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32 2004-4-5

 

 

“避税天堂”完全解码:监管和松绑之辨


梅新育

·编者按·


        自从1950年代以来,离岸金融中心异军突起,在国际资本流动中的作用日益显著,对许多国家资本管理体制乃至全世界资本流动模式的发展演变都产生了重大影响。
     就我国而言,离岸金融中心投资迅速增长是近年来我国资本内流中的突出现象。2003年,按照实际投资金额排行,英属维尔京群岛、西萨摩亚、开曼群岛分居我国大陆第二、第八、第九大外资来源地。与此同时,在离岸金融中心注册的中国离岸公司也已经数以万计,其中不乏新浪、网易、金蝶、联通等知名公司。
     离岸金融中心资本流动在中国经济生活中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我们却无法准确得知在这些资本黑洞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无论是对于中国金融体系的安全,还是对于改进中国利用外资的效率,这种状况都是令人不安的。




“避税天堂”的八大优势
       离岸金融市场又称“境外市场”,指经营非居民(即外国贷款人、投资者和外国借款人)之间融资业务的市场,它与经营居民与非居民之间金融业务的在岸金融市场相对。
     根据业务经营和管理,离岸金融中心可以划分为三种类别:内外混合型、内外分离型和避税港型。在内外混合型离岸金融中心,离岸金融业务与国内金融业务不分离,资本流动高度自由化,其典型为伦敦、香港;在内外分离型离岸金融中心,离岸金融业务与国内金融业务分离,监管当局对非居民交易给予税收优惠,但非居民交易必须与国内帐户严格分离,其典型为新加坡、纽约、巴林、东京、曼谷等。
     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拥有大批注册金融机构和公司,这些公司通常称作离岸公司或国际商业公司,但这些机构通常并不在这里设立实体,实际业务都在母国进行,只是通过注册的机构在帐簿上进行境内和境外交易,以求享受该地区的税收优惠,其典型是加勒比海的英属维尔京群岛、巴哈马、开曼、百慕大,南太平洋的瑙鲁、西萨摩亚,英吉利海峡上的海峡群岛,以及地中海上的塞浦路斯岛。
     统计,2001年末,仅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的国际商业公司总数就达到了470029家,其中当年就新注册50234家,金融和商业服务创造了该岛2001年49.6%的GDP。
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之所以能够吸引众多国际商业公司前来注册,主要原因是注册一家离岸公司至少能为注册公司带来以下几个方面的好处:
1.便于企业开展跨国经营。企业开展跨国经营往往要受到母国政府的种种限制,在发展中国家尤其突出,在这种情况下,注册一家海外离岸公司也就成为企业走向世界、开展跨国业务的捷径。
2.有利于企业规避贸易壁垒。企业(尤其是发展中国家企业)向美国等发达国家出口产品,通常需要申请配额及一系列的相关手续,为此需要多花费1~2倍的成本。如果该企业拥有一家海外离岸公司,由企业向离岸公司出口产品,再由离岸公司向美国等发达国家出口,就有可能规避关税壁垒和出口配额限制。
3.规避外汇管制,便于企业开展资本运作。加勒比海离岸金融中心没有任何外汇管制,在此注册的国际商业公司资金转移不受限制,这对于实行外汇管制的国家的企业而言具有很大吸引力。
4.法律环境宽松。由于美国在世界经济体系中占有特殊地位,现行国际商业实践中的许多惯例实际上是英美法系的产物,而英属维尔京群岛、开曼、百慕大等地是部分自治的英国殖民地,其公司法以英国商业公司法为基础,因此有利于吸引海外公司前来注册。
