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产 经  第 231 2004-4-1

 

 

当海螺集团遭遇失地农民


本报记者 罗小军

温州、上海报道

周伟峰烦透了,但也无计可施。
眼看着自己管理的温州海螺水泥有限公司(下称温海螺)大门被堵住,“没有人来维护生产秩序”,只好停产,每天损失30多万元。折腾了十月有余了无结果。近日,副总经理周伟峰黯然离开了温州。
座落在浙江温州永嘉县的安徽海螺集团子公司被当地失去土地的村民以污染之名层层上告,被撤销了项目确认书。温州规划局和浙江环保局也成了被告。
村民喜形于色,“我们赢了”。2004年3月5日,海螺表示他们并不知道发改委已撤销项目,希望当地政府维护正常生产秩序让企业尽快进入整改、恢复生产。
到3月底,海螺称已损失不少,苦水只好往肚里咽。为了摆脱困境,3月15日,安徽海螺水泥股份有限公司特派出副总经理孙毅东坐镇温州。
污染
双方互不相让。
“污染厉害要死人了”,3月4日记者在码道村调查时,约30村民代表一齐表示。
“他们瞎说,我儿子在安徽厂区长到18岁了都1米8的个,好好的”,海螺一员工分辨说。
温州海螺水泥有限公司是海螺集团在温州设立的全资子公司,永嘉县2001年招商引资第一大项目,计划投资3亿元,实际投资1.3亿。2001年施工伊始就不断与村民发生矛盾、累计至少13起,流血冲突多次。为此海螺集团三换其帅、码道村委会计三易其人、村支书辞职。
2003年3月,历经曲折后的海螺终于建成试产。部分居民却不断反映“噪音令人头疼”。温州环保局2003年4月23日便进行检测,检测结果为:昼14个监测点6个超标,幅度为1.0-11.8Db不等,夜9个点全超标幅度为1.5-8.1dB不等。而海螺用地为二类用地,按照GB12348-9标准值为“昼60dB夜50dB”。
由于生产线存在噪音超标问题且解决不及时,5月4日下午,村民将石头整齐排放在温州海螺的两个大门外,当晚村民以办公室藏有照相机、录像机为由要求检查温州海螺办公室抽屉,镇县领导闻讯赶来但依然不能解决问题。5月15日环保局下发通知责令海螺停产整改。海螺正式全线停产。
浙江省环保局官员表示,粉磨站是水泥厂里头污染最小的工艺环节,采矿和烧制环节污染相对更大,而海螺称其“技术是全世界最先进的”。尽管如此,但由于选址紧邻居民区,温州环保局环保评审时要求海螺进行封闭式生产。
但村民代表王玉辉提供一份落款为村委会和全体村民的控告书称海螺进口的封闭粉磨工艺,全控式噪声装置“全是谎言”。记者在现场看到一大堆石头堆在厂区,“这么大的石头,24小时卸货,墙外2-3米的居民受得了吗?”,村民愤愤。
5月20日,海螺提出初步整改方案,且在2003年7月29日得到温州环保局的确认。但2003年5月村民就开始联名先后上访到杭州、北京,而且联合海外华侨致书国务院侨办。为此,2003年8月国家环保总局、发改委、司法部等六部委调查企业污染问题时专门转道温州,要求有关部门“依法严肃查处,依法行政”。但问题仍然不见解决。
当月,在村民的申请下,2003年8月,国家发改委一纸文书(发改复决字2003004号)撤销了浙江省经贸委对温州海螺水泥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海螺)的项目确认书。而温州海螺表示,“此事我们并不知道”,因为这个函他们“没有见到过”。但本月11日记者电话采访国家发改委复议处韦处长表示“此函针对的是程序问题,海螺只要重新按程序确认就可以,”而且“复议决定只发给申请人和被申请人,而海螺不是”。
2003年8月28日村民委员会不服温州市环境保护局对温州海螺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估的审批行为,向浙江省环保局提出行政复议申请,省环保局不予受理。村民转而上访国家环保总局,国家环保总局11月17日下文要求浙江省环保局受理行政复议,但浙江省环保局仍然坚持不予受理。2004年2月村民将浙江省环保局告上法庭。
目前此案虽开庭日久,但审理结果仍然没有得出。环保局官员表示,“太复杂、太敏感了,弄不好影响浙江省投资环境和省际关系以及地方稳定”。因为海螺集团国有控股的中国最大的水泥企业,不但在浙江,在全国都有很多投资,而浙江也在安徽有很多投资。
而“海螺已经停产,村民还要起诉,真是少见”,省环保局官员满腹疑惑。
失地
问题好像真不简单。
