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综 合  第 217 2004-2-12

 

 

两个典型的亚洲发展中国家,如何应对一场大规模的公共卫生危机
泰国、越南禽流感疫情再调查


本报特约记者 曾志雄 
本报记者 王 康

泰国曼谷、越南河内、胡志明市报道
疫区逐日增加
去年11月,就在越南禽流感疫情引起全世界关注的时候,距离曼谷40多公里的北榄府惊现大量鸡只死亡,但泰国政府部门宣称这是“霍乱”引起的。随后,泰国中部地区的华富里府等5个府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发生鸡、鸭、鹅等家禽成批离奇死亡事件。虽然政府部门指挥当地鸡农宰杀了10万只家禽,但此后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养鸡场出现疫情。泰国消费者开始有点害怕了,鸡肉、鸡蛋消费量逐日递减。在此情况下,泰国总理他信率领卫生部长等一班内阁成员于1月20日在总理府上演了一场“吃鸡秀”,对着100多名媒体记者大吃特吃鸡肉,以表示泰国的鸡肉仍然可以安全食用。
但是,他信没有想到,这一场“吃鸡秀”后来成为了各界攻击他“蓄意隐瞒疫情”的把柄。
1月23日,中国农历正月初二,泰国大部分华人都放假过节,泰国卫生部长素达乐突然在电视上露面,神情严肃地承认导致泰国家禽大量死亡的罪魁祸首正是禽流感。泰国政府立即进行全民总动员,他信当天召开内阁紧急会议,颁布了一系列应对措施:立即成立解决禽流感危机委员会,任命副总理颂奇全权负责;在全国各地设立府、县两级危机指挥与行动中心;规定任何地区一旦发现家禽成批死亡,立即宣布该地区为红色疫情控制区,在疫情发生点半径5公里范围内的禽只一律宰杀,50公里范围内的禽只禁止转移,违规者按《传染病防治法》处以1万泰国铢罚款或监禁1年。泰国农业部和卫生部也下达了一系列的指令:紧急印刷50万份《禽流感防治手册》分发给各地的鸡农、屠宰场员工和市场商贩;卫生部、农业部开辟了40条24小时咨询电话;建议酒店、餐厅暂时撤除以半生半熟的烹调法制作的鸡蛋食品;禁止校内及学校附近出售鸡与蛋类食物,学校营养午餐改为鱼类食品;暂时关闭开放式动物园;全国各府从即日起停止传统的斗鸡比赛;各地1505个一级菜市场在疫情期间每周必须大清扫1次,拒不执行规定的商贩,处以1万泰国铢罚款或监禁1年;征用各地国立、私立大学及民间企业的实验室,调集兽医专业学生协助检验从全国收集来的10万个标本;邀请世界卫生组织两名专家莅泰指导防疫行动。 
这些防疫行动显然动作晚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禽流感病毒已从中部地区向南北两个方向大面积扩散。1月26日,一名6岁男童成为泰国首个死于禽流感的人。当天晚上,政府宣布全国红色疫情控制区从2个府扩大到13个府。此后,疫区天天增加,疑似感染禽流感的人数也在逐日提高。
截至2月8日,政府宣布全国76个府中共有40个府发生疫情,迄今共有5人确诊感染禽流感,全部死亡;疑似病例有23人,其中9人死亡。但是,泰国卫生部副次长向媒体透露说,全国还有684个呼吸道病例正在等待化验结果,这些人中已有多个死亡。政府安抚人心说,经过全力扑杀鸡只,禽流感疫情被有效控制,全国红色危险疫情点只剩下曼谷市的拉卡邦区5个点而已,其他158处疫情点已降为黄色监控点,如果今后连续21天没再发生禽只死亡现象,即可转为绿色安全区。 
