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财 经 第 227 2004-3-18

 

 

马建平撇清:“我和刘顺新没有勾结”


本报记者 杨瑞法
见习记者 朱 宇

上海报道

“证券业务名义上在爱建信托下”
《21世纪》:爱建证券是从爱建信托分出去的,刘顺新案发后,人们对爱建信托和你本人也产生诸多疑问:爱建信托和爱建证券究竟是怎样一种关系?你和刘顺新、张扬及达德公司掌门人颜立燕又是怎样的关系?
马建平(以下简称“马”):我们现在和爱建证券是两个互相独立的法人,它(证券公司)是2002年9月份成立的,从1998年到2002年,业务全部由信托公司的证券总部独立开展,证券总部是1998年在信托公司证券部基础上成立起来的一个内部独立核算的机构。在这段时间里,证券业务实际上已经分开了,但名义上还是在爱建信托下。
我和张扬没关系。我和刘顺新是同事,分别管一摊,各自对董事会负责。除此之外,没有任何个人关系,更谈不上勾结关系。从刘顺新案件来看,他是个人行为。从现在暴露的犯罪嫌疑的发生情况和时段来看,主要是在爱建证券成立之后。
我和颜立燕在哈尔滨房产项目上有合作,在其他业务领域也有合作关系。
《21世纪》:现在,社会上对数亿元上海市社保基金进入爱建的事很关心,也有多种说法。社保基金是何时进入爱建的?以什么名义进入?
马:社保资金到信托公司好像是2000年。证券总部撤销,成立证券公司的时候,原来证券总部所有运作的资产进行清理和移交,我才知道这件事。
刘顺新本人并没有本事可以拿到这些业务,他是用了爱建的声誉,社保是看到爱建来的,不是看到刘顺新来的。
《21世纪》:社保委托你们理财的周期有多长?你是何时接手社保资金的?“接手”是怎样一种概念?
马:理财周期是1-2年。2001年,证监会正式受理我们申请成立证券公司时,我们开始逐步接手它。
当时,证券总部所有运作的资产,有资金部分要还给我一块。比如说,92年证券部成立的时候,从我资本金部门划拨了一部分流动资金过去,大概5个亿。现按规定,我只能在证券公司投30%股本金,那么3.5亿自有资金应该还给我。有些现金已经做自营了,变成一部分股票了,就把股票移交。二是受托的资产,有些已了结了;有些没有到期的、属于运作状态的资金,我来接手经营。我接手的受托资产中,也包括社保资金。
《21世纪》:但我们听到一种说法,是社保来爱建催还钱,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让爱建信托出来担保时,你就知道这件事。
马:没有。我们绝对不好担保,《信托法》规定我们不能担保,是叫我接手社保资金。本来社保也要求必须要由信托公司来接手这块资产。刘顺新就是用信托公司的名义和社保谈的。
《21世纪》:钱也是刘顺新拿回的?
马:对。具体我们都不参与。
《21世纪》:但现在变成你欠社保的钱,你还不出来,压力大了。
马:从法律上说,这块业务一开始就是我的,但是不是我来操作,分开时顺理成章地还给我。
“没有到香港去”
“也没有到颜立燕那里”
《21世纪》:有举报材料说,你们按6.5%的比率给社保局回报。你对此如何解释?社保给你们的金额也有三种说法:10亿、6.5亿、6亿,究竟多少?
马:没有这种说法。因为只要是以信托公司名义接手的资金,按照人民银行的规定,不准保本保底。和我们合作的单位,我们接受委托的时候,可以设定一个争取的目标,如果我做不到,人家就不要你做,人家觉得可信,就跟我们签约。
给社保的回报有多有少,5%有过,7%也有过,5.2%、4.5%都有按照我们的约定,扣掉我们的手续费,多下来都是它的。
社保进来的资金,不同时期是不同的金额,是动态的,最高有8、9个亿。我接手的时候有6个亿。
