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综 合 第 227 2004-3-18

 

 

刘顺新案调查之二
爱建系三高层开口


本报记者 杨瑞法
实习记者 朱 宇

上海报道

       自2月19日上海爱建证券董事长刘顺新被上海市经济侦查总队拘留审查,20多天的禁语期之后,3月11日,爱建系众高层终于决定公开亮相。
      “刘顺新是爱建家庭里的一个孽子。”上海汉口路110号爱建信托有限公司总经理办公室,房间的主人马建平对记者说,“我现在没办法开展业务了,客户担心,企业无法运作。等事情平息,恐怕我要瘦掉10斤”。
       同天晚些时候,爱建股份董事副总经理康从之、爱建房产公司总经理王昌达、上海达德投资公司董事长颜立燕,也接受了记者采访。
第二天,香港国中控股董事局主席张扬也到达上海,“他是来配合上海经侦总队调查刘顺新案情的”,知情者说。
刘顺新案快要水落石出了吗?
刘顺新的“痛” 
         1998年5月,马建平从上海商业网点股份有限公司调入爱建信托,随后4年多时间,他一直是与刘顺新在一个屋檐下朝夕相处的“同事”。虽然当时刘顺新只是爱建信托属下“证券总部”的头,但他同时身居爱建股份副总经理之职,职务上高过马建平。这使刘顺新与马建平间的关系颇为微妙。“我们分别管一摊,各自对董事会负责。”马建平说。
          就在马建平调到爱建信托前后,刘顺新的故事开始悄悄演绎。本报收到的举报材料和记者调查显示,刘顺新在不归路上的第一步,是为了堵住在进出口业务中出现的3000万元亏损,而“堵洞”的合作伙伴,他选择了后来成为香港上市公司国中控股的董事局主席张扬。
        关于刘顺新与张扬合作的方式有两种说法。一个版本是,刘与张合伙炒作港股,企图以此来弥补爱建进出口公司的3000万元亏损。而炒港股的资金来源,是刘顺新用爱建信托的名义,以委托理财方式,从上海市社保局获得的10亿元社保基金;另一个版本是刘顺新以高额回报的方式借给张扬1亿元人民币,实际张扬拿走了7000万元。
          事实上,在这个故事中还有一个重要角色——前不久刚因涉嫌经济犯罪,被中国银行免去副董事长职务的刘金宝。如若没有他的出现,受过高等教育,有在日本野村证券工作6年的经历,又曾担任过上海市政府外经贸委处长的刘顺新,未必会与张扬一拍即合。
         张扬与刘金宝是在上海期间早有联系,还是两人到了香港才熟悉,人们不得而知。但知情者说,刘顺新曾告诉其好友,正是刘金宝介绍张扬与他相识。刘金宝当时位高权重,由他牵线,刘顺新自然对张扬刮目相看。
         刘顺新在借出第一笔款后,一发不可收拾,到2001年底,刘顺新“借”给张扬的资金共有13亿之多。而此事的败露则缘于爱建信托的“自查”。“2001年底,信托和证券要分家,要清理家底,一清理就出事了。”康从之回忆说。
         其实,刘顺新的资金并非流向张扬一家,举报人说,刘顺新以爱建证券名义筹集的资金,有一部分进了一家名为大盛的公司,但本报目前尚未查清大盛的背景。
         爱建证券10多亿资金是分多次“借”给张扬的。令人费解的是,在张扬前债未清的情况下,刘顺新为何仍源源不断地向张扬输送金银?除了“上船容易下船难”的原因,有一个细节也许可以对此做出注解。知情者说,张扬不但送给刘顺新一顶国中控股董事局名誉主席的桂冠,还尊称刘顺新为“校长”。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刘顺新还常与张扬的部下一起出入夜总会,“这事圈内人都知道”。
当初的灯红酒绿却惹来了今天的大祸。据知情者透露,就在刘东窗事发前几天,他还在电话中要求张扬偿还巨款。“刘足足和张扬通了三个小时电话。”
       刘的悲伤还有另一层原因:案发前,他妻子已患重病。病中的爱人获悉刘顺新“出事”后,泪流满面地恳求丈夫向组织说清问题,千方百计追回巨款。愧对亲人,也许这才是目前身陷囹圄的刘顺新心中最大的伤痛。
“我与刘顺新案不搭界”
       虽然马建平说,“公安两个礼拜弄清了我们两年没弄清的事情”,但对媒体和公众而言,刘顺新案目前仍扑朔迷离。由于张扬公开否认与刘顺新案有涉,事件更加迷雾重重。
“他否认是他否认,事实总是事实,”马建平说,“现在事情还没最后弄清,有朝一日张扬可能会承认了,事情就清楚了。”
       刘顺新流到张扬那里的资金究竟是借给张扬炒作港股或做其它投资,还是他与张扬合伙炒港股?现在人们不得而知,甚至连马建平也表示:“刘顺新的资金到哪里去,我始终没弄清楚。”
      尽管张扬给爱建的抵押物中有港股,但据马建平分析,张扬拿到刘顺新的资金后,也可以在国内运作,只不过用港股质押而已。为此,2002年马建平还曾奔赴香港,去了解港股在法律上的抵押程序。
       在爱建系内部,马建平扮演的是一个追款者的角色,但令他始料不及的是,在本报收到的不止一封举报信中,质疑的矛头却直指马建平本人。举报材料称:“马建平、刘顺新把资金弄到香港炒股,都与张扬另有约定,马、刘个人持有股权。”举报者提供的一个案例是,爱建信托曾花20亿元巨资,购买了颜立燕的骏乐公司在哈尔滨投资的地下商铺,“实际为转移爱建信托的资金,由私营老板将高价出售商铺获得的资金来接盘爱建所持有的港股”。