对泰国经济的三种可能影响
泰国是个养鸡大国,也是世界第四大鸡肉出口国,全国大约饲养了1.8亿只鸡。禽流感危机沉重打击了泰国养鸡业,一共扑杀2700万只鸡,清空并关闭了4万个养鸡场,大约20万人因此失业,67万户鸡农受到直接或间接影响。同时,泰国原定今年实现鸡肉出口60万吨的目标已不可能实现,因为日本、欧盟、新加坡等国家早已宣布禁止进口泰国鸡肉,而上述三个市场分别占了泰国鸡肉出口市场的60%、30%和2.5%,泰国商业部估计出口将因此损失30亿铢。与此同时,泰国国内对鸡肉和鸡蛋的消费也基本停滞,据民意调查,泰国81.1%的百姓暂时放弃了鸡肉,64.8%的人暂停吃鸡蛋,市场鸡产品销售量不到以往的10%,全国积压的鸡蛋已达到1亿个。据泰国一个经济研究中心预测,泰国禽流感对饲料生产、玉米种植、餐饮等下游工业产生的连带损失将近55亿铢。泰国正大集团食品公司等三家大型养鸡公司先后宣布暂停价值300亿铢的鸡场扩建计划。 
泰国旅游局官员称,禽流感死亡人数和疑似病例的不断增加,吓跑了一些外国游客,短短两周时间就有20%的旅游团取消预定行程,主要是日本、中国、新加坡、韩国等亚洲国家的游客。但泰国旅游协会主席仍然认为影响并不明显,目前客源损失大概只有5%。去年共有990多万名外国游客进入泰国,其中890万名来自亚洲,如果这块市场的客源难以保住,那么经济损失就是巨大的。为此,业者强烈呼吁旅游局策划国际促销活动,对外积极宣传本国在疫情控制方面的成果,打消外国游客的疑虑。
据摩根士丹利公司预测,禽流感对泰国经济的影响可能会出现三种后果:第一,如果没有发生人传染人的事件,泰国经济损失有限,经济年增长率将从8%降为7.5%至7.7%;第二,如果禽流感疫情扩大,外国游客减少20%,将使经济年增长率从8%减少到6.8%;第三,如果事态恶化,各国宣布禁止赴泰旅行,经济增长率将下降到6%。
因鸡种类而异的补偿标准
为了救助广大鸡农,1月28日,泰国政府内阁会议决定拨30亿泰国铢作为解决禽流感危机的专款,用途包括按照全国统一标准赔偿疫情控制区内的养鸡业主。具体的补偿标准因鸡种类而异:蛋鸡按照18周大的鸡市场售价予以赔偿,另外每只补贴40铢;肉鸡按照22天大的鸡市场价赔偿,另外每只补贴20铢;土鸡或混血种鸡,以两个月大的鸡市场价赔偿,另外每只补贴40铢。此外,鹅、蛋鸭、肉鸭、鹌鹑、火鸡、鸵鸟等也比照类似政策进行赔偿,其中鸵鸟每只赔偿2500铢,并补贴100泰铢。
2月4日,泰国政府进一步宣布要求国家储蓄银行、农业银行及中小企业银行等三家银行放贷250亿铢,援助4万户受直接打击的养鸡业者。其中包括恢复生产资金100亿铢,养鸡场改建资金100亿铢,利息计算都是头两年2%,第3年起5%。与此同时,政府还决定,凡向国有银行借贷的鸡农、饲料厂、出口公司等单位或个人可以延缓偿还贷款6个月。他信总理还下令由国务院秘书长负责成立一个工作小组领导全国鸡场饲养方式的改革工作。
他信总理还突发奇想,认为目前泰国遭到扑杀的活鸡大都未有感染禽流感,提议把活鸡扑杀后不要掩埋,而是用摄氏100度高温煮熟后,制成鸡肉罐头赠送贫穷国家人民,或是留给监狱囚犯食用,一举两得。他说,现任陆军总司令的堂哥柴亚希愿意接收所有鸡肉,交由陆军后勤部门制成鸡肉罐头。他下令卫生部等相关机构研究这项提议的可行性,并与世界卫生组织、世界动物卫生组织等协商,同意提供检验保证书,以便赠送贫穷国家人民食用。
百姓缺乏信心 
