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 经  第 220 2004-2-23 

 

 

密云事件问责


见习记者 王立侠

北京、密云报道

距离2月5日已经有半月,密云灯节伤亡事件仍在扑朔迷离中。
北京市代市长王岐山,在2月16日举行的北京市人代会上明示,要深刻汲取密云特别重大伤亡事故的惨痛教训,严格落实安全责任制,排查和消除各种重大事故隐患。
他强调建立城市统一的应急指挥系统,解决预案落实和执行不到位的问题,提高防范和处置各类重大突发性事件的能力。
护栏之责?
针对密云特大意外事故,北京市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副局长刘岩2月6日曾表示,根据初步掌握的调查情况,此次重大意外事故的发生与事发地点缺乏护栏等安全设施有关。
本报记者2月16日再次来到密虹公园,只见云虹桥的出口两端已经围起了将近两米高的不锈钢护栏,护栏上贴着“此桥危险,禁止通行”的布告。
以前常在云虹桥上穿行的群众告诉记者:自2001年这座桥修好以后,就成了连接潮白河两岸的必由之路,他们的休闲生活、日常生活也因此而大大方便。
据记者观察:云虹桥的两侧护栏由于正月十五的挤压,的确已向外有所倾斜,倾斜弧度在20度左右。据密云官方的说法,伤亡者都是由于踩踏而致,并没有从桥上掉下伤亡的,也就是说,桥两端的护栏虽被挤弯,但并没有断裂,伤亡者无一因护栏断裂而掉下桥去。
有专家告诉记者:云虹桥的钢架上没有锈迹,因此钢架的内部结构不会有大的变异,它修建时间不过3年,从质量上说,不会出现断裂、坍塌等事故。云虹桥底部粗壮的红色承重钢铁支架表明:这座桥的承重力良好。
当地百姓告诉本报记者:密云县前任县委书记王洪钟在主持修建云虹桥时,曾专门对此桥进行过抗压检测,每一阶梯铺上厚重的青石板,来检验此桥的静载抗压性。据内行人士说:那些青石板大约有60多吨重,这一重量符合此桥的承载要求。
有了解当时情况的市民告诉记者,王洪钟曾说:桥的质量对百姓们太重要了,不能掉以轻心。
主办方是否失职?
目前,北京市也在对事故原因进行进一步调查,追责问题最终将涉及主办方在行为过程中有无失职行为。
2月16日,本报记者从密云县宣传部新闻中心了解到:此次灯展的主办方是县委、县政府,承办方是县宣传部与县文化局。
据记者了解,国务院2月7日已派出事故调查组,调查组以安全监管局副局长王德学为组长,公安部、监察部、中华全国总工会和北京市政府的有关负责人参加。联合调查组将查找事故直接原因和管理方面的原因,并最终形成事故调查报告。
2月16日,记者从密云县宣传部新闻中心了解到,国务院联合调查组正采用调阅相关文件、规定和记录,问访相关人员和现场勘查等方式开展调查。
密云县县长张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透露,事故发生后,桥面已经出现了裂痕,桥上的栏杆也已向外倾斜。
他说,若经技术鉴定属于危桥或存在严重安全隐患,这座桥将被拆除。如果保留这座桥,也将进行安全改造,改造后将严格进行管理,确保安全。
据张文介绍,国务院的调查结果将直接决定这座建于2001年,宽3米,长度为90多米的彩虹桥的去留。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许多当时在事发现场的百姓都将矛头指向灯会的组织者,认为组织不力,安全工作不周是此次事故的重要原因,当地百姓纷纷告诉记者:这一次事故很大一方面是领导者的责任,推卸不了。
在现场,很多群众向记者反映,之所以出现这样大面积的悲剧,很大的原因就是由于当地的有关部门在管理上出现的疏忽。
据记者了解,这样的灯展已经是第二届了,在去年灯展的时候,采取了严格的控制措施。
密虹公园当时有四个出入口,去年办灯展的时候,这四个出入口相关的部门都建了比较详细的路况,对人员的流入安排做了明显的布置。
