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31 2004-4-1

 

 

霍多尔科夫斯基庭审目击


本报记者 石 流 
特约记者 周瑞平

莫斯科报道

2004年3月19日上午,莫斯科一家地方法院再次开庭,对俄罗斯首富——尤科斯石油公司前总裁米·霍多尔科夫斯基(以下简称“霍氏”)——进行了将近7个小时的庭审。最后判决将霍氏羁押候审期定为今年5月25日。
由于这是一起尚未定性的经济案件,四层高的法院门前除了霍氏的一些支持者手拿霍氏的画像在静静地抗议外,气氛显得轻松如常。审理霍氏的法庭在三楼,长长的走廊静悄悄的,一扇扇对开的木质大门紧闭着。俄罗斯几家主流电视台和大报的记者都在法庭外等候。
记者在人群中发现了几张熟悉的面孔,他们是尤科斯公司的高级管理层成员。其中有一位名叫维达利亚的曾是霍氏身边的人,据说曾跟着霍氏东拼西杀了十多年。记者在去年采访霍氏时,他就在场。他走上前与记者握手,语气遗憾地说道:“哦,我们又见面了,可是没想到会在这种地方。”
霍氏低下“高贵的头”?
将近3个小时过去了,法庭的门依然关着。站在门外等待的记者们开始出现厌烦情绪,俄罗斯独立电视台的记者索性收起摄像机,准备撤离。这时大门突然打开,一位高个子警察走出来说,现在休庭40分钟,请霍氏的家属进去。
记者从敞开的大门发现,法庭不大,3排长椅就摆到了主席台前,约半米高的平台上放着一排木桌,一面很大的俄罗斯国旗平整地镶在主席台后的墙壁上。
对着主席台几米远的地方放着一个用钢筋做成的大笼子。霍氏坐在里面,脸朝门口张望。远远看去,霍氏比一年前接受记者采访时胖了许多,但显得神采奕奕。霍氏的家属一进去,门被重新关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霍氏目前被羁押的监狱叫“肃静的水手”,位于莫斯科市区北部,是俄罗斯目前条件最好的监狱,主要用来关押国家级要犯。2000年6月,俄媒体大王古辛斯基就被临时关押在这里。该监狱的特护牢房相当于三星级宾馆的标准客房,面积大,而且各种服务设施一应俱全,监狱内的伙食也很不错。
20分钟之后,霍氏的家属们先后走出法庭,有的眼睛红红的,有的还流着泪。那位高个子警察出来说,允许记者进场采访5分钟。霍氏虽然刚刚受过3个多小时的庭审,但情绪很好,脸上依然带着那种标志性的自信微笑。
他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说:“我相信自己没有犯罪。某些人一直在指责我干涉政治,我认为这种指责毫无道理。俄罗斯目前的经济需要什么?需要政治支持。政治应该为经济建设服务。只有这样,俄罗斯的经济才能高速发展。等恢复自由后,我会一如既往地坚持自己的追求。去为社会多做些好事。”
语气强硬的霍多尔科夫斯基在法庭上并没有低下他“高贵的头”。但是十天后,事态发生了剧变。在3月29日的俄罗斯《商业日报》上,刊出了一封霍氏在狱中完成的“悔过书”——《俄罗斯自由主义危机》。他写道:“我们应该结束怀疑总统合法性的所有行动,因为这是毫无意义的。”
“不管我们是否喜欢弗拉基米尔·普京,我们都应该认识到俄罗斯总统不是一个普通的人,总统是保证国家统一和稳定的机制,也许是上帝阻止我们让这一体制崩溃。”霍氏说,“为了使私有化进程具有合法性,商业巨头必须与人民分享利润,特别是同意政府针对矿产资源进行税费改革,以及政府所实施的其他一些令企业所有人感到不舒服的政策。”
富戏剧性变化的是,这位石油大亨将普京描述成“自由民主主义的捍卫者”。
“是的,普京既不是一个自由主义者,也不是民主派,但他仍然比我们国家中70%的人口更向往自由和民主。”此种表态,被全球媒体看作是霍多尔科夫斯基自去年10月被捕以来首次向克里姆林宫公开妥协。
这种妥协姿态有多少实质意义,将决定霍氏还需在“肃静的水手”住多长时间。
霍氏命运已定?
据莫斯科一位法学家判断,面对霍氏的可能有两种命运
其一,答应普京的条件,即在普京当政的后四年内,安心做石油生意,为普京指定的发展目标,继续发挥企业的潜力。霍氏将获得既往不咎、轻判或无罪释放。结案时尤科斯油公司和霍多尔科夫斯基可能同意支付税款和高额罚金。而克里姆林宫认定尤科斯公司欠税16亿英镑,因此,该公司很可能出售一部分股份给国有企业,或给克里姆林宫认可的第三方。
如果事态演化成另一个结果,霍氏与6项指控都沾边,对霍氏加以判罪,最有可能的是以收购欺诈、偷税漏税、伪造票据文件三项来给定罪。根据俄罗斯刑法和民法的有关规定,上述每项罪都可以分判轻微犯罪、犯罪和严重犯罪,与之相对应的刑期是:半年—1年、1年—2年,2年—3年。如果三罪并罚,霍氏将面临6—9年的牢狱之灾。如果再产生其它附带性罪过,霍氏一旦受罚将不得不面临10年以上的刑期。
以俄罗斯司法程序,一般的案件从检察机关交由法院审理,必须在50--80个工作日内对案件作出判决。霍氏从2003年10月25日被捕,到2003年12月下旬法院作出延期一个审理程序,推到3月25日。2004年3月19日,法院再次推迟一个审理程序,延期到5月25日。如果到5月25日,法院还无法审判霍氏,按照法律程序,霍氏将被无罪释放。霍氏获释后有权起诉法院的违法行为,并追究法院对关押期给予赔偿。