  为了推动养鸡业尽快复苏,总理他信指示商业部加紧与日本谈判恢复进口,甚至威胁说要对日本的不合作态度采取贸易报复措施。另一方面,他信也再三呼吁国民放心消费,而且带领内阁成员前往肯德基店大吃炸鸡,承诺如果有人因吃煮熟的鸡肉与鸡蛋而感染禽流感死亡,他将自掏腰包赔偿300万铢。同时,政府与数十家养鸡公司、炸鸡店联手,从2月7日起在全国各地举办“免费吃鸡周”活动,总理他信甚至在曼谷皇家田广场亲自制作“鸡肉扣蛋”给现场观众品尝。政府还承诺如果百姓吃鸡患上禽流感,政府将负责全部治疗费用,还给予10万铢的补偿。各地养鸡业者也慷慨地拿出库存鸡蛋免费分发给百姓,造成医院、商场等公众场所出现排队领取鸡蛋的人流,邻近曼谷的佛统府怀普养鸡场10分钟里向公务员和百姓发放了12万粒鸡蛋,创下惊人纪录。
但是,由于百姓普遍认为此次禽流感大面积蔓延并造成多人死亡的主要责任在于政府“蓄意隐瞒疫情”,因此,他信的几次“吃鸡秀”都未能赢得百姓的信任。据民意调查显示,在总理率先吃鸡肉及全国“吃鸡宴”活动相继举行后,60%的民众仍然采取观望的态度,暂时不考虑消费家禽产品。泰国消费保护团体郑重呼吁政府不要再做“吃鸡秀”,当前应先全力控制疫情,才可恢复民众对吃鸡的信心。消费者组织联盟代表批评总理和内阁阁员“吃鸡秀”,只是替与政府有关连的大型养鸡企业做宣传。消费保护团体纷纷出面替因感染禽流感死亡的家属请愿,要求政府对已经死亡的5位禽流感患者家属发放300万铢抚恤金,以示政府对感染禽流感蔓延事件的负责。泰国首名禽流感死亡患者的家属甚至挑战总理,邀请总理带领所有内阁阁员到他们村里来一起吃煮熟的鸡肉食品,若有三长两短,村民愿意赔偿100万泰铢。 
  面对“泰国政府有意隐瞒禽流感疫情”的指责,总理他信1月28日在亚洲禽流感形势部长级会议开幕式上公开表示,泰国政府在处理禽流感问题上确有“失误和人为错误”。但他又辩解说,政府并非有意隐瞒禽流感疫情的发生,而是一直在等待最终的医学检验结果。泰国政府发言人也解释说,经调查发现,一些地方机构汇报的情况存在诸多混淆不清的地方,因而与其说是政府有意隐瞒疫情,倒不如说政府的工作程序存在问题。2月6日,他信在接受日本NHK电视台专访时,再次承认禽流感发生初期,政府没有做到及时正确处理。但他同时指责国内外媒体没有如实公正地报道泰国的疫情,而是夸大事实和过分渲染。曼谷市长沙玛同一天也毫不客气地批评泰国媒体过度炒作禽流感,引起百姓普遍恐慌,造成消费心理障碍,直接破坏了鸡肉、鸡蛋的国内消费市场。
不过,一项民意调查显示,58%的受访者称赞泰国媒体对禽流感的报导是正确的,31%认为报导太多,89.5%表示因媒体报导而受益。
2月9日,泰国政府传染疾病控制部门一位官员表示,鉴于泰国政府几乎处理完毕了所有受禽流感感染地区的家禽,“禽流感的第一波浪潮,已经过去”。但这位官员同时警告说,尽管泰国农业部仍在竭力消灭传播源,但“谁也无法对目前的局势抱有十足信心。我们不知道第二波浪潮会不会再度袭来。公共卫生部门必须继续保持足够的警惕”。
“越共总书记农德孟和越共政治局表达了他们对禽流感的深切关心。控制这场瘟疫是党、政府以及越南人民最紧急及最重要的任务。”
2月5日下午,越南河内西北五十公里处的黄沙村,村口的喇叭里正传来一阵阵的广播。而村民刘文洪的院子里,几百只鸡正在满院子找食。
“我知道,如果有一只鸡病了,需要把所有的鸡都杀了。但是我不愿意,因为政府一分钱也没给我。我们知道有十几个人死了,我们也害怕,但是我们又有什么办法呢!”接受采访时,黄沙村的村民陈文章,对着《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似乎有一肚子的怨气。不远处,一位穿着干部服装的村民,头戴绿色军帽,正紧张地朝这边看着。
