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31 2004-4-1

 

 

日本产业经济研究所研究员津上俊哉:
中国发动了日本经济重新增长引擎


本报记者 王 康

香港报道

这个春天对于日本来说,也许是一个长长经济冬天的真正结束。好消息自去年年底就开始不断地传来:去年第四季度的GDP增长率达到7%,是14年来最快的经济增长率。对于一个GDP总额接近5万亿美元的经济体,这几乎是一个奇迹。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GSFB)3月26日的报告称,日本总体贸易顺差比上年上升52%,达到1.4亿日元,出口比上年同期增长10%。
今年第一季度GDP增长率又达到近4.2%。据日本统计局的最新统计,去年第四季度出口上涨了4.2%,今年的第一季度开始取得对中国出口的少量逆差。中国成长为继美国之后,日本经济非常倚重的第二大“经济明星”。如果说,仅仅依靠中国和美国的景气带动的出口增长仍显非常脆弱的话,日本国内的种种迹象却也显示,日本经济正在起一种结构性的变化。
瑞士信贷的经济学家指出,产业公司大规模的变革所产生的效率,在过去的供过于求的通缩环境下无法显现,但是在现在出口高速增长的情况下正大幅显现,日本出口产品的竞争优势正在体现出来。银行业在经历了十几年的漫长改革后,在小泉政府的强硬命令下,正逐步恢复金融活力。产业公司的景气,失业率的降低(由5.4%降到5.0%),让日本普通工人家庭的实际收入增长4.1%,消费信心大幅提高,支出增长6.9%。如果出口的齿轮真正释放出内部消费这个经济引擎的巨大能量,日本这列经济列车就会开始鸣笛走上经济复苏的螺旋上升道路。
“未来中国和日本将是亚洲经济的双发动机。”高盛的亚洲经济学家梁红曾经这样预测过。
近日,《21世纪经济报道》就日本经济重新增长的内在动力,采访了日本产业经济研究所的资深研究员津上俊哉(Tsugami Toshiya)。津上俊哉是东京大学法学毕业生,作为资深研究员,除了对日本经济有深刻的了解外,他还曾作为日本驻华大使馆的经济参赞在中国工作近四年,会说一口流利的汉语。
中日产业互补的秘密
《21世纪》:有一种说法是,中日之间的关系有了实际性的改变。以前日本曾流行“中国威胁论”,而最近中国的经济增长对日本的不少产业有实质性的拉动作用。汽车零部件、电子产品、机床等高附加值产品的对华出口,让不少的日本中小型企业转向高增值业务,改变了过去“中国让日本产业经济空洞化”的论断。中日之间的互补关系是否正在形成?
津上俊哉日本的汽车产业在过去几年内确实有恢复,比如丰田和日产。汽车产业现在对中国市场感兴趣,主要因为中国可能会成为未来最大的增长市场,所以他们在对中国市场有积极的投资。 
这主要是心理上的变化。日本曾认为汽车产业做为高增值产业可以留在国内发展的,担心汽车零部件产业搬去中国的话,“最后的宝石”也到了中国。但是现在这种心态改变了,他们认为只要能够抓住新兴市场就可以了。
实际上这种心态变化并不仅限于汽车产业,也包括许多其他的机械制造产业。日本国内曾有中国“威胁论”风潮,如果你以前在日本国内有到中国投资的想法,其他人立刻会指责你,说你让日本产业空心化等等。
但现在,很多大企业因为中国的经济良好受益,从而改变了态度。大企业以及一些经营得比较好的中小企业对中国的态度是很积极的,认为应该到中国去投资。但也有一些中小型企业还是认为中国是一种“威胁”。现在对中国市场的态度日本国内有一种两极对立的趋势。
以前中国一直提中日关系的互补性很强,但日本人不相信。2000年,日本对中国的出口量为3万亿日元,而2003年翻倍达到6万亿。在这么高的基础上翻倍是非常令人惊讶了。对中国内地和香港的出口实际上已经接近日本对美国出口的四分之三,如果保持这个速度,五年后,日本最大的出口对象就是中国。
如果把中国内地、香港、台湾都算进来,实际上日本去年对大中华地区的出口已经超过了对美国的出口。由此带来的出口量的变化改变了日本企业的态度,使他们认识到中日间的经济互补关系而放弃了“中国威胁论”。目前,日本的钢铁、化学等原材料行业,家用电器、手机等消费材料行业以及建筑机械行业等都受益于中国的经济发展。
《21世纪》:您刚才提到过,日本中小企业受所谓的产业空洞化影响,即因为中国经济的低成本优势而受损,他们现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津上俊哉:其实,有许多日本中小企业应该放弃成见,试试所有的方法。
举个例子。就像两年前有一家叫做秋山印刷的企业被来自中国的上海电气收购。他们不被其它企业收购,就会破产。但是当时他们很有心理障碍:怎么会给一家中国的企业收购?但是秋山印刷后来经营成功,很大程度上改变了日本对中国企业的印象。所以,有许多日本企业的债权银行、律师事务所等,都逐步开始把中国企业列入“潜在收购者”名单,这其实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许多饭店、旅游业的从业者,都已经开始认识到,中国内地的富裕阶层会成为他们未来的目标。
