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 经  第 220 2004-2-23 

 

 

海宁大火追踪


本报记者 李 磊

编者按:
吉林、海宁大火和密云事故已经成为不该忘却的记忆,然而事故过后,谁该为这些死难者的生命负责?恶性事故的频发暴露出当前我国政府公共危机管理中存在的一个极大“软肋”,即对危机预防与危机准备的忽视和公共安全保障制度的缺乏,使这些灾难变得如此频繁。


海宁报道

阮老太的2月15日
4∶40,72岁的阮有珍早早地下了床。
比平日里早起了三刻钟还多的她没有叫醒老伴,也不急着为做着石料船运生意的儿子和儿媳妇弄早饭。阮老太来到院子里漱牙洗脸,被吵醒的大黄狗和小花猫“围追堵截”着她。认真仔细地对着镜子梳理了遍头发后,她一步一顿、却又很快地出了家门,这时已是清晨5∶00。
这天是正月二十五,阳历2月15日:青年男女的甜蜜节日已成为昨天,而海宁市黄湾镇五丰村的老年妇女们的日子则刚刚开始。
往南走,村里同组的孙仕金老太已经如约坐等在自家的院子里。听到阮的招呼声,孙老太摇晃着站起身,抱起板凳出了家门。天还是黑着、田间小路也坑坑洼洼不好走,但很快她们熟门熟路地抵达目的地:桑树林中的一个草棚——普堂忏活动将在这里进行(一种寄望死后能顺利到达阴间的仪式)。
“庙”门口(村民对草棚的称呼),一个不相识的外镇人骑在摩托车上,后面绑着的篮篓里是一捆捆的香、蜡烛和锡箔纸。老价格:蜡烛1块/对,香按照多少从5角/束到2块/束。阮老太买了束香让陈建南(仪式主持人)盖了个章一共花了1块钱,然后进了那扇不到70厘米宽的草门。
才是清晨5∶30,不到80平方米的草棚里已有本村和邻村的30多位老太在里面热闹地唠开了家常。阮和孙都知道,今天她们又来晚了,前排的垫子是没得坐了,只好坐后面,而自己带了板凳的孙老太有些为自己的先见之明高兴(阮等后来的老太带来长椅才坐下)。环顾一下,草棚里的布置没怎么变:北边墙上挂着观音菩萨和一个不知名佛祖的纸画像,往南是一排蜡烛架,再接下来是三排30多个坐垫,再后是为后来的自带椅子的老人预留的空间。
9∶00,草棚里已有60多个老太,仪式也就此开始了。和以前一样,一老太宣布了下次的活动时间(农历二月初七,主题待定)。
念佛、颂经和唠家长里短,心情总是放松、高兴而时间也过得飞快。一眨眼就是中午了,仪式暂停,家里也开始给老太们送饭。端着老伴送来那碗的饭菜,阮老太走出了草棚,风吹了她一个踉跄,而正午的阳光也刺了一下她的眼睛。
下午1:30,活动继续……
“不对了,着火了。”个子小小的阮有珍突然听到了身后的门外传来尖叫声。抬头一看,西边由稻草竖起来的墙上已是浓烟一片。她转身就往外逃,第二个跑出了草棚。她感到了上年纪后的腿脚不利索,但她还是尽她的最大努力跑着,脑子里一片空白,耳边呼呼风声。
很快她就跑不动了,她停了下来喘气,回过头时草棚已变成一团火光,几秒种后火团突然下坠——草棚坍塌了。受了惊吓的阮完全忘记了随后发生的事,只是觉得当时身边的人越来越多。下午3点多,他被赶来的老伴金菊生扶回了家。
夺命300秒和政府紧急应对
2月16日的最终调查显示,“2·15”特大火灾中有40人死难,均为妇女,平均年龄72岁(其中80岁以上10人,年龄最大的84岁,70~80岁的16人,60~70岁的9人,50~60岁的4人,年龄最小的1名妇女40岁)。其中有39人是在大火中直接死亡。
2月17日记者来到火灾现场,只见原草棚位置已是一片焦土:西北方向5米,是一个月牙状的池塘,草棚原址和池塘其间生长着一丛高大竹林——池塘边的枝叶还是郁郁葱葱,而伸向反方向的枝叶,不是被完全烧焦、就是热蔫成灰褐色;西南角和东南角还各耸立着一根电线杆,杆间的连接电线已是不见;南边的田地中水稻和油菜间或而种。