另外一名村民刘文洪则说:“希望国际媒体能够报道,这样政府才会给我们赔偿。”
禽流感袭击下的黄沙村
黄沙村是记者随意找到的一家村庄。出发之前定下的目的地,原本是一处当地比较大的鸡只批发市场。当一路颠簸抵达那里的时候,记者发现这个批发市场已经关闭了。原先村民卖鸡的竹棚,被撒上了一层厚厚的白色消毒粉。市场周围的村民说,这个市场已经被关闭了十几天了。在市场周围的不少空屋子里,还可以看到原先装鸡用的铁笼已经空了,被随意放置在屋角。
这时,一位孩子出现了。他的手里提着一只显然是刚刚杀好、洗净的鸡。当记者的镜头对准他的时候,他迅速地藏起了手上的鸡。他的母亲则迅速地把鸡扔到了一间房间里,并顺手把她的孩子也塞进了房间里。
显然,尽管当地的批发市场被关闭,附近依然有农户在提供鸡肉,而不是按照防治禽流感的规定,把所有鸡只深埋以防止病毒传染。
黄沙村里依然有农户在养鸡。记者发现,虽然他们的农场里已经出现了病鸡,但他们并未按规定将所有鸡只扑杀掩埋。村民刘文洪的家里,甚至还有一些鸡放养在开放式的院子里。当记者进入他家里的时候,村里看热闹的孩子挤满了他的院子。
“我已经养鸡4年了。每年都可以卖出去5000只鸡,平均每两个月可以养大1000只。半个月以前我的鸡开始有病鸡,每天会死20多只。我又卖了400只。现在只有400只鸡了。”刘说。
当记者追问刘的200多只死鸡如何处理时,刘回答说:“付了一点钱,让人拿出去扔在没人的地方了。”旁边有人补充说,所谓扔在没人的地方,也就是村里稍微再偏远一点的地方,往往就是扔在路边随处可见的垃圾堆里,很少人会再费精神挖个坑掩埋。
刘并没有亲眼去看过那些病鸡的下落。当记者询问是否有可能被别人拿走吃掉或是又出售了,旁边的一个村民小声地嘀咕:“谁知道呢。”
养鸡户的两难选择
至于那400只被卖出去的鸡,刘就更不知道下落了。养鸡的产业是农场化运作的,定期会有批发商上门收鸡。收的鸡经批发市场批发给其他人,然后被送到大大小小的农贸市场上。
“为什么明知有鸡病死了,还把鸡卖出去?”记者追问。刘的神色闪烁,“那些鸡又没病,是健康的。”
“根本没人管我们。我们一直在等消息,但政府根本就不管这事。既没有赔偿,也没公安来查过,连消毒粉都是我们听了村里的广播自己买的!”
刘说,“全都杀了,我也亏得太多了。卖掉一点起码收回一部分吧。”
记者了解到,一只鸡的批发价是两万越南盾(人民币10元)。刘如果把鸡全部杀死的话,全部损失会在两千万越南盾左右(人民币1万元)。如果一年不养鸡,损失就在一亿越南盾左右(人民币5万元)。对于河内农村的农民来说,这是一笔相当大的损失了。在河内市内接待外宾的三星级宾馆工作的年青人,一个月的收入仅是一百六十万越南盾左右(人民币800元左右),一年的收入也只有近两千万越南盾(一万人民币)。
村民陈文章的鸡则比刘文洪的还多。他的后院里还有近一千只鸡苗。他养的鸡半个月之前开始有病鸡出现,最近几天鸡苗更是每天都会死去近百只。节俭的陈文章没有把这些病鸡给埋了或是扔了,而是将其烧一烧,作为家里养猪的饲料。陈说,从这两天村里的广播及电话得知,只要温度超过七十度就可以杀死病毒,所以他才将死鸡烧过了以后做猪的饲料。陈说,他们每天跟鸡接触时戴了口罩,但是没有戴手套。
“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国际援助”