《21世纪》:人们很关心社保资金的去向。一种说法是刘顺新借给了张扬另一种说法是转给了颜立燕。
马:首先,我可以很负责地讲,社保资金根本没有所谓的转给张扬。第二,社保资金的运用,从刘顺新的手法来看,他不是把张三的钞票给李四这么对得牢。如果讲张扬用的钞票是从刘顺新那里来的,可能来源有三四家、五六家。但我可以很负责地讲,社保资金没有一笔到香港去,也没有到颜立燕那里去,百分之百没有。
刘顺新所有的资金都在境内运作,境内的企业是不是作为他一个平台,把资金转到张扬那里去,转过去多少,这只有公安局那里了解情况。
《21世纪》:刘顺新给爱建造成的窟窿有多大?据知情者反映,刘顺新融来的资金主要有两个去向:大部分给张扬,一部分给了大盛公司。
马:刘顺新的资金到哪里去,我始终没有弄清楚。证券总部移交的时候,准备成立证券公司的过程中,这些资产到底用到哪里去,每一个地方到底用了多少,对应的资产变成什么东西了,我始终没弄清楚。
钱出去到了张扬那里,我晓得的,是刘顺新讲的数字,他当时交待十几个亿。但这个数字是不是确实,我们没办法确认。
讲这个窟窿要根据结果来看,因为它是动态的。
《21世纪》:但是张扬已在报纸上否认与刘顺新案有联系。同时爱建股份监事会主席两会期间在北京表示,已对爱建资产采取保全措施,这其中是否包括张扬的房产?
马:他否认是他否认,事实总是事实。因为现在还没有最后弄清楚,有朝一日,张扬可能承认了,这些事情就清楚了。张扬给我们的抵押物中没有房产,这是经侦接手前我看到的。
《21世纪》:听说你去香港追过款?但同时有举报材料说,你、刘顺新和张扬把资金转到香港是另有约定,你和刘顺新都有股份。
马:这件事你不肯提供举报人,如果你提供举报人,我马上告他诽谤:你拿出依据来。我和张扬没丝毫关系,刘顺新所有操作的业务和我没关系,更不用说我有香港股票了,完全是造谣。
张扬给我们抵押的东西,因我们不了解香港的抵押程序,包括这些股票法律上抵押程序怎么办,就去那里了解情况。张扬不承认欠我们钞票,我们怎么去追款?
“可能用到了哈尔滨”
《21世纪》:举报材料说,社保资金转到了颜立燕的哈尔滨滨江国际房产项目。同时你们花20亿买哈尔滨的地下商铺,是想高位接盘,然后把资金转到香港去炒股。
马:社保资金我只讲肯定没有转到香港。从资金组合运用的角度来讲,可能我用到哈尔滨的一部分是社保资金。就像银行接收存款放贷款,你讲这个贷款是谁的存款,没办法讲。
我们在哈尔滨投入20个亿购买颜立燕的地下商铺,从资金构成来看,全是委托人的,实事求是讲,还有部分是债权。这部分债权就是原来证券总部运作当中的受托资金,财产状态已经转换成债权了,刘顺新移交给我了。这些债权我们很难去追索,方向都没有了。怎么办?干脆,这些债权可能会损失多少,可能没损失,我不管了,我全部作为账面资产加入了哈尔滨项目。
《21世纪》:颜立燕岂不是吃亏了吗?
马:这就要双方合作了。这个项目预计的利润比我们估计的要高。爱建在这个项目当中,虽然只出力和出很少的钱,但没有爱建出面,颜立燕拿不到这个项目,而且这个项目的运作全部是爱建房产。对颜立燕而言,没爱建运作,可能挖不到这个金矿,现在只是多赚少赚的问题。
《21世纪》:举报材料说,“哈尔滨新城地下商铺财产信托”项目融集的1.87亿资金和上海“复兴东路隧道信托计划”的1亿元资金以及“环境投资项目信托计划”的3亿多资金都被你们挪用于炒股等,你能说明这些资金的去向吗?
马:1.87亿资金我们全部用于哈尔滨项目,而且由爱建在管理这个项目。复兴东路隧道工程和环境投资项目的资金,我们是严格按照指定用途信托计划来运作的。而且这两个项目筹集的资金金额也不是如举报所说,复兴东路工程是50700万,环境投资是一个亿。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