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31 2004-4-1

 

 

欧盟农业代表菲施勒:
美国在农业补贴政上走回头路


本报记者 余 明 

上海报道

欧盟委员会负责农业和渔业事务的委员弗朗茨·菲施勒(Fanz Fischler),于2004年3月25日到30日对中国进行正式访问。
这是在短短的十几天之内,继欧盟贸易委员拉米、欧盟秘书长索拉纳访华之后,另一个欧盟高级官员访问中国。随菲施勒到中国来的,还有一个由25家欧盟企业组成的庞大欧盟企业代表团。
欧盟的农产品交易在国际贸易中占据着重要地位。2002年,欧盟出口农产品额达610.88亿欧元,同时进口了612.74亿欧元的农产品。随着中国成为欧盟的第二大贸易伙伴,农产品贸易也日益成为中欧双方关注的焦点之一。
同时,在WTO多哈谈判中,农业补贴一直是谈判的最大绊脚石。在2003年的坎昆会谈中,发展中国家要求发达国家更大幅度地削减农业补贴,而欧美等国却对此寸步不让,最终导致会谈破裂。多哈谈判也由于这一问题而陷入停滞。
虽然困难重重,但是欧盟率先于2003年进行农产品补贴政策的改革,基于此来推进多哈谈判。而美国和日本对于农产品补贴政策,依然没有让步的迹象。
3月25日,菲施勒和国务院副总理回良玉进行了双边会晤,并且和农业部、国家质检总局和商务部的领导进行了会面。双方讨论了中欧农产品贸易以及中国加入WTO以后对于农产品贸易的影响等问题。“他是个非常活跃、开明又聪明的人。”菲施勒如此评价新任商务部长薄熙来。
3月26日,《21世纪经济报道》专访了菲施勒。
中欧合作机会多
《21世纪》:在北京和中国有关部门的会谈中,您提到了欧盟会考虑给予中国出口农产品更多的机会,具体有哪些呢?
菲施勒:有一点是很清楚的,在5月1日以后,新加入欧盟的十个成员国和中国之间的贸易联系将进一步加强;另外一点是,这十个新加入的成员国也将成为我们欧盟贸易目标的一部分。所以,我们必然要根据这一变化进行一些调整。例如,在蘑菇和大蒜的进口配额方面,我们会提高中国的配额。以前中国和这十个国家农产品贸易将成为未来中欧贸易的一部分。
现在,我们正等待中国的有关部门,提供给我们这两个农产品的贸易数据。只要我们一得到这些数据,我们就可以和中国的有关部门一起得出配额的数量。另一方面,我们也不会对中国方面施加压力。如果在5月1日之前,我们不能得出最后关于配额的结论。我们也会继续开放市场,不会中断相关的贸易。
《21世纪》:你如何看待目前中欧农产品贸易的情况?
菲施勒:我想中欧的农产品贸易在向好的方面发展。但是,增长空间仍非常大。寻求更大的贸易空间,也是这次我访问的目的之一。我曾很明确地表示过,贸易并不是单方的,而是双边的。虽然我们知道目前还有一些市场准入的问题需要解决,例如黄油产品等。但我们同意和别的产业一样,需要建立一种对话机制。
《21世纪》:在未来几年,你认为中欧农产品贸易将有什么样的进展?
菲施勒:具体的数字很难预测。但是我认为中欧农产品的双边贸易都会有一个可观的增长。在欧盟方面,我们有高品质的产品,有很好的品牌,也有具有欧洲特色的产品,这些农产品出口中国的数量将会越来越多,例如鱼产品之类。另一方面,典型的中国农产品对欧盟的出口也会增加很多。你可以想象一下,在欧洲有大约13000家中国餐厅,这些中餐馆就每年从中国进口很多农产品,因为他们在别的地方找不到类似的农产品。
《21世纪》:你如何评价中国开放农产品市场的政策和措施?
菲施勒:我们都知道,中国是经过非常艰难的谈判才加入WTO的。为了满足WTO的要求,中国仍需要进行很多方面的改革。但同时,我们也了解中国还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由此,我们相信在相关的贸易方面,对中国是需要一种特殊的政策来对待的。虽然说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但是中国为此付出的代价应该是合理的。