5.信息披露要求极少,保密规定相对严格,有利于企业保持商业运行秘密。在加勒比海主要离岸金融中心,对在本地注册的国际商业公司都实行有利于保密的规定。其中包括无需出示经过审计的帐目报表或每年审计、允许发行不记名股票、不必拥有在本地活动记录、不必向公司登记负责人透露董事名字、不必登记股东信息等等规定。宽松的法律环境以及对公司业务的高度保密,使离岸公司自身安全具备充分保障,极大减少了各种风险因素。当地法院甚至屡次阻止银行向外国法院、政府提供客户资料,给企业及其实际控制人提供了良好的隐蔽条件。
6.税负轻微且可以避免双重征税。加勒比海离岸金融中心对各类国际商业公司、离岸公司的税负极为轻微,而且几乎所有加勒比海离岸金融中心都与主要经济大国签署了避免双重征税条约。比如安提瓜就规定国际商业公司自成立起50年内完全免税,百慕大规定对收入、利润和岛内分配不征税,开曼群岛不征收所得税、资本利得税、公司税或遗产税。
7.注册程序便利,维持成本也甚低。离岸公司的注册程序非常简单,有专业的注册代理机构代为完成,不需要注册人亲自到注册地进行操作,还可以进行网上注册。注册周期很短,通常当天就可以完成。在巴巴多斯注册国际商业公司只需支付初始执照费10美元,另外每年支付100美元。英属维尔京群岛注册离岸公司和维持成本较高,最低注册费也只有750美元,每年费用650美元。
8.公司管理简便。离岸公司无须每年召开股东大会及董事会,即使召开,其地点也可任意选择,自由度较大。许多离岸金融中心对国际商业公司没有最低资本要求。如尼维斯岛离岸公司的股东、董事和职员可以是任何国家公民,并且可以住在任何地方,股东和董事可以不开会就采取一致行动,公司的档案和主要营业场所可以位于任何地方。
      各离岸金融中心都制订了相应的法律法规以保证国际商业公司的上述权益,并不断完善配套服务体系,如安圭拉制订了《国际商务公司协调法》并推行在线注册等;安提瓜制订了《国际商务公司法》,并成立了国际金融行业管理局;巴哈马修订完善了《信托法》;等等。 
选择“避税天堂”的中国资本?
     在离岸金融中心对中国内地的投资中,有一部分属于真正的外资,即其最终所有者是大陆之外居民和企业,这些“真正的”外资之所以要绕道通过离岸公司开展对华投资,具有多方面的目的,除了避税之外,其主要目的是提高投资流动性、隔离在华子公司经营活动对母公司的不利影响、规避其母国(来源地)的管制措施等。
     与此同时,有大量实质上的内资企业选择在离岸金融中心注册,然后对内地投资、开展业务,其中不乏知名企业。内资选择外流离岸金融中心,同样有着多方面的目的。
1.剥离不良资产。借助母子公司之间的有限责任关系,以及离岸金融中心对离岸公司资产质量要求极为松弛的特点,将不良资产剥离到离岸子公司,不失为剥离不良资产一条可行性较高的办法。这方面的最突出案例是中国银行利用其开曼分行剥离中银香港的不良资产。
2.曲线海外上市。对中国内地企业而言,海外上市更具有多方面吸引力,但由于我国政府对中资企业海外上市要求非常严格,而百慕大、开曼、英属维尔京群岛是纳斯达克等交易所的上市公司合法注册地,因此,采取“造壳上市”(海外曲线上市)策略,即在拟上市的海外证券市场所在地或其允许的国家(地区)成立一家控股公司,将在中国内地的资产注入该公司,进而以控股公司名义申请上市,就不失为一条规避国内监管的可行道路。
10余年来,许多内地企业通过这一方式实现了海外上市,其中就包括在纽约交易所挂牌的第一家内地上市公司——1992年10月9日上市的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华晨汽车),该公司1992年6月在百慕大群岛注册。另外还有第一家在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中国侨兴电讯工业有限公司、第一家在新加坡上市的中国民营企业——广东佛山鹰牌陶瓷公司、第一家在香港创业板上市的内地民营企业——裕兴电脑科技控股有限公司等等。