来自海宁市庆云镇的目击者唐一平回忆,当时天气极为晴朗但由于风很大,火势上得很快,从火起到熄灭时间不会超过5分钟(也就是说39人的死亡时间就在这300秒中)。“我看到烧焦的人堆在一起像一座小山,空气里是让人恶心的焦味。”
五丰村一村民说,他实在想不通怎么会烧死这么多人:“都是稻草,用手一扒不就逃出来了吗?”说着,坐在三轮车座椅上的老汉踉跄着做了个夺门而出的动作。对此,海宁市政府新闻办公室孙踏海副主任表示参与者多为年老体弱的老人(在逃离过程中有人跌倒、有人被椅子绊倒)、稻草燃烧的快速、刺激性烟味以及草棚的进出口太窄是主要原因。
面对特大火灾以及遇难者家人当晚在镇政府门前集会的情状,浙江省、嘉兴市、海宁市和黄湾镇的领导进行了立即的研究对策。
海宁副市长徐辉16日晚告知记者,安抚工作从15日晚开始(领导连夜走访相关家庭)而当天上午市委、市政府调集6辆大巴,分4批接送死难者家属前往当地殡仪馆认领遗体,火化和骨灰安葬将在随后四天分批进行。
17日中午,记者从黄湾镇政府了解到慰问金方案也已拟定,为1万元/户。其中的2000元已由市慈善总会在16日发放到户,遗体火化时和骨灰安葬后将分别再发放5000和3000元。
拆四次、建五次
然而,慰问金的发放并不意味着政府对此次事故定性的改变——一场封建迷信活动引发的火灾。对此,正在召开地方两会的海宁市政府出台了一系列决议而拆掉海宁境内所有的类似土庙并进行复耕则就是其中之一。于是,尽管在乡间村里存在着不小的争议,2月18日的《海宁夜新闻》里还是出现了市委书记在袁花镇监督拆庙的画面。
同时,在村里的一些老人甚至中年人群体中出现了质疑的声音:“杭州人拜佛可以去灵隐寺,我们能够去哪里?”
袁花镇镇政府一工作人员私下评论时则以为,此举效果如何值得观望。“你可能不知道,这次着火烧死了40个人的土庙,黄湾镇政府其实是拆过四次了,但拆一次村民就建一次(前四次土庙都为砖瓦结构),最后在去年6月搭了个草棚。而原因就是土庙的原址有一座叫寄界庙的古庙,香火很长时间来一直很旺。”
黄湾镇政府一位曾参与拆庙的工作人员也向记者坦言其苦衷:“很难的,我们和村民抬头不见低头见,有的还是邻居甚至是长辈,孩子也在一起上学,却一而再、再而三地去拆房子。你说是封建迷信吧,但确有民间宗教的影子在里面。再说他们自愿组织活动,也没有违什么法,更不是邪教。”
阮有珍20岁的孙子,正在硖石开明高复班读书的金敏伟也告诉记者,他其实很能理解奶奶和其他上了年纪的农村老人的处境:“我们年轻人平时都不在家,而农闲时候就没什么事情可做,现在的电视节目也不合适他们。”
小金还告诉记者,当地农村的男人们上了年纪会去茶馆吃茶、去小饭店喝酒或者一起搓麻将,但是女性的娱乐活动就受限制得多。“有时候,她们去那里也就是打发时间,唠唠家常。”小金最后表示,正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她们都很珍视那个土庙:“拆的时候她们当面不敢顶撞,但事后集资重建(10元,20元的)时都很踊跃。而没钱的会从家里拿砖头、木头捐出来,或者直接出体力搭建。”
记者随后去了村北(五丰村)的叫菩头寺(一个拆了一半的土庙,谐音),背后就是采石场:门口摆放的大小油漆罐变成了香炉,里面还零零碎碎地插着几炷香;室内破败而凌乱——扁担、藤椅和棕绷床,没有一丝宗教的气息。炸山的震动不时从屋梁上震落下灰尘来。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