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I T  第 230 2004-3-29

 

 

托普再调查:三起未披露官司与7200万元债务


本报记者 王云辉 向文件

成都报道

没有人能够想象,以托普软件(000583.SZ)和托普科技(8135.HK)目前已经预亏的经营业绩,再增加一笔高达3120万元的债务,将会是一场怎样的场景?
据本报记者了解,此前招商银行成都高新支行已就两起债务将托普软件、托普科技及成都西部软件园等托普系企业告上法庭,其总金额达28821875元,此外,日东电子发展(深圳)有限公司也因债务问题状告托普软件和托普发展。
据了解,以上数案目前已经审结,正在执行中。但到目前为止,与上市公司相关的数案仍未有一纸公告见诸公众。而法律界人士认为,这一做法无非是想掩盖上市公司的真实业绩。
7200万元官司
“托普系有多少企业?有多少银行贷款?又有多少官司?这些都是谜。”一位刚离职的前托普集团高层人士感慨。
事实也是如此,托普错综复杂的企业关系以及扑朔迷离的银行贷款一直不为外界所知,而据记者了解,仅在成都一地,四川省高院、成都市中院,以及成都部分区级法院,均有不同数额的与托普系企业关联的官司在案。
消息灵通人士透露,仅在成都市中院,除去已结的案件,托普目前尚有近十起案件败诉并等待执行,其涉案金额高达72102109元。成都市中院对这些案件三缄其口,当事诸方也不愿意接受采访,所以债务纠纷如何缘起尚难得知。但仅从涉案金额和原告方来看,无论是银行、建筑企业还是业界同行,都已经开始对托普系的偿债能力产生怀疑并群起逼债。
本报记者从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获得的一份与托普系公司有关的强制执行申请清单,足以令任何人触目惊心。
中国建设银行四川省分行铁道专业支行诉四川托普科技发展公司和四川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执行金额25000000元。
中国建筑一局(集团)有限公司诉托普集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要求执行金额7960171元。
中国建筑第八工程局第三建筑有限公司诉托普集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要求执行金额623694元。
中国工商银行成都市草市支行诉成都市宏声电子厂和成都托普电子信息产业有限公司,要求执行2248885元。
中国建设银行成都市第一支行诉成都宏声电子厂和四川托普科技发展公司,要求执行5000000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高新支行诉成都西部软件园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托普软件投资股份有限公司和成都托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执行9874625元。
招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高新支行诉四川托普软件投资股份有限公司、成都托普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四川托普科技发展公司,要求执行18947250元。
日东电子发展(深圳)有限公司诉托普集团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和四川托普软件投资股份有限公司,要求执行2447484元。
而这8起总金额高逾7200万元已经审结等待执行的巨额官司,直至目前尚不为外界所知。
与之对应的是,虽然托普号称坐拥数十亿元资产,但却频频因为债务被人拖上法庭。“如今再加上这7200万债务,托普系无疑将更加难受。”业内人士认为。
而法律界人士认为,以上多起案件均是原告方请求法院强制执行,这背后必有文章。“不是托普一直拒绝主动还款,就是托普根本无钱可还。”他说,“但这二者都不应该是一个正常企业的所做所为。”
上市公司隐瞒诉讼