3.国内资本曲线获得与外商相同的待遇。在目前外资存在优惠的情况下,内资企业设立离岸公司,然后以离岸公司名义回国投资,享受外商投资的“超国民待遇”,无疑是一项理性的选择。其中的案例就包括北京燕京啤酒集团在英属维尔京群岛设立了全资附属公司“北京燕京啤酒公司”简称燕京BVI公司,2003年1月17日,上市公司燕京啤酒(000729.SE)与燕京BVI公司合资设立北京燕京饮料有限公司,从而得以享受中外合资企业的优惠待遇。
4.隐瞒公司的实际控制者。内资公司往往在多个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多家“壳”公司,在国内的资产注入海外“壳”公司的过程中,控股关系纵横交错,资产置换也令人扑朔迷离。如上文所述,各避税型离岸金融中心信息披露要求极为宽松,对离岸公司的业务、资产负债、股东与董事构成等情况给予良好的保密条件,非核心层内部人很难知道各家离岸公司之间的真实关系及其实际控制者,从而有利于企业进行关联交易,也有利于内部人出于某种目的而刻意模糊公司的真实产权归属。市场参与者将这一策略概括为“越复杂就越安全”。
5.合法避税。设立离岸公司有助于企业降低全球纳税额,这一优势理所当然要引起中国企业的关注并加以充分利用。
“避税天堂”冲击中国
     离岸金融中心在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中地位上升,具有一定的积极意义。首先,这一现象使得我国得以利用国际资本市场上的巨额金融资本而不至于过度加剧风险。其次,这一趋势有助于我国利用外资方式的创新,如利用投资基金,开展企业并购,进行以大型基础设施项目为基础的资产支持证券融资。然而,离岸金融中心在我国跨境资本流动中地位上升,也给我国带来了相当大的负面影响。
1.为腐败分子、不良商人提供侵吞国有资产和公众财产的途径。大多数规模庞大的现代企业都是所有权与经营权“两权分离”的企业,经营者或者完全没有企业股权,或者并不占有全部股份,因此存在代理风险,掌握经营权的经理人可能侵占股东资产,掌握控股权的大股东也有可能侵犯其他股东的权益。由于当前的中国商业法规不够健全,这种代理风险相当高,而离岸金融中心恰恰为这种侵占行为提供了便利的资产转移渠道。这种资产转移方式有两种:通过关联交易掏空上市公司资产,以及隐蔽公司股权收购方的真实身份,低成本侵占公有股权。
2.推动资本外逃规模进一步膨胀,进而对人民币汇率安排和货币政策运作产生重大压力。资本外逃是套利游资(hot money,又直译作“热钱”)的重要组成部分和来源,而套利游资已经多次对人民币汇率产生了重大压力。
3.造成潜在投资争议。这方面的典型例子是引起广泛关注的仰融案件。2002年初,仰融与辽宁省政府在华晨集团的发展方向上发生了重大分歧,双方就华晨中国汽车控股有限公司(1114,HK)控股方中国教育发展基金会所持39.4%股权的归属开旷日持久的较量,尽管辽宁省政府全面接收了华晨集团股份并成立了新华晨集团有限公司,仰融出走美国,但仰融借助自己控制的香港华博财务有限公司继续通过司法方式争夺华晨股权,这一案件还在继续发展。
4.便利公司欺诈。就我们目前所知,企业利用离岸金融中心的便利条件进行的欺诈行为主要有虚增资产和虚增经营业绩两种。虚增资产的典型案例是2003年12月败露的意大利帕玛拉特公司欺诈案,该公司在开曼群岛注册的Bonlat财务公司伪造了该公司在美国银行存款49亿美元的证明。帕玛拉特公司的欺诈行为之所以能够得逞,主要是利用了离岸金融中心信息不透明的特点,总共设立了10家离岸公司。虚增经营业绩的案例就包括去年在港上市的内地民企造假风波。
谁来监管“避税天堂”?
     离岸金融市场曾经降低了二战之后国际资本流动的成本,强化了国际资本市场的竞争,便利了跨国公司的业务活动,更用利率自由化、零准备金等重新塑造了许多国家金融管理体制的面貌。但随着金融自由化的深入发展,资本项目自由化、利率自由化、零准备金率等昔日离岸金融市场吸引资本流入的“卖点”正在成为越来越多国家金融体制的特征,避税港型离岸金融中心便利国际游资逃避监管和操纵资本流动、逃税、资本外逃、洗钱犯罪等消极影响日益突出。