2月6日,当WHO专家及越南地区新闻官罗伯特·迪亚兹(Robert Dietz)从记者口中听到这一故事时,有一段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
“我知道越南的农民不掩埋病鸡,我只能说,这是非常危险的。”他叹了一口气,“他们的想法其实我们都可以理解。如果有一个人走到你面前来,说要夺走你一半的财产,让你立刻破产——你会怎么做?”迪亚兹指着狭长得如同法式面包一样的越南地图说——几乎遍地都是养鸡的农民。
禽流感对越南绝对是一项挑战。
对这样一个各种资源都匮乏的国度,显然不能要求他们像日本、韩国或是香港地区那样,不计成本地处理禽流感问题。
记者找到的一份越南官方数据表明,仅在胡志明市周围,就有三万个养鸡农户。这些农户养殖的鸡鸭总数达到了两百四十万只,另外还有一百七十万只鹌鹑。
“我们知道,他们确实已经竭尽全力了。”迪亚兹说。
“我们现在最需要的,就是国际援助。”2月5日下午,当越南卫生部政策立法部的陈德龙医生破例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对越南政府目前的困境毫不讳言。
越南政府目前接收的国际援助中有美国答应的6亿美元捐款,但是这笔款项要在泰国、越南、柬埔寨及老挝四个国家间分配。另外,还有国际社会援助1000万粒预防禽流感的特效药TAMIFUL。但是这些援助目前还在陆续接收的过程中。另外,根据越南媒体报道,国外疫苗生产厂家还向越南捐赠了两万管针对H3N2病毒的疫苗,亚洲发展银行将会捐赠价值5万美元的防护衣。
胡志明市三郡医院是越南最重要的几家中央医院之一,与胡志明市的热带病医院名列中央医院之列,是目前越南治疗禽流感病人的最主要基地,有大批的确诊及疑似病人在此进行集中治疗。当记者赶往胡志明热带病医院进行探访时,未受任何阻拦便进入到深切治疗部,看到ICU部门内医生们身穿防护服装,头戴透明玻璃防护眼镜,脚上配有脚套。其情形类似SARS流行期间,只是没有当时那样的三级警戒设置。医生可以身穿全身防护服进出,而ICU部门的护士们也只是戴口罩,并没有全套防护服装。
越南官方最近公布的数据说,禽流感瘟疫席卷了越南64个省中的56个省,347个地区的1829个公社,全国有1340万只鸡鸭被扑杀。
而根据WHO公布的最新疫情数据,2月9日,越南中部又新增了一起禽流感感染病例。至此,越南感染禽流感病毒的确诊病例共为19例,其中,死亡14例,三人仍在医院留治,两人已经康复出院。



 
 
www.21cbh.com
21世纪大师论坛
中国民营论坛21世纪年会
Info21
邮发代号:45-118 
全年订阅价:208.08元人民币,
(香港地区:520元港币) 
全年订户有大量礼品赠送,
详情请电:(8620) 87372290


短信订阅:

订新闻短信,赠电子报纸;在手机输入短信 MFJJ,移动用户发送到1035,联通用户发送到9035 即可;
1.50元/期,包含3条焦点新闻标题短信+同期电子版报纸
详情请电:
(8620) 37651458

[网上注册]

南方日报报业集团主办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建立镜像
国内统一刊号CN44-0073 国内外发行 邮发代号: 45-118 国外代号: D3016 逢周一、周四出版
零售价: 人民币2元(内地)港币5元(香港)
经营许可证编号: 粤ICP证030190