“我们要把官司打到底。”村民代表王玉辉说。对此,永嘉地方政府官员表示“污染只是导火线,深层的问题远不止于此”。工作组成员、乌牛镇副书记叶际朱3月5日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海螺与村里僵局的症结在于失地由来已久的农民问题。
“你看看原来这里都是农田,现在都被占了”在码道村老年协会一老农望着窗外楼宇间零零星星的耕地不胜唏嘘。
码道村背山靠水人多地少,2600村民,1996年前有耕地600多亩,人均不足3分地。温州大桥修建的时候一个通向七都岛的引桥就征用了300亩耕地,“这300亩一共补偿1.2万,集体拿走一半,300亩耕地村民一共拿到6000元补偿”。“高速公路修建的征地补偿这么少就值得考虑”,工作组成员表示。
这一次,村民表示海螺用地是耕地而海螺却说是芦苇丛生的滩涂。而规划局文件显示为工业用地。海螺表示“是经过国家土地部门并有红线图”。
此外村民认为,“海螺直接替村民开设账户把征地款打入,要不要随你”。海螺对此加以否认。“开始的时候一亩才补偿1.2万,后来经过我们争取一亩增加1万”,老年协会一成员不满地说。而海螺表示他们征地款每亩支付了13万,其中差距海螺表示要问地方政府。
海螺表示村老年协会曾要求安排村民就业,但海螺坚持必须要有高中毕业以上文化才能胜任工作否则容易产生安全事故。对此,5日村民代表表示,“占了我们土地企业就要解决工作”。
而海螺与永嘉县政府签订的协议中也注明:“同等条件下有限使用本地劳动力”。
对这环保方面的指控,温州海螺承认问题存在,但已经提出整改方案,并且获得温州环保局的批准。
但村民不相信:“这不可能改得好”,而海螺表示“完全可以整改好”。村民代表王玉辉说,“就是要它搬迁”。
对于失地农民问题,永嘉县政府官员表示,这个问题现在永嘉具有普遍性,劳动保障局2003年已经开展了调研,“现在还没有结论”,但在研究失地农民的社会保障问题。
要价还是要搬
海螺副总认为僵局的关键在于,“有关方面办事拖拉、不作为,否则事情不是这个样子,”另外村民的一些要求海螺没法答应。
“早在2001年10月、11月,施工期间,在村老年协会的作用下,村民先后10多次进入施工场地,封堵车辆进出通道,切断施工用电、用水,“强揽沙石料供应和土方回填工程”,导致停工10天。老年协会的要求遭到温州海螺拒绝,12月7日,码道村老年协会一行5人到温州海螺驻地,再次要求施工单位向其购买砂石料,直至施工单位便与其签订交付砂石进场“管理费”的《材料供应协议》。
接着,建水泥厂要建高压线塔,但村民不同意。在县、镇领导的协调下,2003年1月23日,海螺(甲方)与码道村村委会(乙方)签订一份支付额150万元的协议,五牛镇作为签证方也在协议上签字盖章。双方承诺:立即恢复甲方合法施工秩序,保证甲方35KV线路的正常施工,为支持乙方的公益事业,甲方一次性支付乙方扶贫资金总额人民币150万元,分三年等额支付。乙方则承诺全力支持甲方的正常工程建设,不得再以任何理由影响、阻止甲方的工程建设,同时做好厂村协调工作。
但不久村民们又有了新的诉求。
2003年5月4日村民用石片堵住海螺大门后,就在东门外搭起帐篷,轮流值班看守海螺大门。
2003年8月20日下午,码道村少数村民又运来两卡车石料倾倒在海螺门口,切断了海螺对外通道。记者现场看到,三堆青石片仍然堆在海螺大门口,留守的员工从旁边小门进出。
据浙江省政府部门官员转述,村里提的要求和海螺的底价“相差几千万”,而据当地政府官员的转述,村民要价大概在3500多万拆迁等补偿,且以后每年要从海螺的利润里交给村里1500万。但村民都否认,表示就是要海螺搬走。
“我们要吃饭要工作现在土地都被占了”,当记者问及村民现在是否还种地时,一村民代表表示“多年不种了”,但海螺“占地又污染”,“必须搬走”。
对此僵局,海螺副总称永嘉县政府要企业自己去“摆平”,理由是在永嘉投资的很多私企都是自己摆平这样的事情的。
但海螺副总表示自己企业是国企而且是上市公司不可能采取一些私营企业的操作手法,而且海螺在全国投资30多家企业,如此下去不堪设想。对此,永嘉政府一些官员表示海螺作为国有企业机制不够灵活。
对于海螺与码道村村民的冲突,温州市长刘奇先后两次作批示、县领导也多次承诺,并先后派遣两个工作组开展工作,但“8个多月了门口的石头都搬不走”,海螺副总愤然说,另外海螺认为工作组成员很多都是从码道村出来的不利于问题解决。
专家指出:这其实是市场经济初步建立向完善过程的转变中,百姓维权意识日益觉醒,作为民间资本走四方的温州市各级政府该如何站好自己的位,如何维护企业生产秩序和村民合法权益的问题。
3月底,安徽海螺又致函浙江省政府以求突破。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