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国 际 第 217 2004-2-12

 

 

华尔街的红包时刻


丁 霖

上星期,美国媒体开始报道华尔街各大投资银行在去年年终给雇员发的奖金。经过两年半的裁员和减薪,似乎终于盼来了鼓舞人心的红包时刻。
据《公司金融周刊》Corporate Financing Week报道,去年美林集团(Merrilll Lynch)的管理主任(managing directors)平均每人收到红包加股票价值95万美元,比前年多了整整20万。在摩根·斯坦利(Morgan Stanley)和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进入公司第一年的副总经理的红包在28万到35万美元之间。当然,这些都是在他们每年几十万固定薪水的基础上额外拿的。
这些数字对外边人来说都是抽象的。但我知道这对个人来说是一种难得的身份和自我价值体现。所以,我真的很佩服华尔街的这些中高层经理,因为他们不但在2001-2003的经济衰退中保住了自己的饭碗,还忍受住了减薪的折磨。
在2000年,任何一个投资银行的小虾米(譬如说,进入公司第一年的证券分析员)都能领到10万美元的红包。而在2001年,所有这些步兵级别的红包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而中高级别的将领们拿的是5万到15万美元形式上的奖励。
你一旦理解红包里的数字在华尔街和个人身价直接挂钩,你就不会奇怪为什么去年9月,当纽约证券交易所的前董事长迪克·格拉索(Dick Grasso)被迫承认他作为总经理会拿到1.4亿美元时候人们的震惊和愤怒了。
用公司的利润来满足某些食物链条上端人物的自我价值感,使某些问题突然变得重要起来了:这些将领级别的老总们真的对公司有这么重要吗,使得公司要花掉几百万或是几亿?这些钱难道没有更好的用途?譬如说分给股东或留着再投资?
由于纽约证券交易所是证券市场的监督和管理人,它对股市里进行公众交易的公司(Publicly traded companies)直接负责,现在连它都无法约束自己了。
迪克·格拉索拿到1.4亿美元报酬的事情挑起了轩然大波。后来,美国证监会(SEC)和纽约州检察长(attorney general)对证交所的报酬委员会(compensation committee)展开调查。报酬委员会是从董事会产生,由董事会控制,决定公司每个中高级别的经理报酬问题。结果人们发现,整个董事会都是格拉索先生的伙计。因为董事会的成员都是美国大公司的前任或现任总裁和主席,而这些大公司的股票几乎都在证交所交易。不难想象,当格拉索先生有一个关于薪水的提议时,其他人是很难拒绝的。
格拉索先生在声名狼藉的处境里被迫离开总经理职位。公众激烈的批评也使得证交所的董事会进行了重组,吸收了很多“独立”的董事——当然,每个人对于“独立”这个词有着各自不同的理解。去年12月,纽约证交所找到了一位新的总经理,他已经宣布会尽快施行有关高级管理人员报酬和交易所内新技术的改革。
或许你会问,格拉索先生有没有被判罪?至少,政府监管部门应该对他起诉吧?但实际上,纽约证交所的丑闻和安然(Enron)、世界通信(WorldCom)、泰科(Tyco)的丑闻很不一样。其他公司的主管犯的是贪污、受贿和做假帐,而格拉索先生并没有犯法,只是一个伦理和道德上的“犯规”。
就我看来,这种伦理和道德上的丑闻由于无法用法律手段来遏止,性质比直接犯法更为严重。资本主义制度在正常运行时有一大功用,那就是约束资本家使其谨慎、合理地使用“别人的资金”(other people's money)。所谓“别人的资金”就是指大公司靠出售股票、债券或是靠向银行借钱来融资。这些钱归根结底都是老百姓(public)的。
公众凭什么信任这些公司?我怎么知道这个公司把我变成名义上的“股东”后,那儿的经理就会照顾我的实际利益?
这些都是西方经济学家在过去100多年时间里考虑的问题。因为完美的解决股东和经理利益冲突的方法并不存在,所以人们只能用金钱犒劳的方法尽可能地拉拢股东和经理。股东们开始学会依据经理的业绩而相应的给予奖惩,这和父母在小孩作业完成了以后再带她出去玩或让她看电视一样。
在二十世纪80年代以前,美国大公司内的高层经理都普遍接受现金(固定薪水+年终红包)作为报酬,有时他们也乐意接受本公司的股票。但因为股票通常被视为捉摸不定的东西,多数人都不愿冒这个险。然而,硅谷的高科技公司把这种报酬模式彻底打破。这些一夜之间股票价格升值几十倍、几百倍的小公司使得购股选择权(stock options)突然变得热门起来。
购股选择权是一纸合同,合同上说公司准许某某经理在将来某个时间以现在的价钱购买本公司股票。如果你是IBM的总经理并且有这么一份合同,如果现在IBM的股票价格是90美元,你会理所当然地用尽一切方法来使股票升值。这样当股票变成98美元时,你就可以用90美元买进,然后在向公众开放的股市上抛售,净赚每股8元的利润。
由于硅谷的公司在刚起家时都没有多少现金,它们就用购股权的手段来刺激企业家。没想到高科技热使得这些企业家在眨眼之间变成了亿万富翁,包括比尔·盖茨。主流的大公司看到这个现象后也开始仿效。
最近两年源源不断出现的大公司金融丑闻,归根结底是因为公司掌舵的经理们为了不使个人利润受到影响,不惜一切代价往股价里吹气使其膨胀。他们如果用受贿、内部交易和报假帐的方法,法庭会裁决。但如果他们使用的是大批大批裁员或像格拉索先生一样迫使董事会的报酬委员会接受天文数字的报酬合同呢?
看来华尔街的金融体制(或者你会说整个美国资本主义制度)确实需要彻底清扫。现在SEC和纽约州的检察长也正在和金融界配合,展开巨大的翻兜底的工作。
其实更重要的是彻底恢复华尔街的公信力(credibility)和可靠度(accountability)。要实现这个目标,外部管制(如新的法律条规)是无法彻底约束的。前面已经说过,这是一个伦理道德的问题,所以华尔街只能展开自我修复。目前纽约证交所正在酝酿出台新的高层经理报酬方法,去年7月微软也已经宣布将取消购股权。这些似乎都是好兆头。
很多媒体评论家(pundits)都说只要股市一回升,下一个互联网泡泡到来,华尔街就会再次被贪婪所吞噬。“你不能反抗人性(You can't fight human nature)”,他们说。
但我不以为然。从亚当·斯密(Adam Smith)到密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不少经济学家都说资本主义制度需要一定程度的贪婪来充当前进的动力。问题是,这种类似鸦片的兴奋剂是否会被个人道德吸收,还是蔓延开去破坏整个系统。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中国民营论坛21世纪年会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