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政 经 第 218 2004-2-16

 

 

人大代表热议广东省级预算草案“要害”:
纳税人的钱花到哪里?用得怎样?


本报记者 杨 磊

2004“两会”视点

广州报道

“我们能看懂但是有一些地方我们不明白。”
“225.1亿元,2004年广东省省级部门预算中或许有很多钱是不应该由公共财政支出的。”人大代表如是说。
2004年2月12日晚,广东省人大常委会财经委员会举行座谈会,邀请与会的20个代表团代表出席(中山代表团没有出席),征求各团对此前公布的2004年度广东省各项预算草案的意见。广东省财政厅厅长刘昆列席。
这是一个创举,此前广东省历届人大会议都没有进行过类似座谈。
但令官员和新闻界始料不及的是,这次座谈竟然成了询问会——针对省级部门预算案的几个细节,代表们提出的问题一个比一个尖锐。
非公共财政要退出
广东省财政厅的功课做得很细。
根据广东省2004年预算草案上的数据显示,除广东省国家安全厅外,2004年度省级部门预算由115个单位组成,列入部门预算的支出总计225.1亿元(其中一般预算拨款108.53亿元)。
所有的数据被开列在一本黄色封面500余页的预算草案上。
过去政府每年给人大代表提交的预算报告只有一张纸,弄得“内行人说不清,外行人看不懂”;尽管去年省财政厅首次将编制的102个省级预算单位2003年开支印发给代表审议,但一些代表还是认为,预算表虽然够细,但过于专业;列出的数额够多,但钱的用途等还不够明白。
而今年,虽然预算草案厚度有所减少但内容反而增加了,因为每个部门都将在预算表后附上一份文字说明,文字说明包括部门的机构设置、部门职能、人员构成、收入预算说明、支出预算说明等。
因而,在座谈会上当梅州代表团代表说“我们很满意,没有任何意见”时,与会者皆开怀大笑。随后的潮州团亦对此表示认可。座谈正在往一派和气形势下发展时,江门市代表团俞雪花代表开始发难。
对省财政厅的预算状况进行一番肯定后,俞代表话锋突转:“(看了预算草案后)我们发现有些支出和公共财政支出原则是相违背的。”俞强调,很多代表都对此有意见,“例如,省直机关两个幼儿园的追加投入问题——现在都在强调教育资源社会化,为什么还要对此加大投入?这里面是不是存在不公平的现象?”
记者注意到,俞提出上述问题后,刘厅长开始不停在纸上进行记录。
惠州代表团一位代表指出,今年预算中,上述两个幼儿园外加省直机关的一个门诊部和一个食堂共计追加支出3000多万元。
广州市代表团代表张招兴继续发言,“我们强调的是公共财政支出,而预算中有一部分不能算是——幼儿园、饭店、理发室绝对不应该列入公共支出——这类无谓支出应该每年减少。”
对于机关幼儿园获得财政拨款的事实,省财政厅副厅长郑振涛的答复是:这与财政的分配有关,有一个基数的概念,去年获得多少拨款,第二年就不会有太大变化。这些幼儿园正在陆续社会化,将来机构改革,方向是要逐步减少这块财政支出,从而减轻财政负担。
转移支付转到何处?
重磅问题一个接一个地抛出。
俞雪花代表说,在预算草案中提到“政府要加大转移支出力度,加快区域协调发展”——那么这些钱到底都转移到什么地方去了?在预算草案中,有关上述内容的表述希望更清楚一点。
而据记者了解,为了促进县域经济的发展,广东省财政在2003年加大了转移支出力度,用于转移支付的资金为58.79亿元(不含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12.17亿元及已抵减各市老体制上解资金9亿元)。
而在2004年预算草案中,关于转移支出一项的官方表述是“补助市县支出109.07亿元,其中农村税费改革转移支付21.99亿元,高校广州新校区及南沙开发区建设补助20亿元,一般性转移支付及调资补助等67.08亿元——仅此一个段落。
惠州团代表曾全有以幽默的开场白再度强调这个问题,他说,虽然有很多问题代表已经提出过,但还是要再提。“草案应该再透明,解读应该更多。转移支出、专项投入支出都是哪些——能不能给我们这些小学生作些解释?”
随后,关于南沙开发区建设支出10亿元一项再有代表提出质疑。
张招兴说,南沙开发区是广州市经营的公司化运作实体,为什么拿着公共财政的10亿元来搞建设——纳税人的钱为什么用到这些地方,希望能得到解释。
