说,“所以还要考虑地区间的发展平衡问题。”
     更要平衡的还要国际间交往问题,因为中国的底牌也并不硬。
    中国的钢铁产量2003年达到2.23亿吨,有权威机构预测,2005年有望到3亿吨。
    但中国钢铁生产的原材料——铁矿石资源也在外面——2003年,国内的铁矿石进口量达到了1.48亿吨,已超越日本、欧盟,成为全球最大的铁矿石进口国,同比增长超过40%。
    而如果按2005年钢材实际消费2.50亿吨的预测结果,需要生铁2.10亿吨,而国内矿石仅可支撑生产9260万吨生铁,另外的1.17亿吨生铁需要进口1.82亿吨铁矿石来支撑。 
据了解,武钢集团去年的铁矿砂原料进口占比就已经高达70%。
    “现在国际上有一个说法,‘说是全世界的原材料都来保中国,还有点困难。’这话有点夸张。但中国对能源和原材料的需求确实打乱了国际贸易现在的秩序,这里面确实涨得太快了。”发改委的这位官员坦承,“世贸组织法规中有一条规则的大意是‘你如果要控制出口,是可以的。但是一定要和控制国内的生产消费相联、同步进行。’但我们现在控制出口的前提是国内的生产、消费是增加的。这样他如果告到世贸组织的话,也不能说一点道理都没有。但我们也不能说为了出口,就把国内的相关产业就停掉。”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