据住在密虹公园附近的居民2月16日告诉本报记者:去年因为是举办灯展的第一年,所以县委、县政府特别重视,当时任密云县委书记的王洪钟,下午三四点钟,骑着自行车,就来到云虹桥上,检查护栏及其他一些设施安全与否,并在桥的两端拦上锁链,同时桥的出口两端有警察把守,并且明确规定:行人不得在桥上停留。在这一系列措施的保障下,当地居民说:去年人数比今年多一倍,将近60000人,但没出什么问题。
今年灯展由于没有严格的管理,老百姓可以自由出入,整个公园的面积只有九万平方米,原来只能容纳4000人的场所,却来了将近30000人。据当时在现场的群众说:当时桥上的人流有一千多人。
从整个地理位置来看,老百姓如果想从全局的角度来看整个灯展,最好的位置就是站在云虹桥上,它是公园的最高点。
这座像“彩虹”的桥,修成于3年前,桥长90米,宽3米。作为密虹公园潮白河上的制高点,登桥可以看到灯展全景,而这座桥亦是公园由东至西的主要通道。
据目击者向记者介绍,由于当时人非常多,有很多人到了桥上的制高点后,忙着观景看灯,没有及时下来,而人流从桥的两边往上走,出现了一上一下拥堵的状况。
记者问当时的一位目击者,拥堵到什么程度?他说拥堵就是人挨人。
而且据记者了解,在云虹桥出事的时候,这个桥的两边并没有管理人员疏散人流,也没有看到警察的身影。
然而据当地警方介绍,灯展事故发生当晚警方共出动100多名警察。2月19日,记者将电话打到密云县公安局,询问当晚灯展前是否接到县里有关要求他们值勤的通知,治安科的一位同志告诉记者,不太清楚这事儿。记者随即问:您去了没有?他回答:没去。
记者又将电话打到密云县委宣传部,询问当时是否县里发给公安局值勤通知?负责新闻宣传的孙同志说:不太清楚。
稍早时候,有密云县宣传官员向媒体称,出事地点云虹桥两端分别布置了40多名警察。但现场的群众并没有看到这些警察。
一名曾协助救人的男子认为,此次事件主要是警察没有像往年那样在现场控制人潮,让太多人逗留在桥上,以致肇祸。
灯展应急预案缘何未公布?
密云县政府曾于2月7日,召开新闻发布会,对2月5日晚灯展重大事故中伤者的救治状况进行披露。但主要是介绍灯展事故发生之后的整体紧急救援过程以及伤者康复情况。
时隔三天,即2月10日下午3点,密云县就迎春灯会特别重大突发伤亡事件举办了第二次新闻发布会。发布会上现任密云县委书记夏强向记者介绍了此次事件发生、人员救治、善后处理工作进展等情况。
据夏强介绍,此次特别重大突发伤亡事件遇难者身份已全部确认。夏强在会上称,此次灯展政府有应急预案和安保预案。密云官方同时声明此次灯展活动制定了安全保卫方案。
夏强称,安保方案是组织公众活动的必要条件,凡要组织一定规模活动都有安保方案,且安保方案必须经过严格审批。他还强调说此次不但制定了安保方案,且方案对各方面情况考虑还较为具体。但具体到什么程度呢?夏强没有明确说明。
但据记者了解,密云官方至今没有公布当时的应急方案。
据中国灾害防御协会理事杜一告诉记者,一般公众参与的大规模文化娱乐活动,主办单位应该事先采取措施,写出书面成形的防御措施,具体到由哪些部门来安排疏导人员、由谁增设临时通道、由谁准备消防急救设备等,防范因为人员拥挤可能发生的突发性危机事件。
同样是大型灯会活动,虽有35万人挤爆夫子庙,但2月5日下午,南京市公安局共安排了1500名警力维护夫子庙治安,治安、消防、交通、武警官兵等各种警种全部上阵,制定了多种处置预案,以应付险情、火灾、爆炸等突发事件,因此此次大型公众娱乐活动有惊无险。
2月12日,按照北京市人民检察院检察长许海峰的要求,密云县检察院已经召开中层会议,组织好检察力量,准备适时介入密云灯会事故调查。
密云宣传部新闻中心有关负责人2月16日称:他们当时的安全应急方案已交由国务院事故调查组。他们同时称:等到国务院事故调查组结果出来,可能会举行第三次新闻发布会。
记者在事隔10天以后再到云虹桥下,桥上已经没有了人踪。
一位年过半百的老人在寒风中放声哭泣,知情人告诉记者,她在哭悼她被踩踏而死的女儿。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成都西部投资论坛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