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31 2004-4-1

 

 

◎ 华尔街内望
“中国口味”真的很性感


丁 霖

华尔街对艺术品有敢爱而不敢碰的复杂情感。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购买艺术品可以看作是投资——买家慷慨解囊,为的是期待日后升值。但艺术品和股票、债券、房地产有本质区别,它没有固有价值(intrinsic value),所以确定艺术品价格的往往是买家的一时冲动或个人的特殊感情。
去年6月,纽约的拍卖行苏富比(Sotheby's)以2060万美元的价格售出了德国表现派画家依冈·席勒(Egon Schiele)在1916年的作品,创下此画家在公开场合拍卖的最高纪录。许多艺术商和评论家都说买家多付钱了。因为这幅画在日后如果再次出售,没有可能达到这么高的价格(仅买卖艺术品的委托费就高达售出价格的25%)。此外,除非你是收门票的博物馆,否则买艺术品不会产生所谓的“现金流”(股票有股息、债券有利息、房地产可以征收租金)。
虽然艺术品的价值似乎无法用冷冰冰的数学公式来预测,但是华尔街仍一心想把艺术投资变成和房地产、黄金和风险投资平起平坐的“候补证券”。许多投资银行都设立了“艺术品投资基金”,不惜高价买下五花八门的艺术品,等上十年,然后再到市场上抛售。但是投资者在等待升值的过程中无法使艺术品得到价值的实现,如今有不少投资人学乖了,他们把买来的艺术品租借出去收租金。
中国很性感
在今天的艺术品市场里,有一个领域正在由纯粹的收藏向“收藏加投资”转变,这就是中国艺术品。
伦敦的中国陶瓷商理查·马辰(Richard P. Marchant)告诉我,整个中国艺术品市场靠的不过是“那么五六个最重要的收藏家来支撑”。但随着中国在全球经济里日趋扮演决定性的角色,购买中国艺术品开始从边缘的猎奇向主流市场的炒卖靠近。
3月23日在苏富比的精良陶瓷拍卖会上,350件艺术品以500万美元的总价出售,金额高于同一星期内的任何其他拍卖。最昂贵的是一对乾隆年间的白色软瓷花瓶,买家是香港的一个画廊,成交金额是30万美元,为预测价值的整整十倍。
上周被称为纽约的“亚洲之周”(Asia Week),其重头戏是一年一度的国际亚洲艺术品展销会(International Asian Art Fair),今年为第八届。这个展销会在纽约上东城(Upper East Side)一个历史悠久的军火库里进行,参展的都是全世界数一数二的亚洲艺术商。在6天时间内,军火库的大堂内搭起了50多个小隔间。展销会上的每件艺术品的价值都在1000美元以上,从陶瓷、雕塑到日本屏风、当代绘画,应有尽有。
很多艺术商都看好中国。伦敦的陶瓷专家马辰先生说,迄今为止他还没有看到过中国艺术品贬值。马辰先生继承了其家族位于伦敦有80年历史的中国瓷器店,他在上周四晚上的预览会上售出了几件价值两万到八万美元的清代瓷盘。
从理论上来讲,艺术品特别是古董的价格,应该只升不降。因为古董的数量有限,随着时间流转,物品只会变得越来越珍贵。如果考虑到通货膨胀,那购买艺术品真是万无一失的投资了。但现实中影响艺术品价格的因素实在太多了。香港万玉堂的中国艺术品商史蒂芬·麦基内(Stephen McGuinness)告诉我,当股价从一个高峰开始下落的时候,人们会把资金从股市撤走,移到房地产和艺术品上,这样就使价格猛增。
今年也许就是这样一个艺术品的牛市年。全球股市都在经历去年高峰以后的“纠正”(correction)。但是麦基内先生补充说,中国现在真的很性感,现在任何带有“中国口味”(China flavor)的东西——物品、点子、人——即使是虚幻的,也炙手可热。但真正带动中国艺术品市场创下新高的很可能就是中国人。“亚洲之周”的热门话题其实就是“中国人来这儿买艺术品”。
艺术品泡沫
在上周二的苏富比拍卖会上,10个最高成交金额的买家中只有4个不是来自大陆和香港。伦敦艺术商安娜·豪顿(Anna Haughton)和她的先生布莱恩(Brian)是国际亚洲艺术品展销会的创办人。她告诉我,她第一次听说大陆的买家光顾纽约的拍卖行是去年早些时候,她非常高兴看到中国人买中国艺术品,“他们在买自己的文化根基”。所有的艺术商都向我证实,中国的买家只对中国艺术品感兴趣,最热门的是明清的瓷器和玉器。
在纽约下城举办的亚太艺术展销会(Arts of Pacific Asia)同样也是“亚洲之周”的一个组成部分,不过档次要比国际艺展低一点,艺术品价值从几百到上万美元,他们今年的成交量也很大。
旧金山的玉器商罗宾·特娜(Robyn Turner)告诉我,她在开幕的第一天就售出21件展品,价值3500到6000美元。“几乎所有的买家都是中国人。”她说:“他们都胸有成竹,十分清楚自己要买什么样的东西。”特娜女士说,买家为30到35岁的白领,他们还买了很多艺术方面的书籍。展销会为特娜女士带来很多新的顾客,但是对光顾展销会的中国顾客来说,这可能是一段艰苦的经历。
瓦莱丽·贝娜特(Valerie Bennett)是芝加哥的佛器商人,她说她在亚太会上看到中国顾客走得很累。“我知道在香港他们可以坐下来边喝茶边和卖主讨价还价,但在这儿你必须不停走动。要看的东西这么多,而你又必须很快做出决定。”有时和中国买家斡旋,贝娜特感到很失望。“他们真的不熟悉我们这儿的规则,如果我们说这件东西打八折,我们真的是打八折。但是中国顾客还会继续讨价,希望我们能打五折。这是香港或其他地方的情形,但这儿的标价和实价不会相差太远。”因为这些交流上的障碍,贝娜特没有和中国顾客做成任何生意。
回到军火库的国际艺展,我遇见一个老朋友,纽约中国当代艺术商迈克尔·古德海斯(Michael Goedhuis)。古德海斯先生的专业是中国当代绘画和书法,我看见他时,他正感慨中国艺术的前途无量。“通常来讲,整个艺术市场只需要10到20个玩家来支撑。”他分析道:“我们现在看到的是什么?中国每两三个月就有两三千个百万富翁出笼。”
古德海斯先生说现在中国艺术的价值仍被低估。“中国顶级艺术品的平均价格只有20万美元。你知道其他非中国艺术品——不管是欧洲艺术还是墨西哥艺术——的顶级平均价是多少?100万美元。”
但对新兴的中国艺术收藏者或跃跃欲试的艺术投资者来说,警告他们的故事比比皆是。最著名的当然是上世纪80年代末期,日本的大富豪们在西方世界用天文数字买下了印象派的绘画,短短四五年之后这些绘画的价格最高跌幅达90%。
有人可能会马上指出日本人买的艺术品不属于他们自己的文化。但是仅仅从投资角度来讲,所有的中国资金都投入中国艺术显得更危险。因为中国艺术品的价格很可能会变成一个巨型泡沫。如果这种情形发生,当“纠正”到来的时候,每个人都会很痛苦。
(作者毕业于斯坦福大学和纽约大学,现居纽约)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