值得注意的是,在以上案件中,招商银行成都高新支行和日东电子发展公司诉托普的三起案件分别涉及了托普旗下的上市公司——托普软件和托普科技,然而时至今日,两上市公司均未就此进行公告。本报记者就此致电托普软件,但公司董秘办相关人士则表示“不清楚”。
证券业内人士表示,托普软件和托普科技的行为明显违规。《证券法》第59条规定:公司公告的股票或者公司债券的发行和上市文件,必须真实、准确、完整,不得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证券法》第62条10款规定,涉及公司的重大诉讼,法院依法撤销股东大会、董事会决议的,上市公司应当立即将有关该重大事件的情况向国务院证券监督管理机构和证券交易所提交临时报告,并予公告,说明事件的实质。
“去年我为这笔债专程到成都两次,但至今没有拿回一分钱。”日东电子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法律办陶圣明律师告诉记者。
日东电子发展(深圳)有限公司是香港日东集团的全资子公司。日东集团1984年成立于香港,2000年10月在香港联交所上市(日东科技,0365.HK)。
据陶圣明介绍,日东电子曾与托普一直有合作,但这一合作从2001年底开始出现问题。2002年9月,日东电子与托普发展签订《生产线工程合同书》及《自动化立体仓库合同》,由日东电子向托普发展提供手机、PDA、笔记本电脑生产线设备,并承担相关设备的设计制作安装事宜,合同总金额3880000元,其后托普发展向日东电子支付了164,000元预付款。
此后,日东电子按约向托普发展提供了相关产品并进行安装调试,而在上门收款时托普发展却提出了新的要求。
“他们说还款可以,但是为了做账方便,需要将账转由上市公司托普软件支付。”陶圣明称。
2002年7月24日,日东电子和托普集团、托普软件签订“合同权利义务转让协议书”,约定托普集团将以上两起合同的权利义务转移给托普软件公司承担,托普集团对托普软件支付2716000元的义务承担连带责任担保。
即便如此,日东电子所要的货款仍无着落。协议签定后,托普软件“象征性地”支付了480000元给日东电子,此后便一直未向日东电子清偿货款。
2002年底,多次催收未果的日东电子将托普发展和托普科技告到成都市中院。2003年9月13日,成都市中院判决(2002民初字第917号),认为托普软件应当按约向日东电子支付余款,托普集团也应对付款承担连带责任,要求托普软件向日东电子支付2236000元及逾期付款违约金,托普发展承担连带责任。
但托普方面拒不执行相关判决。无奈之下,日东公司请求成都市中院强制执行。
据陶圣明介绍,早在2001年起诉托普之时,日东就申请了诉讼保全,冻结了托普方面现金990968.7元及查封托普向日东电子购买的生产线,但因多方原因,这90余万元却被悄悄转走,2003年8月,成都市中院再次冻结托普现金80余万元。“结果我去了北京一周,回来时他们就告诉我,那笔款是托普提供给银行的保证金,只能冻结不能划转。”陶圣明说。
陶圣明告诉记者,近期他将再次赴蓉。“我们希望尽快拿回这笔钱,”陶圣明说,“哪怕是强制执行。”
而招行成都高新支行至今仍守口如瓶。
律师呼吁严惩
“违规隐瞒3120万元巨额债务,这说明托普软件和托普科技有意掩盖真实的财务状况,欺瞒投资者。”四川成都合泰律师事务所张敏律师说。
她认为,规范的信息披露是维护证券市场公开、公平、公正的根本保证。信息公开越少,上市公司留给自己的回旋余地越多。可以粉饰财务报表,美化经营成果,追求不正当利益;甚至可以制造概念,操纵股价,获取高额利益。
“现在的上市公司更多的是采取不披露的方式隐瞒重大信息来欺骗投资者。”她认为,目前证监会对上市公司没有及时披露信息采取的措施大都是给予谴责,不会采取进驻、停牌整顿等严厉措施,而《证券法》中缺乏民事责任的规定,受损失的投资者很难从违规信息披露的上市公司获得赔偿,这未能增加上市公司的信息披露违规成本,更不能让上市公司有自律的触动,所以对上市公司难以形成真正的约束力。所以部分上市公司为了自己的利益需要,经常采取信息披露违规方式,给投资人造成重大损失,事后也只是通过一纸道歉了事,而更多问题就此湮没其中。“啤酒花事件就是上市公司通过不及时披露信息和提供虚假信息牟取私利的警钟。”
“对托普这样有意隐瞒真实财务状况的上市公司,有关方面应及早介入调查,对侵害公众投资者利益的行为予以严惩。”她呼吁说。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