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富  第 230 2004-3-29

 

 

“66亿元富豪”涉嫌买凶杀人


本报记者 邱 伟 

北京报道

时间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它能盛得下所有戏剧性的一切:
从一无所有到手握30亿元资产,袁宝只用了五年;而从被警察带走,到供认自己“雇凶杀人”后被正式批捕,袁宝也只花了不到五个月。
袁的生命拐点出现在1997年。
1997,袁宝31岁,才过而立,已富甲一方。
是年,他所属的公司比特科技(现ST比特,000621)刚刚被运作上市,捐资千万元设立“建昊奖学金”的正面效应也在一步步扩大,不久后,他获得了一家传媒集团颁发的“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他以宣布自己掌控30亿元的资产而“笑傲江湖”。
他开始坐着刚买的凯迪拉克,想象自己的商业帝国。
涉嫌“雇凶杀人”
这时候,偏偏有人惹他不高兴。
这个人,是富豪刘汉。
刘汉,四川绵阳地区的“教父”级人物。人们真正开始熟悉刘汉这个名字,是因为在2003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上,刘汉及其兄弟因拥有12亿元的财产排名第61位。目前,刘汉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金路集团(000510)和宏达股份(600331),并通过四川宏达掌控着中国国际期货经纪公司。
在投资界,刘汉及其控制的汉龙集团早就声名远播。早年,刘汉从1000元起家,靠炒绿豆等期货赚了大钱,一直到现在,刘都是期货业“翘楚”,更多的人则称之为“期货业水下巨鳄”。
在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前后,和刘汉“同业竞技”的,正是周正毅、袁宝这些人物。
当年,袁宝和一些朋友吃饭,就曾夸下海口说:“期货业没有不听说袁宝这个名字的。”但袁宝的对手是刘汉。1996年,袁宝在期货市场上彻底遭遇失败,虽然到现在外界尚不知其具体损失额,但据称应在1亿元到2亿元之间。
在期货市场获胜的刘汉面临的却是杀身之劫。
1997年初,刘汉先后两次死里逃生。
2月21日晚上9时,杀手李海洋对着刘汉连开两枪。据汉龙集团的员工私下传论,当时是刘汉的保镖“替他挡了子弹”,刘汉幸免于难。
杀手李海洋由辽宁省辽阳市的一位“黑社会老大”杨忠学指派,而辽阳正是袁宝的出生地。后杨忠学被判死缓,李海洋被判无期徒刑,在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中,对此事的原因描述为“杨忠学怀疑四川省汉龙集团总经理刘汉在期货交易中欺骗其好友袁某,便指使李海洋携枪潜入成都报复刘汉”。
第二次的暗杀行动,据袁宝的一位堂兄交待,是袁宝出资16万元,由袁宝所属建昊实业集团的员工汪兴实施,向坐在车内的刘汉开枪。但子弹射穿玻璃后却没有击中,刘汉再次从死神手里走脱。
据供认,行事虽已失败,但汪兴却找到了反复勒索袁宝的理由,于是,袁宝的二哥兼建昊公司高层的袁宝琦找到了其两位堂兄袁宝福和袁宝森。2001年11月,袁宝福和袁宝森对汪兴连捅数刀,但汪兴经抢救未死;2003年10月4日晚上11点多,这两位堂兄又使用双筒猎枪连开两枪,终于打死了汪兴。
据称,两次行动后两位堂兄共收到款项27万元。
2003年11月24日,袁宝被辽阳市公安机关抓捕;2004年3月22日,袁宝因涉嫌“雇凶杀人”被辽阳市检察院正式批捕。
原始积累
袁宝1989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后又在政法大学修习了经济法的在职研究生。
有了钱之后,袁本人曾经不止一次地描述自己以前的苦难,称自己出身寒门,是“‘贫民窟’里最穷的人家”,八岁时,家里养不起那么多孩子了,就把他送到乡下亲戚家,一边干活一边念书。
中学时,为拿到每天两毛钱的伙食补贴,袁宝称自己从不间断地参加学校体育运动队。为考上理想大学,袁宝16岁就开始打工挣钱。
袁宝描述的大学场景最为凄惨。为解决生存问题,他给教授抄书稿,每万字两块钱;给公司写信封,每千个五块钱。后来,他用挣来的钱买了一辆旧三轮,和外地民工抢饭吃。
一位袁宝的大学同学向本报表示,他知道袁宝家境有点穷,但不至于像他后来描述的那么惨。倒是袁宝逢圣诞、元旦等节日喜欢在学校卖点贺年卡和明信片,每年放假回校,他总是带回点家乡特产在学校卖,“赚回了回家的火车票钱”,总之是“生意”不断。