依照俄罗斯有关法律规定,记者无权采访涉案者的辩护律师。据了解,尤科斯石油公司原拥有一个庞大的法律事务处,专门负责解决尤科斯公司各种涉及法律纠纷的事宜。去年一年,尤科斯公司有关大股东和负责人涉嫌犯罪被抓。由于涉及到许多法律以外的纷繁事务,该法律事务处显得无能为力。霍氏于去年10月25日被抓之后,该公司的律师四处游说、活动,但对霍氏案件没有产生任何影响。在稍后的法庭审理中,霍氏的律师作为涉案者的辩护律师出庭辩护。但所有辩词均未被法庭采用。去年12月末对霍氏第二次开庭审理时,为霍氏辩论的是法院给指派的律师,霍氏自己的律师作为旁听者入场。在刚刚结束的第三次庭审中,霍氏共有3名律师出场,只是作为旁听者坐在非辩护律师者的位置。虽然尤科斯公司为打赢霍氏的官司从西欧请了几位名律师,但涉于俄罗斯法律规定,外籍律师无权出庭辩护,他们仅为后援的顾问。
霍氏独裁者
一位曾经在尤科斯公司当过高级策划主管的经济学教授对记者说:“霍氏在管理企业方面确实很有一套艺术。但是如果把他的成功经验作总结的话,就是诡计和独裁。”
1995年,在拍卖当时全俄第二大石油公司尤科斯石油公司时,由霍氏控制的“梅纳捷普”银行被俄罗斯政府委托负责该公司的股份拍卖。最终竞标成功者则是由霍氏与其合伙人控制的一家公司。由俄罗斯三大银行组成的竞标者尽管开价比霍氏的高,却被“梅纳捷普”银行认定为资质不合格。当时,美国加州亿万富翁马丁·戴维斯也想参与竞标,霍氏就专门派人游说,表示投资俄罗斯工业有巨大的商业风险,戴维斯最终同意退出竞标。
   在俄罗斯百姓看来,尤科斯公司只卖出3.5亿美元实在是太便宜了。因为该公司当时的拍卖标价为7亿美元。2年之后,当尤科斯公司在莫斯科交易所上市时,其身价达到70亿美元。
但霍氏大吐苦水说,拍卖的附加协议是他必须缴清尤科斯以前拖欠的税款,此后尤科斯也不再享受税收补贴。这就意味着,他得交上总额32亿美元的税款。霍多尔科夫斯基在2003年5月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仍心有余悸地回忆说:“您不知道,我在还尤科斯以前的税款时有多难!当时唯一能借给我钱的只有军火商。军火商当时就警告我说,‘如果你不能按时还款,就提着脑袋来换’。”
被教授称为“独裁”的典型事例是对尤科斯公司进行严酷的集权管理。
霍氏在接手尤科斯公司最初时期,经常调换和解雇员工,一度导致劳资关系非常紧张。他命令管理部门在企业里安装摄像头,用来监视员工的正常工作,那些表现不好的,会随时被开除。在短短几个月里,他发令开除了上千名有酗酒习惯的员工,占当时员工总数的十分之一。那些受命做项目的小组会发现,总会有另一个小组在与他们做同样的工作。这种时刻存在的危机感让员工们感觉到在尤科斯工作简直是在做极限运动。
霍氏在接手尤科斯石油公司之后,极力推崇西方经济的管理模式。先后派出一批业务尖子到西欧取经,同时不惜重金到欧美大肆网罗人才,连美国PennzEnergy石油公司的首席财务官布鲁斯·米萨摩都挖了过来。1999年,他用西方的企业标准重组了尤科斯公司的结构,实行垂直管理体系,优化了财务管理,降低了生产成本,使尤科斯公司在不断的兼并中占尽优势。
霍氏发明了一套内外有别的政策。对内,他用金钱开道,积极同俄罗斯政坛上的各党派建立和发展政治关系;对外,他东西方兼顾,极力推行“石油外交”。首先向中国极力推荐了3000万吨的“安大线”管道输油工程,试图通过这一管道同中国石油公司建立起稳定的伙伴关系。同时,又向美国许诺,俄罗斯在不久的将来会变成美国的“储油罐”。
玛尔金说,“严格地讲,不能仅把霍氏看作寡头。俄国人痛恨寡头,却对霍氏能力大加赞赏,这是为什么?”
游戏还在继续
法庭宣布“将霍氏继续关押到5月25日”判决之后,在俄罗斯司法界引起一片哗然。一位叫塔达林柯的法学家当即向记者说,“用6项罪名来指控并抓捕霍氏,只要其中的任何一项罪名成立,都能将霍氏判以重刑。可是到目前为止,霍氏的审判三次延期,说明最高检察院对霍氏的指控是一场政治游戏。”
他认为,由于参与这场政治游戏的玩方太多,牵扯到重大的国家利益,普京一时难以准确地平衡入局各方的力量。
3月14日,普京连选成功。依照俄罗斯总统法,下届总统将在5月上中旬宣誓就职。对霍氏的关押时间再次后延表明,普京在争取时间,力争先把政坛摆平,再来处理霍氏的问题。
霍氏与美方建立起一种特殊的关系。一向爱管闲事的美国在牵涉到自己切身利益时,绝对不会对霍氏事件置之不理。此外,俄罗斯经济复苏的两大支柱是石油和西方投资。如果霍氏事件不能妥善处理,将给外商的投资信心造成沉重打击。
其实,政府要从霍氏身上找到一些治罪把柄并不是一件难事。但是霍氏在普京第一个任期内为俄罗斯的GDP快速增长做出了突出贡献,要像对待古辛斯基和别里佐夫斯基那样来治罪霍氏,普京似乎难下决断。
据俄罗斯国内媒体近日发表的各种分析,霍氏虽然身陷牢狱,却享受着监狱内的上好待遇,并将判决的期限一次次向后推迟。由此不难看出,普京还期待着与霍氏达成某种程度上的和解,最起码要让霍氏明白,他没有古氏和别氏那样的后台与靠山,无法享受到流亡国外的待遇。
其实,普京要的承诺并不多:霍氏能否向普京做出实际保证,即在普京的第二任期内不再参政,安分守己地做自己的石油生意。否则,霍氏面临的将是至少10年以上的牢狱生活。而他所拥有的尤科斯石油公司的巨额股份,将在政府安排的资产重组当中被稀释殆尽。他亲手缔造的“尤科斯石油帝国”将不复存在。



