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31 2004-4-1

 

 

*ST延路1.81亿投资败退金华内情


本报记者 刘 华 罗 捷

上海报道

远在千里之外的330国道金华段投资项目,成了ST延路(延边公路建设股份有限公司 000776.SZ)一块心病。
3月10日,延边公路公告称,由于连续两年亏损,股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特别处理,成为ST一族。公告显示,延边公路之所以继续亏损而被戴星,主要原因是计提了2386万的坏帐准备,这笔坏帐准备正是源于浙江省延边公路收购330国道金华段项目所引发的纠纷。
330国道金华段是指从金华市十八里(沈村)至白龙桥收费站,全长25公里,贯穿金华市的婺城区和下辖的金华县。延边公路通过下属公司之间环环相扣的股权关系,拥有这条公路较大的权益的控制权。
资料显示,金华豪乐交通发展有限公司(简称金华豪乐)拥有330国道金华段45.96%的经营权,金华坤泰公路建设有限公司(简称金华坤泰)拥有金华豪乐60%的股权,是其绝对控股股东;而延边公路则拥有金华坤泰95%的股权。延边公路为收购金华豪乐所拥有的330国道金华段45.96%的经营权,曾耗资4850万元。
3月30日,延边公路董事会秘书张洪军对记者表示,对于在金华投资收购这条330国道项目,“董事会一直认为风险很大,风险主要在于平行公路的修建,分流车辆。”而且,公司还认为,在收购过程中存在严重的欺诈,乃至诈骗的行为。“延边州的司法机关已经介入调查。”
330国道投资计划
知情人士向记者指出,延边公路介入千里之外的330国道金华段项目,这其中,浙江人董晓华起到了相当大的作用,而截至发稿时,记者没能联系上董晓华。”而延边公路原本还有一个更为庞大的投资计划,涉及金额更大。但这个有点“野心勃勃”的计划被一场意外的车祸葬送。
知情人士介绍,1994年,由于金华市政府财政能力有限,由金华330国道建设开发有限公司(下称“330公司”)联合金华市婺城区交通局下属交通发展有限公司,共同投资兴建330国道金华段,该项目建成后,“330”项目公司持股54.04%,婺城交通公司持股45.96%。
1996年,金华豪乐以7500万元现金受让婺城交通公司股权。至此,董晓华浮出水面。金华豪乐当时的主要股东为:浙江丽水市人董晓华,持股60%;金华市工商银行工会下属万汇有限责任公司,持有32%;婺城区交通局,持有8%。
前述知情人士称,董的第一桶金来自于海南炒地,赚得400万元。但董当时并没有足够的资金实力进入公路项目,其所投资金绝大部分为银行贷款。此后,董将自己所持有的60%的股份注入杭州豪乐交通投资有限公司(简称杭州豪乐)。
当时,浙江经济高速发展,交通流量大幅上升,公路成为日进斗金的金饭碗。在公路一片形势大好的情况下,白手起家的董已经准备套现离开了。这时,不甘偏安东北一隅的延边公路进入了董的视野。
1999年5月,延边公路耗资1.33亿元收购了金华坤泰95%的股权,开始进军浙江地区的公路。
金华坤泰拥有义乌至金华段公路和金华市双龙大桥的车辆通行收费经营权。 
知情人士称,董开始和当时的延边公路董事长朴东洙、总经理、总会计师等在内的高级管理人员接触,在董的推动下,一个庞大收购计划在延边公路内部确定。
据说当时朴东洙准备以金华坤泰为收购主体,全面收购330国道,包括330公司和杭州豪乐分别持有的股权,收购金额达到2.2亿元,收购款项则以配股的方式筹集,预期配股将获得4亿资金,配股的承销商定为东北证券。
通过这一配股、收购计划,延边公路可以从偏远的吉林一隅跳进浙江这块最发达的经济区域。
离奇收购
然而,在与各方的谈判进行了两年,时机已经接近成熟时,2002年6月23日,朴东洙意外车祸身亡。
此后,代董事长之职的原副董事长邱壮认为金华收购计划有风险,不宜贸然介入。邱的态度表明,收购随时面临夭折。延边公路停止了与330公司和杭州豪乐的谈判,着手处理朴的身后事宜。
知情人士称,在董的公关策略之下。延边公路方面出现意见分歧,部分高管迅速变更了既定的投资收购计划,停止收购330公司手中的股权,准备只收购杭州豪乐方面的股权。