该同学回忆说,论长相气质,袁宝其貌不扬,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但是,袁宝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使得他受到了一些关注。关注多了,就会发现袁宝读书比较多、脑子转得比较快、说起话来比较能侃,而且敢冒险,胆子大。
大学期间,袁宝有一位性格有点内向、家在北京的女同学,因为在学生会宣传部工作,两人交往密切,后来她成为袁宝的第一位妻子。
毕业后,为陪伴妻子,袁宝必须留在北京。他先是在学校的学生处呆了一段时间,而后去了中国建设银行工会做文宣工作。1992年,袁宝辞去建行的工作下海,在怀柔注册了建昊实业发展公司。
袁宝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购买黑小麦的专利,然后租下300亩的农田,种植好了卖麦种。据袁宝的说辞,半年后小麦种子成熟,他赚了300万元。
凭此300万元,袁宝转身进入上海证券市场。在那里他倾资购买原始股票,参与了中国第一批企业的股份制改造,“上海老八股我基本都参与了”。不久后,这批企业相继改制成功,上市后,建昊持有的股份当然也大幅度升值。
后来,在饭桌之间,袁宝亦把自己封为“中国股票第一人”。
简单地统计,建昊实业曾经位列30余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并且一般在公司上市后,建昊实业会逐步从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退让下来,直到抛售所有股份。
1994年,袁宝花费500万元买下海尔生生物制品有限公司51%的股份,又以这些股份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买下温阳制药厂51%的股权,然后再以温阳制药厂股权抵押再借款,进行下一步的运作。这种高风险杠杆的连环运作,使建昊实业资产迅速增值。
1997年,袁宝宣称自己所有的资产有30多亿的时候,有人私下问他:银行负债有多少?他回答说6个亿。
跌落
1997年之后,也就是说如果袁宝的堂兄供言属实的话,是在袁宝雇凶手杀刘汉未果之后,袁宝开始变得低调。一位之前曾采访过袁宝的记者先后三次要求再采访,都遭到了拒绝。袁宝本人开始向公司员工说“沉默是金”四个字。
在资本市场上,建昊实业在将比特科技和丽珠集团(000513)的股份悉数卖光后,再也没有大动作。
袁宝在1996年6月创建北京建昊高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建昊高科),并一直想把它运作上市。建昊高科的主业是生物制药,其实生产的主要产品“驻颜口服液”属于保健品的范畴。但“驻颜口服液”在市场上的表现乏善可陈,而为此投资的1亿元基本上沦为“沉没成本”。
2001年,袁宝试图卷土重来,再次斥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驻颜口服液”改名为“好心情口服液”重新推出,并请来职业经理人王译“空降”到建昊高科。但据保健品业的资深策划师张继明分析,目前“好心情口服液”在一些建昊重点攻的区域市场还可以,但在招募代理商的大城市和很多区域都是在“自然销售”,量不是很大。
2002年,他宣布说,整个建昊实业集团的净资产已达66亿元,如果此言属实,他的身价进入富豪榜时应该能列第4位。
1999年到来时,他还邀请政法大学的同学,在十年聚会时可以到他开发的北京回龙观别墅区,找一幢没卖掉的别墅聚会。
人们同时发现,在袁宝的周围,跟着一位藏族女子,这是袁宝的新夫人——知名的舞蹈艺术家卓玛。
2000年,袁宝斥资400万元,为其夫人在北京的保利剧院策划了一场舞蹈剧《乘愿再来》,袁宝亲自担纲总策划,他设计了一个故事:“当卓玛经历人间无限的艰辛、欢乐和爱的情感后,了悟到生命伟大而丰富的意义:原来天堂就在人间。”
这场演出也是卓玛的个人告别演出,演出后卓玛怀孕,为袁宝育有一子。
记者试图联系到卓玛而不得。据了解,卓玛现在应该身在沈阳,因为袁宝为“重犯”,由辽宁省公安厅直接介入,关押在沈阳。而现在,公安机关将案件移交给辽阳市检察院已近1个月,相信不久即会公诉。
随着袁宝身陷狱中,建昊实业和建昊高科都还在运转,记者前去探访时,所有的人对总裁被捕一事都三缄其口。北京报道