曾全有也对此表示不解:“为什么不把这10亿投到山区去,支援农村发展?”
而某高校被列入预算报表中的“要求购买厨房设备”要求也被代表认为不合理。
一位代表说,(如果仔细审阅的话)200多亿支出中或许有很多钱是不应该花的。而部分代表亦认为,一个完整的报表应该将转移支出的流向给出详细的解释,只有这样,预算监督才能落到实处。
需要强调的一点是,与会的20个代表团代表中有14位对转移支付一项提出“应该更细致一点”的要求。而这些质疑显然都是有备而战,记者注意到,代表发问时,惯用的说法是“在预算的某某页”。
没时间细看怎么监督?
尽管与会代表都高度肯定了这次人大详细审议政府预算的意义,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许多代表认为有地方尚有待进一步改进。
首先是预算的专业性。一位具有财务专业背景的人大代表坦言,对于厚厚的预算表:“看不太懂。”
同样的困惑不在少数,记者在第二次全体会议会场上随机采访了15名代表,其中11位代表说,“只是选择一部分看了看”,“有些专业术语实在不明白。”即使在12日的座谈会上,记者看到,也仅有几位代表将预算表摆在桌上翻阅。
记者留意到,在会前省财政厅专门下发了“名词解释”的文件,但相对于500多页的预算草案,这些解释着实有些单薄。
而在座谈会上,阳江市代表张秀洁提出了另一个问题:审议时间实在太短。她说,如此厚的一本预算,要在几天内看完,即使不开会不睡觉也看不完——考虑到其阳江市江城区审计局副局长的专业背景,这种意见应具有相当的代表性。
据了解,与会人大代表拿到预算的时间是10日早上7时许,而完成对预算表决的时间是2月15日下午3点。
人大财经委一位人士告诉记者,如果仅仅只是公开,在有限的几天会期里要翻完整个预算都有困难,更谈不上调查。而在国外的议会中,财政监督是一项日常工作,往往设立预算委员会、拨款委员会等机构,在议会授权下,对预算以及每笔拨款,行使审批和监督权,大的拨款支出,则还需进行议会辩论、投票。
谁来监督预算执行?
对预算草案中的问题提出质疑后,更多的代表开始考虑另外一个难题:纳税人的钱有没有花在实处?怎样对财政开支的效果进行监督和评价?
解放军代表王玫提出建议说,对预算执行的情况应该有审计部门出具报告才可以——而现在的表述方式仅是一个表格,显然是不够的。
而俞雪花代表则于12日下午正式提交建议,建议人大成立预算工作委员会,完善预算监督,同时对公共财政支出进行绩效评估,跟踪、监督政府花钱效果。
俞认为,目前财政预算监督还不够到位。从监督内容上看,对预算收支总体执行情况监督多,对具体支出项目监督少;从监督的时间上看,审议时间短,人大代表往往在开人大会议时才拿到预算报告;从制度和组织保障上看,缺乏足够的力量和专业水平开展经常性监督,人大代表、常委会组成人员专业性知识欠缺。
俞建议,应加快立法步伐,健全预算监督法规体系,人大可充实专业力量,成立预算工作委员会,参与人大及其常委会对预算的审查、监督工作,参与对预算执行中重大问题的调研;受主任会议委托对预算监督工作的重点和代表反映的热点、难点问题参与专项调查。
同时,要进一步发挥审计机关在财政监督中的作用,完善审计机关向人大报告制度。此外,建议还提出,对政府花钱效果也要进行监督,对各部门各单位制定与之行使职权相适应的评估体系。尤其要对专项基金、扶持基金、税式支出绩效的评估,定期进行考核以真正提高支出的效率和效果。
郑振涛回应,对于预算的绩效评估,其实上个世纪90年代就已经展开了,但是不全面,只是选择一些部门预算,比如教育预算经费等进行评估。而且,政府工作是很难用“成本+盈利”来评价的,我们现在也在借鉴西方的经验,日益完善对各种经费的评价,已经进入程序当中,并已经向省政府报告。
一次座谈开出如此多的问题,显然已经出乎财政厅的预料。
刘昆用“受益匪浅”四个字表示了自己的感受,并说,将认真对代表们的意见进行吸收消化,有关预算编制的问题以后要更加注意。
据称,省人大财经委员会将就代表们的意见于2月13日下午向主席团提交报告。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中国民营论坛21世纪年会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