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 活  第 226 2004-3-15

 

 

蓬皮杜卫星城
一次文化分散的冒险行为


陈旧

“建筑家和艺术家不同,他受到许多方面的制约,他必须创造一种生活的环境,而这种环境必须适应时代。因此他是为时代的状况而工作,而不是创造自己的小天地。”——贝聿铭

“重点在于让设计得以适当地反映该地文化及实质面向的涵构。” ——坂茂


正如恐龙无法在菜园子里养活一样,一种文化形态的发展姿势必然会反映在活动场所和现实容器上。巴黎的蓬皮杜中心自1977年对外开放以来,由于收藏品数量庞大,致使大量作品得不到向公众展示的机会。为了增加作品的展示机会,以及能够满足今后不断增加的收藏品,该中心决定再建一个分馆。2003年1月梅斯市与蓬皮杜中心的管理单位宣布这个名为“蓬皮杜卫星城”的展览空间将建设在梅斯市,计划于2007年竣工并将举行盛大开幕展览以纪念蓬皮杜中心建成30周年。
在这次建设地点的选择上,很多人都觉得奇怪,因为梅斯市和一般人观念中的艺术重镇巴黎有3个半小时的车程,现代视觉与文化底蕴也相对薄弱。英国媒体评论说,这是一次文化分散的冒险行为。
实际上,这次行动显示了蓬皮杜中心扩大文化圈的野心。
蓬皮杜中心发言人承认,选择梅斯市主要是因为与德国、比利时、卢森堡距离较近,2007年开通的巴黎——里昂高速铁路竣工后,法国方面希望吸引更多来自东欧和北欧各国的游客,旨在让新蓬皮杜中心成为法国艺术家与欧洲其它地域艺术交流的一个区域中枢,当然,通过为该地区注入新鲜血液和活力,可以形成新的国际性活动场所,有利于地区平衡的关系。
因此,可以说,蓬皮杜卫星城是欧洲一体化与文化资本时代的产物,一个艺术与可口可乐的混血儿,其可口可乐性体现在:文化中心让位于国家视野和经济原则,精神意义让位于旅游资源和休闲娱乐;社会生态让位于时代背景和消费原则;建筑美学让位于风景与温情。从新旧中心设计理念和造型结构的对比上,我们可以更好地看出。
从广场到容器
蓬皮杜卫星城由日本的坂茂建筑事务所、巴黎的让·德·加丁和伦敦的菲利普·古姆库让建筑事务所共同设计。入围决赛的六个方案中,多米尼克·佩罗的模型是一条银白色的龙蛇“二不像”,似乎有点模仿殿堂级大师库哈斯为中国CCTV新址设计的方案;赫尔佐格的作品则像极了放大镜里的三层文件夹——这些作品的“自毁”倾向使得人们的目光早早地聚焦在坂茂和库利比埃两人的竞争上。
对于评委来说,在两件同样具有梦想气质与未来气息的作品中作选择,无疑相当头痛。库利比埃的作品在外观、空间感与方向性上都更加开放,继承了原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的广场性,背后的歌特色彩又奇妙地被纯白色的材料融化,整个模型如一座汉白玉雕;坂茂的作品则延续了他对透明性的研究,受到中国编织竹帽的启发,顶部覆盖着半透明的波浪形玻璃纤维薄膜,像一件凹凸有致的网格外衣,外形上更为精美,下面箱形建筑从多个位置伸了出来,内部结构更加封闭、自足。坂茂说,这座建筑夏季可以“脱下”几层薄膜,冬季可以“穿上”几层薄膜,随时能够根据气候的变化进行改换。
可以说,坂茂的胜利是简约主义的胜利,同时也是容器式建筑对广场式建筑的胜利。文化的变迁在一次对场所环境的改造中悄悄完成,反射出时代的面目——即使是在这样一个巨大的公共建筑里,也体现出了21世纪对私人空间与轻松生活的诉求。
作为1960年代英雄主义与宏大叙事的产物,法国总统蓬皮杜于1969年决定兴建的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暗合着伍德斯托克的自由与狂热精神——40万人像蚂蚁一样站在泥地里撒泼的蛊惑力,对原始群居人群与城邦文明平等、友爱等朴素生活形态和思想观念的模仿与再创造。这点可以从设计理念看出,他们要使蓬皮杜中心成为“一个活跃的情报、娱乐及文化的中心,一个包容造型艺术、建筑艺术、文艺乐舞、展览演出以及其它种种最现代化表现手段的中心,一个属于专家、游客以及附近社区之民众的快乐中心”,也就是使这建筑物既是一个可塑性的空间,又是一个动态的沟通装置,是一个真正充满活力的聚集场所,其目的在于突破传统文化制度的束缚,藉此吸引更多的民众参与到艺术状态的生活中。
