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生 活 第 218 2004-2-16

 

 

飞行物体——王尔山
我们和我们的手机


正在云南旅行的朋友发短信说汽车马上就要进山,恐怕没有信号了。
我回短信说我不担心,你要相信中国移动。
事实证明我说对了:即便是在朋友描述的、未经工业文明污染、如同高山雪水一样纯净迷人的怒江岸边的小村庄,信号也还是有的。
中国移动,OK!我通过这家公司的网络发出这样的短信。
这不是开玩笑。实际上,对于移动通信服务,我有一个相当浪漫的想法可以提供作为下一个宣传广告的点子,就是无论你去到哪里,无论你发生什么事,总有一个人执着而永不停歇地试图寻找你的行踪,确定你的位置,了解你的情况,而这个“情比金坚”的人,就是你的移动通信服务供应商。
意识到这一点还是去年春天在伦敦的事情。那天早上走过拉塞尔广场,背囊里照旧有CD随身听,正放着一张唱片。就在转弯的地方,突然听见耳机里传来一阵短促的电流声,我愣了一下,没在意,继续走。后来终于确定电流声的来源是同样放在背囊里的手机——原来这东西每隔一段时间就要跟发射基站进行沟通,如果遇到短信或电话,电流声就会升级。
所谓移动通信,首先是手机跟发射基站之间的移动通信。
恍然大悟,然后从这个相当理性的技术原理得出了上述的浪漫点子。在那个异乡的情人节的清晨,以为从此有了理由,无须为逃避一个人的情人节远走他乡而自怨自艾,因为再怎么着还有那个“情比金坚”的移动服务供应商啊。
然而没等我为这个浪漫想法找到买主,一部贺岁片已经发表了对移动通信的战斗檄言,在广大人民群众心里投下了“手机可能变手雷”的心理阴影(一位英国记者朋友在他的文章里说该片票房70亿美元,怎么可能呢,大概是被该片的轰动程度闹昏了头吧,我对其报纸的信心也因此大打折扣)。
电影的主人公说太近了,近得喘不过气来,又说还是农业社会好啊……诸如此类,一副“移动通信受害者”的模样。
但社会就像一张网。没有什么联系的人担心自己就要变成断线的风筝,一不小心就从某个网眼里掉了出去。联系非常丰富的人则惟恐陷入蜘蛛精的盘丝洞,一不小心就给缠得死死的永不超生。
移动通信有什么错(或对)呢?它只是一种技术,作用就是加强这张网,并且让网中人对这张网的感受更加清晰。
或者说,对与错其实都是相对的。好比距离,太远了怕阻隔,太近了怕压迫,还是苏东坡老先生想得透彻,所谓“天涯若比邻”,多好。地理上隔得远,保证没有压迫感,感情上靠得近,保证不会被遗忘,然后有了发自内心的绵绵情意。
哲学家说人都是社会人,我看其实都是属刺猬的,靠近了要受伤,分开了觉得冷,怎么办?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中国民营论坛21世纪年会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