·相关·

“团干部”霍多尔科夫斯基


霍氏在发迹前没有任何家庭背景,1986年在大学毕业后不久,就被推荐为莫斯科伏龙芝区共青团区委副书记。为使团区委有充足的活动经费,1987年霍氏受命组建了“梅纳捷普”商社。霍氏当年是一个很勤奋的人,他通过团组织的渠道,经营 着酒类、糖果和服装买卖,收入颇丰。
1988年,霍氏结识了一位名叫格鲁博维奇的人,此人的父母都在苏联银行工作,而且官职显赫。霍氏利用格鲁博维奇这种关系,注册了一家“梅纳捷普”民办银行,业务上挂靠在苏联银行的莫斯科伏龙芝区银行。
1991年5月,霍氏注册成立了“梅纳捷普”国际财政联合体,并率先在苏联官方允许的第一时刻,进行了股份化改造。他将伏龙芝团区委的“梅纳捷普”商社、“梅纳捷普”民办银行等数家经济实体以股份形式纳入“梅纳捷普”国际财政联合体的旗下。
1992—1993年,在俄罗斯全面推行私有化过程中,他用商业利润积蓄将十多家经济实体的股份从平民手中购入,迅速壮大了联合体的规模和经济实力。随后,他将刚刚组建成的联合体上市,让社会来认购公司的股份。
但真正使霍氏摇身一变成为亿万富翁的转折点是购买目前备受争议、涉嫌暗箱操作的尤科斯石油公司。
短短十几年时间,霍氏从一个靠工资吃饭的团干部奇迹般地成为身价83亿美元的俄罗斯首富。他和其他俄罗斯新贵们一样,其发家史颇具“俄罗斯特色”。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