时间是一个巨大的容器,它能盛得下所有戏剧性的一切:
从一无所有到手握30亿元资产,袁宝只用了五年;而从被警察带走,到供认自己“雇凶杀人”后被正式批捕,袁宝也只花了不到五个月。
袁的生命拐点出现在1997年。
1997,袁宝31岁,才过而立,已富甲一方。
是年,他所属的公司比特科技(现ST比特,000621)刚刚被运作上市,捐资千万元设立“建昊奖学金”的正面效应也在一步步扩大,不久后,他获得了一家传媒集团颁发的“世界青年创业者大奖”,他以宣布自己掌控30亿元的资产而“笑傲江湖”。
他开始坐着刚买的凯迪拉克,想象自己的商业帝国。
涉嫌“雇凶杀人”
这时候,偏偏有人惹他不高兴。
这个人,是富豪刘汉。
刘汉,四川绵阳地区的“教父”级人物。人们真正开始熟悉刘汉这个名字,是因为在2003年的胡润“中国百富榜”上,刘汉及其兄弟因拥有12亿元的财产排名第61位。目前,刘汉控制着两家上市公司金路集团(000510)和宏达股份(600331),并通过四川宏达掌控着中国国际期货经纪公司。
在投资界,刘汉及其控制的汉龙集团早就声名远播。早年,刘汉从1000元起家,靠炒绿豆等期货赚了大钱,一直到现在,刘都是期货业“翘楚”,更多的人则称之为“期货业水下巨鳄”。
在1995年“3·27国债期货事件”前后,和刘汉“同业竞技”的,正是周正毅、袁宝这些人物。
当年,袁宝和一些朋友吃饭,就曾夸下海口说:“期货业没有不听说袁宝这个名字的。”但袁宝的对手是刘汉。1996年,袁宝在期货市场上彻底遭遇失败,虽然到现在外界尚不知其具体损失额,但据称应在1亿元到2亿元之间。
在期货市场获胜的刘汉面临的却是杀身之劫。
1997年初,刘汉先后两次死里逃生。
2月21日晚上9时,杀手李海洋对着刘汉连开两枪。据汉龙集团的员工私下传论,当时是刘汉的保镖“替他挡了子弹”,刘汉幸免于难。
杀手李海洋由辽宁省辽阳市的一位“黑社会老大”杨忠学指派,而辽阳正是袁宝的出生地。后杨忠学被判死缓,李海洋被判无期徒刑,在辽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判决书中,对此事的原因描述为“杨忠学怀疑四川省汉龙集团总经理刘汉在期货交易中欺骗其好友袁某,便指使李海洋携枪潜入成都报复刘汉”。
第二次的暗杀行动,据袁宝的一位堂兄交待,是袁宝出资16万元,由袁宝所属建昊实业集团的员工汪兴实施,向坐在车内的刘汉开枪。但子弹射穿玻璃后却没有击中,刘汉再次从死神手里走脱。
据供认,行事虽已失败,但汪兴却找到了反复勒索袁宝的理由,于是,袁宝的二哥兼建昊公司高层的袁宝琦找到了其两位堂兄袁宝福和袁宝森。2001年11月,袁宝福和袁宝森对汪兴连捅数刀,但汪兴经抢救未死;2003年10月4日晚上11点多,这两位堂兄又使用双筒猎枪连开两枪,终于打死了汪兴。
据称,两次行动后两位堂兄共收到款项27万元。
2003年11月24日,袁宝被辽阳市公安机关抓捕;2004年3月22日,袁宝因涉嫌“雇凶杀人”被辽阳市检察院正式批捕。
原始积累
袁宝1989年毕业于中国政法大学,后又在政法大学修习了经济法的在职研究生。
有了钱之后,袁本人曾经不止一次地描述自己以前的苦难,称自己出身寒门,是“‘贫民窟’里最穷的人家”,八岁时,家里养不起那么多孩子了,就把他送到乡下亲戚家,一边干活一边念书。
中学时,为拿到每天两毛钱的伙食补贴,袁宝称自己从不间断地参加学校体育运动队。为考上理想大学,袁宝16岁就开始打工挣钱。
袁宝描述的大学场景最为凄惨。为解决生存问题,他给教授抄书稿,每万字两块钱;给公司写信封,每千个五块钱。后来,他用挣来的钱买了一辆旧三轮,和外地民工抢饭吃。
一位袁宝的大学同学向本报表示,他知道袁宝家境有点穷,但不至于像他后来描述的那么惨。倒是袁宝逢圣诞、元旦等节日喜欢在学校卖点贺年卡和明信片,每年放假回校,他总是带回点家乡特产在学校卖,“赚回了回家的火车票钱”,总之是“生意”不断。