     国际社会已经难以容忍离岸金融中心完全游离于监管之外,对离岸金融中心的国际监管趋向强化,监管目标是提高透明度,改进信息披露。目前,对离岸金融中心的监管体现在3个层次:第一个层次是国际经济组织,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世界银行、国际清算银行、国际证券委员会组织等,其作用是在世界范围内协调对离岸金融中心的监管标准。第二个层次是区域经济组织和某些国家,由于加勒比海和太平洋的不少离岸金融中心属于欧洲国家海外领地,欧盟和英国等欧洲国家对其监管影响较大。第三个层次是离岸金融中心自身。
     在上述国际背景下,鉴于我国与离岸金融中心之间跨境资本流动规模上升具有正反两方面意义,我国对其政策也应当从两个方向着手。一方面,我们应当充分认识到无序资本流动在我国经济生活中造成的混乱,加强监测和监管;另一方面,内资企业大量赴离岸金融中心注册,固然有部分动机是为了避税、财务造假乃至侵吞公有资产,但也有部分动机是为了满足跨国经营在资金跨境调度等方面的需求,或是为了取得与外商平等的待遇,对这些正当需求,政府应当努力予以满足,从而削弱其赴离岸金融中心的内在动机。可供选择的具体政策措施如下:
1.改进对资本流动的监测。迄今,我国的资本项目监测还是一种不对称而且不全面的监测,对资本外流的监管严于对资本内流的监管,对内资机构的监管严于对外资机构的监管(如外资企业借用外债实际上就长期游离于监管之外)。有鉴于此,改进对资本流动的监测应当扩大监测的范围,将资本内流与资本外流、外资企业与内资企业一体纳入监测范围。内地商务和证券监管部门应将实质上属于内资企业的离岸公司纳入监管范围,尤其是同时在海外上市的公司,避免出现监管真空。对外直接投资统计制度2003年开始执行,是这个方面的重要进展。只有弄清楚中国与离岸金融中心之间资本流动真实规模、构成、资本来源,才能据以提出适当的政策。
2.适度限制有关机构在内地开展离岸金融服务和避税服务。目前已经有一批公司在内地开办了代理注册离岸公司业务。按照“法无明文禁止即为许可”的原则,政府不宜明确禁止他们开办这类业务,这样做可能迫使他们和有意注册离岸公司的企业转入地下市场,反而更加难以监管。但是,政府应当限制这些企业的业务宣传,如对其广告刊登范围作出限制等等。
3.整顿国有资产转让和改制工作。目前,离岸金融中心对我国的最严峻挑战就是可能助长国有资产改制转让过程中的腐败行为。为此,政府应当整顿国有资产转让和改制工作。
4.加强对离岸公司投资企业的金融监管,防范其从境外转嫁金融风险。这包括两方面的内容:首先,银行业协会应当推动各家银行改善信息交流,包括本地和异地的信息交流,以便掌握离岸公司投资企业的整体资产负债状况。尤其是对属于同一集团的多家离岸公司投资企业,应当努力掌握集团总体资产负债结构。其次,通过各种方式改进与离岸金融中心之间的信息交流,尽可能提高离岸公司经营信息的透明度,掌握离岸公司的真实资产负债情况。
5.放松资本流动管制,便利企业跨国经营。一些企业之所以热衷于注册离岸公司,原因之一是借此规避现行外汇管理制度的某些过度管制措施,取得资金运用的更大主动权,满足本公司开展跨国经营的需要。鉴于我国目前已经不存在外汇缺口,适度放松企业海外投资的外汇管制,满足企业的上述正当需求,正当其时。
6.取消对外资的过度优惠,实现内外资待遇平等。企业注册离岸公司的动机之一是享受对外商的“超国民待遇”,而对外资的“超国民待遇”遭到的反对日益强烈,从税收、审批、土地、借用外债等方面减少直至完全取消对外资的“超国民待遇”,时机正日益成熟。
7.改进税制,从根本上削弱企业向离岸金融中心迁移注册地的动机。一些发达国家立法和行政部门已经注意到这一点。美国犹他州共和党参议员奥林·海奇曾表示:“真正需要解决的并非美国企业将总部迁往百慕大的问题,……真正的问题是,国会必须通过立法手段,确保美国的国际税收规则不是导致美国企业离开本土的原因。我们需要修订税法,建立一个公平的竞争环境,改变目前税法对海外注册公司有利的局面。” 
(作者单位:商务部研究院)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