多哈谈判欧盟走在前列
《21世纪》:去年,欧盟进行了力度非常大的农业产业政策改革,这一改革的影响如何?
菲施勒:这一改革取消了农产品产量和补贴之间的联系,这意味着农民不可能再靠越多种植农产品来获得越多的钱。另外,这种新的补贴方式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不会产生伤害,特别对于像中国这样的国家。
第二个影响,就是通过这次改革,使得环境保护、产品品质和农业补贴政策联系起来了。换句话说,就是农民要得到补贴,就要符合环境保护以及产品品质的要求,只有这样,他们才可能得到补贴。
第三,是我们可以把资金从农产品中移出来,投入到更需要的地方。
《21世纪》:这一改革对多哈谈判的意义何在?
菲施勒:这一改革可以使得我们减少大约70%的农业补贴,同时减少出口支持和出口退税,我们可以开放更多的市场。这会降低扭曲的贸易政策,使得我们的政策更加透明和有效。相信这也是有效推进多哈谈判的措施之一。
《21世纪》:欧盟有了削减农业补贴的政策,但同样是发达国家的美国和日本并没有跟进,这对于多哈谈判来说,是不是还存在很多障碍?
菲施勒:在国内支持政策上,我们完全可以和美国准备做的一样;在市场准入上,我们准备和日本做的一样。但是有一点很清楚,发达国家应该采用同样的政策。有一种偏见认为欧盟过去对于谈判有抵制的倾向,这是不正确的。我们一直以开放的心态进行谈判,我们认为谈判成功对我们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也同时会恪守我们的承诺。在多哈谈判中,如果你一定要说谁将是“赢家”的话,我觉得发展中国家应该是赢家。
《21世纪》:但是即使是欧盟进行农业补贴的改革,仍有发展中国家表示了对于这一改革成果的不满意,欧盟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吗?
菲施勒:首先,别忘了我们到底想要什么,是强迫美国进行改革,还是让别的发达国家进行改革。欧盟是发达国家中唯一进行农产品补贴政策改革的,不管WTO规则进行怎么样的改变,我们毕竟已经决定了开始改革。我们没有走回头路,但是我们看到,我们的伙伴,像美国,就在农业补贴政策上走了回头路。
食品标准不能谈判
《21世纪》:这次在上海举办“欧洲好味道”活动,是不是欧盟为了增加欧洲农产品出口额的工作之一呢?
菲施勒:我认为我们不能忘了,进行出口贸易主要是食品制造商、贸易商的职责,而不是政府来做的工作。我们仅仅可以做很小部分的工作,而且我们不可能花钱来做相关的促销,因为我们关注的是能否逐步减少出口补贴。我甚至声明过,我们准备和中国讨论,哪些产品是中国优先希望看到出口补贴减少的,如果中国提出这些产品的名单,我们很高兴对此进行讨论。
《21世纪》:有中国的农业生产商抱怨欧盟制定了苛刻的安全和品质要求,使得中国农产品出口遭遇了很大障碍,你如何看待?
菲施勒:是的,欧盟有一系列标准。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可以谈判的,因为现在欧盟的消费者对于食物安全非常敏感。关键在于,我们的安全标准是对所有国家实施的,举个例子,欧盟扩张过程中加入的新成员国,如果他们的产品不满足欧盟的食品安全、质量要求,就不能在欧盟的市场上销售。这同样也适用于进口产品。我们可以做的是,我们会给予建议,并和生产商讨论,或者给予一些技术支持,使之达到欧盟的标准。但标准方面是不可能谈判的。
《21世纪》:你这次到中国访问的收获在哪里?
菲施勒:首先,是此行使得中欧双方互相之间的了解更多了,互相了解是进行对话的基础。第二,我们意识到,中国是非常认真对待与欧盟的关系的,并希望和欧盟进行更多的合作。我们发现,在WTO的谈判中,我们将有机会进行更紧密的合作。最后,我们此行提高了欧洲食品在中国的影响。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