       “完全是造谣,”马建平对此表示,“刘顺新操作的业务和我根本不搭界,更不用说我有香港股票了。如果像举报材料所说,应该抓进去的是我。”
         自称迄今从未接受过其他媒体采访的颜立燕也出来澄清:“我可以负法律责任地讲,哈尔滨项目上的钱,没有一分钱转到香港去,没有一分一厘与张扬有联系,这是一;第二,我们没有一分一厘的钱去炒过股票,也没有进过香港公司。”
        对颜立燕而言,哈尔滨滨江国际这个全国最大的“城中城”项目确实性命攸关,它投资总额预计高达70多亿元,如今已砸进去真金白银超过40亿元。本报通过银行贷款系统查询发现,其中达德和爱建合资组建的哈尔滨爱达投资置业有限公司向银行贷款14.2亿元。虽然地下商铺只是滨江国际房产项目的一个组成部分,但如果与刘顺新案有牵连,爱达公司的整个房产销售就会大受影响,这也许是颜立燕不得不出来接受采访的原因。
         颜立燕得到这个项目来之不易,因为如果没有爱建,他不可能有参与这个大项目的机会。据王昌达介绍,2002年3月,哈尔滨市一位官员经浙江来到上海,为准备搬迁的哈尔滨铁路车辆厂1平方公里土地招商。通过介绍,他直接找到了有上海房产50强之称的爱建房产和爱建信托。“这个地段如上海外滩,如果把这个地方吃下来,效益肯定很好。”王昌达回忆说。
         但王昌达他们担心,爱建董事会不敢到千里之外的哈尔滨去投资。“要开发1500亩土地的房产,他们吓都吓死了。”为此,经爱建股份董事长顾青同意,马建平、王昌达他们与颜立燕商量,由爱建和达德来共同开发哈尔滨项目,资金由颜立燕的公司出大头,具体运作以爱建为主,利润协商分成,同时爱建收取一定的服务和管理费用。王昌达和康从之称:“这是民营企业的机制、实力和爱建品牌及管理经验的结合。”
         由于爱建股份是爱建信托的大股东,按证监会规定,爱建信托发生刘顺新挪用巨额公款这样的重大事项,爱建股份理应及时公告。“但有一个问题,此事一披露,我们股票就会大跌;同时爱建信托是金融单位,客户都会来挤兑。”王昌达解释说。
      而哈尔滨房产项目似乎能给爱建提供一个补洞的机会。据马建平所言,其操作手法是购买哈尔滨的地下商铺,但爱建信托付给颜立燕的20个亿资金并非全是真金白银,其中有一部分就是刘顺新移交给马建平的已难以追索的烂账。
        颜立燕则投桃报李:“作为友好公司,我们先把这个洞补掉,然后再追款。”
从某种意义上说,哈尔滨房产项目几乎全部是颜立燕公司的投资,因为达德曾借给刘顺新的爱建证券资金达10亿元之巨。若剔除马建平转给颜立燕的烂账和应归还达德公司的欠债,爱建信托购买地下商铺的资金寥寥无几。
       颜立燕觊觎的是后面几座金矿。据王昌达透露,他们开发的哈尔滨滨江国际房产项目虽然尚未全部竣工,但作为哈尔滨市政府的形象工程,其示范效应已经显现,天津、重庆等城市正在向他们招手。“弥补刘顺新给公司造成的亏损问题不大,这个案件给爱建造成的最大伤害是形象大损。”王昌达、康从之对此均痛心疾首。
祸及强生
       在刘顺新的融资渠道中,除了达德,还有上海的一些地方信用社和企业。据知情者说,他们共有30多家,其中有一家就是大名鼎鼎、以出租车起家的强生集团。据知情者透露,2003年,它以委托理财的名义打到爱建证券的资金超过1亿元。而爱建证券后来又将这笔巨资转到了张扬旗下的上海永多利公司。
        耐人寻味的是,去年10月,张扬在香港的上市公司国中控股曾与强生集团达成过一个股权转让协议。2003年10月29日,强生控股(股票代码600662)曾发布公告称:10月28日,强生集团与香港国中控股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强生集团将持有的公司法人股39772732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2.87%),以每股4.5元的价格,转让给国中控股,金额共计178977294元人民币。“若本次转让完成后,国中控股将成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为此,不止一位知情者忿忿地说:“这是强生用自己的钱收购自己。”
       知情者说,强生集团法定代表人张同恩与张扬的关系早已非同一般。知情者提供的张同恩与张扬关系火热的一个例证是,去年国庆,张同恩的孩子在澳大利亚结婚,张扬特地携家人赶去澳大利亚参加婚礼,并陪同张同恩在澳大利亚游玩。
       近日发生的一件事则颇为蹊跷:2月25日,国中控股对外宣称,强生(香港)有限公司已在市场上吸纳了国中控股6.1%的股权,张扬还准备邀请张同恩参加国中控股董事会。但本报记者前往强生集团采访时,其有关人士却否认他们在香港有此公司。张扬后来也向本报记者表示,强生(香港)是否属于强生集团,他也不清楚。
     也许,只有等到刘顺新案宣判的那一天,由张同恩、张扬、马建平、颜立燕以及刘顺新等人主演的这幕悬疑剧才会真正真相大白。
(本报记者何华峰对本文亦有贡献,相关报道见第15版)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