中国和日本进行经济的一体化,将会是一个必然趋势。日本许多劳动密集性的工厂移到中国和其它一些较低成本的地方。过去日本本身从欧美这里拿到过许多劳动密集性的产业,现在又流出去了。但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为了经济利益,一定要这样做的。
去年我们曾跟上海市政府谈过秋山印刷这个案例。以前日本公司的采购成本很高、配件成本很高后来发现他们是从关系企业那边采购的,类似这样的例子很多。上海电气接手后取消了许多采购合同,将部分采购移到了中国,成本变成了过去的一半。
上海电气在中国有很好的市场和分销网络,给秋山带了一块新的市场。中国企业从秋山的进口额,2002年是1000万美元,2003年是2000万美元他们有信心今年会更多。公司价值大幅升值上海电气也有了很高的资本收益。同时,这一收购也保住了日本的就业机会。
不过需要指出的是,日本公司之间互相收购的情况更多。日本资本市场虽然低迷,仍能起到很好的资源分配作用。
公司大改革
《21世纪》: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指出,日本公司在过去两年内的大规模变革也会成为日本经济实质性增长的一个主要推动力,您是否能够谈谈这些方面的情况?
津上俊哉:举一个例子,松下电器曾经大规模地降低工资成本,裁员,调整包括退休人员在内的职员工资。虽然引起很大不满,但是松下电器顶住了压力,做下去了,取得了很好的结果。
第二,许多公司的经营结构有了很大的调整,把赢利好的子公司放进母公司,把赢利不好的子公司剥离出去。这样减少了亏损的业务,增加了新的业务增长点。还有变革事业本部,变回垂直管理的方式,减少了业务的复杂性,提高了效率。
日本很多公司在变动,许多公司打破了过去的职业终生制和论资排辈等,但是也有不成功的例子。业绩报告的制订似乎很容易,但是真实执行起来效果如何,还取决于每个公司的公司文化等因素。
日本上世纪90年代一直不能解决大债务、大设备、大人员三个问题,造成严重的成本居高不下问题,而且直接影响雇佣关系。
2000年到2002年,日本公司的经营问题非常严重,所以开始大规模裁员和降低固定成本。日本经济在没有政府的帮助下开始恢复,这是第一次,以往都是在政府帮助、积极财政政策的刺激下好转。这对本次复苏是一个非常重要的因素,公司通过裁员,降低成本等,开始更有效率和活力。
而且年轻一代已经不再抱终生雇佣制的梦想,这促使日本的职业文化越来越西化。同时国家对失业人员的帮助也比较大,国家的失业保险金和补助金等可以让他们有一定的时间进行自我的调整。
银行业改革成效显著
《21世纪》:银行业的变革将会为未来的日本经济复苏提够足够的“血液”,目前日本银行业改革方面,比如对互相持股、不良贷款过高等问题,是如何解决的?
津上俊哉:主要是小泉内阁对解决日本的金融问题下了非常强硬的命令。相当于中国银监会的日本金融厅曾非常明确地提出一系列的改革指标,一年内会几次去银行实地考察。如果不良贷款减少不了,或者是资金充足率不够,整个银行的管理班子都可能被裁掉。严厉措施促使银行管理人员对整个银行的业务进行调整,不良债务因而大幅减少。 
日本从1996到1997年开始解决财团与银行的互相持股问题,现在已经解决了大部分。有不少财团因本身业绩不佳而出售了在银行里的持股,以期改善业绩。同时因为股票的波动很大对公司资产有很大影响,日本金融界开始有意识地降低证券资产在整个公司资产中的比重。
银行的经营态度也变积极了。银行非常需要新业务带来新的利润,例如许多个人银行业务的手续费利润比较丰厚,现在是各大银行的重点业务。
以日本第四的UFJ银行为例,他们最近把中国总部从东京移到了上海,这是非常特别的。一个原因是因为他们把中国总部搬到上海以后,就可以更好服务目前一些在中国经营的日本企业。更重要的是,将来能够吸引中国企业和个人消费者,发展中国本地业务。经营模式的改变非常重要,这已成为一个趋势。因为日本银行急于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所有的日本银行都把中国市场看为他们未来最重要的利润来源之一。
UFJ银行在上海的分行每天都有新客户,业务增长非常快。以前日本企业在中国开展业务,有些企业很有前景,有贷款需求,但是日本总部往往审批不发贷款,造成业务流失,现在有了改善。
但是日本银行对中国企业的质量还不清楚,还需要日本银行充分地做好本地化,与中国银行业联盟,转变经营模式。
削减坏帐方面,有大额债务的企业,例如流通业及建筑业,受泡沫经济影响最大,有许多的贷款坏账,又不能一下子关闭这些企业,所以这些不良贷款还需要继续解决。
但是有些大企业的经营状况略为好转时,都在非常主动的削减债务。许多公司把缩减贷款作为头等大事来抓。日本银行现在情况与中国不同,基本上是零利率。但贷款总量不是在上升,而是在下降。
现在日本正在走出上世纪90年代开始的那种企业经济效益下降后,银行紧缩贷款,又进而造成经济不景气的恶性循环,开始走向良性循环的道路。日本经济的引擎已经开始发动,会继续快速发展。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