2002年7月中旬,朴东洙的追悼会刚刚结束,延边公路的两位高管就将1500万元资金从延边公路的账上直接划到杭州豪乐,启动了收购项目。令人吃惊的是,此时延边公路与杭州豪乐之间没有签订任何合同或者协议。
在付出了一定代价之后,董已经落袋了1500万,他希望能彻底完成从金华豪乐的退出。
但是,延边公路已经物是人非了。
原大股东延边国有资产经营总公司退出,吉林敖东、深圳国投成为延边公路的第一、第二大股东,来自深圳国投的姜长龙走马上任,担当董事长。
新的董事会不同意该收购计划。但是,2002年10月份,前述两位延边公路高管给延边公路董事会写了一封信,表示“木已成舟,不接受这个既成事实将损失更大”。
2002年10月23日,这两位高管私自以金华坤泰的名义签订协议,收购杭州豪乐持有的金华豪乐60%股权,金华坤泰的收购资金来源于银行贷款,收购过程未经延边公路董事会批准。11月初,董事会发现该收购协议后立即发布公告,声明该行为“非法”。
事后,延边公路希望寻求法律途径解除该协议,但2003年1月6日的最终仲裁认定该协议有效。
裁决之后,延边公路的子公司金华坤泰向杭州豪乐支付股权款项转让价款4850万元人民币,包括此前已经向杭州豪乐支付的1500万元资金,同时由金华豪乐承担了1950万元银行债务。在含银行债务的情况下,金华坤泰已按协议基本偿付收购价款。
延边公路旋即解除了上述两高管的职务,而延边公路派驻金华坤泰的总经理也辞职离开。张洪军介绍,目前上述两原高管正赋闲在家,延边州纪检、检查院正在进行有关情况的调查。
司法介入后,延边公路认为杭州豪乐应该归还所支付的股权转让金,由此产生了前述2386万的坏帐准备。
知情人士称,董以400万元开始介入330国道,数年间通过公路收费和股权转让受益,到全面退出时盈利超过7000万元。
回购的尴尬
日前记者获悉,金华市政府有意以财政资金回购330国道金华段项目。
据浙江省交通厅官员介绍,由于金华市近年来城市快速扩容,这条原本在市区以外的公路已经日渐成一条市内道路,仍然设卡收费显然已经影响了正常的交通秩序。
“这种取消收费站的现象在经济发达地区非常普遍,浙江省交通部门从2002年开始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这位官员说,由于330国道金华段属于“四自”公路(自行投资、兴建、管理、收费),金华市撤消白龙桥收费站之前,必须先将该路段经营权收归国有。
对此说法,张洪军表示,“现在具体情况还没有最终落实,只是金华市交通局在跟我们接触。”他表示,如果确有其事,对公司将会是重大利好。
在不情愿而不得不买下金华豪乐的控股权之后,由政府回购恐怕是最好的解决方案。张希望获得比较高的补偿金。就延边公路投入的4850万投资,记者请张预测回购的金额,“6000万元?有点低了吧。”
但另据前述知情人士判断,金华市“不可能出到6000万元,但不会低于5000万元。”
不过,超过5000万元的回购资金加上2386万元坏帐准备的冲销,已经足够让延边公路打个漂亮的翻身仗了。
但是,这一切还都存在着变数。
截止到记者发稿时,金华市交通局有关人士矢口否认了有关回购330国道金华段的传闻。该局办公室一位先生对记者说:“如果真的要回购,我们会遵循严格的操作程序,由市政府及财政、国资、审计、交通等各部门进行非常细致的磋商与审核,并不是说回购就回购的。”
金华市财政局一位官员则表示,不便向记者透露该市是否安排了回购公路方面的资金预算。
不过,国泰君安的一位证券分析人士认为,如果金华市财政真的完成对330国道项目的回购,也意味着延边公路将彻底退出在浙江的公路投资。
据张洪军介绍,尽管后来建设的杭金衢高速公路对330国道造成了巨大的冲击,车流亮下降50%以上。但如果妥善规划,每年还是可以略有盈利。“但你怎么知道不会再修一条平行的公路呢?风险还是很大。”
延边公路脱身的欲望可见一斑。
知情人士预测,如果延边公路将所持有这条公路的份额全部转让,将只剩下一个在浙江的桥头堡公司金华坤泰,其拥有义乌至金华段公路和金华市双龙大桥的车辆通行收费经营权。由于浙江地方财政开始回购各种基础设施,金华坤泰手中的资产似乎也有朝不保夕的困境。
更重要的是,前后共花费了1.81亿元(1.33亿加4850万元)投资的金华坤泰本来是准备打造成一个收购、融资的平台,现在已经彻底失去了其应有的价值。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