在结构上,他们以大胆革新的手法将这超时代的庞然大物安置在巴黎众古老建筑物中,以外露的支架结构、透明的管道外壁为强调的重点,让建筑物保有随时可加建、增长的灵活性,以应付一切不可预知的变化,并与市民生活连成一气。基地中更留出许多开放的广场,提供交流空间,容纳公众活动,使街头艺术得以恢复,成为卖艺者的“天堂”。在它周围,中世纪街巷密如网布,完全禁止机动车辆通行,使游人得其所哉。
从嬉皮到优皮
“建筑是一种精神形式。”当年蓬皮杜的主要设计师朗佐·彼亚诺曾经这样说过。蓬皮杜在建筑风格上最引人注目的是对内外文化观念的突破。那完全不是人们想象中的博物馆,而是个现代化炼油厂!它暴露内部结构和设备,把所有的供电、供水、供暖、通风管道都夸张地置于大楼外部,作为装饰性功能展示其独特的风格。裸露的钢铁网架纵横密布,鲜艳的管道像血管一样潜伏在网架背后,透明的扶梯像虬龙一样游走在网架外面,把别的建筑耻于露脸的内脏大张旗鼓地掏出来,大逆不道,有的学者戏称为“翻肠倒肚”式建筑。
蓬皮杜卫星城则在装饰性、视觉软效果以及实用性上用力。该建筑位于梅斯一座新建的公园内,总面积为12000平方米,其中6000平方米将被用作展览场地。除展览室以外,还将设立影院、演出厅、会议室、书店、餐厅和咖啡馆。新的中心酷似一座巨大的亭阁,包含了永久性和暂时性的展览区域。3座高100米、宽15米的钢构长方形管道结构可以控制气温,适合放置永久性的展品,如年代久远的火车站和教堂纪念物。下面是暂时性展览的区域,包括室内和室外两块区域,安装了可移动的玻璃窗板,能够自由开关,与周围的公园环境配合使用。整个设计弥漫着中产阶级的安逸优越心理与享受生活的温情气息,另一方面也折射出现代人对自然的回归与环保意识。
1957年出生于日本东京的设计师坂茂,一向喜欢用轻质材料建造房子。1986年,坂茂便将“纸”材料用于设计中。当时,他为名古屋的一个博览会设计凉亭。在长达6个月的使用过程中,纸凉亭经受了风雨的考验。此后,坂茂以“纸展览空间”、“纸画廊”、“纸之宅”、“纸教堂”等系列作品在世界博览会上获奖。坂茂的作品被称为“充分体现了日本民族有史以来注重技术创造与革新,以及与自然高度融合的智慧”。
然而,巴黎人似乎一直对钢铁制成的建筑情有独钟,如埃菲尔铁塔、卢浮宫的扩建项目,当然也包括了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所以,中心对于巴黎人民来说,也是一个心理适应的新开端。
从文化到消费
自20世纪70年代建立以来,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一直是西方现代艺术的中心和集散地,它关注的现象和举办的展览主要是现代艺术。在“中心”内,大厅和第五层不定期举行展览会,仅1978年就举行了近50个展览,上千次文学及哲学讨论会和演出活动,还有电影放映、戏剧表演等,成为当代艺术创作活动的见证。有人把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看做是推荐明星的美术馆,只要作品能在那儿展出,那他在世界美术界便确立了自己的位置。中国至今能在那里展出作品的仅3人。
进入上世纪90年代后,靠电影、漫画、网络、艺术赚钱的文化资本主义时代来临。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作为一种大众文化传媒,它已经不可避免地被纳入商业运行的轨道,不得不把昔日的文化包装成消费品来展示,不由自主地去迎合大众的文化消费欲望。可以这样讲,文化已经不再具有其现代启蒙和教育的功能,而是像超级市场的商品一样,变成了无特色的大众化的商品。取而代之的是占主导地位的大众文化,以及与之相伴的文化的世俗化和商品化。
由此,卫星城显示出这样一个矛盾特征:即旨在为教育大众而设计的指导思想与无目的的大众消费文化群体之间的矛盾。艺术中心作为一个文化生产与传播媒介理应输出文化,但它实际上输出的是消费。每天成千上万的人在文化的名义下被吸引到这里来参观。大众文化与经济的扩张剥夺了艺术的空间,从而导致精英文化的沦陷。
当一切都变成了“文化”,当休闲生活也是艺术状态时,文化的意义和能量也就差不多了。精神气质和启蒙主义的立场成了过眼云烟。“诗人们在他们的街道上找到了社会二流子,并从这二流子中繁衍出他们的英雄主人公。”波德莱尔的这句诗很好地说出了现行的文化形态。这,恐怕是蓬皮杜文化艺术中心高层没有考虑过的结果。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