该同学回忆说,论长相气质,袁宝其貌不扬,很少有人会注意到。但是,袁宝写得一手漂亮的毛笔字,这使得他受到了一些关注。关注多了,就会发现袁宝读书比较多、脑子转得比较快、说起话来比较能侃,而且敢冒险,胆子大。
大学期间,袁宝有一位性格有点内向、家在北京的女同学,因为在学生会宣传部工作,两人交往密切,后来她成为袁宝的第一位妻子。
毕业后,为陪伴妻子,袁宝必须留在北京。他先是在学校的学生处呆了一段时间,而后去了中国建设银行工会做文宣工作。1992年,袁宝辞去建行的工作下海,在怀柔注册了建昊实业发展公司。
袁宝做的第一件事情是购买黑小麦的专利,然后租下300亩的农田,种植好了卖麦种。据袁宝的说辞,半年后小麦种子成熟,他赚了300万元。
凭此300万元,袁宝转身进入上海证券市场。在那里他倾资购买原始股票,参与了中国第一批企业的股份制改造,“上海老八股我基本都参与了”。不久后,这批企业相继改制成功,上市后,建昊持有的股份当然也大幅度升值。
后来,在饭桌之间,袁宝亦把自己封为“中国股票第一人”。
简单地统计,建昊实业曾经位列30余家上市公司的前十大股东,并且一般在公司上市后,建昊实业会逐步从第一大股东的地位退让下来,直到抛售所有股份。
1994年,袁宝花费500万元买下海尔生生物制品有限公司51%的股份,又以这些股份为抵押,向银行贷款买下温阳制药厂51%的股权,然后再以温阳制药厂股权抵押再借款,进行下一步的运作。这种高风险杠杆的连环运作,使建昊实业资产迅速增值。
1997年,袁宝宣称自己所有的资产有30多亿的时候,有人私下问他:银行负债有多少?他回答说6个亿。
跌落
1997年之后,也就是说如果袁宝的堂兄供言属实的话,是在袁宝雇凶手杀刘汉未果之后,袁宝开始变得低调。一位之前曾采访过袁宝的记者先后三次要求再采访,都遭到了拒绝。袁宝本人开始向公司员工说“沉默是金”四个字。
在资本市场上,建昊实业在将比特科技和丽珠集团(000513)的股份悉数卖光后,再也没有大动作。
袁宝在1996年6月创建北京建昊高科技发展股份有限公司(建昊高科),并一直想把它运作上市。建昊高科的主业是生物制药,其实生产的主要产品“驻颜口服液”属于保健品的范畴。但“驻颜口服液”在市场上的表现乏善可陈,而为此投资的1亿元基本上沦为“沉没成本”。
2001年,袁宝试图卷土重来,再次斥资3000万元人民币将“驻颜口服液”改名为“好心情口服液”重新推出,并请来职业经理人王译“空降”到建昊高科。但据保健品业的资深策划师张继明分析,目前“好心情口服液”在一些建昊重点攻的区域市场还可以,但在招募代理商的大城市和很多区域都是在“自然销售”,量不是很大。
2002年,他宣布说,整个建昊实业集团的净资产已达66亿元,如果此言属实,他的身价进入富豪榜时应该能列第4位。
1999年到来时,他还邀请政法大学的同学,在十年聚会时可以到他开发的北京回龙观别墅区,找一幢没卖掉的别墅聚会。
人们同时发现,在袁宝的周围,跟着一位藏族女子,这是袁宝的新夫人——知名的舞蹈艺术家卓玛。
2000年,袁宝斥资400万元,为其夫人在北京的保利剧院策划了一场舞蹈剧《乘愿再来》,袁宝亲自担纲总策划,他设计了一个故事:“当卓玛经历人间无限的艰辛、欢乐和爱的情感后,了悟到生命伟大而丰富的意义:原来天堂就在人间。”
这场演出也是卓玛的个人告别演出,演出后卓玛怀孕,为袁宝育有一子。
记者试图联系到卓玛而不得。据了解,卓玛现在应该身在沈阳,因为袁宝为“重犯”,由辽宁省公安厅直接介入,关押在沈阳。而现在,公安机关将案件移交给辽阳市检察院已近1个月,相信不久即会公诉。
随着袁宝身陷狱中,建昊实业和建昊高科都还在运转,记者前去探访时,所有的人对总裁被捕一事都三缄其口。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